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紅色脊梁

第三十四章 不鳴則已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6-10-08  作者:巨火
 
鄭毅和周均若帶上各自的樂器,并肩走進白鶴崗下的軍械所,六十六名弟兄立刻停止談笑迅速列隊,每一張臉上都是笑容,每一雙眼里都充滿期待。[

“立正——敬禮!”

軍械所代理所長謝燮元大聲發令。

鄭毅向整齊敬禮的弟兄們回了個禮:“稍息!接校委會命令,為牢記沙基慘案的仇恨,聲援省港各界舉行大罷工,定于本月二十三日在廣州市政府門前的人民公園舉行大型宣傳活動,我黃埔軍校各社團擔任此次宣傳活動的主力軍。”

“盡管我們‘黃埔軍校戰士合唱團’從未有過正式演出的經驗,更沒有取得任何成績,但是在蔣校長、周主任和校領導的關懷信任下,也獲得了展現自己革命精神的機會!”

“因此,在未來五天里,大家必須集中精神,全力以赴,練好每一首歌,為我們黃埔全體師生爭光……誰要是出了問題,不用我收拾他,弟兄們都可以打他個生活不能自理!”

全場弟兄哄然大笑,周均若也樂了,高喊一聲“把樂器搬出來準備練習”便去安排。

軍械所如今已不歸鄭毅管,轉而隸屬早已掛牌卻只有兩位掛名處長的軍械處,但二十名老弟兄對老長官鄭毅無比尊敬,有什么都喜歡對鄭毅說,有困難也毫不見外地找鄭毅幫忙,都非常珍惜“黃埔軍校戰士合唱團”這個有歸屬感和榮譽感的稱號。

周均若安排完畢,扶了扶眼鏡,來到鄭毅身邊:“我們先來一遍東征前練到現在的三首歌,你聽聽,有不足之處唱完告訴我。”

第一首歌是鏗鏘有力易學易會的《當兵的人》。

弟兄們一開始唱這首歌的時候就是鄭毅一句句教的,后來又經過周均若近半年的指導和嚴格訓練,唱出來的效果很不錯,基本達到鄭毅最初要求的“鏗鏘有力,自信豪邁”,八個擔任伴奏的弟兄樂器玩得很熟練,只是自己用木頭和鍍鋅鐵皮加工的兩個軍鼓音準不行,體現不出磅礴的氣勢。

弟兄們接下來演唱的是《雁南飛》,這首歌曲調簡單,旋律優美,具有典型文青氣質也擁有極高音樂天賦的周均若處理得很好,弟兄們學得也很棒,高低兩個聲部的演繹和民族樂器的伴奏非常出彩,令鄭毅欣喜之余,不由得刮目相看。(wwW.)

第三首《團結就是力量》也唱出了堅定勇敢、堅韌不拔的味道,總體上都令鄭毅感到滿意,警衛排四十六名弟兄經過一個多月的學習與合練,也跟得上趟了。

弟兄們看到鄭毅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心里都非常高興,聽到鄭毅說“暫時休息等會兒再來”立刻散開,三三兩兩圍在一起低聲談笑。

鄭毅來到樂呵呵的周均若身邊,立刻沉下臉:“你怎么又改我的歌詞了?”

周均若早有準備:“你是說《我是一個兵》的第二、第三句歌詞吧?必須改,你聽聽你原來的歌詞: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消滅一切侵略者,愛國愛人民!好了,你再聽我修改之后的歌詞: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消滅一切舊軍閥,打倒陳炯明......你自己對比看看,孰優孰劣,一目了然啊!”

鄭毅無語了,心想你狗日的不但修改老子辛辛苦苦默寫的《讀書郎》一整段,以及《團結就是力量》里的“法西斯蒂”等等,趁老子不在又改了《我是一個兵》,恐怕你不知道原著的歌詞是“消滅日本侵略者,消滅蔣匪軍”吧,陳炯明招你惹你了?”

“好吧,算你抓住了時代脈搏,捧住了國民黨的卵泡,老子忍口氣認了,不過你等著,最多不出兩年,就會有人把這兩句改回原著歌詞。

周均若看到鄭毅沮喪的樣子以為他默認了,心里自豪不已,拍了拍手,準備命令弟兄們站好隊再來一遍。

鄭毅連忙叫住他:“別忙,讓我想想......”

鄭毅覺得自己忘了什么,只能慢慢回憶。

伴奏方面,軍械所的沈金富從杭州工業學校畢業后,當了三年五金廠敲敲打打的冷工,當初弟兄們都覺得這家伙打鼓不行,周均若卻認為他節奏感不錯,力排眾議讓他負責打鼓,苦練半月之后,這家伙已經能熟練地敲打出五種節奏,而且看得懂周均若指揮的手勢。

二十歲的費耀光也不錯,自金華中學畢業后做了兩年首飾店學徒,估計是敲敲打打習慣了,竟然敲出了新花樣,可這家伙是典型的五音不全,卻偏偏喜歡唱歌,發黃而沙啞的嗓音時常吵得弟兄們汗毛倒豎,好幾次在忍無可忍勸止不聽的情況下,弟兄們聯合起來按住他狠揍一頓,可第二天他又情不自禁哀嚎起來。

最初費耀光擔心自己會被淘汰,被整個集體所拋棄,情急之下竟然悄悄用廢舊鋼管,加工出九個一組的打擊樂器,然后把鄭毅和周均若悄悄叫到后山遺棄的炮臺掩體里,令人震驚地敲出《雁南飛》的優美曲調,當即把多愁善感的周均若感動得掉淚,鄭毅感慨之余連連搖頭,最后拍拍他瘦弱的肩膀:“好樣的,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什么叫男兒當自強。”

費耀光聽完“撲通”跪下,抱住鄭毅的腿嚎啕大哭,弄得從不輕易動感情的鄭毅鼻子也酸了,剛才看他敲打自制編鐘非常有靈氣,看得出周均若教他費了不少精力。

不足的是,軍械所弟兄自己用木頭和鐵皮做的鼓無法定音,效果也不怎么好,始終無法融入其他樂器的伴奏之中。

另外就是缺少小號,對!就是非常關鍵的伴奏樂器小號!

鄭毅拉過擦拭手風琴的周均若:“打擊樂器沒問題了,金匠學徒和五金廠學徒出身的兩個弟兄都不錯,把軍鼓買回來就行,二胡有謝燮元這個自學成才的怪胎,其他三位家學淵源的弟兄琵琶和笛子玩得不錯,只是還需要問問弟兄們有誰會吹小號,反正我不會,除了半桶水的吉他,別的樂器我都沒玩過。”

周均若頓時醒悟過來。小號在軍樂隊和進行曲中很重要,而且不是十天半月能夠學會的,自己也沒學過這玩意兒,他皺起雙眉,考慮良久,忽然轉向眾弟兄,大聲詢問道:“弟兄們,誰會吹嗩吶?”

弟兄們面面相覷,左看右看,最后警衛排那邊有了動靜。

看到鄭毅望過來,黑瘦精悍的二班長李連山猶猶豫豫地舉起手來:“報告長官,俺會吹嗩吶,可一班副班長王虎臣比俺強,這家伙也是俺山東人,他家和俺家都在一個鎮子里,他家是開棺材鋪子的,從小他跟他爹學吹嗩吶,跟他大哥學敲鑼鼓,不賣棺材的時候,只要有人辦紅白喜事,他和他哥一定被請去吹吹打打,從八歲吹到現在十三年了,絕對比俺吹得好。”

弟兄們哄然大笑,鄭毅也笑的不行,周均若笑完聳了聳肩,非常洋氣地學著老外攤開手:“你看,這不就解決了,哈哈!記住,明天中午之前,你必須把兩小一中一大幾個西洋軍鼓買回來,三把小號免了,換成兩把嗩吶,我一樣能把效果弄出來。”

次日一早,鄭毅就合唱團的事向周俊彥報告,當即得到周俊彥的大力:“別說五天了,十天都沒問題,把你手上的所有事情全部放下,我讓別人來做,回頭你把前前后后購買樂器花去的錢合計一下,寫個報告給我,我從軍需處備用金中補給你,這是公事,不要花自己的錢!”

“謝謝世叔!那我進城了。”鄭毅說完就走。

周俊彥把鄭毅叫住,壓低聲音問道:“你那一千支駁殼槍和十萬發子彈賣出去沒有?”

鄭毅如實回答:“沒有,上次向你和俞長官匯報之后,我立即把所有槍彈搬到我們軍需處四號倉庫,至今沒動過。”

“交給我吧,李福林的福軍已完成擴編,步槍、機槍都有了,就是沒有短槍,如今駁殼槍已經漲到三十六美元一支還沒貨,哪怕交給洋行定金,也要等三個月至半年時間,我幫你賣給李福林吧,留在這地方時間長了惹是非。”周俊彥笑道。

鄭毅非常高興:“世叔你看著辦就行了,駁殼槍二十八美元一支,子彈加上運費每箱六十美元,多了小侄不會要。”

周俊彥哈哈一笑:“你這點錢算個屁啊!賣出多少我給你拿回多少,要是過意不去,給我弄一副德國海軍版望遠鏡吧,我送人。”

“這東西可不好弄,等會兒我去沙面租界順便找德國佬問問,有的話十副我都買回來,要是沒有,你先拿我那副去,一時半會兒我也用不上。”鄭毅笑道。

周俊彥非常滿意:“那先把你那副給我吧,還有件事告訴你,聽完別傳出去:蔣校長擴軍在即,初步決定編成三個師,為此你俞世叔忙得暈頭轉向,身邊也沒幾個得力人手,之所以一直沒把你要去,是擔心我身邊沒個信得過能做事的人。”

“現在我也準備走了,到校長身邊幫他籌備司令部,為二次東征做準備,你再跟著我就會失去許多鍛煉機會,所以我想讓你到你俞世叔那里去……他那兒機會多,晉升快,干個一年半載就能獨當一面,比留在軍校或者跟著我按部就班混資歷強多了。”

“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下月初調令就會下發到你手里。”

鄭毅沒想到會這么快,有點懵了,自己剛升兩級沒幾天啊!

“怎么?難道你還想待在軍校?”周俊彥笑著問道。

鄭毅連忙搖頭:“只是覺得好事來得太快,有點兒不太敢相信!”

周俊彥哈哈大笑:“和那些連升三級的人比起來,你算什么?如果按照實打實的成績和功勛來辦,你早該連升三級了,你吃虧就吃虧在年紀上,明白嗎?”

“不過現在不能分心,要沉得住氣,這次政治宣傳活動從上到下非常重視,到時候不但校長和中央黨部的人要參加,俄國顧問和共產黨代表也要參加,你千萬別出漏子,一定要善始善終,記住了嗎?”

“記住了!”

鄭毅下意識立正敬禮,滿臉肅然。

今天小火會更新兩章,下午六點更新第二章,到時候會將昨天到今天的打賞名單送出,謝謝大家的!今天我們的書會上三江等幾個大推薦,大家有空的話,記得幫小火投幾張三江票!

感激不盡!

上一章  |  紅色脊梁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紅色脊梁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