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最強狂兵

第2645章 我們都不講道理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10  作者:烈焰滔滔
 
“媽媽,你等一下。品書網手機端m.vodtW”在斯蒂芬妮準備走出去的時候,貝斯特忽然叫住了自己的老媽。

“你還有什么事嗎?”斯蒂芬妮皺著眉頭問道。

今天晚,女王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兒子所發的那一通火,像是石頭一樣壓在她的心,而蘇銳剛剛的忽然出手,則是讓她覺得面很是無光。

畢竟,這里是白金漢宮,你算是再不滿,也不能這么放肆吧?

而最關鍵的是,斯蒂芬妮發現,她對今天晚所發生的這一切徹底的失去了掌控。

“媽媽,希望你能理解,我不想皇室之出現任何的害群之馬。”貝斯特走來和斯蒂芬妮輕輕地擁抱了一下,然后說道,“不然,他們可能會威脅到你的安全。”

貝斯特很少會這么跟母親講話,斯蒂芬妮看著兒子,忽然覺得他長大了,也成熟了。

也許,自己真的老了,不然,怎么會這般力不從心呢?

“這件事情究竟該怎么辦,你心里有數了嗎?”斯蒂芬妮看著兒子,眸光之帶著復雜的味道。

“大原則是不能顛倒是非與黑白。”貝斯特說著,腦海又浮現出了一個人的樣子,而后補充了一句:“當然,也得杜絕那些想要挑撥離間的人。”

他說的這個人,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胡安娜了。

“好,都交給你了吧。”斯蒂芬妮說出這句話后,感覺到渾身一陣無力。

“媽媽,你可能需要一些證據,讓小白告訴你吧。”貝斯特說道。

其實,貝斯特也知道,對于母親而言,皇室發生了影響這么惡劣的事情,對她來說還是頭一遭。

現在,后代們的年齡都大了些,也起了爭權奪利的心思,沒有人能無視那龐大的利益,而只要這些利益點存在,那么紛爭不可避免,甚至會越來越多。

“好。”斯蒂芬妮也知道,她需要一個很長的調整過程,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一年兩年。

“小白,我們走吧,去薩拉赫的書房。”斯蒂芬妮搖了搖頭,然而,在臨走之前,先前被蘇銳的拳頭給砸的暈暈乎乎的喬治希爾卻忽然喊了起來。

“不不不,斯蒂芬妮,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這貨滿臉的菜湯都還沒擦干凈呢,要朝著斯蒂芬妮跑過來。

蘇銳沒有任何客氣,抄起一把椅子,直接從后背砸了下去!

實木椅子四分五裂,而喬治希爾也直接狠狠的摔在了地!

他的鼻梁和地面重重的接觸了一下,兩道鼻血直接從鼻孔噴了出來!

斯蒂芬妮搖了搖頭,接下來的狀況她也不想再看了,這種暴力真的不適合她。

“親愛的斯蒂芬妮,或許你現在還不太舒服,但是,一會兒你可能知道真相了。”薩拉赫說道。

能夠往喬治希爾的身落井下石一回,薩拉赫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的。

斯蒂芬妮聽了之后,腳步不禁停頓了一下,而后又加快了速度,似乎已經不想再在這餐廳里多呆一分鐘!

看著斯蒂芬妮遠去,喬治希爾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真的沒救了……他太了解阿波羅的性格了!

蘇銳的臉泛著狠辣的神色,他走到了喬治希爾的身邊,伸出手抓住了對方的領子,將后者直接從地提了起來。

喬治希爾此時哪里還有半點翩翩公子的模樣,簡直太狼狽了。

“你差點害死了維多利亞和軍師,你知不知道?”蘇銳抓著他的領子,低吼道。

由于胸腔之的怒意實在是太多了,蘇銳的聲音之涌動著一股讓人心悸的感覺。

喬治希爾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他在前來這里見蘇銳之前,已經設定了很多種方案,準備挖很多的坑,可是,此時的蘇銳僅僅用那蠻不講理的拳頭和充滿寒意的眼神,讓喬治希爾徹底的亂了套!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沒有人我更擔心維多利亞,沒有人!”喬治希爾加重了語氣,只是這明顯看起來有點底氣不足的味道。

“是嗎?”蘇銳說著,又是狠狠一拳,打在了喬治希爾的腹部!

后者直接跪在地,嘔吐物從嘴里不斷的往外面涌著,把今天晚吃的晚飯一點不剩的全部吐出來了!

他的面色漲紅,萬分痛苦!

然而,這個時候的喬治希爾仍舊很嘴硬,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承認,一旦承認了,后果只有死!

“阿波羅,這里是白金漢宮,是英國皇室,你想做什么?這不是你能夠為所欲為的地方!”喬治希爾趴在地,抬起頭來,眼神之仍舊透著陰狠。

都到了這份了,他還想著和蘇銳一誰更強勢,然而,他卻真的找錯人了!

回答他的,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一聲脆響,直接把喬治希爾給扇的在空旋轉了好幾圈,隨后重重的落在了地磚!

有幾個仆人并沒有離開,他們看著平日里風度翩翩的喬治希爾被打成這樣,一個個猶猶豫豫的不敢前,貝斯特轉臉看到了他們,先是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后揮了揮手。

這是讓他們都走開的意思。

那些仆人們便都抓緊離開,當關門的那一刻,一個個的都露出了如釋重負之感——他們也都是白金漢宮的老人了,最年輕的在這里也呆了十年以,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在這里發生了毆打事件呢!

當餐廳大門徹底關的那一刻,貝斯特走了過來,蹲在了喬治希爾的身邊,低頭看著這個所謂的兄弟,說道:“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想著把我取而代之,對嗎?”

聽了這句話,喬治希爾拼命的搖著頭,看起來從完全沒有承認的意思。

“不要否認,只是我不太理解的是,究竟是因為什么原因,讓你提前對維多利亞動手呢?難道有人從后面在逼迫著你?或者說,你惹了某些你無法承擔的大麻煩?”貝斯特說道,他的目光也很冷。

事實,這個時候的貝斯特還是很不爽的,他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但是皇室繼承人的身份卻給了他無盡的麻煩,生活在聚光燈下本來有已經讓人很煩躁了,然而,這個喬治希爾還弄出這么大的亂子,貝斯特的心情怎么可能好的起來?

其實,他也已經想通了,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殺雞儆猴,讓那些有爭權奪利心思的家伙都收斂一點!

喬治希爾只能不斷地重復道:“我沒有,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你說沒有沒有了?你要我把你的那些證據給羅列出來嗎?”貝斯特說道:“你知道的,我和蘇銳都不是什么講道理的人。”

我們都不講道理!

“維多利亞是我的妹妹,是我的親生妹妹!我怎么可能去害她?怎么可能!”

聽了這句話,蘇銳一把揪起了喬治希爾,他的眼睛里面釋放出紅色的光芒,似乎那紅光能夠把一個大活人給生生吞噬掉!

“告訴我真相!”蘇銳說道!他的聲音已經充滿寒意!似乎整個餐廳的溫度都因此而低了許多!

看著蘇銳的表情,喬治希爾忍不住地打了個寒顫!

“阿波羅,貝斯特,這件事情不是你們能夠參與的,我告訴你們,我從來都沒想過陷害維多利亞,我都是被迫的!”喬治希爾的聲音已經有點歇斯底里的味道了。

“被迫的?”蘇銳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森冷的笑容來,“那告訴我站在你身后的人是誰,否則我才不管這是不是白金漢宮,我都能讓你喪命于此!”

其實,目前這種趨勢,這和蘇銳與軍師事先制定的計劃完全不一樣,其實,按照他們最初始的想法,準備明天晚設下鴻門宴,然后引蛇出洞,把喬治希爾和阿勒西蘭背后的勢力全都一打盡了,但是,這都還差二十四小時內,兩個主要人物已經全部被蘇銳給控制起來了!

所以,接下來引蛇出洞的辦法也不能奏效了,想要找出站在喬治希爾背后的組織,那么只能把此人的嘴巴硬生生的撬開!

還好,現在喬治希爾已經被蘇銳身的氣勢所震懾,控制不住的吐出了一絲真相!

喬治希爾還在猶豫呢,蘇銳的手腕在腰間一抹,隨后四棱軍刺所釋放出來的烏光便在喬治希爾的眼前綻放了!

喬治希爾都沒來得及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呢,他便感覺到脖子間驟然一涼!

隨后他便控制不住的發出了一聲痛叫!

蘇銳的四棱軍刺已經在喬治希爾的脖子肌膚劃開了一道口子!

鮮血開始緩緩的從口子之滲透出來了!

“你……你要干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樣?”喬治希爾的眼睛里面滿是驚恐!

他知道蘇銳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性格,這個家伙真的可以說殺人殺人的!

“我這次只是割開了你脖子的皮膚,如果你還敢拖延的話,那么我絕對不介意把你的喉嚨給劃開!”蘇銳發著狠,說道:“哪怕你是個王子!”

哪怕你是個王子?

聽了這話,貝斯特開始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最強狂兵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