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三千四百六十五章 奇跡之章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第七重奏01
 
“萊娜,轉職儀式準備好了么?”我急沖沖的迎上去,將萊娜抱住,焦急的連吸幾口妹之力的思考余地都沒有了。

“誒,已經做好準備了,隨時可以開啟。”

“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出發吧,這就是去轉職。”

“等等,吳!”阿卡拉在后面叫了一聲。

“難道說還要做其他準備?”我回過頭,目露不安,這種關鍵時刻掉鏈子的劇情貌似經常發生吧,我是說騎士里。

“不,并沒有,現在立刻出發也沒問題,我只是想說,等等我,我也一起去,說起來,老婆子我最遺憾的事情之一,就是沒能親眼見證你這個救世主轉職,如今老天也算給我一個機會彌補回來了。”

“太夸張了,我轉職和別人也沒什么不同。”阿卡拉帶著玩笑的話語,讓我的緊繃心情也漸漸放松下來。

話說回來,我是怎么轉職的來著?竟然連這種事情也忘記了,唉。

“并不是因為你的轉職和別人有所不同,而是因為你這個人,和別人有所不同。”

這……我姑且勉為其難的當做是在夸我可以么?

“還等什么,立刻出發吧,我也迫不及待了。”抖了抖樸素的黑色長袍,阿卡拉拐杖一提,大步率先走在前頭。

見阿卡拉少見的露出如此氣勢,宛如忽然返老還童一般,我連忙跟上去,不忘打趣一句。

“阿卡拉奶奶,想要看轉職儀式的話,可得走快點,我可不會等你。”

“安心安心,我們預言師的小把戲,可不止一樣。”阿卡拉說著,明明依舊邁著慢吞吞的步伐,速度卻陡然加快,仿佛她整個人快點了快進,我跟在后面,全力追趕,也只不過是勉強能跟上她的步伐。

回過頭,塔莫婭抱著萊娜跟上來,沖我比了一個無需擔心的手勢。

既然如此,那就全力沖刺吧!

有閉著眼睛也能在營地四處兜轉的阿卡拉帶路,外加她的隱蔽氣息能力,避開了擁擠的街道,穿過一條條連土生土長的營地人也未必全都知道的小巷近道,很快,營地的訓練營已經遙遙在望,大老遠的,就能察覺到一股熱火朝天的氣息,學員們血氣方剛的訓練吶喊,充斥著整個區域上空。

和營地一樣,訓練營也因為學員的不斷增加,而擴大了不少,以前是大雜燴一般,各職業的訓練場地和教學場所混雜在一起,經常能看到法師學員和圣騎士學員在同一個訓練場上進行負重奔跑。

如今,也根據職業分割成不同的小區域,每個職業都有各自的訓練場所,看起來更正規了,另外,甚至還還有其他各族的訓練場,比如說精靈劍士,矮人戰士等等,大概是諸如外語學院一樣的存在吧,因為聯盟的歷練之路更加完善,各個種族的立志成為冒險者的年輕人們,干脆從學員這個階段開始就出國深造了。

總之,感覺是各種世界各種位面都能遇到的事情,我也就不吐槽了,當然這些也都是萊娜和琳婭告訴我的。

無暇去感受訓練營里傳來的熱火朝天,令人斗志高昂的吶喊聲,倒不如說這些聲音只會讓我回想起在加侖老頭的魔法陣里被電的生活不能自理,卻還要在老酒鬼的淫威下被迫繼續進行修煉的悲痛回憶。

阿卡拉依然保持著那看似緩慢,實則快進一般的鬼畜步伐,身后,塔莫婭背著萊娜,跟著克勞迪婭,也輕松的不遠不近跟著,看似好像只有我一個人趕路趕的最痛苦,凡人的悲哀呀,幸好,很快我就能轉職了。

這期間,仍有兩波探子傳來消息,還好不是什么壞消息,在四不像魔神制造的嘍啰的威脅下,魔王軍已經全部動員,甚至連莉莉絲也參加到了戰斗當中。

而四不像魔神自身,好像也漸漸感覺到,這一次正義將會遲到,而開始變得無所忌憚,速度不斷加快,幸好教廷山在二代主人小幽靈操作下,速度也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但是,這樣下去終究不是辦法,現在,我只希望阿卡拉剛才那番話,泰瑞爾不會對教廷山的生死存亡坐視不管,在最后時刻一定會派出支援,并不是編造出來安慰我,而是真有其事。

很快,跟隨著阿卡拉的步伐,我們一行穿過了訓練營,漸漸來到訓練營的邊緣,也是羅格營地的邊緣,往外望去,已經一片茫茫的草原和樹林,依稀能看到羅格士兵巡邏的身影。

我們要到達的目的地,也近在眼前。

那是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小山丘,但是,如果說哈洛加斯山是野蠻人的圣山,那么這座看似不起眼的小山丘,就是訓練營里的學員們眼中的圣山。

因為轉職祭壇,就在這座小山丘的頂上,那些學員付出寶貴的汗水和青春,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登上這座小山丘,成為一名正式的轉職者。

我原本是完全記不得了,但是,知道我即將要回營地轉職的艾卡萊伊,臨行前特地將我最后一次來這里的事情告訴我。

那是莉莉絲轉職的時候,我們一起來觀看了,是的,離現在并不遠,只不過是相隔了區區不到一年的時間而已,本不該忘記的,作為莉莉絲的老師的我。

幸好,現在被回想起來也不遲,因為不會再有考驗世界,以后一定會好好記住的,莉莉絲轉職的時間,回憶,當然,也包括其他女孩們的大大小小事情,也會花時間記住,再把筆記上那些名字的主人,狀似很歡樂,卻已經完全忘記了面孔的損友們,將他們的模樣以及回憶,也給好好回想起來,實在想不起來可以拜托女孩們。

因此,我到不是太擔心記憶消失的問題,就算完全失憶了,雖然悲哀,但至少還能從頭開始,重新創造更多的美好回憶,關鍵是要有未來。

只有打敗了四不像魔神,渡過眼前的難關,我們才有未來。

愣愣的,抬頭望著眼前這座不起眼的小山丘,以前來到這里的時候,是什么感覺,我早就忘記了,但是,現在我能感受到學員們內心的那份向往,以及站在這里的激動心情。

“去吧,取回屬于你自己的東西。”身后,塔莫婭輕輕推了我一把,回過頭,萊娜和阿卡拉并肩站立,對我露出信任的笑容。

即便是失去了一切,她們也一如既往的相信著我,相信著我這個沒用的救世主。

眼眶不知為何有些發癢模糊,為了掩飾,我連忙回過頭,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朝著山丘頂上堅定的邁出了步伐。

千年的歷練,伴隨著一步接著一步,不斷在腦海中回放,太過久遠的記憶,已經完全遺忘,但唯獨刻印在靈魂深處的那份孤獨,煎熬,絕望,麻木,堅持,期待,依舊清晰如新,在時時刻刻提醒著我,為了今天,我付出了多少代價。

滴答,滴答……

燙傷臉頰的淚水,滴落在邁出去的膝蓋上,一步,一滴,一步,一滴,似乎每踏出一步,就要將一年份的痛苦和心酸爆發出來。

結果,小小的山丘,終究無法承載千年的沉重,踏入五六百步的時候,已經到頭了,來到了山頂。

回首一望,雖然只是小小的山丘,在哈洛加斯山面前連一粒沙子都算不上,但在草原這種地勢平坦的地方,站在這里,卻足以將整個營地盡收眼底。

內心那些未能發泄的痛苦,在這一望之間,得到了舒展,撫平。

看到了,這就是我要保護的地方。

看到了,我想要保護的人。

如果是為了這個世界,如果是為了我所愛的人們,那么,哪怕是救世主這頂對于我這個區區凡人而言,過于沉重的華麗冠冕,我也會親手將它戴到自己頭上。

加侖老師,看好了,你認為虧欠聯盟的那一部分,我會一并幫你還上,作為繼承了你的傳承的回禮,但是,唯獨那份連想要保護的人和物也失去的悲哀絕望,我不會繼承。

擦干臉頰,迎著忽然變得躁動起來的狂風,走向了屬于德魯伊的轉職祭壇。

站在祭壇當中,山腳下那份激動,忽然消失了,內心一片平靜,莫名的涌現了些許感慨。

回想起來了,自己是剛穿越就被賦予了德魯伊職業,為什么連這么重要的事情都會忘記了,也罷、。

雖然說并不怨恨那個讓自己穿越的家伙,強行的,不給自己任何選擇余地的將德魯伊職業塞過來,倒不如說做出了若是被賦予其他職業該怎么辦的假設,會令自己相當困惑,甚至不安和后怕。

只是,如此生硬的手段,總是讓自己感到格格不入,如今,職業和力量被剝奪,重新站在轉職的祭壇前,和天底下所有的冒險者一樣,忽然讓我有一種感覺,靈魂之中,最后那一塊不屬于暗黑大陸的微小碎片,也被涂抹上了暗黑大陸的顏色。

對原來的世界,并沒有任何眷戀,甚至是忘的一干二凈了,還記得自己是穿越者的身份已經是難能可貴,因此并不覺得遺憾。

也因此,這是一種圓滿,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徹底融入了這片暗黑大陸。

你也……這么覺得嗎?

冥冥中,我抬起頭,對著天空,對著這個世界,露出了笑容。

開始吧。

“沒問題吧。”克勞迪婭緊張的攥著拳頭。

“一定沒關系的。”萊娜的聲音平靜而自信,只是,她的拳頭也不自覺的握緊了。

“沒錯,因為是熊塔,所以一定沒有問題。”塔莫婭雙手抱胸,似乎為了強調這份信心一樣,高聳的胸脯更加傲然挺立。

“阿卡拉老師,你覺得呢?”

萊娜充分體現一個關心則亂,對于自己的戀人兼哥哥,她那份濃厚的愛意當中,夾雜著分量不淺的感激,乃至崇拜,因此給予了對方毫無保留的信任,依賴,只要是哥哥的話,無論想做什么,都可以辦到吧。

但是,一碼歸一碼,到了這種關鍵時刻,她仍然忍不住緊張起來,向自己所尊敬的老師投去求助。

“關于能否轉職,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吳。”和萊娜相比,阿卡拉臉上流露的,才是真正的平靜,淡定。但是,那雙渾濁的白目當中,卻隱藏著只有阿卡拉自己才知道的狂熱。

“我現在所期盼的,所祈禱的,是奇跡。”

“奇跡?”

“是什么樣的奇跡?”

就連緊張的身體顫抖的克勞迪婭,都忍不住被阿卡拉的話所吸引,好奇的看著仰視天空的阿卡拉,恍惚間,明知道大長老閣下雙目失明,克勞迪婭卻有一種,這雙眼睛已經窺視到了深不可測的蒼穹的奇妙感覺。

“我也不知道,奇跡之所以是奇跡,正是因為它捉摸不定,能夠被預測出來的奇跡,只能稱之為幸運的概率。”

阿卡拉前半句回答,后半句已經變成了失神的低聲喃喃。

“親愛的吳,如果你真是上帝派下來的,拯救大陸,拯救我們的使者,那么此時此刻,就展現出你所擅長的奇跡吧……”

仿佛在回應著阿卡拉的喃喃般,一道灼白炙目的光柱,穿破云霄,從天而降,正正落到轉職祭壇上面。

“這是……”這一刻,所有人都失神了。

說到底,所謂的轉職祭壇,以及轉職儀式,其實就是一個魔法陣,相當于是觸發開關,而不是賦予學員力量的法則本體,因此才極為簡單,甚至可以被仿造,出現野生的冒險者。

轉職的過程,也極為利落,畢竟一個小小的冒險者,根本不值得這個世界過于關注,倘若成功,也只不過是祭壇發出白光,然后白光包裹著冒險者,吸收掉白光以后,就等于是轉職成功。

千萬年來,在這座小小的山丘上面,誕生了無數冒險者,有些默默無聞,在鮮血荒野就倒下了,也出現了七英雄這樣的傳奇人物,但無論如何,無論是誰,都從未出現過這種光柱從天而降的現象。

所謂的奇跡,大抵就是如此吧。

就在這時,山丘周圍忽然傳來脆裂聲響,一層薄薄的透明能量罩閃爍不定,出現了裂痕。

這是為了掩飾某人的轉職舉動,萊娜特地布置的阻隔視線的魔法防護罩,在從天而降的白光面前,脆弱的就像泡沫,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阿卡拉老師?”萊娜回過神,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感覺上是好事,可是轉職的事情現在卻要暴露了,萬一……

“無妨。”阿卡拉罷了罷手,她的注意力,乃至她的精神和靈魂,都已經集中在那道光柱上面。

“暴露了也無妨。”她的聲音,依舊平靜,平靜的可怕,唯獨那雙拋掉拐杖,高高舉起的雙手,終于將隱藏在泛白雙目中的那份狂熱,透露一二分。

“就讓世人見識一下,見證一下,奇跡的誕生吧。”

隨即,防護罩應聲而碎。

下一秒,整個營地,上百萬雙驚駭目光,全部集中到了這道忽然出現的光柱上面。

并非神圣,也非邪惡。

并非光明,也非黑暗。

并非希望,也非絕望。

僅僅是強大,浩瀚,偉岸,帶著居高臨下的氣勢,俯瞰一切,就似不帶任何感彩的蒼天之劍,從天墜落,謫臨凡塵。

光柱之中,就連天與地的界限,都被模糊化了,漸漸地,無法分辨清楚。

在光柱面前,所有人都失去了言語,失去了思考能力,只剩下唯一的,不可捉摸,不可解釋,卻如此強烈的感情。

——感動。

就似虔誠的信徒,偶爾聆聽到了上帝的天音,那份突如其來的感動,便是用一句話來形容再恰當不過。

朝聞道,夕死可矣。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