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網游之劍刃舞者

第二千三百七十一章,決戰角斗場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07  作者:不是聞人
 
聽到主持人的聲音,就連正在天上廝殺的四個人都愣了一下,更別說在場的觀眾了。

在一眾人驚愕之際,主持人高聲說道:“此次為最終決賽,參賽選手三人需要聯手緝拿叛亂者第五晴商,評委將根據參賽者在緝拿過程中的表現打出分數,最終分數最高者將獲得決賽優勝,成為新的饕餮城城主繼承人,現在我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主持人的聲音落下,空中的晴嵐三人立刻眼神一變,這比賽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而且偏偏比賽的內容竟然是緝拿晴商這個家伙。

回過神來,晴嵐三人立刻便朝晴商沖了過去,而晴商也在這時回過神來,一想到自己被剝奪的比賽資格,現在又變成了最終決賽的目標,晴商頓時心態就崩了!

一聲猛獸一般的怒吼從晴商口中發出,頓時間,一股洶涌的暗紅色能量便從他身上噴涌而出,一舉震退了晴嵐三人!低下頭,晴商雙眼都發出了嗜血的紅光,那神態,毫無疑問,正是狂戰士的狂化能力!下一刻,晴商的身影瞬間便在遠處消失,隨之他那魁梧的身影便出現在晴陽身后,手中的斧子寒光一閃,猛地便朝晴陽斬了下去!

眼看著晴陽就要被擊中,全副武裝的晴嵐一下便擋在了他身后,手中的長劍險而又險地擋下了晴商的攻擊!這時,晴陽才來得及轉過身來,一看到全副武裝的晴嵐,表情便是一愣,半餉才反應過來,這家伙就是晴嵐!

一看到晴嵐的劍擋下了情商的攻擊,晴陽立刻便惱恨地咬緊了牙關,“讓開!別擋路!”話畢,晴陽提著他的彎刀便朝晴商殺了過去!與此同時,長舸也向晴商發起了進攻,兩人的刀鋒幾乎在同一時間,直奔晴商斬了過去!

然而晴商根本連閃避的意思都沒有,任由兩人的攻擊落到了他身上!刀鋒雖然無法擊破晴商的戰甲,但兩人強大的勁道卻透體而入,讓晴商猛地吐出來一口老血!

永琳見狀,卻是搖起了頭,“這樣下去,他們三個可要糟糕了!”

聽罷,林錚便納悶地問道:“怎么說?我感覺他們三個現在的優勢還是很不錯的!”

永琳望向林錚,說道:“狂戰士是一種什么樣的戰士,我想你們應該有所了解吧?”在林錚點頭之后,永琳便接著說道:“進入狂化狀態之后,狂戰士的戰斗能力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而相對的,理智方面卻會有所削減,所以他們戰斗起來的時候,通常都是舍生忘死的,用自己的身體去承受辣子敵人的傷害,而后逼近敵人,將敵人撕成碎片!”

“而狂戰士之魂這種戰甲,就是為狂戰士量身定做的,它們不僅擁有強大的防御效果,更為重要的,還是它們對狂戰士的加持能力!裝備上狂戰士之魂,裝備者每一次受到攻擊,他的狂化能力都會得到加強!”說著,永琳便又朝空中望了過去,此時,晴商在三人的進攻之下,看似已經處于絕對的下風,但是永琳明白,這種情況維持不了多久!不斷積蓄傷害的晴商,將迎來一次猛烈的爆發,屆時三人一旦抵擋不住的話,將會相當的危險!

但很快永琳的表情便是一愣,眉頭一皺,雙眼死死地盯著晴嵐身上的裝備,半天才回頭望向了,一臉哭笑不得地說道:“這是你做的?”

“這個,是的!”林錚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因為要降低晴嵐的疑心,所以在制作的時候,便將裝備的真正能力封印了起來,然后加上了幾道啟動式,只要觸發啟動式的話,裝備的能力就會進一步被激發出來!”

“你腦子里面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還真不少啊!”永琳沒好氣地說道,“稍微將這些心思放在正事兒上怎么樣?”

“這就是正事兒了永琳!”

“去!”永琳啐了林錚一口,卻又望向晴嵐道:“不過,封印加啟動式嗎?雖然有點兒胡來,不過倒是一種不錯的構思!”

誒?!林錚聽得便是一愣,回過神來,這就驚喜地叫道:“你也覺得我這構思不錯嗎?!”

“構思不錯,但是啟動式和封印的效果做得太粗糙!”永琳評價道,“首先你這啟動式只是單向性的,只可以被動打開,卻不能自主開啟關閉!然后,裝備的能力封印,每一件裝備都有其自身的力量,對裝備的加持,本質上是通過吸收靈氣再進行轉換的,如果將封印做好的話,便可以讓裝備在非必要的環境下儲存更多的靈氣,一旦封印解除,便能讓裝備在短時間內發揮出更為強大的能力,運用得好的話,戰斗時說不定會有出奇制勝的效果!而你設計的封印,大部分只是用在隔絕裝備的能力上了,對于裝備的靈氣儲存效果卻是非常有限!”

林錚聽得一陣暴汗,不愧是永琳,他這種心血來潮的設計,竟然轉眼間就能想出來一套完整的設計方案,話說他折騰晴嵐那身裝備的時候,可完全沒有想到這么多東西,單純只是覺得好玩而已!

這時楊琪的小臉鉆了過來,有些擔心地問道:“那永琳,小林子給晴嵐設計的裝備沒問題吧?可以應付晴商那家伙的攻擊嗎?”

“這個么……”說著,永琳便朝天上望了過去,繼而笑道:“對手裝備的,畢竟不是狂戰士之魂的原典,打贏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就是可能會稍微辛苦一點兒!”

“能贏?!”楊琪聽得便是一喜,“那就沒問題了!辛苦一點兒沒問題,打得夠精彩才能拿高分啊!”

永琳聽得啞然一笑,回頭看了下笑嘻嘻的楊琪,伸手便在她的額上敲了下,這個丫頭啊!

“轟——!”

忽然間,一陣奔雷般的巨響,便在空中響徹而起,舉目望去,卻見晴商那魁梧的身影又壯大了幾分,雙眼紅光迸射,面目也出現了龍化的跡象。不斷受到攻擊的他,那所積蓄起來的傷害,終于爆發了!

晴商仰天一吼,發出了巨龍一般震撼的咆哮,狂暴的血氣猶如驚濤駭浪一般從其身上噴涌而出,晴嵐三人才要進攻,卻給這血氣生生震退!

眼看著晴商的氣勢進一步提升,抵擋著血氣沖擊的長舸不由發出一聲怒吼,一瞬間,一股血色的能量便從他身上噴出,轉眼便將他整個人包裹了起來,下一刻,長舸的身影消失了,出現在空中的,是一頭青色的龐然大物!其身如羊,遍布青鱗,其首碩大,角如利劍,形似人臉的面孔上,長著一對獠牙利齒,蒼勁的龍爪虛空一踏,連那虛空都被踏出來道道裂痕!

看著那傲立于天際的巨獸,陣陣驚呼聲不斷地在四周響起,這就是傳說中的龍之五子饕餮?!太威猛了這是!

化身饕餮的長舸咆哮一聲,猛地便朝晴商沖了過去,頭上那利劍一般的龍角綻放出璀璨的金光,兇悍地刺向了晴商!然而晴商也不是吃素的,陷入狂化的他根本就不知道閃避為何物,面對那穿刺而來的龍角,直接提著手中的巨斧便斬了過去!

“鏘——!”沉重的巨斧與銳利的龍角劇烈碰撞,凝聚在雙方上的能量隨之狂暴宣泄,瞬間便撕裂了魔界脆弱的空間。

見狀,但他林眉頭便是一皺,“這么打下去的話,這里就要不成了!”說罷,但他林抬手便召喚出來一座巴掌大的建筑,看到這東西,林錚不由好奇地問道:“這是什么東西?”

“一件叫斗士之墓的法寶!”但他林解釋道,“這是我一個灰色位面弄到的,算是戰利品吧!”說著,但他林便將手中的法寶扔了出去,半空中,那法寶猛地爆發出濃烈的黑氣,轉瞬間,這一股黑氣便將整個廣場包圍了起來,空間一陣扭曲之后,所有人便驚愕地發現,他們已經置身在一個巨大的黑色圓形角斗場中!

“這就是斗士之墓的真實面目了!”但他林看著這滿目蒼夷的角斗場說道,“曾經這里無時不刻都在舉行著角斗賽,成千上萬年,數以億計的角斗士戰死在這里,斗士的鮮血染紅了整個角斗場,經年累月下來,成了洗刷不凈的黑色,戰死的斗士留下的強烈怨念籠罩在這個角斗場上,但是即使他們化身怨靈,卻依然擺脫不了成為角斗士的命運,一直到在這個角斗場中,戰斗至魂飛魄散的那一刻,他們才算是得到了最終的解脫!”

聽著但他林的話,再一看這漆黑斑駁的角斗場,眾人不禁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傾耳一聽,似乎都能聽到那徘徊在角斗場中的哀嚎,毫無疑問,這是一件被詛咒的法寶,一般人得到這件東西,絕對不會有好結果,數以億計的生靈所形成的怨念,可不是誰都能經受得起的!

永琳搖頭一陣嘆氣,“用生靈的鮮血與怨念澆灌而成的靈寶嗎?或許只是偶然所為,但如此蔑視眾生,那修建這個角斗場的人,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永琳的脾氣向來溫和,能讓她說出來這種近乎是詛咒的話,足以看出,永琳是動了真怒,她始終堅持著,器,是為了生靈更好地生存下去而發明的,但是這件法寶卻恰恰相反,正如但他林給它取的名字,它是一座墳墓,是數以億計的生靈用生命澆灌而成的詛咒靈寶,所以,永琳詛咒那個修建了角斗場的人,那個人,必將不得好死!

“東西都已經到了嫂子手上了,修建角斗場的家伙肯定也完蛋了吧?”鳳舞說道。

然而但他林卻搖頭道:“那可不好說!據我所知,這樣的角斗場,諸天萬界中還隱藏了好幾個,它們是來自某個大商會旗下的產業,當時被我解決掉的,頂多也就是人家商會里面的小主管而已,而始作俑者,還在享受著用斗士們的生命換來的財富呢!”

林錚聽得眉頭便是一皺,“知道是哪個商會開的嗎?”他和流金商會與九重商會都算是有些交情的,如果說著兩個商會也涉及到了這種喪盡天良的買賣,那么林錚就要考慮考慮,是否和他們繼續合作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但他林搖起頭道,“這種生意,不管在什么時候,都是被諸天萬界的名門正派所排斥的,做出來這種勾當,保密工作自然需要做好!”

但他林話音剛落,角斗場上便響起了老城主洪亮的聲音:“多謝前輩出手相助!!第五廚感激不盡!”看到在角斗場出現之后便快速愈合的空間,老城主哪里還不明白這角斗場為何出現,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誰人所助,便只好發出廣播,向暗中幫助的但他林表示謝意!

聽罷,角斗場上的觀眾立刻便竊竊私語了起來,沒想到這突然形成的角斗場,竟然不是老城主的手筆啊!那究竟是哪個了不起的存在在暗中幫忙呢?!聽老城主那語氣,貌似人就在他們這些觀眾里面呢!一時間,一個個不由得四下張望了起來,很想找到這個了不起的人物,沒準能夠從人家那里得到什么奇遇呢!

沒等觀眾們將但他林找出來,角斗場上的局勢卻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原本和長舸所化的饕餮爭斗得不分上下的晴商,在遭到了來自晴陽的一次重擊之后,身上的氣勢瞬間便拔高了一大截!爆吼中,晴商一拳便朝長舸砸了過去,只聽“嘭——”地一聲巨響,晴商那比砂鍋還大的拳頭便落到了長舸腦袋上,此前還將這種攻擊無視的長舸,直接便被一拳震退!

回過頭來,晴商掄起手中的斧子便是一劈!“轟——!”狂暴的能量形成噴射狀的火光,直奔晴陽轟了過去!在晴陽抵擋著火光的沖擊之際,晴商腳下猛然一蹬,身影瞬間便出現在晴陽面前,然而沒等晴商做出攻擊,晴嵐一劍便斬了過來,在抵擋下斧子的同時,晴嵐左拳一握,猛地便揮了出去!

“嘭——!”晴嵐強大的拳勁正中晴商的胸膛,一舉將其擊退,正要追擊而去,身后的晴陽便怒吼著越身上前,“老子用不著你在這里幫忙,滾!!”

看著飛身上前的晴陽,晴嵐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兩個家伙都是一個德行的,不過,就算這兩個家伙的脾氣實在不怎么樣,這個時候的晴嵐,也不可能袖手旁觀,當下握緊了手中的長劍,便揮著晴陽沖了過去。

被晴嵐擊退的晴商才剛落地,長舸所化的饕餮便一爪子朝他拍了下去!在死死地按住了晴商的胸膛之后,長舸嘴巴一張,一片灼熱的烈焰便從口中噴射而出,將晴商整個吞沒!烈焰中,晴商發出一聲怒吼,雙手抱住饕餮的爪子便是一摜,那經過狂化之后暴漲的力氣,直接便將長舸的身體掀翻,將其狠狠地摔在地上!

看到晴商向倒地的長舸揮起斧子,追擊而來的晴陽瞬間迸發出熊熊烈火,轉瞬間,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的烈焰,便化成了一頭華麗的火鳳,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鳳鳴,烈火逐漸收斂,呈現出來一頭全身長著青色羽毛的鳳凰,鳳凰振翅一拍,速度瞬間暴增,剎那間便殺到了晴商身后,銳利的鳳爪猛地便抓向了晴商的后背!

“嘭——”地一聲,灼熱的烈焰在隨著晴陽的鳳爪落下而爆發,將晴商炸了一個趔趄,暴怒中,晴商掄起斧子便是一掃,卻被晴陽那朱色的鳳喙死死咬住!在晴商試圖抽出斧子的時候,被他摔下的長舸已然站了起來,一瞬間,他頭上的兩個角便閃爍起了璀璨的金光,兇悍地朝晴商撞了上去!

尖銳的龍角瞬間便貫穿了晴商的戰甲,腹背受創之下,一片血霧便從晴商口中噴了出來!然而,見狀之下,緊隨而來的晴嵐卻是臉色一變,立刻便大聲喊道:“快退開!”

“你沒資格命令老子!!”晴陽和長舸幾乎一吼,火光涌動的鳳翅和金光閃爍的龍爪,猛地便朝晴商拍了過去,這場比賽的優勝,老子拿下了!!

“砰——!!”

伴隨著一聲驚雷一般的巨響,晴商身上的戰甲猛然崩碎,瞬息間,強大而狂暴的力量便從其身上噴涌而出!在那沖天而起的能量籠罩之下,晴商的身體快速變形,剎那間,便化成了一頭比長舸要大上一倍有余的饕餮!沒等長舸和晴陽反應過來,晴商那巨大的龍爪猛地便伸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兩人的脖子!

該死的!

看到兩人被擒,晴嵐狠狠地咬緊了牙關,腳下一蹬,直奔晴商殺了過去!然而,沒等晴嵐靠近,晴商便嘴巴一張,

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嘯從晴商口中發出,晴嵐沖上前的身影,瞬間被阻,下一刻,整個人便在晴商的龍嘯波沖擊之下被掀飛了出去!

在擊退了晴嵐之后,晴商猛地便抓緊了龍爪中的晴陽和長舸,在兩人掙扎之際,晴商狂暴地將他們掄了起來,“砰——!”地砸到了地面上!

“砰!砰!砰!——!”

當晴嵐抬起頭望去的時候,晴陽和長舸兩個就像是破布娃娃一般,被狂暴的晴商抓在手中不斷摔打!見狀,晴嵐的眼睛便是一紅,即使他不喜歡晴陽和長舸,可是他們兩個到底是為了家族的榮譽而奮戰的戰士,如今兩人卻被如此羞辱一般地摔打,這種事情,任何一個真正的第五家子弟,都是無法容忍的!

“撒手!!”怒吼中,晴嵐的身影如同電光一般朝晴商飛射而去!眼看著晴嵐逼近,晴商直接掄起手中的晴陽便朝他砸了過去!就在晴嵐接住晴陽的同時,晴商握爪成拳,兇悍地朝兩人砸了過去!早已看穿這廝行動的晴嵐,一手夾住了晴陽便是一個翻轉,下一刻,握著長劍的拳頭便狠狠地朝晴商轟了過去!

“嘭——!”

狂暴的氣勁向四周宣泄而去,由氣勁卷起的颶風,凜冽地吹襲著角斗場上的觀眾,迎著颶風,觀眾們瞇著眼死死地盯著碰撞的兩人,下一刻,“啪——”地一聲,晴嵐身上的戰甲便崩碎了一層外殼,一身更為華麗的戰甲出現在晴嵐身上,伴隨著戰甲上的魔紋閃爍起湛藍的光輝,晴嵐嘶吼著將拳頭向前一推!一舉將晴商擊飛了出去!nt

上一章  |  網游之劍刃舞者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網游之劍刃舞者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