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亂世紅顏夢

第71-75章 意氣風發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0-08-31  作者:林家成
月亮已升到了天空,瑩瑩的光輝鋪照大地,照得這滿是花木的園林有種說不出的神秘。何盈走在一道道回廊之間。她和帶路的丫環的腳步聲漸漸的回響。一路上,不時的有府中的丫環小廝經過。他們看到何盈,都是一臉的恭敬。

何盈微微一笑,眼睛轉向前方,現在主院的歡笑喧囂聲不斷的傳來。看著那燈火通明的所在,不知為什么,何盈忽然有一種疲憊感傳來。

她伸手撫了撫臉,長長的深呼吸一下,讓自己放松。然后腳步加快,向主院走去。

主院直通大門,一條大道上,到處都停滿了馬車。何盈示意那丫環可以了,把衣袍拂了拂,便大步向門口走去。

當她進入大門時,幾乎是在一瞬間,所有的吵鬧聲說話都嘎然而止。幾十人貴族**把目光都投注到了她的身上。這些人中,有一部份是昨晚見過她的。

在這眾目睽睽之中,何盈真切的感覺到后世明星的滋味。她微微一笑,緩步向里面走去。隨著她的走動,上百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她,對于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也沒有放過。

這里也有不少少女,她們一個個眼神迷離的看著白衣翩翩的何盈,眼眸中頗見興奮。顯然,何盈這個才子已經在眾女當中,引起了很大的關注。

看到她的到來,周遠把抱在懷中的歌姬一放,向她揮手道:“小弟,過來坐這邊。大家可都是沖著你來的,可你小子倒好,一直躲在屋里怎么也不出來。”

他一邊說,一邊還喝了一口旁邊的歌姬送到嘴邊的酒水。手下更是不規矩的在那女子身上摸來摸去。不只是他,幾乎在場的幾十個貴族少年,個個都身邊有歌姬相伴,也個個都是這般神情。

何盈看了有點不自在,把眼睛轉過來。這時發現來的貴族少女少說也有十來個,她們坐得很端正,對于身邊**們的作為毫不在意,一副視若無睹的表情。

她淡淡的笑了一下,知道自己落相了。當下加快腳步,大步走到周演的旁邊,在塌上坐了下來。她剛一落座,周演就招來幾名歌姬,然后側頭沖著何盈眨了一下眼,笑道:“小弟,挑一個美人兒陪你吧。”

何盈苦笑了一下,知道這次逃不過了。她抬頭看向站在面前的五個女子,這些女子都是十七八歲年紀,長相上佳。看了看,她伸手指著一個清麗而顯文靜的歌姬說道:“就你吧。”

那少女嗯了一聲,臉孔飛紅,小心的走到何盈旁邊蹲下。伸手纖纖玉手,替她樽起酒來。何盈看著她的動作淡淡一笑,剛一抬眼,就對上對面的一個少女注視的眼神。

這少女約十五六歲,一張圓臉上還有兩個酒渦,面容秀麗,神采飛揚。眉眼之間透出一股高貴之氣。她正饒有興趣的側頭打量著何盈。看到何盈看向自己,她沖何盈吸了吸鼻子,做了一個調皮的鬼臉。

這個鬼臉讓何盈一笑,旁邊的周演居然一眼就看到了他們之間的互動。他大聲笑道:“八妹,你不是想認識何玉嗎?怎么不敬他一杯酒?”

原來這少女是當朝的八公主。何盈心中一動,不由又看了這八公主幾眼。這位八公主雖然是女子身,卻素為周國人所知。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周君對她無比的龐愛。另外一部份原因則是她的才能。

傳說八公主年紀雖小,對于劍術上的造詣卻頗為深厚,她本人性格也極為靈慧有主見。因此,周君在出席很多外交場合時,都喜歡帶她一起出場。

八公主見周演這么一說,馬上笑盈盈的站了起來,端起一杯酒向何盈走來。徑直走到她的身邊,八公主清軟的聲音響起:“何玉公子,小女子敬你一杯!”

說罷,她把手中的酒杯向何盈面前送來。何盈剛準備喝,就聽得旁邊的周演,以一種不小的聲調自言自語道:“怪了,八妹今天都不會說話了。一直鬧著要見何玉,見到了卻這么干巴巴的一句。不對勁啊不對勁!“

他這句喃喃自語,幾乎所有人都可以聽到。當下八妹玉臉飛紅,嬌嗔的喝道:“周演―”邊喊邊氣呼呼的一跺腳!看到她這個害羞的樣子,不少人都合著周演,發出了一陣大笑聲。

何盈也忍不住微微一笑,她這一笑,令八公主的臉更加紅了起來。她似嗔似怨的白了何盈一眼,大步一轉,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挺可愛的!何盈心里想道。這時,她的肚子發出一陣咕咕的叫聲。她側頭看向周演,說道:“大哥,有沒有宴席啊,我餓了。”周演哈哈一笑,雙手一拍,喝道:“上宴,奏樂!”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一排排宮裝少女捧著食盒進來了。而與此同時,在主廳的正前方,也是一陣音樂悠揚的傳來。隨著樂聲一動,一隊隊少女翩然走出,衣袖翻飛,脂粉流香的跳起舞來。

一時之間,大廳里變得熱鬧非凡。一份份飯菜送上每一個人面前的矮塌,酒肉香和脂粉香合在一起,在大廳里飄蕩。

周演做為主人,酒菜一上來,就站了起來,端起酒杯大聲說道:“各位,今天你們能來,我實在高興得很。雖然你們是沖著我這個小弟的那張小臉過來的。”說到這里,何盈臉漲得通紅,眾少年卻不論**,都是笑聲一片。看向何盈的眼神中,也滿是揶揄。

周演沖何盈做了一個鬼臉,又說道:“但是,我這個做大哥的,還是非常高興你們能來。呆會是先吃了飯。吃完飯后,你們怎么折騰我這個小弟,我也沒有意見。”

何盈聽了這話,更是一臉的黑線,看著她一臉無奈的表情,眾少年的笑聲更大了。周演性格豪爽大氣,人緣相當的不錯。現在來的這些少年,在他面前都是不會有什么拘束的人。倒是何盈,一直給人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讓眾少年不敢輕易攀談。

現在周演這么一說,再看何盈那張漲紅的臉,眾人不由覺得何盈其實也不是冷,而是不擅長交往而已。當下看她的眼神,也變得隨意多了。

這時,坐在對面的八公主看向何盈,忽然問道:“何公子,聽說你與我七姐準備決斗,是有這回事嗎?”她的聲音有點興奮。

何盈點了點頭,說道:“是啊,確有其事。”八公主吐了吐**,高興的說道:“這下子,那**要倒霉了。不過,你們的比試,不一定可以能夠成功。”

何盈沖她一笑,說道:“我也是這樣認為的。七公主金枝玉葉,必會想法子不讓這次比試成立。”

看到她的笑容,八公主臉上一紅。正在這時,坐在周演左側的一個高挑的少女站了起來,大聲說道:“何玉公子,聽思娘說,你就是玉郎君,此話當真?你可以給我們表演一下嗎?”

這少女也是十五六歲年紀,五官立體,長相在這個時代人來看,也只是中等。再加上她的眉眼之間有一股高作之氣,說話的時候,那聲音也有點高昂,聽起來頗不客氣。

何盈抬頭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說道:“在下身體有點不適。”

那少女見她拒絕,似乎頗為惱怒。當下眉毛一軒,以一種壓抑了的平和腔調說道:“何公子,你不怎么給面子哦。”

何盈不怒反笑,她把背向后微微一傾,說道:“這位小姐,似乎沒有哪一條規定上寫明,你提出來的要求,在下就一定要完成吧?”

那少女眼一陰,這時,眾人都安靜下來,一個個抬頭看著兩人。只聽那少女格格一笑,忽然說道:“那何玉公子,請問你真的叫何玉嗎?我似乎聽說過,你與黎清將軍關系匪淺!”

這句話一入耳,何盈的臉馬上一陰,她冷冷的看向那少女。而旁邊的人也感覺到氣氛不對了,但是所有人都一臉的霧水。唯一清楚情況的周遠又沒有來。

何盈緩緩的轉過頭,認真的看向那少女。也許是因為她的眼神太冷,表情太陰,那少女打了一個寒顫后,終于把眼睛別了開來。

要是昨天沒有與周遠的一席談話,何盈現在肯定很慌亂。不過她現在心里有了底氣,表情上也自然多了。

不過這少女似乎并不想就此揭開她。見她臉色不對,馬上把頭一低,躲開了她的視線。看到她這個樣子,何盈還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這時的氣氛,有點僵硬起來。周演看了看兩人,忽然哈哈一笑,說道:“吃飯,吃飯!來,大家干杯!”

他一開口,僵局就打破了。何盈慢慢的品著面前的飯菜,心神不寧的想道:難道她是黎清派來試探我的?那她為什么不拆穿呢?想到這里,她陰陰一笑:也許,是時機不到吧。

這時,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年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這少年身材修長,長相清秀,下巴上茸茸的淺胡子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一種很樸實的感覺。不過他身上穿的可是華貴的絲綢。

他手里端著一杯酒,腳步不穩的向何盈走來。看他臉孔發紅,眼神迷離,顯然酒意不淺了。

這少年一直走到何盈的面前,結結巴巴的說道:“在,在下羅寒。久,久仰何玉公子,大名。今日一見,果然風儀出眾。昨晚聽到思娘大家,對公子很是推崇。不知何公子可否讓我等見識一下?”

說到后來,他似乎神智清醒了一點,說話也利索了。

說完之后,他腳步不穩,又向旁邊一倒,幸好一個歌姬及時的扶住了他。本來席上的眾人都是有這個想法的,現在見這個羅寒開了頭,馬上都興奮起來,一個個轉眼期待的看著何盈,等著她的答復。

何盈一看眾人的臉色,就知道自己逃不過。當下她站了起來,朗聲說道:“承蒙厚愛,何玉愧不敢當。再要推辭,就是何某的不是了。”她說到這里,一陣小小的歡呼聲傳來。八公主更是媚眼如水的看著她。

何盈淡淡一笑,說道:“不過,也不能太急不是?呆眾人酒足飯飽后,在下必為各位露上一手來。”

她這么一說,眾人馬上欣然同意。只有那個起先挑釁何盈的少女,冷臉看著她。表情陰沉,似乎為她絲毫不給自己面子而氣惱。

她暗暗發笑,坐了下來。這時周演也喝得差不多了,他雙手相擊,連連鼓掌道:“好,太好了。說實話,自從那日在酒樓一見小弟的表演之后。我可是一直想到了現在。”

說到這里,他傾身向前,忽然對著那個向何盈發難的少女問道:“龍環兒,你剛才似乎提出來到了黎清黎將軍,不知是什么意思?”

這話一出,何盈冷汗直冒!不到片刻,汗水已然濕透了衣服!雖然剛才龍環兒說出的時候,她已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哪里知道剛以為沒有事了,周演卻主動提了出來?這一下心情大起大落,她的臉上已帶惶然之色。

第七十三章表演

此時是大庭廣眾當中,人多嘴雜不說,還個個都是有人身份之人。要是自己的身份一揭出來,被有心人一推波助瀾,那,那可怎么辦?

何盈臉色發白,心跳得飛快。不過她也深知,這里的出現的人,個個都是察顏觀色的老手。因此,她只是低著頭,慢慢的品著杯中的酒。這樣一來,倒真沒有幾個人注意到她的異常。

而那個龍環兒,她看了一眼何盈,嘴動了動。在周演的期待的目光中,終于說道:“這個,我以為他們認識呢。”

她的話不盡不實。不過眾人既然看不出何盈是女子,也就沒有把黎清與她扯到了一塊。頂多以為兩人有點過結。當下周演哈哈一笑,說道:“這樣啊,來,喝酒喝酒!”

他一說喝酒,眾人馬上嘻鬧著干起杯來。這時何盈終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氣,猛的吞下一口酒,她才發現自己的后背心可全給濕透了。

見龍環兒沒有把這件事當著眾人拆穿,何盈的心情大定。她想起一事,便湊過頭,對著一邊不時與旁人談笑的周演說道:“大哥,那圣旨呢?在你這里嗎?”

周演一愣,轉而又笑了笑,也學著她輕聲回道:“在我這里,放心吧,馬上就派人送給你。”

何盈開懷一笑,笑臉如花的讓周演又是一陣眼花。只聽她輕聲說道:“好,宴席一結束,大哥得馬上把圣旨給我送來哦。”

說完這句話后,何盈才心情大定。

酒能壯人膽,本來行事一直小心謹慎的何盈,現在幾杯入肚,膽子也大了,便放開嗓子,與周演等人一起胡說八道。

八公主看到他開心,不由抿嘴一笑,溫柔如水的說道:“何玉公子,不如你現在就為大家表演一下怎么樣?”她聲音嬌嗔,幾乎是在撒嬌了。

何盈聽了她的話,便側著頭想了想。眾人看著她沉思的樣子,聲音不自覺的慢了下來,等著她的回答。

何盈喃喃自語道:“我表演什么呢?”

說完這話后,她忽然把桌子一推,猛的站了起來,走到了場當中。

只見她把身上的佩劍一拔,大聲說道:“大家要我表演,那我表演一個好了。嗯,我來表演一段劍舞吧。”

眾人見此自是甚是歡喜,當下大聲的鼓噪歡呼起來.何盈本來有了幾分酒意,一聽到他們的歡呼聲,更是興致大起.她把手中的劍一舉,屈指在劍刃上一彈,發出一陣嗡鳴之聲。

接著,她把劍一揚,甩起一片劍花來。眾人一看開始了,馬上安靜下來,一心一意的看著她的表演。只見何盈劍挽連花,在空中閃現出一片銀海滔滔,與此同時,一聲清脆中**豪情的聲音響起:“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歌詞蒼涼豪邁,歌聲雄壯,劍光如海浪奔流,月光泄地,一揮一展之間,向眾人顯示出長河奔涌,浪花席卷之像。

眾人哪里聽過這等歌詞?見過這等歌聲!一時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目光轉向她癡癡的看了起來。

何盈的白衣翩翩,人美如玉,在劍光揮灑的映襯中,越發顯得人神秘遙遠。再加上歌詞的雄渾大氣中隱有悲涼,讓這些見慣了風流陣仗的少男少女,都是一陣心馳神往。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聲音漸漸低了下來,清雅的歌聲中,隱隱的透著一股滄海桑田之感。而劍光也漸漸的緩慢下來,一勾一劃之間,劍光星星點點,于眾人眼前現出一派紅顏轉眼成白頭的景像。

眾人如癡如醉的看著,看著那個白衣勝雪的修長身影,聽著這聞所未聞的蒼涼歌聲。奔涌的心,在此刻沉寂下來。周演輕輕的跟著念道:“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剛一念完,他忽然感覺到無比的寂寞和無奈。舉起手中的酒,深深的一飲而盡。然后重重的把酒杯向桌子上一頓,大聲喝道:“好!唱得太好了!”

他這聲好一說出,馬上又是幾個聲音同時響起!震耳欲聾的叫好聲,沖破了夜空,一直遠遠的傳了出去。

何盈被他們這么一喝叫,更是豪情大發。她把劍尖一彈,發出一陣龍鳴聲后,劍花連舞,不過舞動之時,她腳步也連連錯動。一進之間,劍光如雪,美人如玉。此情此景,直讓眾人都如癡了醉了一般。

何盈婉轉輕揚的歌聲又傳入耳中:“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這豪氣萬千的歌詞,當下令得眾人又是一連串的叫好聲。周演等人更是聽得心潮澎湃,猛的站了起來。拿起手中的配劍,跟著她舞動起來。一時之時,“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的念誦聲,伴唱聲不絕于耳。

在座的**們,一個個被何盈挑起了心中的熱血和激情,本來被酒精刺激了的大腦,此刻都狂熱起來。一時之間,鬼哭狼嚎聲一片。

不過,這樣一來他們是盡興了,座中的少女們,卻個個眉頭輕皺,一臉的不開心。本來何盈的表演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令人激動,令人心馳神往。可被這群五音不全的莽漢一混合,頓時完全壓住了她的歌聲,入耳的,只有一陣陣的喧囂吵雜之音。

看著混在劍光醉步當中的那白色人影,八公主再也忍不住的大聲喝道:“住嘴!都給我住嘴――――”

這聲厲喝,她混入了內功。一時之間,整個大殿當中不停的回響著“住嘴―”兩字,而眾人的耳邊更是嗡嗡直響,響得人心慌不已!隨著這聲喝叫,本來還喧嘩吵鬧不已的大殿,一下子變得安靜了起來。

看到所有人都轉頭望向自己,八公主也不由臉一紅。她對上何盈愕然迷糊的神情,不由又想笑。

這時,周演率先清醒過來。他打了一個哈哈,說道:“八妹教訓得很。本來玉弟的表演是相當好看的,被我們這群大老粗一攪和,就變成了群魔亂武了!”

他這話一說,眾人不由哈哈大笑起來。特別是本來安坐在一旁的少女們,更是格格直笑。

周演等人在笑聲中,向自己的位置坐去。這些人本來都是薄醉,經八公主一喝,酒意也醒得差不多了。一個個傻笑著坐回自己的位置。

何盈的酒意經此一喝,也醒了一大半。她看到眾人都往回走,她也看了看座位,又看了看手中的劍,還真有點不知如何是好。想了想,她也提步向自己的位子走去。

不過大家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她的身上。看到她也打算坐回原位,這下眾人可不干了。一個少女**叫道:“何玉公子,你的劍舞還沒有完呢!”

何盈才走了兩步,聽到自己的名字不由一停。這時八公主的悅耳動聽的聲音也傳來:“何公子,我們都等著你的表演呢。”

周演看到杵在中間的何盈,打了一個哈哈,成功的把眾人的注意力引回到了自己身上。他哈哈一笑,說道:“玉弟,你現在可是越來越會賴皮了。表演了一半,看到大伙兒回位,你居然也大大方方的提步就走。真的是想得美呀!”

何盈這時也覺得有點好笑。她揚了揚手中的劍,嘆了一口氣說道:“大哥,這你還好意思說我?本來表演之事,都是興之所致。小弟正興致高昂之時,經你們這一打擾,又得重新培養了。”

一聽到她說重新培養,眾人的興致更高起來。一個個在那里在聲叫道:“對,重新來過,重新來過!”叫聲如此響亮,震得何盈耳朵一陣陣發鳴。

她苦笑了一下,把手一舉,大聲說道:“各位!既然各位一致要求在下重新來過,那恭敬不如從命了!”

提到她的肯定,又是一陣歡呼聲傳來。本來這些少年人,個個都是年少輕狂之時。再加上何盈剛才略顯身手,就讓眾人大為驚艷。現在靜下心來,更是渴望她好好的再表現一番。

何盈把劍一彈,發出一陣龍鳴聲之后,看了看安靜無聲的眾人。忽然一笑,把劍往地下一丟,轉身向一旁呆立的歌姬處走去。

看到她走近,那歌姬先是一呆,然后急急的向她行了一禮。何盈不置可否的沖她一點頭,坐在一把瑟的前面。手指一彈,樂聲輕起,高聲清唱起來: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出境

將進酒,君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這用劍舞出來,帶動的是眾人的熱血,這么用瑟聲伴奏唱出來,卻把這詩中的豪邁之氣,灑脫之情痛快淋漓的表達了出來。

這詩中本來就有一種及時行歡,縱樂須時的意思在內。在座的少年們,心有雄心大志,卻過著酒色荒唐的生活。在內心深處,常自不免有些惶然。

現在聽到這新鮮至極的歌聲,細細的品味這動人之至的歌詞。一個個只覺得它唱到了心靈深處,它說出人一直埋在心里最深的感觸。

當何盈唱到“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時,眾人不由神色大動。一個個在口中把這句話翻來覆去的說上幾遍。越念越是覺得其味悠長,余意不盡!

如癡如醉中,眾少年又是一陣牛飲。而少女們,看著坐在瑟后面,白衣勝雪,玉臉生輝的何盈,只覺得在宮燈的輝映當中,她的人實在是如神仙一般,俊美不可方物。

何盈這陣日子來,其實從來沒有發自心底的放開過。一直處于患得患失當中,現在把李白的將進酒這樣唱了出來。也是感觸頗深,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這段日子來,苦苦的掙扎,實在是大可不必。

人生苦短,哪里能事事如意?現在自己有了才名,已經令世人矚目,又得到了保命的圣旨,那黎清等人,就算是最不樂意自己,也不敢明面上為難。現在的情況,比之以往,那不亦于天上地下之別。

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還有什么好在意的,好計較的?不如放開心懷,痛快的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有了這種感觸,她的歌聲越發的深沉起來。何盈的聲音偏低沉,不是那種嬌美動聽的女性聲音。這種聲音,唱這種歌詞,卻別有一番滄桑味道。

一時之間,唱的人,聽的人,看的人,都是心馳神往。被這音樂之聲,帶入了一個開闊而美麗的境地。

何盈一曲唱罷,眾人久久沒有回過神來。她大大方方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轉頭,就對上八公主如癡如醉的眼神。

這樣的眼神,何盈還是可以感覺到她的心思的。

“看來,我還是**通吃啊!”何盈的腦海中,忽然浮現了這樣一句話來。這話一浮出,她就不由失笑出聲。

周演等人恰好在此時清醒過來,聽到她的笑聲,周演也是哈哈一笑。他轉頭看向何盈,輕聲說道:“玉弟,兄越是與你相識,越是不知你的深淺。古來圣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玉弟,你的才華真是愧殺為兄了!”

何盈聽到他的溢美之詞,當下臉孔微紅,連聲說道:“不敢不敢,兄臺過獎了!”

周演搖了搖頭,說道:“這不是過獎。玉弟,你可真是天縱之才啊。音樂,學識,無論是哪一方面,你都可以成為一代宗師了。”

這句話何盈就有點受之有愧了。她連連搖頭。

“不過,”周演頓了頓,迷惑的問道:“那個岑夫子,丹丘生是何等人?為何我從來沒有聽過?陳王是夏國的成王嗎?”他的聲音不小,當下不少人都順聲向何盈望來,想是等著她的回答。

何盈不自在的一笑,忍不住伸手抹了抹額頭不存在的汗:“這個,這幾人都是我信口說出來的。嗯,是我兒時認識的幾個喜歡喝酒的朋友。什么夫子啊,陳王啊,都是他們的外號而已。”

“這樣啊?原來何公子小時候還認識這么多有趣的人物怪不得風采如此不凡不過,這樣一說,這詩是公子小時候就做成的”八公主清脆的聲音傳來。

何盈干巴巴的笑了一下,說道:“不是,這個只是想起了當年與他們一起喝酒鬧事,有感而發而已.”聽到何盈的解釋,八公主大眼睛里還是有著迷糊。她皺了皺眉頭,正準備再說什么.。何盈連忙干咳兩聲,撫額說道:“這個頭有點暈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八公主眼神轉為關切,終于停止了追問。

看到沒人在這件事上再糾纏,何盈心里暗暗想道:“這唐詩宋詞,看來以后要用也得換一下詞,不然的話這謊話會越扯越大,越來越難圓。”

這時,眾少年少女們,也一個個走了上來,與她敬酒干杯,眾人的贊美和敬佩,到了后來讓何盈都覺得受不起了。

這個晚上,便在酒意和恭維聲中,很快的進入了晚聲。而眾女的媚眼,特別是八公主對他的頻頻回眸,讓何盈興奮的同時,更是好笑。

當送走眾人,何盈牽著提步就要回屋的周演,急急的問道:“大哥,那圣旨你可沒有給我哦。”

周演拍了拍腦袋,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說道:“玉弟要是不提醒,我又會給忘記了。”說罷,他對何盈說道:“走,到我屋子里去。”

何盈點了點頭,跟著他大步走回,不一會,來到院門口,何盈說道:“我在外面等吧。”周演點了點頭,進了書房的門。

何盈信步走入的,是書房外的大廳。她才踱了兩步,周演就大步走了出來,他手里拿著一塊黃色的布,伸手遞給何盈。何盈一手接過,看向他的另外一只手,奇怪的問道:“大哥,這是?”

周演右手拿的是一本冊簡。他遞給何盈,小聲的說道:“這個是大哥在皇宮里偷偷拿出來的內功心法,千萬收好了。這內功心法大哥看了一下,算是六國中一流的心法了。玉弟你劍術了得,內功可不行。拿去好好的練習一下,說不定有大成的一天。”

何盈接過冊簡,感動的說道:“謝大哥。”看到她眼睛都紅了,周演咧嘴一笑,忙又小心的看了一下周圍,輕聲說道:“千萬別說出去,知道嗎?”

何盈連連點頭。

她確實是感動,周演連這點也替她想到了,不要她提醒,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這讓依賴心頗強,性子隨遇而安的何盈,真切的感覺著一種家人才有的溫暖。

回到了房內,何盈先是看了一下圣旨,便把它貼身放好。然后打開這內功心法,只見上面用隸書大大的寫著“映柳功訣”四個大字,下面是數百字的繩頭小楷。何盈細細的讀了起來。這數百字的心法,真要認真的思考起來,還真是余味悠長,難以明了。

她想了想,把這數百字牢牢的背了起來。在背得滾瓜爛熟之后,她把這心法,給放到了芥子中去了。哪里知道,這一放,連那圣旨也一并給帶了進去。這一次把東西放入,順利得出奇。害得何盈大喜過望。

哪里知道她想把它們弄出來時,還是怎么也不成功。何盈無奈,躲在**思索了一會,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何盈就起來了,她照常練習了一番臥月功法,再修習那映柳功法,不過修習了半個小時,她就練不下去了。也不知道為什么,練起這功訣,總是胸口堵堵的甚是不舒服,這種不舒服讓她起了好幾個頭,還是停了下來。

吃過早餐后,何盈便閑極無聊的在院子里走來走去。走著走著,就來到了大門口。看到外面人來人往的,何盈心神一動,大步向外面走去。

她來到門口時,兩個門衛齊齊的躬身道:“見過何公子!”何玉沖他們點點頭,對上兩張客氣的笑臉,心里想道:“周大哥在這方面還真是細心,連下人的態度也考慮到了。”

她哪里知道,周演對她的態度之好,舉朝皆知,這已經是不需要別人來交待的事。

緩步走到了街道上,何盈一身的白衣,引起路人不斷的回頭張望。她輕快的在人群中穿來穿去,感覺自己似乎很久都沒有這么輕松的為了逛街而逛街。

每一個小攤販,她都要停留片刻,小販們的喝叫聲,在她聽來是悅耳無比。

這樣轉了一會,她的心情也越來越愉快起來。想起以前她與小環上街時,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哪個狂人,動不動就拔劍相對。那種恐慌和害怕,實在是太過痛苦了。

何盈從一個玉器攤子上拿出一只玉環,一邊翻來覆去的看著,一邊想著以往的種種。正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小,小姐?”

何盈一愣,慢慢的轉過頭去。卻見小環碎布衣裙,正站在對面街道上傻傻的望著自己,一陣子不見,她似乎瘦了一點。

上一章  |  亂世紅顏夢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亂世紅顏夢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