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亂世紅顏夢

第361章 木河城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0-08-31  作者:林家成
第36-40章福禍相依

第三十六章是情是恨

黎清正在行進中的動作,隨著她的掙扎猛的一停。他轉下頭,看向何盈,滿是的雙眼緊緊的盯著她。慢慢的,那眼睛變得清明起來。同時,一股無形的殺氣,也在彌漫。何盈首當其沖,不由全身顫抖起來。

就在何盈膽戰心驚,生怕他發火甚至動人打人殺人的時候。黎清笑了笑,溫柔的說道:“對不起,剛才是我把握不住”

他放下何盈,急沖沖的向外面走去。看到他有點慌亂的步子,何盈不由一笑,那笑容到了最后,卻有點無奈。

這天晚上,何盈翻來翻去的一直沒有睡著。她不時的恨恨的打一下床鋪。幸好小環她們早被她趕過去睡覺了。不然被她們看到何盈這個樣子,可真是會嚇一跳。

何盈在**折騰到了五更,才迷糊的睡去。才睡了一會,她又清醒過來。腦中空空的,沒有一點睡意。這時,外面也天亮了。鳥兒正歡快的叫個不停。丫鬟們在外面叫了幾聲,見她醒來。便進來服侍她洗漱。

洗漱完后,小環她們退下,何盈慢慢的在院落里轉動起來。

看著早上清新的薄霧,聞著草木芳香,何盈徐徐的吐了一口氣。這時,身后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一大早,嘆什么氣?”

何盈一驚,動作都僵硬起來。這時,一雙鐵臂從身后緊緊的環住了她。溫熱的氣息,也撲到自己的頸上。何盈的身子,又不可自抑的顫抖起來。那個抱著她的人,正是她昨晚想了一個晚上的黎清。

看到黎清與她家小姐的親密舉動,一旁的小環,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她似乎給嚇傻了,竟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任旁邊的丫鬟扯了她好久才反應過來。急急的一福,便和眾人一起退了下去。

何盈這么和一個**近距離的接觸,饒是她不安至極,卻也抵不住害羞。她現在的臉,漲得通紅,黎清這樣看去,見她不但小小的耳朵全紅了,連頸子都紅透了。那紅暈直伸到衣服里面去了。黎清咽了一下口水,輕聲說道:“有沒有想我?”他說話的氣息,全撲到何盈的耳中,讓她又是一陣顫抖。

黎清低低的笑了起來。隨著他的笑聲,胸腔一陣震動,讓緊貼著他的何盈又是一陣心驚肉亂。整個人在他溫熱的氣息環抱中,差點立足不穩。黎清見她這個樣子,又笑了起來。抱著她的雙臂,又緊了緊。

黎清低著頭,看她渾身無力,慌亂之極的嬌美樣子,心里越發的志得意滿起來,在這種**中,似乎有一絲絲的甜蜜在淡開。而何盈腦中只有一個念頭:不要緊!現在是大白頭,他不會強迫于你的。

黎清把她輕輕一抱,放在自己的腿上。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細細的看著。何盈把頭都低下胸口上去了,根本就不敢抬頭看他。黎清見到她絕美的小臉上**,隱隱透著暗香。心里情愫頓起,正準備就著櫻唇親下,卻也怕她見大白天的感覺羞澀。

便低下頭,把自己的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輕聲說道:“昨晚想我沒有?”何盈自是不會回答。黎清輕輕的說道:“可是我想你了。”他說話間,**的氣息吐在何盈臉上,讓她一陣頭昏眼花。

黎清看到她羞不自勝的樣子,心里又是一陣得意,又是一陣心動。他抬起頭,手下卻摟得更緊了。“呆會,和我一起上街去吧?”

上街?何盈忽然想起他的那個月兒,還有那天他們說過的話。當下心里一凜:何盈啊何盈,你什么時候這么差勁了?人家一碰你,你都緊張成這個樣子了。要知道,你可是何盈!

黎清見她身子一僵,臉色漸漸轉白。先是不解,馬上又想到上一次不愉快的相逢。心里也是一陣難堪,一時不知如何說起。

何盈輕輕一掙,從他的懷中掙脫開來。何盈站在一旁,見黎臉色有點不好看。于是福了福,笑道:“將軍難得來一次,妾身為你泡點茶吧。”說罷,她輕叫道:“小環,把茶具拿過來。”里面的小環應了一聲。

黎清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剛才還在自己懷里小鳥依人的少女。見她臉上的紅暈不再,笑容中,帶著一種疏離和平靜。那明凈的雙眼,也如秋水無波。似乎剛才的甜蜜相依,只是自己的一個錯覺,實際上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一刻,他的心真的生起一種惱怒來。盡管他也知道,這件事,究根起來,不能說是她的不是。可是,長期的為所欲為,已經讓他們這些男人,忘記了要反省自己。

不過,說到發火。他又無從發起。何盈的態度平靜,從容,淡漠,卻沒有得罪他,也沒有任何失禮之處。再說,這樣的何盈,讓他看到了她的孤單。看著看著,一腔火氣,變成了一聲嘆息。

他長嘆一口氣,這時,小環的茶具也送來了。何盈慢慢的泡起茶來了。她泡茶的技術,是獨一無二的,動作優雅從容,有一種空靈流暢的美感。黎清從來沒有想到,喝一點茶,也可以像做詩一樣,這么有意境起來。

他看著何盈優美的動作,又是一陣恍惚,心里想道:這個**,還有多少我所不知道的才藝?

“將軍,請!”何盈端過一杯茶,恭敬的送到他的面前,黎清品了一口,唇齒留香。不由叫了一聲:“好!”叫完,他對上何盈的眼睛,見她聽到自己的稱贊后,還是那么平靜無波。不知為什么,這個時候,他生出一種無力感來。

忽然之間,他想到:也許,我這么急促的把表妹娶過來。真的是做錯了!剛這么一想,他馬上又轉念:不行,我得離她遠一點,我不能因為她,就忘記了一直要做的事。

第三十七章挾持

想到這里,他站了起來,說道:“你慢飲吧,我先走了。”說罷,匆匆轉身。也不知為什么,他走了幾步,就要出門時,忽然轉過頭來看向何盈。只見何盈俏生生的站在陽光下,絕美的小臉像玉一樣透出紅暈來。可是那平靜無波的眼神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寂寥與空靈。這一看,他不由癡了!只覺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重重的擊中了!直擊得生疼!

咬咬牙,黎清轉身大步走開。他走得那么急,有一點落荒而逃。看到他離開了,小環才小心的走到何盈的面前,輕聲問道:“小姐,你惹將軍生氣了?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

何盈搖了搖頭,她不想說話。抬頭看了看遠處的青山,何盈轉頭沖小環笑道:“來,我泡茶給你喝。”

小環頗為失落,近乎傷心的看著黎清離開的方向,心里想著:怎么辦?小姐居然把這么好的機會都給弄丟了!這可怎么辦?以后還有那么久的日子,難道,小姐就這么寂寞的過下去不成?

她心里難受,目光轉向何盈的時候,還帶著點悲傷。不過,她的悲傷,在看到她家小姐的臉的平靜從容時,莫明其妙的得到了**。她與何盈相處最久,小姐這種大將之風,總是讓她感覺到安全和信心。因此,還沒有幾分鐘,她的目光,又從悲傷轉變為快樂。

何盈暗笑著搖了搖頭,看著快樂的飲著茶的小環。自己輕抿了一口茶,心情也在這種清香里,得到了平復和快樂。

這兩天她想了很多。在接收到黎清的示好之時,她也想過,不管是貞操也好,虛與委蛇的溫柔也好,甚至演戲也好,只要能讓她在如今沒有反抗之力時,爭取到一些先機和好處,這些都是無所謂的。

可是她做不來,試了很多次,總是到了關健時侯有點卡場。苦笑了一下,她覺得最關健的是,自己兩世為人,都沒有與**真正相處的經驗吧。下意識的就有點放不開,心底的想法一再的冒出來讓自己恢復清醒,這個弱點真是致命啊。

騙人的最高境界,莫過于先騙自己。在前世中,她暗戀過兩個**,其中第一個男人,在她上了大學,隔了五六年后又找到她,想再續前緣。因為他覺得,在茫茫人海中,只有何盈曾經對他表現出的感情,才是最深最真的。

當時的自己是怎么來著?想笑?對了,是好笑。她與天下**不同,她會花上幾年的時間,很用心的去追一個男人,為的就是體會那種追求的刺激。后來,又花了幾年的時間去暗戀別人,為的就是體會那種酸甜交雜的滋味。

在內心深處,何盈一直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無情的人!因為她可以輕易的對一個男人動情,只要她覺得好玩,或者想玩,她就會真實的讓包括那個男人在內的所有人,都以為她情深似海,癡情一片。而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場另類的游戲而已。

她又想到剛才黎清氣急而走的表情。不由一笑,想道:不過剛才惹火了他,這對于自己來說,也不是壞事。男人嘛,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這也算是一種吊胃口吧。

只是,這種吊胃口的方式連自己都有點難以忍受了。何盈想著,不由長嘆了一口氣,感覺自己還不是那種可以熟練的把握情緒,進而操縱男人的心的女子。這條路不那么好走啊!想來想去,她覺得自己最大的弱點就是放不開貞操兩字,還想留著它與心愛之人共度一生。有這個弱點在,黎清又不同于她前世的那些書呆子,自己便不能做到談笑自若,進退由心了!

不行!當務之急還是多練功夫吧。一想到練功夫,她又有點茫然了,功夫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現在她的危機迫在眉睫,到底有什么辦法,來解決當前的難題,讓自己可以自由自在的活著,而不用總是在夢中驚醒呢?

想了一會,越想越是悵然,何盈還是練起功夫來。

何盈打完坐后,看著自己越發見不到毛孔的手,還有身體里越來越明顯的暗香。心里高興的想到:看來,這《臥月功法還真有養顏作用呢。我的皮膚,現在細得連毛細孔也看不到了。一不小心出現的擦傷什么的,也是第二天就連影子也不見了。

到了晚上,她照例練了一個時辰的劍,便回到屋里睡了起來。才睡了一會,忽然,她感覺到屋子里有一股奇異的寒流。何盈心里一凜,剛睜開眼,還沒有動作。忽然之間,一把劍架了頸子上。一個低沉的聲音說道:“真看不出來,一個大家閨秀,也有這么**!”

何盈只覺得頸子上一涼,一股無形的殺氣把她冷汗都嚇出來了。她根本就不敢動一下,眼睛看了那人一眼,見他面上蒙著黑布,什么也看不清。便不再看他。

這時,那人又嘖嘖兩聲,說道:“不錯!真是不錯!這個時候,還這樣的冷靜。看來,女娃兒很有大將之風呢。小姑娘,你也不要吭聲,我呢,也不是想取你的性命,只不過,想借你用一下罷了。”

說罷,他低聲喝道:“給我起來吧。”何盈見他的劍拿開了一點,便按照他的吩咐,從被子里面鉆了出來。她一出被子,那人就一把挾持住她,一劍架在她的頸子上。帶著她從窗口一撞,就這么破窗而出。

窗口破裂發出的巨大響聲,驚醒了院子里睡著的人,以及在院外查防的人。這時,無數的聲音響起:“誰?”“怎么回事?”

隨著這些喝令聲和火把的亮起。黑衣人把她一把挾持著飛到了屋頂上。看了看越來越多的護衛,何盈心里又是緊張又是害怕。黑衣人冷冷的站在那里,也不動,也不吭聲。似乎在等著別人發現他一樣。

就在這時,一個護衛眼睛一轉,看到了屋頂上的兩人。連忙大聲喝道:“他們在屋頂上!刺客在屋頂上!“隨著這聲呼喝,所有的人都在一瞬間,把視力集中到了屋頂上。

而這時,火把已經把整個將軍府照得如同白晝。黎清也帶著人,從主院急急的趕來。

那些護衛這時,也認出了,那黑衣人挾持的,可不正是他們將軍的末婚妻?一看到何盈,他們卻猶豫起來。一排排護衛,架著弓箭指著兩人,隨著黎清的走近,圍在黑衣人下面的護衛,團團的分成了三個圈,其中,最外圍的就是一圈箭士,中間的,也是一圈士兵樣的整齊隊列。最內圍的,卻是一些像武林高手的護衛。

黑衣人低聲一笑,對著何盈說道:“這黎清練兵倒真有一路,從我發出聲音到現在,也不過半刻鐘不到,這些人就連隊列也排好了。“

第三十八章喜歡

說到這里,他的語氣似乎興奮起來:“這次我倒真是沒有白來。黎清啊黎清,你可是讓我期待了很久的人物啊。”何盈這時,已聽出他的聲音相當的年輕,似乎不過三十許。從他的語氣中,也聽不出敵意來。他的聲音興奮中帶著一絲期待,就連挾持自己的動作,也很溫柔,沒有明顯的傷害之舉。

下面的人,雖然密密麻麻圍了幾百個。卻一點聲音也沒有。每個人只是全福心神的注視著黑衣人,等候著黎清的到來。同時,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刺客扶持的是何盈,不過,因為將軍對付何盈的態度一直比較奇怪,他們也弄不清該如何處理。索性就一動不動的維持現狀,只等黎清前來。

黎清很快就出現在何盈的視野里。他頭發蓬亂,衣服也只是胡亂穿著,鞋子也穿反了。顯然是匆忙而來,跟在他身后的是路明,何盈久不見路明。這次一見,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還是那么的嘲弄和輕視。而且,似乎其中隱隱多了一些怒火。

黎清一走過來,就看到了屋頂上的兩人。他站在人群中,朗聲說道:“閣下何人?為何挾持一個弱女子?”

黑衣人嘎嘎一笑,啞著嗓子說道:“你就是黎清?”

黎清見對方似乎不認識自己,眼神是顯出一點詫異。當下應聲道:“正是。”

黑衣人點了點頭,指著何盈說道:“聽說這女子可是你的末婚妻呢,是不是啊?”他一邊說著,那架在何盈頸子上的劍,又移動了點。寒森森的劍光,在火把的映照下,特別的刺目。

他的劍移動的時候,何盈不由自主的向后一仰,讓開了劍鋒。不過,隨著她的動作,那劍鋒跟著又是一緊。

黎清的臉上,清楚的現出幾分懼意來。他深吸了一口氣,大聲說道:“閣下到底有什么要求?何不放了這個女子,我們一起商量一下?”

他沒有正面承認何盈的身份。黑衣人陰笑一聲,冷冷的說道:“放了她?我為什么要放了她?這樣一個尤物。想來一定是黎將軍的心上人。在下想借她的小命,來跟將軍換一樣東西,卻不知行也不行?”

這時,路明在一旁冷笑道:“你既然調查過我家將軍,就應該知道,這個女子,在將軍眼里,可是什么也不是!我勸你還是快快就擒吧。別拿一個這么無足輕重的人,來威脅我家將軍,免得讓人發笑!”

聽了路明的話,黑衣人的手顫抖了一下,顯然信了三分。黎清對于他末婚妻子的冷落,只要是有心人,一問便可以了解得一清二楚。何盈聽到背后那個急促的呼吸聲,知道他顯然心里正在尋思著這件事該如何處理。

靜了一會,黑衣人大笑道:“就算如此!那在下就把黎將軍的末婚妻接過去,讓弟兄們好好玩一玩。改天再在周城的城墻上,把她的衣服**掛出來。讓天下人都知道,黎將軍連自己的末婚妻也保護不了。那豈不是好玩得緊?”

他說到這里,呼吸還真的急促起來,顯然對自己所說的話,也頗為意動。何盈暗暗叫苦。剛才她還以為這人對自己沒有多少惡意,以為他動作溫柔。因為至今他的劍鋒,還沒有在自己身上留下一條口子。

可是現在,她馬上知道自己還是太過幼稚了。像這樣的刺客,要是心慈手軟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活到今天。再說,這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了將軍府中,躲開那么多的高手護衛,把自己綁架了。這樣的高手刺客,哪里可能是一個心軟之人?

看到黎清和路明等人臉色大變,黑衣人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他一邊笑一邊興奮的說道:“這個主意實在是太妙了。妙不可言。嗯,黎清,我看我們就不用談叛了。過兩天,你再來驗收成果吧。”

說著說著,他的身子漸漸向后移動,似乎挾持著何盈就準備離開。路明叫道:“且慢!”

見黑衣人停了下來。他與黎清對視一眼,又緩聲說道:“閣下是“一陣風”?他的聲音驚疑不定。(一陣風的身份,挾持過何盈,他的目的何在?三十來歲)

黑衣人一聽,不由一愣。馬上笑道:“黎將軍門下當真是人才濟濟,在下這個樣子,你們也這么快就認出來了。這可真是不好玩,一點也不好玩。“

聽到他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黎清和路明,心里先是一松,馬上又是一緊。這個一陣風,是號稱江湖上排名前五的刺客。他的性格喜怒不定,完全憑心情做事殺人。他可以在上一刻還跟你稱兄道弟,下一刻又動手把你殺了。

而且,傳聞中他殺人不喜歡見血。一旦見血,就是收割人命之時。他的口頭禪就是:“好玩,太妙了,不好玩了。”類似的話。剛才,路明也是從他那句太妙了的話中,隱隱猜到了他的身份。

之所以先是一松,是因為這人不到最后,不會傷人。也就是說,他手下從不傷人,只殺人。再加上他的性格中有天真的成分,只要利用得當,可以兵不血刃的把何盈救了回來。

心里又一緊卻是,一個不小心,他就真的可能會象剛才所說的那樣,采取極為極端的方式,讓黎清從此再也抬不起頭來做人。

黑衣人看到他們一臉的緊張,一副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樣子。心下大為高興,看了一會,竟然哈哈笑了起來。何盈有心想說些什么,來解決目前的處境。不過,她的咽喉緊緊的挨著這劍鋒,自己只是吞一口痰,就有可能碰到那劍,割出幾條口子來。還有,她現在也感覺到背后這個人喜怒難定,自己對他不了解,還是先不要開口的好,免得一不小心送了自己的小命。

她的目光,一直投注在黎清的身上,見他雖然強裝鎮定,不過那目光中,隱然有惶恐之色。還有對上自己的眼睛時,他的神色中,會飛快的流露出一絲害怕。

“難道,他以前不是在演戲?不是有什么陰謀,而是真的對我動了心?還是,這也是他的安排之一?”何盈心上心下,不停的思忖著。

第三十九章逃脫

黑衣人似乎一點也不急,何盈甚至可以感覺到,他還很得意。

這時,黎清緩緩問道:“不知閣下想從黎某這里,得到些什么?”他這句話剛出來,路明就叫道:“大哥,你?”黎清一揮手,制止了他的驚呼。

不止是何盈,連黑衣人也感覺到了黎清的讓步。看來,只是條件不是太為難,黎清就會答應了。這時,何盈似乎聽到黑衣人低低的自語道:“我應該要些什么來為難他才好。”

聽到這話的同時,何盈的心里暗暗的吃驚!難道,他挾持自己的行為,僅僅是心氣來潮?不,不可能。他的樣子不像!或許,這是另外一個安排!

黑衣人這時抬起頭來,頗為得意的說道:“行!既然你要我開條件,那你就自斷一臂吧。這個條件很簡單吧?一條手臂換一個美人兒。”

路明擔心的看了黎清一眼,冷聲說道:“換一個!”

“換一個?”黑衣人笑了起來。他那表情,似乎是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一樣。仰天大笑不已。這時,路明又看向黎清,等這黑衣人笑罷,又說道:“這有什么可笑的?一個漂亮的**而已,不過是一匹好馬的價錢。我們將軍是何等人,她這樣的**,怎么值得他的一條手臂?”他說得非常的認真,那表情是不可轉移的堅定。黑衣人目光移向黎清,見他默不作聲,不由又是一陣大笑。

正在這時,他笑聲一停。忽然喝道:“賊子敢爾!”說話的同時,腳向后連環飛踢。就在這時,黎清手臂一揚,一物撞向黑衣人的手腕。“砰”的一聲,他手臂一麻,劍砰的掉到了地上。

黑衣人這時已經把面前潛近的人踢飛,見此冷笑一聲,說道:“雕蟲小技!”正在這時,何盈的手忽然一動,無聲無息的碰了一下他做勢掐向自己咽中的手臂。

在黑衣人的驚怒中,她身子巧妙的一個回旋,外人看來就像是一下立足不穩,要摔沒摔一下。在黎清的“小心”的叫喊聲中。何盈的身子,居然不知不覺的脫離了黑衣人的掌握當中,站到了旁邊。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黎清馬上一劍飛來。與此同時,那個剛被踢飛的大將也劍柄一彈,厲厲風聲呼嘯而來。

當此之時,黑衣人手臂暴伸,就要抓向何盈。何盈卻在這時,腳下一個不穩,整個人向地面上跌落而去。正好讓他的手臂抓了個空。在這一瞬間,黑衣人對上何盈微笑的雙眼。

他一聲暴喝,忽然身子一扭,空中現出幾道幻影來。轉眼間,黎清和那手下的劍全部落到空處。卻這個黑衣人,身影已在數十米之外。笑聲遙遙傳來,久久不斷。

何盈正要摔下之時,一個護衛扶住了她。她好不容易站穩,小環已沖到了她的懷中,嚶嚶的哭泣起來。何盈拍著她的背,對于黑衣人的所作所為疑心不已。

這時,黎清也沖到了她的面前。他怔怔的看了她一會,忽然伸手把她緊緊的摟在懷中。他摟得如此之緊,讓何盈幾乎要錯以為他在害怕。

何盈的心一直緊緊的繃著,此刻在他的懷中,不但沒有放松,反而一種到了極致的疲憊涌上心頭。她掙脫了開來,也不看向黎清,就是盈盈一禮,輕輕的說道:“妾身身體不適,告退了。”

說罷,向一旁的小環伸出手去。小環扶著她,兩人向院子里走去。

才走了幾步,黎清忽然沖了上去,對何盈叫道:“盈兒,剛才我,我不是不愿意。”

何盈沖他一笑,溫柔有禮的說道:“妾身明白的。”她臉色灰白,嘴唇顫抖。黎清見到她這個樣子,也不敢再說什么,直愣愣的呆在原地看著她離開。

這時,路明走到他的身后,輕輕的說道:“大哥,你入障了!”

黎清冷冷的盯了他一眼,讓路明打了一個寒顫之后,才一字一句的說道:“路明,你擅越了!”說罷,鐵青著臉,袖子一揮,大步走開。

路明呆呆的立在原地,半天沒有動彈。這時,一個小個子中年人走到他的身后,低聲說道:“公子,小人早就跟你說過。就是兄弟,彼此之間也不能干涉太多的,何況,你們只是結義,你還是他的下屬!”

路明抿著嘴,半天沒有說話。那中年人又說道:“將軍行事,自有他的法度。何盈不過一個小小的女子,將軍就算放過她,真心的把她收入帳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公子,執迷不悟的,一直是你啊。”

他說完之后,低低的嘆了一口氣,任路明呆在當地,自行離開。

何盈這次是真的嚇呆了。剛才這么久的時間里,她的生死就在別人的一念之間。她一直強作堅強。現在獲救了,她第一個念頭,卻是想大哭一場。

不知為什么,現在她一點眼淚也沒有。呆坐在椅子上,任小環幫她清洗著臉,按拿著頭和肩膀。何盈的嘴唇,卻沒有辦法停止顫抖。小環知道她心里實是害怕之極,不過,小姐一尚堅強,過不久會自行恢復過來。因此,她也只是在一旁小心的看著她,一邊等著她自行恢復。

過了好一會,何盈才顫抖的說道:“小環,剛才我好怕。”

小環聽到她終于說出來了,心里不由開心不已。她笑道:“小環覺得小姐好厲害啊。要是別人,生怕早就嚇暈了過去。小姐不但那么鎮定,還一滴眼淚也沒有流。”

聽到她的夸獎,何盈心情一暢。她想到:是啊,最后的時候,我那幾手功夫,不也是使得巧妙之極?連黎清這樣的人站在一旁也沒有看出來。這樣的鎮定自若,還真的沒有幾個人做得到。

這樣一想,不由一陣得意。她微微一笑,只是肌肉有點僵硬,笑起來難看而已。小環見她終于放松下來,不由開心的哼起歌來。哼了一會,她說道:“小姐,剛才那個叫月兒的姨娘在旁邊看著,嘿嘿,臉都青了。”

何盈奇怪的問道:“為什么?”

小環開心的說道:“因為將軍在乎你啊。當時將軍放在后面的手,一個勁的顫抖。嘿嘿,想到這個,我就一陣開心。”

何盈笑了笑,沒有放在心上。

第四十章偷聽

兩人說了一會,何盈就沉沉睡去。她實是筋疲力盡,這一睡,直睡了一天一夜。再醒來時,到了第二天的黃昏。

看到她醒來,小環開心的跑到她身邊,一邊幫她穿衣一邊說道:“小姐,今天將軍派人來問了三次你的情況了。看來,他還是真心的關心你呢。”

何盈笑了笑,沒有說話。這時,小環又說道:“那個,不止是將軍來了,劉姝姑娘上午也來過了。看到你在睡覺,就沒有叫醒你。”

何盈一聽,馬上問道:“她來有事嗎?”

小環扁了扁嘴,嘀咕道:“小姐對劉姝姑娘還在意些。”嘀咕完,她又說道:“嗯,說是說,要與你一起出去玩什么的。”何盈點了點頭。

小環一邊幫她梳著頭發,一邊小心的看著她的臉色。過了一會又說道:“對了,將軍今天還派來送來了好多珠寶哦。”說到這里,她興奮起來。忙放下手頭的工作,跑到一旁拿起一個盒子,獻寶似的對她說道:“小姐看這些。”

何盈一看,都是一些珍珠玉器金銀釵子什么的,做工倒相當的精美,看起來價值不小。她笑了笑,見身邊沒有旁的人,便小聲說道:“好生收好。將來有用的。”

小環埋怨的看了她一眼,小小聲的說道:“小姐,也許將軍回心轉意了呢?”她一邊說,還一邊偷看何盈的臉色。

何盈苦笑了一下,說道:“傻丫頭,一路上的刺殺兇險,你都忘光了?將軍不管他的心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我們不能相信,也相信不起啊。就算他現在對我不恨了。過兩年呢?有了新的美人入府了呢?我這個與他有仇恨的**,只怕到時會被他送到妓院里去。”

小環聽到她這個話,不由小心的看了一眼門簾外面。見外面的門簾顫抖了一下,她忙低下頭,一臉的不自在。

何盈沒有察覺到她的不自然,繼續說道:“小環,以色事人者,色老則愛馳。你家小姐這個道理還是明白的。再說,我與將軍之間,中間還隔了如海一樣深的仇恨。也許還不止這些。所以,對于他,你不要再抱什么希望。”

說到這里,她的聲音低沉起來,透著點無奈和滄涼:“我們盡量要保護好自己,以后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安身立命。不要看別人的臉色,也不要別人的施舍,也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就心滿意足了。”

小環聽到這里,不由哽咽起來。她一邊低泣一邊看了門簾一眼,見那里搖晃了一下,便不再動蕩。知道那人應該是離開了。不由心下一松,又想起自己對小姐隱瞞了此事,不由一陣愧疚。

聽到她的哭聲,何盈笑道:“傻丫頭,這有什么好哭?日子還長著,有的是希望呢。”

這時,小環忽然跑到她前面,撲通跪到她面前,把臉埋在她的膝蓋前輕聲泣道:“小姐,我對不起你。剛才將軍在那門簾后面。你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何盈一驚,半天沒有說話。小環一見她的臉色,不由更加慌了。眼淚大把的流下。她退后兩步,連連磕頭,說道:“將軍命令我問你這些事,他他那么兇,我也想小姐與將軍和好,就答應了。小姐,將軍不會怪罪你吧?”

何盈伸手扶起她,拿出手帕擦干她的眼淚,笑道:“傻丫頭,這有什么好哭的。”對上小環不安的臉,她看著外面輕輕的說道:“我那話,應該是沒有什么的。我不說他也心里知道的。”說到這里,她轉頭沖小環**的一笑,說道:“也許,他聽了以后,會對我們心里有愧也說不定。”

只是,這樣一來,自己的心思他一清二楚了。以后要逃要走,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她又看了一眼小環,心想:這樣的大事,她居然也瞞著我。小環實在是太不知輕重了。

她一直在小環面前如師如姐,把所有的都擔當起來,不自覺的充當一個保護者的角色。卻沒有想到,有時候,馭下也是有術的,有時候,一個忠貞的手下,比姐妹的情誼更加可靠些。看來,這是一個大大的疏忽。

在主仆兩人的不安中,黎清始終沒有什么命令下來。第三天,劉姝來找她玩兒的時候,黎清甚至沒有阻攔。何盈摸不透他的想法,也就不想了。開心的與小環扮成男裝,大大方方的從正門出去,上了劉姝的馬車。

想起一事,何盈不由問道:“劉姝,你說黎清,會不會知道我那天唱歌的事?“

劉姝睜大眼睛,說道:“當然知道了。我父親就跟他提過你的琴彈得好呢。“何盈苦笑了一下。劉姝把小臉湊過來問道:”怎么啦?你們還沒有和好嗎?我這陣子來,看他挺在意你的。“

見何盈不答。她自覺沒趣。眼珠一轉,又說道:“對了,上次聽說那刺客挾持了你,還差點殺了你。是不是啊?你現在還要不要緊?“

何盈搖頭道:“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再提了。“劉姝吐了吐**,連連說道:“那是,要是我經過這樣的事,肯定再也睡不好了。哪里像你,幾天沒見,越發漂亮了。”

說到這里,她立馬精神大好,湊過來問道:“你說,你是用了什么法子?皮膚變得這么好?不對,不止是皮膚,你的眼睛也變得漂亮了。整個人都與以前不同了。”

何盈一愣,見她說得相當的認真。不由想道:難道,這是那個《臥月功法的功勞?這功法使得她皮膚變好,這是何盈知道的。不過對眼神與整體的改變,她卻發現不了。

她的心,一下子激蕩起來:如果是真的,說不定這個功法,還是很了不起的呢。說不定,有一天我真的能把握自己的命運。再也不用為黎清是不是恨我,會不會報復我,把我送給別人,買給別人而害怕了。再也不用夜夜難安了!說不定,我到時可以做令狐和那樣,有著高強的功夫,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她興奮得小臉通紅,目光更是看著外面一眨不眨的。劉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好一會,她也沒有發現。不由奇怪的推了她好幾下,才把她推醒。

對上劉姝的問話:“想什么,人都癡了?”何盈一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在做白日夢呢。”

網友:

上一章  |  亂世紅顏夢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亂世紅顏夢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