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永夜君王

章四十九 一個要求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02  作者:煙雨江南
 
能讓李后感謝的自是大事,可是千夜卻想不起來自己做過什么,能值得她如此鄭重其事。想來想去,大概也只有將李狂瀾從大漩渦中帶出來,值得李后親口道謝。

而另一方面,李后都要所求諸外的事情,肯定極為棘手,千夜當然不會一口答應。

李后緩道:“狂瀾那件事,是真的要好好謝一謝你。此事事關我們整個敬唐李氏的前途,怎么評論其意義都不為過。前面為你做的那些都是舉手之勞,而未來在帝國,我李家就是你的后援。”

此話由李后親口說出,自是份量不同。千夜起身謝過,然后道:“但我曾聽說李家與趙閥素來不睦,將來若有沖突,我恐怕會站在趙閥一邊,還請諒解。”

李后聽了,神色卻沒有半點不悅,反而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的身世,當然不會讓你難做。我和趙閥之間若有矛盾,也多半是廟堂之爭,這種事情并無對錯,只講立場,凡入局之人都是身不由己,你以后會自會明白。”

“如此就多謝娘娘理解了。”千夜神情不變,心中卻是微微一動,總覺得李后話中有深意。

“現在來說說那件要求你的事。”

“洗耳恭聽。”

“現在還沒想好。”

千夜差點一頭栽在茶桌上。

李后見千夜端持淡漠的表情終于破功,露出幾分懵懂,不由掩口輕笑,道:“現在沒想好,說不定過兩天就想到了。這件事你先答應我就好,反正不會讓你和趙閥敵對,也不會讓你和兄弟們為敵。”

千夜認真想了一想,方點頭答應。不管怎么說,眼前形勢也容不得他不給李后這個面子,索性答應下來,坐實給了李后一個大人情,就算不為了自己,那些與自己相關的人日后在帝國日子也會好過得多。

說到這里,基本要交待的就都交待完了。李后道:“既然回來了,就在帝國多待幾日。我先派人送你到李家看看,順便幫我指點一下年輕人,也讓他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另外,趙閥也應該去看看,我已經安排好了。在那之后,你就可以隨意走動了。”

她輕輕拍了拍手,一名內侍就呈上來一個托盤,盤中放著塊玉制腰牌,上面用秀美字體刻著個李字。這字看著漂亮,卻有些過于精致工整,少了點大氣勁道,算不上頂級之作。

“這是我年輕時所用的身份牌,上面的字也是我自己寫的。現在看來,就是小女孩的涂鴉之作。你且收著,若是遇到什么解決不了的麻煩,不妨拿出來。認得它的人自然不會為難你,不認得的,也不用把他們放在心上。日后我自會慢慢收拾那些不長眼的。”

這就等同于李后的權柄象征了。千夜也不推卻,只恭敬接過,玉牌入手,還是微溫,有種淡而不散的香氣。

“我也倦了,若是無事,就著人送你去下一處。”

千夜道:“還有一件事,想請娘娘告知一二。”

“何事?”

“黑暗種族前段時間一直在謀劃新世界開拓,這段時間突然沒了消息,不知此事現在進展到什么程度了,我需要做哪些準備?”

李后道:“你消息也挺靈通,這事有些復雜,一直沒有放到臺面上來說過。永夜那邊一直在調動兵力,以及加強幾個主要大陸的防御。永夜的議員們活動頻次和人數也遠超過往,動向也都在向那幾所大陸集中。更上層的大陸情報就幾乎沒有了,能確知的至少暮光,深黯,極峰都在集中兵力。新世界應該和這幾處有關吧?目前猜測黑暗種族調集兵力,可能是想要彌補強者進入新世界后留下的空虛。”

“帝國并沒什么好的方略應對,我們對于新世界,除了這個名頭外,仍是一無所知,也不清楚它會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時候出現或是打開連接的通道。況且帝國現在可一點不閑,浮陸之役剛剛結束,前線將士正陸續返回國內,臨時動員的部隊也要解散,撫恤、歸兵、建設浮陸,哪一件事都夠忙一陣子的了。”

千夜雙眉一揚,道:“新世界不應該是頭等大事嗎?”

“新世界當然重要,但那是強者的事。帝國天王交替,又國戰方歇,哪件都是國之重事。浮陸一役征用了大量世家私兵,現在都要還回去,以及折算軍功。光是軍功這一項,就足以吃光今年所有軍費。說起來,單項軍功賞中,你可是拿得最多呢!”

千夜聲音轉為低沉,“我帶去白城的兄弟,超過九成死在那片土地上。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或許我不會接受這個任務。”

李后道:“你還是會接受的。白城對整個浮陸戰局至關重要,若不是你們釘在那里,支撐住超乎想象的時間,永夜不會敗得這么慘。他們非但不會敗,或許在帝國的轉機到來前就贏了。再者說,浮陸一役是林太宰最后的心血,你也不會讓他夙愿落空。”

千夜猛地抬頭,直視李后,道:“浮陸究竟是誰的戰爭?!既然是他的心血,他的愿望,為何這動員最多兵力的一役,一開始不讓他出戰,又為何在傾危之際任他孤身犯險?”

李后愣了愣,一時不知該怎么說,以及說多少。

事實上,長生王與肅帝一脈暗里纏殺,帝國上層門閥世族并非一無所知,這次天王交替后,長生王一脈被清洗得超出正常權力更迭,更是坐實了很多人的猜測。但是誰都不敢說自己了解的即是事件全貌。就連李后也不是對每個環節都把握得清清楚楚。

千夜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此刻是一片深淵。張伯謙戰后見他,帶來林熙棠的死訊,也揭破這是長生王妄圖顛覆帝血的陰謀。當時千夜被噩耗震驚,沒有多問,事后再回想起來,仍有許多不解之處,竟久久不能釋懷。

今天李后既是自己提起,他就再也忍不住,想要聽聽這位帝后,又是個什么說辭。

李后嘆了一口氣,道:“天王之墮,帝國之痛。”

右相被林熙棠陣斬早就不是秘事,但三分之一的軍部勢力絕對布不出浮陸這么大的局,更不要說將林熙棠排擠出戰前籌備。拿右相應付普通貴族是夠了,應付千夜只怕不行。李后雖不知道千夜聽到了多少消息,可長生王的所為也沒什么好瞞他的。

李后看著千夜暗沉的眼神,肅容道:“幕后主使已然伏誅,無論是陛下還是帝國天王和門閥世家,都不會容忍動搖帝國之基的毒瘤。”

這和青陽王的說法一致,但是不能解開千夜的疑問,他道:“義父正當盛年,他為何要以戰死的方式去挽救戰局!并非……沒有其它辦法。”千夜沒有說出口的是,只不過會戰死更多人。

然而如今千夜自己也是統帥,他已經明白再愛惜軍力,也會有犧牲的道理。以林熙棠之能,只要活著,對帝國的好處遠超贏下這么一場戰役。何況林熙棠若是這么輕言赴死的人,早就等不到成長為帝國元帥,更稱不上天機第一人。

李后明顯地呆了呆。大家都是聰明人,她并不能裝作聽不懂。況且無論千夜現在有沒有得到消息,遲早會知道對于林熙棠死亡的判定,至今都還有蹊蹺。

李后想了想,道:“我并不知道林太宰的想法,但多少有些猜測。只是事涉帝國絕密,我受天機誓言所限,無法告訴你。你若真想了解,將來去問青陽王吧。”

千夜微微皺眉,他在發問之前,也知道從李后這里得到確切答案的機會很渺茫,卻不想李后指出的解疑之人又回到張伯謙身上。

他點頭道:“也好,日后有機會,我自會去問青陽王。”

李后道:“青陽王此人最是愛才,面冷心熱,若你去問,想來會有收獲。”說罷,又道:“對了,你怎么對新世界傳聞那么感興趣?”

千夜自不會說是因為牽掛夜瞳的緣故,只是道:“若新世界大門開啟,我想進去看看。”

“你想進去?永夜那邊早有傳聞,說是惟有議員才有能力在大門剛開啟時進入。帝國這邊為此做準備的,都是神將。”

千夜淡道:“若只是神將,那我確實可以進去看看。”

他稍許釋放一點原力氣息,李后雙眼驟然一亮,一把抓住千夜的手,道:“你已經是神將了?!”

李后的手又糯又冰,意志堅如千夜,心也禁不住蕩了一蕩。他不動聲色,手已如磐石,只當不知,說:“運氣比較好,不小心晉階了。”

李后也意識到自己失態,慢慢收回了手,道:“真是羨慕承恩公,有這么多好兒子好女兒。有件事你大概還不知道,自浮陸返回不久,趙君度就晉階神將了。在年輕一輩中,他確實可稱第一人。”

“君度已經是神將了?”千夜初回中立之地就收到消息,趙君度恢復情況很好,卻不想還有這么大一個驚喜,竟是晉階了!不過這個消息為何不曾傳出?

千夜問:“什么時候的事情?怎么沒有慶典?”

晉階神將,放在哪個世族都是頭等大事,即使門閥也不例外,尤其是象趙君度這樣年紀輕輕就踏破神將天關,更是應該舉族歡慶,周知親朋好友才是。

“這次沒有慶典,至于原因,等你到了趙閥,自然會知道。”

說到此處,就有侍女送千夜離開,劉公公親陪千夜登上浮空艇。登艇之際,有人快步奔來,遞過來一張紙條。劉公公打開看過,便笑道:“消息還真是靈通!”

“怎么?”

劉公公將紙條揉碎拋掉,道:“恐怕行程得稍微改動改動了。宋子寧宋將軍不知怎么知道你來了這里,特意派人送來口訊,想要和您在秦陸某處見上一面。咱家前不久剛剛承了他一個人情,這倒是不好推托。咱家想著,以您和宋將軍之間的關系,想來也不會拒絕見面的吧?”

千夜當然不會拒絕,于是浮空艇升空,調整了方向,就向秦陸某地疾駛而去。

一日之后,浮空艇抵達目的地。停穩之后,千夜從舷門走出,看到的是一處全然陌生的所在。遠方一座巍巍府邸,氣勢磅礴,絲毫不比趙閥和宋閥差了。府邸占地極廣,座座院落連成一片,哪里是府簡直就是一座小城。

遠方一座院落主宅大門處,有兩個金漆大字:凝玉。

凝玉府可是白閥總宅所在,過去千夜和白閥之間多有不快,已經快成仇敵了。宋子寧怎么會約他在白閥見面?

正疑惑間,遠方就奔來一個人,來勢極快,足下卻是片塵不起,轉眼間就到了千夜面前,道:“你來得倒快!”

這人正是宋子寧。等他到了面前,千夜便問:“怎么選在這里見面?沒有人對你不利吧?”

“怎么可能?再者說,就算真有人想要對我不利,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這倒也是,宋子寧怎么說也是十七級,距離神將天關只有一步之遙,他又有世間繁華在身,就算是神將,想要擊敗他容易,想要殺他,怕沒那么簡單。

宋子寧道:“走吧,上車。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你的車呢?”

宋子寧一拍額頭,這才想起自己心急,一路飛奔而來,車可還在千米之外。

千夜自是不介意和他多走些路,兩人一路說話,轉眼間就到了越野車前,開門登車,向著凝玉府駛去。

在門閥世家主宅,乘車大多時候比走路方便,某些特殊標識車輛更是可以免去盤查詢問一節。

越野車一路穿過許多宅院,經過多道明關暗卡,都沒受到任何阻攔。很快,車就停在一處幽靜院落前。小院周圍有多棵高大古樹,將它掩在樹蔭下。

宋子寧下車,輕輕敲了幾下門,不等應答,就帶著千夜推門而入。

院落中,坐著一個女子,背對大門,一頭青絲披落,隨意灑在肩頭。

她身上沒有任何飾物,一如這樸素院落。

上一章  |  永夜君王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永夜君王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