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神藏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本命飛劍(上)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2-30  作者:打眼
 
(貓撲中文)

“好吧,那我們等一會再過來。水印廣告測試

“初夏,爸媽知道你懷孕的事情嗎?”將妻子摟在懷里,方逸開口道:“要不要我把媽接過來陪著你?你看我笨手笨腳的什么都不懂。”

如果論修為,不算修者界和各國秘境中的那些進化者,方逸能稱得上是世間第一人,但如果到生兒育女的這些事情,方逸可就要抓瞎了,不過他不會有人會,方逸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丈母娘的身上。

“還用你?”柏初夏白了丈夫一眼,道;“我剛懷孕的時候媽就過來了,在這里住了三個多月呢,等我生產的時候媽和爸會一起再過來的。”

別方逸了,就是柏初夏對生兒育女最開始也是一竅不通,所以衛婉只能不遠萬里的從巴西飛到了泰國,陪了女兒三個多月,在柏初夏身體穩定之后才回去的。

不過柏井然的巴西任期,也即將結束了,算算時間正好在這兩個月內就要回國,回來述職的時候會有一段時間的假期,到時候就能來看望女兒。

柏井然也提出過讓女兒回國生產的建議,只不過現在的柏初夏也是先修者,一來她現在已經習慣了泰國山清水秀并且沒有渾濁污染的空氣,所以雖然京城有許多親人,但二來為了肚子里的孩子著想,柏初夏還是決定留在泰國。

有龍旺達留下的家底,再加上他在泰國的諸多弟子幫襯,柏初夏留在泰國也沒有什么問題,每次體檢都是由泰國最好的醫生上門,而且衛銘城還專門讓人改了一個房間,用于柏初夏到時候生產。

“爸媽一起來那是最好,都怪我,一閉關就不知道時間了,媽過來我竟然不知道。”

方逸很認真的檢討了一下自己的錯誤,丈母娘上門他居然幾個月都沒露面,這樣的事情要是放在普通家庭,那方逸這個女婿就甭想有安穩日子過了。

“媽又沒怪你,我給她了一些咱們的事情。”柏初夏抬起頭看向方逸,有些忐忑的道:“方逸,我教了媽一些修煉的功法,不要緊吧?”

“沒事,我教給你的,你想教給誰都行。”

方逸笑著搖了搖頭,在進入到煉氣期之后,方逸識海中上古傳承的枷鎖,似乎沒有那么嚴緊了,方逸嘗試著出一些功法,都沒有受到限制,方逸有種感覺,在成為真正的煉氣士之后,那種秘不外宣的限制似乎就寬松了許多。

這也讓方逸猜測,當年從柬埔寨秘境中得到傳承的那位泰國國師,并沒有真正的成為煉氣士,否則也不會連一言半語有關修煉的功法都沒能流傳下來。

“對了,媽了什么?沒感覺咱們都是怪物吧?”

方逸看向了柏初夏,在現如今科技昌明的時代,他們這些修仙問道的人,基本上都給歸類到封建迷信里面去了,要不然就會被別人認為是神經病,不管是東方的修者還是西方的進化者,都不被主流社會所承認。

“誰會認為自己的孩子是怪物呀。”

柏初夏有些好笑的看著方逸,道:“上次你給爸治病的時候,我就和媽了一些有關于修煉的事情,爸媽能理解的,他們如果自己也能修煉,等日后就辭了工作,和咱們住在一起。”

對于泰國的這個皇家園林,衛婉非常的喜歡,如果不是擔心丈夫孤身一人,她都想陪女兒一直到生產,至于修煉一事,衛婉也很上心,相比熱衷仕途的柏井然,衛婉更喜歡這種平靜的生活。

“爸媽修煉,延年益壽還行,但想要有所成就,怕是有些難了。”聽到妻子的話,方逸沉吟了好一會,還是搖了搖頭。

修道之人,通常都是自幼修習,原因就是孩童的根骨沒有長成,有無限進步的可能性,到了柏初夏這樣二十多歲開始修煉其實已經很晚了,好在煉氣和練功不一樣,由于根骨不錯,柏初夏現在的進展也很迅速。

但衛婉和柏井然則是不同,他們兩人都已經是五十歲左右的年齡了,體內積沉的各種毒素實在是太多,通過煉氣充其量只能改善下身體機能,但想要進入先,怕是沒有任何的可能性了。

“延年益壽就行了。”聽到方逸的話,柏初夏的情緒有些消沉,低聲道:“我想多陪陪爸媽,多陪陪咱們的孩子。”

柏初夏知道,她和衛銘城這樣的修為,還有可能在世俗界修煉到煉氣期,但方逸再停留在世俗界,已經是沒有任何的好處了,匱乏的地靈氣并不適合真正的煉氣士,所以方逸去到修者界,是宜早不宜晚。

“你想多了。”

方逸聞言笑了起來,用手揉了揉妻子的頭發,輕聲道;“我會在這里陪著你們的,等咱們的孩子長大之后,咱們一家人一起去修者界,我相信,咱們的孩子一定可以修煉,而且會更加厲害的。”

如果柏初夏以前是方逸的牽掛,那么現在他的牽掛無疑又多了一個,而現在帶著妻女前往修者界,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因為方逸知道,修者界并不太平,他不可能讓妻子和女兒置身于險境之中的。

“那當然了,我外甥女能不厲害嗎?”方逸話聲剛落,衛銘城的大嗓門就響了起來,手里還拿著一把巨大的玩具槍,道:“我前幾買的,今兒剛送到,這是我給外甥女的禮物。”

“知道是外甥女,還買這種禮物?”方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衛銘城,道:“女孩子,要女孩子的禮物,不然以后不讓她喊你舅舅!”

“嘿嘿,早就準備了。”

衛銘城嘿嘿一笑,來到方逸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道:“我讓人在歐洲訂制了最昂貴的手工芭比娃娃,而且訂了好幾百個,從出生到十歲,都會有不同年齡的芭比娃娃陪著她的。”

原本龍旺達的所有財富,都是由方逸和柏初夏親自掌管的,不過這一年來方逸閉關,柏初夏又懷孕了,管不了那么多的瑣事,所以她將一些錢財的支配都交給了表哥。

衛銘城倒是干的不錯,但假公濟私的事情也做了不少,除了花幾百萬美金給還沒有出世的外甥女訂制了一大批禮物之外,衛銘城還從歐洲和南美買了不少的輕武器,在莊園里玩起了槍支收藏。

“嗯,娃娃當玩具還差不多。”方逸點了點頭,算是放過了衛銘城,至于衛銘城花了多少錢,方逸則是連問都沒問。

世俗間的財富,在方逸眼中真的是有如過眼云煙,就算他們現在一無所有,方逸帶著妻女回到方山,仍然可以生活的很快樂,那是一種心靈上的滿足,是任何財富都無法與之相比的。

“逸哥,我也給侄女準備了禮物。”

司元杰這會也趕過來了,手里拿著幾個袋子,道:“我可沒錢給侄女買娃娃,這里面是我自己做的衣服,用的料子很好,你和嫂子別見笑。”

司元杰的家庭并不富裕,從父母又在外面打工,他時候穿的衣服都是爺爺給縫制的,大一點之后司元杰自己也學著改父親的衣服,除了練武之外,做衣服也是他的強項。

“沒想到你還有這一手啊。”聽到司元杰的話,方逸不由笑了起來,接過他遞來的那個袋子,道:“你有心了,回頭我就讓孩子穿你做的衣服。”

“元杰手很巧的,我這衣服就是他做的。”

柏初夏也笑著夸獎了司元杰一句,她的身材很高,在孕后買衣服不是很合身,于是就買了很多好的布料準備請人做,沒成想那些人的手藝還不如司元杰,于是柏初夏現在穿的衣服都出自司元杰之手了。

“逸哥,這是我給你做的,和我身上的款式差不多,回頭你試試合身不?”司元杰將手中的另外一個袋子遞給了方逸。

“嗯,老式的衣服,我喜歡。”

方逸看了一眼司元杰身上的對襟褂子,點了點頭,現在這種手藝已經很少見了,不別的,就是褂子上那種純手工的扣子,就要花費很多的時間。

“臭子,你答應我的衣服還沒做呢。”衛銘城很不爽的瞪了司元杰一眼,他也喜歡這種穿在身上的衣服,盯著司元杰要了很久了。

“衛哥,這是你的。”司元杰嘿嘿一笑,將最后一袋子衣服給了衛銘城。

“這還差不多。”衛銘城接過衣服,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了,最近有什么事情沒?”

方逸將手中的袋子放在一旁,開口道:“金陵那邊沒有什么事吧?另外有沒有大哥和老龍的消息?”

雖然知道彭斌和龍旺達再回來的希望不大,但方逸還是問了一句,他在還是一個武者的時候就和彭斌一路同行,兩人之間的感情真的和親兄弟差不多。

“金陵沒什么事,不過胖哥和炮哥兩人已經去了京城,他們在京城開了一家分店。”

對于金陵的事情,司元杰了解的比較多,當下開口道:“胖哥和炮哥都知道嫂子懷孕的事情,他們估計這個月就會過來,我正想給你這件事呢,另外就是滿哥那里有缺貨了,讓你有時間再出一些作品。”

起來胖子和三炮現在都有些郁悶,他們哥倆結婚都要比方逸早,尤其是三炮,在方逸下山那年就結婚了,但四五年過去了,他仍然沒有孩子,反倒是方逸這個最后結婚的就快要有孩子了,三炮一直嚷嚷著要來向方逸取取經呢。

至于古玩店的生意,在方逸最初的那些作品支撐下,已經是在古玩和玉石行打出了名聲,再加上滿軍的長袖善舞和孫連達余宣兩位老師的幫襯,古玩店的生意很是不錯,每年的流水都有上億元之多。

不過相比文化底蘊深厚的京城,金陵的古玩市場還是了很多,滿軍和胖子三炮一合計,他們在琉璃廠附近租下了間門面,靠著榮寶齋這些老字號開了一家店,現在只是剛起步,生意要比金陵差了一些。

“等回頭把我金陵家里的那些東西,都拿給胖子和三炮吧。”

方逸想了一下,開口道,他也是在古玩市場混過的,知道做古玩生意,手上一定要有些壓箱底的好貨,滿軍雖然做了不少年的生意,但是在這一點上,相比那些百年老店還是差了很多。

“那點生意還用你操心?”

聽方逸和司元杰聊著古玩店的事,衛銘城直接開口打斷了他們的話,雖然柏初夏交給衛銘城可以支配的財富只有幾億美金,但那已經是一筆文數字了,他自然不會對那些錢感興趣。

“沒有彭大哥和龍先生的消息,前段時候泰國的國王還曾經讓人來問了一次。”

衛銘城將話題引到了彭斌和龍旺達的身上之后,接著道:“歐洲這段時間也很平靜,不知道溫莎家族和黑暗者聯盟達成了什么協議,最近沒有爭斗再發生,也沒聽哪里有秘境開啟。”

在方逸閉關的這段時間里,衛銘城曾經回了一趟京城,于是他的身份就發生了翻覆地的變化,從隱組的普通成員,一下子成為了和方逸之前一樣的供奉大佬,現在隱組比較重要的消息,都會先通報到衛銘城這里。

“對了,我讓隱組的人又收集了不少隕鐵,等過段時間我去給取回來。”

在見到方逸煉器之后,衛銘城也有意識的開始收集材料了,別的東西他沒辦法,但外隕鐵國家還是有一些的,并且從一些隕鐵收藏者手中也收集到了不少,至于能用的有多少,那就要等衛銘城回去才知道了。

“嗯,這東西多多益善,以后煉器的時候是肯定能用得到的。”

聽到衛銘城的話,方逸點了點頭,隕鐵是煉制本命法器必不可少的一種材料,而且雜質很多,拳頭大的一塊隕鐵提煉之后只能剩龍眼那么大,如果不是從靈體的儲物袋中得到了一些,方逸手頭上的都不夠煉制一把飛劍的。

“方逸,你那飛劍怎么樣了,給我們見識下?”聽方逸提到了煉器,衛銘城和司元杰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別的先不,就是那飛劍能收入體內的特性,就讓兩人驚奇不已了。

尤其是衛銘城,一直嚷嚷著等方逸閉關結束之后,帶他走一次機場的安檢門,看看那安檢是否能檢測出方逸體內的飛劍。

貓撲中文

上一章  |  神藏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神藏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