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宰執天下

第282章 微瀾(下)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cuslaa
 
各種扯皮的事,總會浪費他太多時間。

上四軍會因為冬裝的扣子用了貝殼而不是銅料,而跟用了銅扣的神機軍吵進都堂。

鑄幣局新錢母范出了問題,御史臺大做文章。在御史從皇帝的烏鴉變成宰相腳邊的叭兒狗之后,毫無意外的,太后的叔叔就在隔壁的議廳里面叫著委屈。

如今太常禮院里面還在為大行皇帝的廟號爭執不下,顯然這兩天就會將官司打到議政會議上去。

諸如此類,各個會議中太多無謂的爭執,占用了章惇他極其寶貴的時間。

然而每個早上,都有會議等著他。在韓岡離京之后,章惇需要參加的會議更加密集。

每旬逢一、四、七早間有中書例會,逢二、六有樞府例會,逢三、逢八是都堂例會,尾數為九的日子,則是議政例會。

更有朔望日的入覲。月初與大議會留守司的聯絡,月末對三衙諸管軍的垂詢。還有雙日下午的百司呈報——在京諸部、院、監、司的主官,都要輪流到都堂,向章惇匯報工作。還有單日接見外放的親民官、監司官、領軍將佐。

這些都是行程確定的日常。日常以外的意外,放在一個擁有億萬人口幅員萬里的超級大國上,理所當然的還要還要多出幾倍。

就如逢五逢十的日子,雖說定例是全天和半天的休沐,但章惇很難真正得到一個清閑無事的時候。

每一個衙門,每一項職司,每一位權力者,最終匯聚在一個個固定的會議中,擠擠挨挨在圓桌邊,組成一個個圓,充斥在大宋朝堂從上到下的每一個角落。而章惇,作為首相,就站在這些圓重疊在一起的區域里。

在韓岡回返關西之后,能夠占據著重疊處的就只有他。

召開會議,主持會議,章惇由此牢牢把握著最大一份的權力。評判、審核、決策,任何一項來自中樞的決議,簽名畫押在最顯眼地方的從此只會是章惇。

所以并不喜歡會議的章惇從來不會缺席任何一場重要或不重要、定例或臨時的會議。

會在深夜召開的會議,當然不是例會。

章惇沒有熬夜的習慣,絕大多數宰輔也都是養生法的踐行者,通宵達旦、夜中冶游早已不屬于最小也是耳順之年的他們。

但國家大事,從來不會只挑白天等人處理。

章惇跟往常一樣,最后一個抵達都堂議廳。

新近擴建的都堂,如今有大小議廳五處,分別以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為名。

篤行廳最靠近章惇理事的公廳,很自然的就成為了都堂會議的常用議廳。

房間內香霧撲鼻,兩只銅鶴香爐中,沉香絲絲縷縷的飄散。從房屋頂上垂下來的十六只琉璃燈盞,錯落分布,照亮了整個空間。

宰輔們圍坐在圓桌邊,一個個將精神專注在眼前的茶湯上,將情緒掩蓋在杯中騰起的水霧后。雖說不在大行皇帝的梓宮前,依然沉默像是在守靈。直到章惇進來,才有了點動靜,起身相迎。

皇帝死前他們可不是這副模樣。

呵,不就是一個皇帝?死多了就習慣了!

活脫脫一群容易受驚的兔子,有點風吹草動就想往窩里縮了。

在這世上,能讓章惇高看一眼的人不多,而活著的人中,能讓他敬重三分的就更少了,屈指數來,一掌之數還要饒去兩三根。

眼前的這些個兔子,可都不算在內。

章惇如尋常一般,與同僚相互致禮,走向自己的座位。

新進中書的何執中坐在角落里,他喜歡團茶,也愛與人斗茶,杯中白湯熱氣蒸騰。章惇本喜歡他的銳氣,特意提拔他上來,可現在看來,他的銳氣完全來自于都堂這塊骨頭。

游師雄則喜歡散茶的,一直都在喝天水茶園出產的太白野茶。

韓岡還在這里的時候,兩府中散茶勢力要壓倒團茶,但韓岡一去,在這里還固執的喝著散茶的就只有游師雄了。

黃裳其實也是例外。

黃裳喜歡各種稀奇古怪的茶水、飲子、湯藥,不知從哪里找來的方子,然后毫無顧忌的喝下去。不僅自己用,還推薦給同僚。章惇嘗試過一次黃裳推薦的新奇貨色,只感覺滿嘴的從羊胃里把半消化的青草給挖出來發酵后的味道。從此再沒有第二次。他其實應該是一個嶺南人而不是福建人。

黃裳今天面前又擺著一盞黑乎乎的液體,章惇從他身后經過:“今天這又是什么?”

黃裳抬眼:“紫蘇熟水。子厚相公可要來一盞?”

章惇的視線在天青色瓷盞中那一坨黑色冒泡的粘稠液體上轉了兩圈,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把這跟延州石液差不多的東西,跟慣常喝的紫蘇熟水聯系起來,“罷了,消受不起。”

平常若是章惇如此說話,肯定會有人湊趣的說笑兩句,但今天沒有。黃裳也是笑笑,不與章惇多話。皇帝暴斃近十日,章惇始終沒有給出一個章程來,眼瞅著洗不脫的罪名就要上身,都堂中其他成員可都沒說笑的心情。

章惇:“宮中如何?”

領頭值守的曾孝寬道:“出來時一切安靖。”

“何人守梓宮?”

“今夜是劉仲武、程博古。”

這兩人都是章惇親信,這種時候,也只有他們才能讓章惇放心。

“天子崩,幾近十日,有些事就不能再耽擱了。”

黃裳抬起頭,與對面的游師雄打了一個眼色。

韓鉦抵京的事,他們都早一步得到通報。韓鉦身上負有的任務,雖然不知道,但能想象得到。

韓岡消息不來,他沒反應,韓岡消息一至,立刻就有了動靜。

到底誰才是宰相?

腹誹歸腹誹,該說的場面話兩人一點沒落下,“還請相公吩咐。”

“召開議會,擁立新君。”

召開議會,擁立新君。

這是韓鉦帶來的韓岡的建議,卻沒有詢問大行皇帝的死因——一句也沒有。

韓岡沒明說他的想法,但他對大行皇帝的輕視,倒是擺在了章惇的眼前。

不能說韓岡的態度有問題。

如果不是自己正在宰相任上,脫不了干系,自己的態度也會一樣。

最多是有些遺憾——一個好用的工具沒了。

這位皇帝對趙氏在天下臣民心目中的地位,是拖累,是累贅。有這樣的一個皇帝,天下人對趙氏的忠心,一天比一天更稀薄。

皇帝死了。反而是幫天家減輕了負擔,一百余年的統治,一千多年的習慣,絕大多數中國子民更加期待一位明君的統治,而不是大議會中選出來的宰相。

所以說這人活著才有用,死了那就是死了。

至于韓岡的建議,就是他的表態了。

議會的權威想要有所體現,昭穆承繼是最好的路數。

皇帝繼承法已經頒布,皇儲也在一年前確立。只要這一次太子順順當當在八百議員的見證下繼位,大議會的權威就能初步確立。

韓岡念茲在茲的這件事,章惇一直以來,都是最強有力的支持者。

八百人的議會,只要把握得住,是比名聲狼藉的大行皇帝更加有用的工具。

就比如現在,如果天子決于一人之意,想推卸責任都沒辦法推了。但如果天下人的代表所挑選出來的皇帝,那就是另一個說法了。

章惇就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才同意了皇帝繼承法。

如今不倉促讓太子繼位,而是召集天下議員入京,讓太子在議員們面前登基,正是最正確的流程。

其實韓岡的建議,正合章惇的心意。

皇帝暴卒,給章惇帶來的壓力很大,上至太后,下至販夫走卒,京師中人都對大行皇帝的死因充滿猜測。而外放的路監和州縣官們,都在等章惇的反應。

唯獨韓岡不打算過問,只這一點,就可以讓章惇大大的松下一口氣。

之后派出去的暗探進來回報韓鉦的行止。出了宰相衙后,韓鉦沒去找他的兄弟,而是往大相國寺去了。

大相國寺中知名的高僧大德深惠大和尚近日坐化寺中。這深惠曾隨前左街僧錄司智緣大師,在王韶開辟河湟的時候鼎力相助。之后又受了智緣大師的衣缽。與韓岡頗有情分。

一邊是皇帝駕崩,一邊是和尚圓寂,韓鉦受命韓岡,兩邊都不耽擱。也是沒有將皇帝的是看得太重的意思。

“議會不是擺設。”章惇說著,“既然皇帝繼承法是議會所創立,繼承順位也都早早就定好。不如皇帝就在議會中登基。”

游師雄今天第一正視章惇,“要召集天下議員?”

章惇點頭:“正是要召集他們。”

“雖然不是什么大事,但他們也該派上用場了。”

上一章  |  宰執天下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宰執天下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