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五行天

第六百六十八章 破陣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2-07  作者:方想
 
防線百里之外,臨時扎營的神靈部,卻是興奮莫名。

剛才昆侖天鋒和端木黃昏的試探,被全神貫注的神祭第一時間捕捉到。

“大人,煙花鎖非常有效!”

賀南山始終在關注煙花鎖的效果,一顆心放回肚子里,不過臉色沒有流露出喜色,他沉聲道:“不要高興得太早,對方只是在試探。能不能阻擋風車劍,還要試過才知道。”

神祭信心滿滿:“風車劍絕不可能突破煙花鎖!”

煙花鎖長空。

為了對付雷霆之劍的風車劍,神靈部上下絞盡腦汁群策群力,提出的方案就超過兩百種。而煙花鎖就是從這兩百種方案中篩選而出的最優方案。

譬如承受雷霆的能力,雷霆是血修的克星,幾乎無解。賀南山他們也無法徹底解決雷霆的威脅,但是煙花鎖承受雷霆的能力大大增強。

神靈部上下士氣大振,恨不得一雪前恥。

雷霆之劍的騷擾不勝其煩,可偏偏他們無可奈何,一點辦法也無,還吃了不小的虧。這么久只能做縮頭烏龜,對于這群驕兵悍將來說,可謂奇恥大辱,心中早就憋著一股火。

一片從賀南山眼前飄過的花瓣突然碎裂,化作一縷煙霧。

賀南山瞳孔一縮,喃喃自語:“來了!”

神靈部將士不約而同噤聲,滿懷期待之色。

剛才只不過是對面的試探,接下來才是見真章的時候。交手這么久,神靈上下早就沒有半點輕視之心,對面的實力絕對不遜色于他們。任何一點輕視,都有可能給他們帶來滅頂之災,全軍覆滅的神狼就是前車之鑒。

噗噗噗。

花瓣碎裂的聲音非常輕微。

可是當漫山遍野數也數不清到處飛舞的花瓣同時碎裂,無數細微的碎裂聲匯集起來,場面壯觀至極。神靈將士們心神莫名戰栗,渾身汗毛直豎,就仿佛有細小的電流在皮膚上蔓延炸開。

數不清的紅色煙霧在空中炸開,就像無數紅色的花朵綻放。

荒野沒有半點風,空氣安靜就像凝固。可是剛剛炸開的紅色煙霧,卻不約而同朝元修防線方向飄去,它們在空中扯出一道道鮮艷的紅色斜線。

它們來得如此兇猛,彈指間,荒野的天空被遮蔽。

它們去得如此迅捷,眨眼間,天空恢復清明,荒野重歸空曠。

賀南山雙目緊閉,仔細感受著百里外正在發生的一切。他很清楚,對付風車劍是他們必須解決的難題,否則的話,他們將會一直籠罩在風車劍的陰影之下,在鋪天蓋地席卷如潮的劍嘯聲中瑟瑟發抖。更可怕的是,如果風車劍大面積推廣之后,神國將會陷入更大的被動。

來吧,風車劍!

他心中無聲吶喊,一團火焰在燃燒,斗志昂揚。他有足夠的思想準備,風車劍帶來的破壞一定非常驚人,雷霆之劍的反撲一定異常猛烈。但是他相信,煙花鎖一定能夠承受風車劍的沖擊,消磨它狂暴而驚人的力量,就像一張密不透風而堅不可破的大網,纏繞困住風車劍這頭兇獸。

最終的勝利一定是他們神靈部……嗯!

好像不太對勁……

風車劍……

不對!不是風車劍!

賀南山猛地睜開眼睛,那雙深沉平素看不出喜怒的眸子,此刻卻是流露出莫名的驚惶和無措。

一名神祭凄厲的慘叫聲在他耳邊響起,打破寂靜。

大股大股血沫從神祭的口中噴涌而出,灑滿潔白華貴的神祭袍,平日里雍容而優雅的臉扭曲猙獰,他的眼中充滿驚懼,就像看到了地獄魔鬼,他語無倫次尖叫:“不!不是風車劍!不是風車劍……”

黑劍群沖進荒野,就像一群兇狠的黑鯊闖入血色海洋。

黑劍的數量眾多,但是和遮天蔽日的煙霧比起來不值一提。如果從高空深處向下俯瞰,便會發現一團巨大的紅色怪物籠罩大地,它正在緩緩蠕動,朝風車劍的位置匯集。

防線上將士們眼中能看到的,就是血色煙霧越來越濃,恍如實質,如今鮮艷欲滴甚至仿佛能滲出血來一般。越來越多的煙霧,正在源源不斷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

比起剛才昆侖天鋒和端木黃昏試探的場面何止壯觀百倍!

就在大家以為血色煙霧和黑劍之間的爭斗廝殺就要開始,令人吃驚的一幕發生了。

鮮艷欲滴的濃煙,竟然真的滴下鮮紅血滴,就像一團飽和的積雨云。

血滴越來越多。

淅淅瀝瀝,天空下起了雨,紅色的血雨。

血雨如簾,絲絲縷縷從天而降,籠罩荒野。很快,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變成滂沱大雨。就好像天空被割開了一個大傷口,說不出的詭異。

更詭異的是,黑劍垂直懸浮在滂沱血雨之中,劍尖朝下,森然如林,紋絲不動。

當豆大的血滴到黑劍的附近,突然像失去所有的重量,羽毛般懸浮在黑劍森林的周圍。血滴變成一顆顆或大或小的渾圓血珠,鮮艷剔透。

血珠的數量以驚人的速度增加,當最后一滴血滴滴落,天空再也見不過一縷煙霧,蔚藍的天空,再次出現在眾人頭頂,空曠的荒野,再次出現在大家的視野。

而黑色劍林周圍的血珠數量極為驚人,它們密密麻麻,數也數不清,最邊緣延伸到五六里開外,就像綿延夜空的血色星河。

劍林傳出一聲劍鳴,它們開始緩緩旋轉。

劍林周圍密不透風的血珠仿佛受到無形力量的催動,也隨之緩緩轉動。

宛如星河斗轉,宛如群星拱月。

難以形容的浩瀚氣息,像漣漪般泛開蔓延,渾圓剔透的血珠表面泛起一絲絲細密的波紋,就像被風吹皺的湖水。

絲絲縷縷淡淡的黑煙,從血珠表面開始散發升騰。

黑煙很詭異,剛剛冒出就消失不見。數量如此眾多的血珠,產生的黑煙,竟然無法形成一道煙幕,和剛才遮天蔽日的血色煙霧比起來仿佛另一個極端。

血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有的徹底化作黑煙,消失得無影無蹤。

有的血珠卻剩下一團銀色微光。

小的微光細若沙塵,實力差的甚至肉眼難以分辨。大一點的微光,大約米粒大小,散發著柔和的微光。

稀稀落落的光點,和剛才規模驚人的血色星河比起來,實在寒酸。

但是柔和而純正的氣息,和剛才香甜詭異的氣息,迥然而異。

一聲悠揚的劍鳴從黑色劍林響起。

大大小小的光點,聽到劍鳴,就像聽到號令的士兵,齊齊朝劍林涌去。

一萬多把黑劍構成的黑色森林,就像一個吞噬萬物的虛空,吞噬著大大小小的光點。飛入劍林的光點,迅速被黑劍吞噬。

一切發生得太快。

等大家反應過來,什么煙霧,什么血雨血珠,什么光點,統統都消失不見,只有那片懸浮在半空的黑色劍林。

黑色劍林微微顫動,分崩瓦解,它們化作一道游龍,四周盤旋一番,這才重新回到風車劍。

目睹這一幕的人,恍惚有一種錯覺,這些黑劍就好像意猶未盡沒有吃飽的野獸,四下巡視一番找不到新的獵物這才悻悻而歸。

哚哚哚!

如同雨打芭蕉,黑劍重新插滿劍塔。每一把黑劍的位置,和剛才分毫無差。

四周安靜極了,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

端木黃昏瞪大眼睛,眼珠子就好像會隨時掉在地上,這是什么鬼?

昆侖天鋒呆若木雞,這、這個是什么劍術?怎么一點都看不懂?

艾輝的表情尷尬摸了摸鼻子,他也沒有想到會是這般情況。眼角余光瞥見師雪漫小手掩嘴,滿臉的驚愕和無法置信,他又覺得心中暗爽,輕咳一聲準備說一句很有氣勢的話:“那個……”

忽如其來的聲浪突然響起,把艾輝嚇一跳。

震天的歡呼聲響徹防線。

艾輝露出笑容,朝一臉激動的石志光做了出發的手勢。

風車劍,出發!

神靈營地此時一片死寂,將士們一臉灰敗。幾名神祭倒在血泊之中,有的睜大雙眼,有的滿臉駭然,但幾乎都氣息斷絕,只有一名神祭還留著一口氣。

為了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感知和控制煙花鎖,這幾位神祭挑選出來,在煙花鎖上面留下他們自己的魂魄烙印。

煙花鎖被破,他們當場受到反噬,生機斷絕。

唯一存活的神祭,臉色蒼白,瞳孔渙散,神情迷茫而恐懼,歇斯底里一樣反復念念有詞。

“陛下,是陛下……”

一片死寂之中,他的聲音是如此清晰,全營可聞。

未知的恐懼在蔓延,營地開始騷動,將士們的神情開始變得奇怪,疑惑、恐懼……

一只戰靴踩在神祭的腦袋上,神祭的腦袋就像西瓜一樣爆裂,歇斯底里的聲音戛然而止。

賀南山面沉如水:“妖言惑眾,其罪當斬!”

他的目光凌厲,緩緩掃過全營,目光所過之處,將士們紛紛低下頭顱,滿臉羞愧。

賀南山冷哼道:“倘若陛下在,就剛才你們那丑樣,定然砍了你們的腦袋!”

大家臉漲得通紅,更是羞愧。

賀南山面色稍霽,眼中閃過厲色:“敵人將至,全體備戰!”

眾人抬頭,剛才的畏懼和恐懼消失得無影無蹤,戰意昂揚轟然應諾:“是!”

上一章  |  五行天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五行天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