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心魔

第七百五十二章 槍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03  作者:沁紙花青
 
李云心成妖之后睡眠極少。偶爾睡一覺去,于他而言都是相當于“品茶”、“賞月”一般的事,何時有過如此強烈的睡意。

便曉得這困意乃是某人有意為之。可不聽到這一聲倒好。聽了這一聲,心中登時一驚,反倒困意全無、清醒過來了。

立即往左右看了看——一切如常。

剛才那聲音……是白閻君!

從前白閻君也用類此法子在夢里見過李云心。先叫他沉沉睡去,然后在神識當中交談。這一次該是想要故技重施。但或許是因為如今的李云心修為已今非昔比,竟然迷他不住了。

這倒不是李云心想要的結果。他是渴望會面的。因而立即坐端正了、合上眼睛,想要馬上再睡過去。

但凡人也好,神仙也罷,滿懷心事想要自然睡去哪有那么容易的。他靜坐了一刻鐘,又起身躺在地上,還是困意全無。索性禁絕了感知、麻痹了肌體,再令自己入定。這樣的狀態與睡眠極像,甚至休息的效果比睡眠還要好得多。

可到底不是真睡!

何曾想過會有一天再體驗到失眠的痛苦。如此折騰了足足兩個時辰,才終于覺察思緒逐漸遲鈍、意識慢慢模糊。他強迫保持這種狀態,又過了不知多久……

眼前忽現一團模糊的光影。仿佛李云心身處水底,日光自水面上透射下來。他便知道,自己已經睡著了,眼下是在做夢。他可以在吐納入定的時候保持頭腦的清醒,卻頭一次在夢中自覺地保持頭腦清醒。在從前那個世界有“清明夢”的說法,但一直沒有嘗試過。到如今,算是第一次進入那種狀態了。

此刻再自視,發現自己已是站立著的。

身邊一片模模糊糊的黑暗,像是站在一片混沌里。但黑暗當中該是還有些東西,隱隱綽綽,仿是在不住地走動。他的注意力一旦集中到某處,某處便有暗紅色的眼眸一閃即逝。再往天上看,卻是清亮亮的一片——天空當中碧藍如洗,一輪驕陽懸在頭頂。

可那陽光投不下來,他身處的黑暗與天頂的光明仿佛互不相干的兩部分。

李云心意識到,這該是自己在夢中所構建的空間。

夢境總會反應做夢的人的某種意識活動——周遭的一片黑暗混沌,該是因為他一直在想幽冥的事情。在他的意識到,幽冥該是這個樣子的。像是陰曹地府,渾渾噩噩的黑暗一片。

周遭那些走動的人影、那些可怕的紅眼,應該暗示著他對自己的處境的擔憂。強敵環伺,不曉得會從哪里射出冷箭來。

頭頂的一片湛藍天空倒是令他稍有些疑惑。但很快意識到那還是意味著自己心底的一口舒坦氣——從前都是在絕境中求生。到如今終于暫時安全了,于是心里多了那么一方天空。

然而眼下的安全境況也并非長久的。往未來看,前路還是未卜。或許因此天頂的日光才透不下來的吧。

他如今知道自己做夢,卻沒法子控制散漫的思緒。一邊看著眼前那團光影慢慢凝聚,另一邊卻在想這些不著邊際的事。直到那光影終于凝成了一個人形……那的確是白閻君。

只是他眼前這白閻君稍變了個模樣。頭上高高的帽子沒了,頭發披散下來。口中鮮紅的長舌也沒了,不曉得是縮了進去還是斷掉了。他的眼睛原本瞳仁極小,看起來猙獰恐怖。到了如今一只眼睛的瞳仁也不見了,變成徹底的渾濁一片,不知是不是瞎掉了。

見他這模樣,李云心吃了一驚,可沒有太過意外。在云山之中的那間密室里的時候,他曾經看到過一段幻象——黑閻君死在巖漿海里,被串在一柄長槍上。

那情景駭人。難以想象等同神明的黑閻君如何會是那種死法兒。李云心曾經認為那一段記憶有可能是自己潛意識當中某些東西的投射,即便是真的,可能也僅僅是指代某件事罷了。

但如今真在夢中瞧見白閻君這個模樣……

他皺起了眉:“你的眼睛怎么了?”

——先得搞清楚他目前所見的是真實的,還是又是自己的潛意識在夢中依著心中憂慮所虛構出來的。

白閻君臉上神情復雜。盯著他直勾勾地看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李云心,你當初在云山之下要那些魂魄之力——為什么不去世上殺人?以你的那時的神通、以天下那時的情勢,你要殺上個數千萬并非什么難事,何必要以身犯險?”

說話的聲音依舊尖利。可這些疑問聽起來不像疑問,倒像是質問。

李云心愣了愣。

白閻君立即尖叫一聲:“說!”

他不知道這家伙葫蘆里賣什么藥。下意識地偏了偏頭——但耳中并沒有大圣。如今是在夢里,而不是在現實。

便狐疑地看著他,想了想:“這個問題,我以為在洞庭的時候已經同你說清楚了。”

白閻君立即道:“我在洞庭給你陰陽冊子的時候,你說你這人雖看不上人間的那些什么道義,卻知道沒了那些東西天下就要大亂、人人都過不好。因而你自己不想去搞亂它,也不想別人去搞亂它——你這立身處世之道,到現在變了沒有?”

“沒有變。”李云心說,“但我現在是在做夢,還是真見了你?我在云山上的時候看到黑閻君死——”

“他是死了。你是在夢里。也是真見了本君。”白閻君提起黑閻君的時候情緒并無波動,“你不要多說廢話。既然你立身處世之道還沒有變,那么就先聽我說!”

話音一落,白閻君的身子忽然出現在李云心的面前。幾乎是鼻尖對鼻尖地、惡狠狠地又看他一會兒,僅存那只眼中的瞳仁才猛地縮成一個小小黑點:“好哇,好哇……本君當初怎么就沒瞧出你是個西貝貨!”

李云心不動聲色地說:“你可從沒問過我。我也從沒承認過什么。”

“狡辯!”白閻君厲哼一聲,似乎十分生氣。可又因為某些緣故,沒法子將那些怒氣發泄出來。只得繼續瞪他,“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管本君要找的人如今被你藏在哪兒了。只是一樣——你如今要奪龍島,要和那真一子聯手,是不是?”

因是在夢中,李云心的思維略有些混沌。想了一下子,才意識到白閻君口中的“真一子”是萬年老祖從前在云山時的道號。

“本君從前傳授你奪舍龍族之身的法子,為的就是這一天。只可惜傳錯了人……傳給了你這假貨。”白閻君急促地說,“但你立身處世的想法也算合適……既然形勢如此,將錯就錯把龍島交在你的手上也是沒法子的法子。李云心,我先叫你知道這么一件事——”

“我這些日子不現世、不理會地上那些個魂魄,乃是因為幽冥之中發生了戰事。你可還記得我在陷空山里與你說過,天人的兩個大敵是誰么?”

李云心的臉上閃過一絲訝色與疑色。但他只頓了頓、退后一步,沉聲道:“你說,一是古魔,一是真魔。”

“正是如此的。”白閻君厲聲道,“那古魔,已在數萬年前被鎮壓。唯有那真魔還未被降伏,一直藏身幽冥之中。這些日子,便是那真魔勢力漸大,與我們在幽冥之中爭斗起來了。眼下戰事于我們不利……那真魔想要沖出幽冥來到地上、吞并人界。”

“正是因此,我才斷了幽冥與人間的通路,好不叫他有機可乘。可就在那龍島,還有通往幽冥的門戶。如今鎮守那門戶的并不得力……這件事原本就要交在你的手上!李云心,你要速速奪了龍島、鎮守那門戶,不叫幽冥之中真魔的魔軍涌到人間來!”

李云心皺起眉:“你是……說真的?”

白閻君這一番話,像是在講故事——寥寥數語便將一個什么重大的任務交給自己,仿佛游戲里的NPC交付給玩家一個委托那么簡單。

“要不是情勢緊迫,你當我會這樣兒戲么!?”白閻君往身后看了看,仿佛黑暗中藏著叫他也不安的東西。緊接著,他伸手在虛空中用力地一拉……便拉出一柄長槍來。

李云心一見這槍就覺得有些眼熟。再定睛一看——

是一桿通體蒼白色的大槍。槍刃很長,幾乎就是一柄長劍。這東西……他見過!當初黑閻君被一桿巨大的長槍刺穿了身體,不就是這東西的放大版么!?

“此槍名為狼脊怒獅槍。乃是星界天人之主無上天帝得道之前所用的配槍,一直留在幽冥之中鎮壓真魔。如今我把這東西交給你——”

白閻君一邊說話一邊將大槍拋給李云心。李云心只得接住,隨即發現這東西比預想的要輕得多。

“你就帶著這槍,鎮守幽冥的入口!倘有邪魔打那里跑出來,就用此槍去殺它們!”

“我時間已到,要即刻回去了。李云心,你可要記住——那真一子的話,只能信一半!這件事你若做得好,三界得救!你若做不好,大劫便至!好自為之!”

說了這話,李云心忽然聽到身邊一聲脆響。他猛地驚醒過來——

上一章  |  心魔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心魔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