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紅色脊梁

第四四二章 一身輕松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04-11  作者:巨火
 
鄭毅毫無留戀地驅車離開南京向東而去,走得非常的干脆,非常的輕松,一路上與二叔有說有笑,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閱歷深厚、精明過人的二叔能夠理解鄭毅此刻的心情,隱隱感覺從此以后鄭毅恐怕不會再來南京了。

聽完鄭毅的詳細通報,二叔也為鄭毅能遠離南京這個是非之地感到高興,哪怕要在兩個月內為南京政府和中央軍運來十二萬噸糧食和食用油,也遠比被羈絆在南京輕松百倍。

鄭毅同樣有種預感。

經過此次南京之行,蔣校長不會再對他進行招攬了,否則絕對不會在長達八天時間里沒有一次召見。

同樣的,俞飛鵬和身在杭州的周駿彥兩位前輩,恐怕也徹底死了這份心,鄭毅也就獲得了真正的自由。

回程的路上艷陽高照。

用沙石泥土鋪設的公路塵土飛揚,盡管路面仍是坑坑洼洼,沒有一段連續兩公里長的平坦路面,但也沒了不知深淺的一灘灘積水。

大馬力別克轎車的速度要比來時快了很多,夜幕降臨的時候,鄭毅已經驅車進入繁華的滬海市區,回到法租界的住處洗澡更衣完畢,再泡上壺香茶,點燃支香醇的雪茄,時間尚未到晚上十點。

或許是解決一大難題后的興奮所知,鄭毅仍然神采奕奕精神飽滿,反而是修煉近三十年的二叔沒了精神,洗澡更衣喝下杯茶之后,打著哈欠,返回自己的房間睡覺。

由于公司現有的員工都是從馮敬齋那里調來的,之前需要押送一船重要貨物運到上海的鄭毅,也沒有帶來無線電臺和情報人員,與香港之間的無線電聯系也就無法辦到,鄭毅只能把需要辦理的諸多事務寫下來,按照輕重緩急,標上特殊符合,等待明天上午通過租界電報局逐一發送至香港。

此后連續五日,鄭毅都忙著華豐公司的買賣,其中三個晚上被馮敬齋拉到滬海名流舉辦的宴會上,并與滿懷感激的杜月笙見了面,并單獨進行一個多小時的親切交談,鄭毅的名聲也隨著諸多工商名流的熱議和吹捧,逐漸被滬海各界所熟悉。

有件趣事與鄭毅的名氣一同傳播,而且一夜之間成了上海市民津津樂道的談資:

六月十五日傍晚,鄭毅在姐夫馮敬齋的陪同下,開著三輛黃埔灘最豪華的轎車,攜帶豐盛昂貴的厚禮前往豫園西麓,登門拜見拐走了人家女兒卻從未見過面的老丈人劉老夫子,沒想到劉老夫子見面就給了鄭毅一巴掌,然后退入院中,緊閉大門。

令數百圍觀民眾欽佩的是,聲名顯赫、長相威武的鄭毅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站在門前大聲認錯,百般哀求自己的老丈人予以原諒,結果劉老夫子不但沒有原諒,還從院子里扔出幾塊磚頭,當即把停在門前的那輛豪華轎車的擋風玻璃砸碎,嚇得馮敬齋立馬拉著鄭毅鉆進車廂,逃之夭夭,逗得越來越多的圍觀民眾、街坊鄰居哄然大笑

唉聲嘆氣的鄭毅灰溜溜回到馮府,大姐鄭萱一眼就看到他腫起的半邊臉,一面埋怨劉老夫子不通人情,一面去拿濕毛巾讓鄭毅擦臉。

馮敬齋躺在沙發上,樂得不行,心想你這小子聰明一世,這回終于讓我看到你吃癟了吧?

鄭毅知道一時半會兒難以解開這個疙瘩,干脆讓其自然,不去想他了,所以看到馮敬齋幸災樂禍的樣子,也沒有生氣,笑了笑對滿臉關切的大姐問道:“今天報社收到什么有價值的消息?”

鄭萱拿起個香瓜,為鄭毅削皮:“最大的消息仍然是二中全會不斷公布的一個個決議案,其中有兩項決議引發新聞界的熱議,一是正式提出禁絕云片,二是統一貨幣,我正想問問你對此有何看法呢。”

馮敬齋嘿嘿一笑:“南京那幫人竟然還有臉提什么禁絕云片?誰不知道全中國八成以上的云片都掌握在他們手里?”

“就連老蔣手下的心腹將領都在經營云片生意,更不用說全國各地的大小諸侯了!”

“至于統一貨幣,更是癡心妄想,這事最終還得看英美列強的臉色,正如二弟之前所說的那樣的,三五年內能有個頭緒就算了不起了。”

鄭萱看到弟弟連連搖頭,知道這兩個消息對他沒什么用,想了想再告訴鄭毅一個上午剛剛收到的消息:

“之前你不是挺佩服小諸葛白崇禧嗎?上午我剛收到長沙記者站發回的電報,何健指揮的第四路軍三個師占領桂林之后乘勝追擊,于最日下午一舉攻破桂系大軍設置在柳州以北二十公里的最后一道防線,這個時候,恐怕已經占領桂省中部最大城市柳州城了。”

鄭毅驚愕不已,沉思片刻,仔細問道:“第四路軍的三個師怎么可能有這么強大的攻擊力?具體指揮的將領是誰?”

“電報沒說,但我記得這三個師的師長分別是湘軍名將劉建緒、吳尚和周瀾,全都是剛完成換裝不久的湘軍主力師。”鄭萱的記憶力很好。

鄭毅立即露出笑容:“大姐,我估計明天你就會接到第四路軍戰敗的消息!”

“怎么可能?”

鄭萱滿臉疑惑,邊上的馮敬齋也坐了起來。

鄭毅說出自己的分析:“如果我沒記錯,劉建緒和吳尚都是保定軍校出身,劉建緒和白崇禧更是保定軍校第三期的同窗學友,彼此間非常熟悉,早在北伐初期就享譽全界的白崇禧素有小諸葛的美譽,不可能不知道劉建緒等人的軍事水平、性格習慣和三個師的虛實。”

“再看桂系軍隊,雖然在老蔣的中央軍和何健的湘軍共十二萬大軍的追擊堵截之下,狼狽退回桂省老巢,但其主力并未傷筋動骨,官兵身經百戰,素來悍勇,而且同樣獲得了大批先進武器裝備的補充。”

“如果說失去桂林是因為桂系軍隊一路退卻,立足未穩,那么失去柳州北面最后一道防線就沒有道理了,其中絕對有詐!”

“為什么?”鄭萱連忙問道。

鄭毅耐心解釋:“因為從桂林到柳州至少一百二十公里路程,而且山道延綿,河流縱橫,湘軍三個師怎么可能僅用一天時間就追到柳州以北二十公里?哪怕真能辦到,官兵也要累個半死。”

“其次,白崇禧是什么人?指揮過幾十萬大軍的優秀統帥,又是在自己家里抵抗侵略者,怎么可能讓三個師的湘軍如此猖狂?要知道柳州是桂省唯一擁有工業基礎的重要城市,是桂系重要的稅收來源地和云片轉運中樞,一旦失去柳州,將不堪設想!”

“因此,我不用多想,就得出兩個結論:第一,你派到湘省的記者沒有弄清戰況,或者是湘軍統帥部不顧事實,高調宣傳,想以此振奮民心,鼓勵士氣,以獲得南京政府和全國各界的矚目第二,是白崇禧故意示敵以弱,誘敵深入,隨后布下個大口袋,給予三個師的湘軍致命一擊!”

鄭萱和馮敬齋傻眼了,面面相覷片刻,越想越有道理,鄭毅則嘿嘿一笑,端著茶杯優哉游哉回房去了。

上一章  |  紅色脊梁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紅色脊梁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