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五行天

第六百五十八章 牧首會所圖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1-03  作者:方想
溫暖的陽光灑落小院子的每個角落,邵師和往常一樣,坐在白色的搖椅上小憩。初秋的陽光最是怡人,溫暖而不燥熱,恰好驅散那一絲入秋的寒意。

搖椅緩慢有節奏地搖動。

一只毛茸茸的栗色小貓,趴在扶手上,瞇著眼睛,同樣一臉享受。

小貓是一只流浪貓,被邵師喂食了兩次,便賴在院子里不走了,儼然半個主人的姿態。

“邵師真是悠閑。”

紅容顏不知何時出現在院子門口,披著黑色大氅,精致而憂郁的容顏,前額眉間一點朱砂印,宛如畫中人。

邵師沒有回應,依然閉著眼睛,睡著了般。扶手上的小貓一下子站了起來,弓起身子,渾身毛發直立,沖著紅容顏呲牙,就像在捍衛自己的領地。

枯瘦的手掌,輕輕撫摸小貓弓起的背脊。憤怒的小貓漸漸安靜下來,身體恢復柔軟,重新趴下來,瞇起眼睛,十分享受。

邵師淡淡道:“紅容顏大人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次找老頭子又是何事?”

紅容顏微微一笑,不過他眉目間那縷憂郁,讓他的笑容沒有溫暖之感,而是帶著宛如初秋的微微涼意。

他舉步入內,到邵師面前停下,微微欠身:“打擾邵師,實在冒昧。不過,這次是有段幻影需要請教邵師。”

邵師睜開眼睛,從白色搖椅起身,站起來。

白色搖椅如同冰雪般融化,化成一灘白色沙粒。小貓敏捷地跳下地面,但是它顯然對自己的午休被打斷十分不滿,沖著紅容顏喵喵幾聲。

地面的白色沙粒蠕動變化,從地面升起,化作一尊沙偶,肅立在邵師身旁。曾經粗劣不堪的泥偶,隨著邵師不斷完善,愈發精美靈動。

紅容顏贊嘆:“沙偶容顏見過不少,然邵師的沙偶,別具一格。”

邵師淡淡道:“無聊之作,難登大雅之堂。”

他不欲廢話,道:“什么幻影,能讓容顏大人親至,老夫也有點好奇了。”

紅容顏頷首:“有勞邵師。”

身后的下屬連忙上前,他手中捧著一盆幻影豆莢,小心地放在地上,然后欠身退下。

光芒流轉,邵師很快被吸引注意力。便是明亮的陽光,也無法奪走幻影的光芒。紅容顏不是第一次看,但是他不得不承認,他的注意依然不自主被吸引。但是他強自克制住自己的注意力,目光緊緊盯著邵師。

邵師雖然強自保持鎮定,但是紅容顏依然敏銳地捕捉到他的震驚。

從始至終,紅容顏都沒有說話,沒有打斷邵師。

光芒消失,幻影結束,邵師久久不語。

半晌,邵師才長長吐出一口氣:“沒想到,血修戰部已經厲害到這地步!大江前浪推后浪啊。如此光劍之威,可謂鬼神之能!”

“幻影中的戰部,是神狼部,六神部之一。還另有血部銀霜,同時覆滅于此戰。光劍乃一位名叫艾輝的劍修所馭使,容顏想邵師鑒別一二,艾輝可服用神之血圣物?”

紅容顏目光緊緊盯著邵師。

邵師恍然大悟點頭:“原來此子便是艾輝,雷霆之劍威名,老夫亦有所聞。那位血修戰將,實力還是不錯的。然不能擋光劍分毫,你說服用圣物,甚是可能。不過觀摩劍雨,聲勢駭人,卻不見血光。若老夫沒猜錯的話,他吸收圣物之威能,而血氣被其導入劍中。”

“原來如此。”紅容顏點頭:“也就是說,此法可以用來克制血修?”

“沒錯。”邵師點頭,但是戲謔地看了紅容顏一眼:“只要你能找到圣物神血。”

“說得也是。”紅容顏笑了笑,話題一轉:“邵師之作,無不是后人苦苦追隨的目標。帝圣聽聞葉白衣身受重傷,生命垂危,賜其天神心。您的學生南宮無憐,親自替其植入。”

聽到“天神心”三個字,邵師目光暴漲。

紅容顏悠然道:“也不知道南宮無憐,得到邵師幾分真傳,這天神心威能如何?在下有不些不明白,當年邵師煉制成功天神心,卻銷毀所有材料、記錄,逃離神偶宮。不知為何?”

邵師閉嘴不言。

“邵師何必讓在下為難?”紅容顏嘆息道:“在下對邵師最是敬佩,然天神心關系敝會生死存亡,還請邵師予以援手。”

邵師輕蔑一笑:“老夫半截入土,生死早置之度外。你我是敵非友,若非尋求老夫孫女下落,怎會來見爾等?既然來見你們,又怎么會沒有準備?”

他收起笑容,沉聲道:“想要天神心,拿我孫女來換。找不回免談。至于酷刑逼供之類,就不要拿出來嚇唬人了。拜貴會所賜,當年老夫重傷,為了茍延殘喘,不得不改造全身。如今全身所剩,十不存一。當年老夫就為了防止今日之局面,落入他人之手,備受折磨,生不如死。故于體內設立機關,若想魂滅,不過一念之間。”

“好走,不送!”

說罷邵師拂袖轉身,徑直入屋。

紅容顏離開小院的時候,臉色陰沉,今天這個釘子碰得結結實實。不過轉念一想,這也是自己太孟浪了。邵師當年身為神偶宮宮主,怎會這點準備沒有?

不過他今天還是有所收獲。

邵師話里不經意流露出的內容,有點意思……

紅容顏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天神心,哈哈,天神心……”

紅容顏停下腳步側耳傾聽,身后小院屋內傳來邵師的長笑聲。他微微蹙眉,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天神心……有什么能讓邵師如此快意?

回到屋內的邵師,臉上的憤怒消失得無影無蹤,流露出一絲欣慰之色,還有思念。當他看到幻影快結束的時候,突然出現的樓蘭,又驚又喜,險些失態。

盡管知道艾輝是個不錯的家伙,但他還是非常擔憂樓蘭。

其實他后來相當后悔,吩咐樓蘭跟著艾輝的時候,艾輝看上去還是一個普通的學生。在邵師的心愿中,他希望樓蘭能夠過著安寧的生活。

沒想到他看走眼了!

艾輝壓根就不是個安份的主,到哪里都掀起風浪。樓蘭跟著這么一個惹是生非的家伙,太危險!每每聽到艾輝的消息,邵師都是心驚肉跳,擔憂不已。

盡管在幻影中匆匆一瞥,但是邵師還是一眼能看出來,樓蘭實力今非昔比!樓蘭肯定是安全解除了子夜外層的封禁。

他老懷大慰,好樣的!

當初因為擔心樓蘭無法承受子夜的力量,邵師給子夜外布設下層層封禁。外層封禁解開,說明樓蘭的身體,已經能夠適應子夜的部分力量。

剛才由于擔心被紅容顏看出端倪,樓蘭引起對方注意,他極力忍住。

然而此刻他不用再有半點顧忌,哈哈長笑。

“天神心,哈哈,天神心……”

王二蛋死死抓住葉白衣的長發,縮在其身后。不時有碎芒掠過露在外面的胳膊、腿,帶起一道道血芒,王二蛋除了悶哼一聲,動也不敢動。

前面激戰正酣,按理說這是最好的逃跑機會,然而他早已經精疲力竭,拖著葉白衣躲到北海戰陣后面已經耗盡他最后一絲力氣。

此刻莫說逃跑,就連閃躲前面激戰余波的力氣都沒有。

萬幸他手上有一塊刀槍不入的人形“盾牌”,這大概也是世界上最貴的盾牌了吧。

真不枉小爺拖你這么久!

傅思思此刻心中怒極,神情極為難看。她晶瑩剔透的手臂,赫然可見一道裂紋從食指蜿蜒到小臂。

剛才手指拈住對方的槍芒,沒想到槍芒竟然直接在她指間爆裂,讓她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虧。

明明她的實力,比對方強大許多,對方卻總讓她感到難受至極。理智上她知道這是因為對方經驗老辣,總能找到她招式最薄弱之處,總能用巧妙的方法抵消劣勢,但是她依然感到憋屈。

如果佘妤在此,一定會深有同感,一路追擊萬神畏,可謂吃盡了苦頭。

萬神畏、師北海這些人浸淫戰斗數十年,什么場面沒見過,經驗何其老辣!

轟隆,天空又是一聲雷鳴,銀色電光照亮大地。

豆大的雨點,霹靂啪啦砸下來。雨勢極大,天地間一片茫茫。

傅思思沒有在意,下雨對她沒有半點影響,雨水一靠近她周身,就像遇到一道無形的屏障,朝一旁滑落。瓢潑大雨之中,傅思思衣衫未濕半點。

反而大雨之中,她的身形變得更加鬼魅難以捉摸。

大雨如簾,忽然一只晶瑩剔透的手掌悄無聲息探入,直抵師北海面門。五指半張,每根手指亮起不同元力的光芒。

金木水火土,五行成環,隔空按下。

師北海心中一凜,不退反進,吐氣開聲,手中的長槍宛如毒蛇,刺向傅思思的腹部。

傅思思氣得差點把牙齒咬碎,自己這一掌固然能夠擊殺師北海,但是師北海這一槍,自己也絕對重傷。她已經好幾次被師北海兩敗俱傷的打法逼退。

師北海的悍不畏死,她一點都不懷疑。

神畏如此,北海亦如此。

無奈之下,傅思思手腕一翻,五指倏地合攏,化掌為啄,指間五元合一,光芒暴漲。

輕飄飄地啄在長槍槍尖。

師北海如遭雷擊,控制不住身形,蹬蹬蹬連退七八步方穩住身形。他身后的其他人,東倒西歪。

啪,長槍槍尖碎裂,被稱為最堅硬之物的蒼穹鐵,也支離破碎。

這一擊的力量傅思思也飄飛十多丈,才穩住身形,看到對方戰陣破碎,兵器碎裂,她不由露出笑容。

而在另一面,大雨之中,拎著光禿禿槍桿的師北海,看著一片汪澤的四周和沒膝的積水,也露出笑容。

上一章  |  五行天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五行天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