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紅色脊梁

第二〇二章 前所未有的威懾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6-11-15  作者:巨火
 
泰和縣城南門,碼頭。

死里逃生的滇軍營長為了保住身后三百余名弟兄和兩百余名受傷袍澤的性命,終于橫下心來,大步走向城門,邊走邊高喊“前來談判,不要開槍”,隨后便在城里城外數千雙目光的注視下走到城門前方十余米處,仰起腦袋,望著城頭上驚慌失措的熟悉軍官和縣府官員大喊起來:

“不要開槍啊!軍隊的長官說了,只要交出五十萬現大洋、五千斤鹽巴和一百萬斤糧食,他們就收兵回營,從此不再侵擾泰和縣城!”

“弟兄們,李縣長,還有周局長,你們趕快商量,教導師的長官只給你們半個小時時間,要是不答應他們,半個小時之后他們將炮擊全城,發起強攻啊!”

城頭上的輜重連軍官和縣長、官員們全都傻眼了,深怕被拒絕的滇軍營長再次凄聲叫喊,重復剛才所說的內容,連喊三遍之后城頭上終于有人高聲答話。

三百余名滇軍俘虜和兩百余名滇軍傷員終于停止了躁動,在教導師五百余將士的槍口逼迫下焦慮等待。

佇立于碼頭邊沿掩體后方的鄭毅、王虎臣和李連山等人先后放下望遠鏡,在城上城下的聲聲叫喊中低聲交談。

“咱們的條件是不是開得有些高了?”李連山問道。

王虎臣自信地回答:“一點兒也不高,我覺得正合適,五十萬現大洋要是不夠,可以用金條和糧食補齊嘛。”

李連山樂了:“聽你這口氣,好像城里的敵人已經答應了。”

鄭毅和周圍的參謀們忍不住哄然大笑,不茍言笑的王虎臣也笑得前俯后仰。

鄭毅笑完后,非常感慨地說道:“咱們中國奉行的儒家文化,剛開始對國家和民族是有益的,但發展到南宋理學出現后,開始走向極端,自我閹割,逐漸成為最沒有血性和骨氣的文化,大明朝的滅亡就是個典型例子。”

“在歐美列強和東洋小曰本欺辱下,不斷割地賠款的滿清王朝將儒家的這一文化發揚光大,于是就造成了國人明哲保身,息事寧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懦弱性格。”

“但凡有一口吃的,還能茍活于世,國人往往是忍氣吞聲,默默承受,特別是地主富紳階級,只要不把他們逼得傾家蕩產,多大的屈辱都能忍受,事后最多發出一聲長嘆,扔下一句‘花錢消災’就算完事。”

弟兄們聽完再也笑不出來了。

王虎臣和李連山緩緩望向還在交涉的城頭,眼里的喜悅和自豪已經被深深的憂慮取而代之。

數分鐘后,扛著白旗的滇軍營長一路小跑而回,來到鄭毅面前氣喘吁吁地稟報:“李縣長和鄉紳們代表答應了,要求給他們兩個小時籌集大洋,調運糧食,但是他們要求長官先把城西的部隊撤走,以示誠意。”

鄭毅點點頭:“可以,我立即命令城西的部隊后撤到江岸待命,你也可以抽出一百弟兄,把兩百余名傷員送進城里安置,剩下的兩百余人仍需留下來。”

“謝謝鄭長官關照!謝謝!”

激動的滇軍營長向鄭毅敬了個軍禮,扔掉白旗,轉身跑向前方的三百余名同袍,李連山立即率領一個排的警衛跟上去,向看守俘虜的五百余將士下達一連串命令。

半個小時之后,撤離城西的一團兩個營回到漁船碼頭集結待命。

沉重的南城門緩緩打開,早有準備的滇軍輜重連百余官兵領著三百余名保安團丁,魚貫而出,將城門之外的兩百余名傷員抬進城里。

頗為義氣的滇軍營長把受傷同袍送進城里后,再次回到碼頭上列隊等候的兩百余名同袍中間,在數百只槍口下扯開喊啞的嗓子,不斷安慰焦慮驚慌的弟兄們。

用麻袋和籮筐裝著的百萬斤糧食最先送出城門,肩挑車載的送糧隊伍從城門口延伸到碼頭上,看起來浩浩蕩蕩數量很多,其實只有五十噸,不到一個小時就裝上其中一艘運兵船,剩下的空間還能裝下五千斤鹽巴,以及抵扣十五萬大洋的三千二百匹各種布料。

在此過程中,泰和縣長和官員沒有一人敢出城交涉,反而是躲進城里的數十戶商人看到教導師沒有撞開他們的商鋪大門,更沒有任何的破壞和劫掠之后,紛紛壯著膽子絡繹出城觀望。

躲過戰火的城中居民也不甘寂寞,紛紛涌出家門登上城墻,引頸觀望碼頭上高高飄揚的戰旗,對不侵犯民宅商鋪、不打罵俘虜和苦力的教導師官兵指指點點,熱議不止。

下午六點,滿載糧食和教導師官兵的船隊在小火輪牽引下,緩緩離開碼頭,逆流而上,最后獲釋的兩百余滇軍俘虜仍舊站在碼頭上,和他們的營長一起默默注視逐漸遠去的對手,心中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黑壓壓擁擠在城頭上的軍民終于大大地松了口氣。

不少人得知官兵拿出真金白銀、和和氣氣地向碼頭上方的商人購買貨物的消息之后,禁不住驚訝地熱議起來。

花錢消災的本地十余家地主富商如釋重負,其中幾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竟然彈冠相慶,像是把軍隊打退了一樣。

鄭毅站在小火輪后方的運輸船甲板上,默默注視江面盡頭的朦朧遠山,反復思考在泰和城下實施的威逼行動,以及由此而造成的難以判斷的政治影響。

在鄭毅和參謀長王虎臣看來,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最大的勝利,以教導師參戰將士的數量和實力,打下兵力空虛的泰和縣城難度不大,可一旦發動強攻,付出的犧牲誰也無法估量,能夠通過威逼達到最大目的,就沒有必要付出將士們的鮮血和生命。

但是,這樣的做法需要承擔很大的政治風險。

我們的黨還很年輕,正在不斷探索的道路從未有人走過,在曲折前進的道路上無法避免地出現這樣那樣的錯誤,激進、冒險和極左思想仍是目前武裝斗爭的主流,上級黨組織很可能無法理解,特別是把俘虜當成人形盾牌展開威逼的手段,極有可能會留下無法預知的隱患。

“想什么呢?”

王虎臣來到鄭毅身邊,將點燃的香煙遞給鄭毅。

鄭毅接過香煙猛吸兩口,吐出煙霧時卻被凜冽的江風吹進喉管里,嗆得他連連咳嗽,好一會兒才恢復正常:

“我在想下一步該怎么辦,是繼續向萬安之敵發起攻擊,還是返回興國休整一段時間......”

“至少半個月內,敵人無法對興國和寧都發動進攻,唯一需要密切監視的,只有滯留在萬安城內的滇軍旅,這支軍隊不好打啊!”

王虎臣點了點頭:“既然這樣,就休整一段時間吧,將士們連續作戰半個多月也累了.......今天的戰況是否需要向前敵委員會進行匯報?”

鄭毅點點頭:“必須匯報,否則將來很可能被人詬病。”

王虎臣立即明白過來:“是啊!我最怕的就是這點,好在咱們打殘了吉安守備師兩個團,為毛委員率部攻打永新減輕了壓力。”

鄭毅望向西面逐漸變暗的掩面群山:“不知道毛委員現在到什么地方了......”

ps:小火回家啦,等修整一段時間,就加速更新!謝謝這段時間大家的支持,晚上小火有空就可以和大家交流了!

求訂閱!求打賞!求

上一章  |  紅色脊梁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紅色脊梁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