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官榜

5645章虎威不倒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0-27  作者:隱為者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任何事只要觸犯了法律,都可以按照相關規定來處理。

裕華區公安分局在劉千指的命令下,很快就下達了對陳陽渠他們的處罰規定:賠償損失費外加拘留十日!

當這樣得處罰規定宣布出來時,陳陽渠像是聽到了天大笑話。

他難以置信的望著站在面前的劉千指,不屑的說道:“我說劉千指,你沒毛病吧?你說要拘留我們十天?你看到沒有?我們都已經被打成這樣,你居然還說要拘留我們?”

“怎么?你是不是覺得這事是楊首政做的,他就不用承擔責任,我們就必須被拘留?你這樣偏袒楊首政,是不是因為他爹是省委楊書記,你心里害怕?”

“兩害相比取其輕嗎?劉千指你真夠公平公正的!”

“劉千指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老子可是你們千朝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梁新律,你敢扣我十天?信不信我讓我爸撤了你!”

“我們不服,我們要見律師!”

一群二世祖們都開始瘋狂的喊叫,即便是被這樣宣布懲罰,他們都沒誰有任何畏懼,在他們眼中劉千指這樣做壓根就是在胡鬧,是在挑釁他們的威嚴和權勢。

他們要是說動手的話,拿下劉千指易如反掌,而劉千指居然敢這樣做,無非就是楊首政那邊施加壓力而已。

憑什么啊?難道說就因為楊首政是第一衙內你就站在他那邊?別忘記,楊首政老爹很快就要退休,你劉千指這樣做絕對是不明智的遜則。

審訊室外站著的幾個副局長彼此對視一眼后,全都擦拭著額頭上的冷汗。

這事他們就沒有想過出面解決,怎么解決?沒有看到劉千指正在里面飽受折磨嗎?換做是他們出面,相信會被羞辱的更狠。

劉局長,你多保重啊!

哼,和我玩這種威脅的把戲嗎?

劉千指心里明白,這事要是讓外面的幾個副局長進來,肯定是搞不定的,但換做是他,肯定要站出來。

這事既然發生在裕華區,既然我是裕華區公安分局局長,責無旁貸的要出面。

至于說到因此而得罪高培源他們,得罪就得罪吧。我問心無愧,總不能因為你們的權勢就讓我的脊梁骨彎掉,那樣的我寧可不干了。

所以面對陳陽渠他們的威脅挑釁,劉千指不為所動。

“根據《憲法》第38條規定,華夏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誹謗。”

“根據《民法通則》第101條和第120條規定,公民享有名譽權,公民的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禁止用侮辱、誹謗等方式損害公民的名譽;公民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并可以要求賠償損失。”

“根據《婦女權益保障法》第39條規定,婦女的名譽權和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禁止用侮辱、誹謗、宣揚隱私等方式損害婦女的名譽和人格。”

“《根據華夏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猥褻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場所故意裸露身體,情節惡劣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猥褻智力殘疾人、精神病人、不滿十四周歲的人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

“此外,《刑法》也規定有猥褻、侮辱婦女罪及侮辱、誹謗罪。”

劉千指神情嚴肅的面對陳陽渠等人,一條條法律條文從嘴中流暢的說出來。

他雙眼平視,身上不怒自威,冷聲說道:“我對你們宣布的處罰是有理有據有節的,你們有誰不服,都可以通過律師起訴。”

“但在律師起訴之前,這就是我們裕華區公安分局的決定,是我劉千指對你們行為作出的懲戒,有誰不服盡管來找好了。”

說完劉千指轉身就走出審訊室。

“將他們羈押拘留,十天,一天都不能少!”

“是!”

陳陽渠他們頓時面如死灰。

這里的處理結果第一時間就傳到外面,掀起翻天巨浪的同時,最先收到消息的自然是高培源。

他在聽說陳陽渠做出的這事時是沒有當回事的,因為他接到的報告說的是陳陽渠不過就是喝醉酒鬧出點誤會,可誰想到這樣的誤會竟然會變成這樣。

這還是簡單的誤會嗎?什么樣的誤會會讓劉千指做出這種處罰來?

書房中。

“老高,你現在還有心情在這里坐著,咱們的兒子要被拘留十天,你趕緊下命令讓他們放人啊!”陳陽渠的老媽,高培源的媳婦陳靈芝像是瘋掉般,砰的推開房門大聲喊道。

“你給我閉嘴!”

高培源心情厭煩的沖著陳靈芝喝道:“你以為我現在只是坐著嗎?我正在想辦法好不好?”

“這事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肯定另有玄機。要只是普通誤會,劉千指會那樣做嗎?”

“靈芝,你是陳陽渠的媽,平常對他更是驕縱慣養的很,給我說說這件事到底是怎么樣的?”

“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你最好現在就說出來,要不然等到范思明調查出來,我也會知道的。”

“我…”

剛才還理直氣壯喝叫的陳靈芝,在聽到這話的瞬間突然語塞,望向高培源的眼神也帶出一種畏懼和內疚。

看到她這樣,高培源如何能不清楚這事肯定是有隱情的。

陳靈芝知道竟然不跟自己說,說明這個內幕對陳陽渠是不利的。

他雙眼頓時瞇縫起來,迸射出兩道銳光的同時,厲聲說道:“你還愣著干什么?說啊!”

“我…”

陳靈芝就扭扭捏捏的不敢說出來,而就在這時候范思明的電話已經打進來。

在聽到那邊說出真相的瞬間,高培源的臉色唰的就陰冷下來,握著電話的手青筋暴露。

“高書記,要不要我出面和劉千指說聲?或者說給千朝市公安局的趙西風說聲?最起碼要保證陽渠的安全。”范思明低聲問道。

“不用!”高培源斷然拒絕厲聲說道。

“你不要節外生枝,這事就這樣,不用去管,也是時候給陽渠這小子一個教訓了,讓他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要不然真的讓他這么放縱的去做事,有一天會害了他的。”

“好的,書記,我知道了!”范思明恭聲領命。

掛掉電話后,高培源指著陳靈芝有些心虛的面頰怒聲咆哮,“你是知道真相的對吧?你知道怎么敢欺騙我?”

“你看看欺騙我的下場是什么?是整件事鬧成這樣!我要是提前清楚這事的來龍去脈,就會讓陳陽渠他們去自首,何至于鬧成這樣?”

“你不要給我說讓我保他出來這種胡話,就他做出的這事,你覺得我有可能那樣做嗎?”

“老高,小渠他就是一時糊涂,是喝多酒才會那樣做的,他…”

“他什么?喝多酒就能這樣做嗎?陳靈芝,不要以為我不問就是什么事情都不懂,我知道陳陽渠做過那些事,不說只是想要給他一次改正的機會,可誰想他每次都是變本加厲,既然這樣,那就讓他好好的接受下思想改造。”

“這事誰都不能去管,該怎么樣辦就怎么辦,要是被我知道你敢胡亂插手的話,后果自負。”高培源直接打斷陳靈芝的話厲聲說道。

陳靈芝頓時閉嘴。

在高家只要高培源嚴肅起來,誰都不敢再多說話。

相似的一幕在省委家屬院一號樓同時發生著,只是和高培源的惱怒相比,這刻的楊子雄表現的卻是非常淡然。

他面對楊首政和楊紫鳶的擔心,直截了當的說道:“你們要是說擔心高培源會從中搗鬼的話,大可不必。”

“他高培源始終是高級干部,應該有最起碼的操守和原則,要是說連這種事都會出手干預,距離下臺也就不遠了。”

“再說于公于私高培源都不會干涉,于公他是國家公職人員,于私他是陳陽渠的父親。”

“作為一個父親,有誰會希望看到自己兒子是個混蛋嗎?要是說有能改變兒子的機會,誰也不會錯過。”

“爸,我還是很擔心小魚,以我了解的小魚性格,那就是寧折不屈。”

“像是這次失明,她便沒有去參加同學聚會,為的是不想要被同情。還有就是她拒絕過我們的捐款,這種剛直性格的人,要是說被陳陽渠再次羞辱的話,她肯定會出事的。”

“陳陽渠這個混賬即便是被拘留十天又如何?哪怕是關進監獄他都未必會好好反思。要是真的因為陳陽渠傷害到周小魚,我會后悔的。”楊紫鳶憂心忡忡的說道。

“你會后悔?你后悔什么?難道說你這次還想要將陳陽渠一棒子掄死不成?別說人家沒有真正欺負周小魚,即便是真正欺負,有國家法律在,也不能說隨隨便便就處死吧?”

“紫鳶,你要是真的擔心你的那個同學,不妨為她介紹幾個眼科醫生,她要是能早點恢復視力,相信也能更好的應對這事。”楊子雄肅聲說道。

“好,我會這樣做的。不過爸,要是說高培源那邊真的不像你想的這樣,而是真的動用權力干涉這事的話,你會作壁上觀嗎?”楊紫鳶雙眼灼熱的問道。

“作壁上觀?”

楊子雄眼底閃過一抹冷意,沉聲說道:“高培源真敢這樣做,我會讓他后悔終生!”

此刻的楊子雄,宛如一尊山中獸王,哪怕遲暮虎威不倒。

上一章  |  官榜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官榜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