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神藏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送他們進去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打眼
 
“你們倆在那地方,能活下去嗎?”

聽到衛銘城的話,方逸有些擔心的說道:“小魔王現在只是占據了那極陰之地,對別的地方了解的并不多,你別指望它能幫到你們多少。”

與其說是小魔王占據的極陰之地,倒不如說是因為那地方沒人愿意去,對于那個天地間靈氣還沒有消失的空間而言,到處都可以修行,充其量就是靈氣的濃度強弱一些,別說人了,就是稍開靈智的靈獸都不愿意在全是陰氣的地方修煉。

“應該可以吧,我們晚上去到水潭附近呆著,白天找地方修煉。”衛銘城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他和司元杰連進入那個空間都需要小魔王幫助,根本就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在那里站住腳的。

“逸哥,我們在這里修煉,修為幾乎停滯不前了,就算那里有危險,我們也想過去。”

看到衛銘城有些動搖,司元杰開口說道,和衛銘城相比,他和以前的方逸最像,都是孑身一人沒有任何的牽掛,是以那顆修行之心也最是堅定。

和幾年前相比,司元杰的相貌沒有什么改變,但舉手投足之間,卻是顯得異常的穩重,而且由于修為的提升,整個人也是非常的自信,上次胖子和三炮過來,差點都沒敢認他,直說這小子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是啊,方逸,我前段時間才回過國,他們一直逼著我結婚,還不如躲到那個空間里去呢。”

衛銘城也嚷嚷了起來,幾年過去了,他已經是三十開外的人了,雖然他這兩年也出去幫隱組解決過一些麻煩,在隱組地位很高,但在父母爺爺面前終究還是孩子,一回家就會被母親逼著去相親。

倒不是說衛銘城沒有七情六欲,但實在是他的眼光太挑剔,他也想像方逸這樣,找一個能和自己一起修煉的伴侶,但這樣的緣份豈是隨隨便便就能碰上的?

在最初的幾次相親里,衛銘城總是和人大談修行的事情,搞的那些女孩子還以為他是個臆想癥精神病患者呢,如此三五次,衛銘城也絕了這份心思,而且話說過來,衛家人丁興旺,也不差他一個人為衛家延續血脈。

“結婚可怕,還是送命可怕?”方逸搖了搖頭,笑著和衛銘城開了句玩笑,其實他也知道,衛銘城和司元杰之所以要進入那個空間,就是想借助那種危險的環境讓自己有突破的壓力。

“反正我決定了,要真是出了什么事,小魔王會回來求助的。”衛銘城猶豫了一下,說道:“方逸,我要是回不來了,以后你多照看著點衛家。”

“表哥,我不準你去!”

一直沒有說話的柏初夏聽到表哥的這句話之后,終于忍不住了,她雖然平時沒少和衛銘城斗嘴,但表兄妹的感情卻是極好,柏初夏可不想衛銘城出什么事情。

“初夏,我只是先去探探路,說不定你和方逸很快也要去呢。”衛銘城故作輕松的說道。

“那也不行!”柏初夏根本就不搭理那茬,直接說道:“我不讓小魔王帶你們去,我看你怎么去?!”

“哎,初夏,表妹,好表妹,你哥哥我這輩子自己做的決定不多,就這么一次,你就成全我吧。”

聽到柏初夏的話,衛銘城頓時苦起了臉,他和司元杰想要進入到那個空間,沒有小魔王的幫助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他們自己進去了,想在那里生存下來,依然需要小魔王的幫助。

“不行!”柏初夏搖了搖頭,說道:“你是跟著方逸出來的,也要跟著方逸回去。”

“初夏,你覺得,咱們現在還能回得去嗎?”

衛銘城忽然嘆了口氣,神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你我現在都是修煉中人,早晚有一天都要離開這里的,就算不去那個秘境空間,我和元杰也說好了,要去修者界!”

衛銘城不知道自己修煉的天賦如何,但是他知道自己的運氣是極好的,能遇到方逸踏入修行的道路,又少走了那么多的彎路,衛銘城知道這些都是拜方逸所賜。

但衛銘城同樣也明白,他想要在修行的道路上走的更遠,就不能一輩子依附在方逸身邊,像是現在衛銘城的修為卡在了先天后期再無進展,就是因為缺少了很多自己的體悟和歷練。

“這個?”

聽到衛銘城的話,柏初夏不由像方逸看去,她也是修行中人,知道表哥說的對,踏入到修行路上的他們,和現實已然是脫節了,別的不說,單是那渾濁的空氣,就讓他們忍受不了。

“讓衛哥和元杰去吧。”

方逸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修者界也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你們現在去了只是墊底的存在,不如去到小魔王所在的空間,看看能否突破。”

在之前和樂凱等人的交流中,方逸知道,修者界的規則,和外面的社會可是截然不同的,在那個地方,就是強者為尊。

而先天之境的人在修者界的門派中,幾乎是沒有什么地位的,充其量就是要比普通人強上那么一點,只有晉級到練氣期,才能成為修者界的中堅力量,被那些大門派吸納,從而不被人欺凌。

方逸的師門雖然在修者界鼎鼎有名,但他自個兒都不知道師門在哪里,更不可能去庇護衛銘城和司元杰了,所以相比之下,沒有任何根基的衛銘城和司元杰還不如去荒村通往的那個秘境空間呢。

“可萬一……”柏初夏猶豫了一下,感覺接下來的話可能有些不太吉利,最終沒有說出口。

“我送他們過去。”方逸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我能保證帶他們脫離水潭,到時再給他們找一處安全點的地方。”

“啊?”

柏初夏沒想到方逸會說出這句話,頓時愣住了,說實話,這兩年中,柏初夏最擔心的就是方逸進入那個秘境空間,沒想到在要離開的時候,方逸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

“初夏,我送他們進去安頓下來,會馬上就出來的。”

看著妻子臉上的神色,方逸知道她在擔心什么,當下笑了起來,說道:“我現在可舍不得把你和寶貝女兒丟下,自己留在那里修煉的,就算那里再適合修者,我也會回來的。”

在這兩年里,小魔王可是不止一次的鼓動方逸前往那個秘境空間,但都被方逸拒絕了,方逸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離開,但也想給女兒更多的時間,所以這兩年他一直都很盡心的陪在女兒身邊。

“我跟你……”柏初夏話說到一半,眼睛看到在旁邊跑著玩的女兒,還是沒能說下去,在父母不在身邊的情況下,她和方逸是不可能同時離開女兒的。

“沒事,我送他們進去就回來,最多一天的時間。”方逸將妻子摟在了懷里,說道:“不用擔心我的安全,我有自保的能力。”

雖然這兩年沒怎么修煉,修為仍然是練氣期一層,但方逸體內的飛劍,卻是整整蘊養的兩年了,威力比之剛煉制出來的時候,不知道要強了多少,方逸相信,有飛劍法器在手,就是遇到練氣中期的修者,自己都有一拼之力。

而按照小魔王的說法,那個空間中的靈獸,都只是憑借著本能在修煉,別說法器了,它們連修煉的功法都沒有,那只大猩猩最常用的武器就是隨手拔下的樹干,打架簡直就和潑婦差不多。

“那好吧。”

柏初夏也知道丈夫的厲害,猶豫了一會之后,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畢竟衛銘城也是自己的親人,柏初夏總不能看著他進入到陷阱之中,而有了方逸安排,想必他和司元杰能更加容易在那里立足。

小魔王知道方逸離開的時間,所以在第二天一早的時候,就和暗夜豹回來了,和兩年前相比,小魔王又經過了一次進化,原本肥嘟嘟的體型受了下去,渾身雪白的毛發,也變得烏黑不起眼了。

小魔王曾經和方逸探討過自己進化的問題,方逸猜測,小魔王應該有那種隨著環境變化自身也隨之變化的能力,以它現在的體型和毛發顏色,無疑要比之前更加容易在那個空間生存。

“我都有些看不透你了,你現在是什么修為?”看著憑空出現在面前的小魔王,方逸心中暗驚,以他的眼力現在都跟不上小魔王的速度了,可見它的速度之快。

“不知道。”

小魔王搖了搖頭腦袋,先是竄到小方方的床前,在睡著覺的小家伙床頭放了一朵香氣撲鼻的花之后,神識波動道:“我們修煉的體系和你們不同,我覺得在晉級到相當于你們練氣期的修為之后,之前接受的傳承似乎就不適用了。”

小魔王也曾經在柬埔寨的那個秘境中得到過上古傳承,但是當它這一次進化之后,卻是發現那些功法已然是不適用了,無法讓他繼續修煉下去,這一兩年里,小魔王更多的是在吸納靈氣憑借著本能在修煉。

但是接受過傳承的小魔王,依然要比它那些完全依靠本能進化的鄰居們強得多,而且小魔王現在也開始著手準備煉器了,在那個空間里不但有靈藥,煉制法器的材料也有不少,如果不是實力太弱不敢亂跑,小魔王的收獲還要更多。

“放在古代,你們是被稱之為妖,應該有專門的修煉功法的。”方逸想到自己曾經讀過的那些道家典籍,里面不乏有狐貍成精牡丹化人的故事,小魔王和它們的情形卻是十分相似。

“你才是妖,你全家,不,就你自己是妖!”

小魔王從小就在人群里長大的,自然知道妖的意思,而且它也很不喜歡這個稱呼,當下就沖著方逸呲起牙來,如果不是看在小方方的面子上,方逸肯定全家都是妖了。

“得,你是靈獸,行了吧。”看到小魔王炸毛,方逸連忙轉移了話題,說道:“衛哥和元杰想要再進去,這次我送他們進去,應該問題不大吧?”

“他們還想進去?”小魔王顯然沒想到,上次吃了那么大苦頭的衛銘城和司元杰,居然還有勇氣進入那個秘境。

“只要快速離開水潭,周圍的極陰之氣倒是不會要了他們的命。”小魔王神識波動道:“不過我只占據了極陰之地附近很小的一塊地盤,而且時不時還要打架,我怕保護不了他們。”

在那個空間里的生存,要比衛銘城和司元杰想象的還要殘酷一些,以小魔王現在的修為,都經常會吃虧,好幾次都是憑著方逸的還陽丹活下來的,面對這種生死大事,小魔王這次也沒有敢吹牛皮打包票。

上一章  |  神藏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神藏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