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紅色脊梁

第五十五章 意外達成的交易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6-10-08  作者:巨火
 
下午四點,滿載武器彈藥的專列在悠長的汽笛聲中緩緩開動。(wwW.廣告)

鄭毅接過駐站軍代表奉送的一沓內部通報和湘省報紙,敬了個軍禮,轉身跳上車廂,一屁股坐在弟兄們專門預留出的草墊上,掏出包香煙讓弟兄們分享,開始閱讀已經過時的軍情通報,直到傍晚時分才轉動發酸的脖子抬起頭來。

“這塊給你,司務長老孟親手做的,加了香蔥和肉末,還有你喜歡的辣椒。”曹滿成說完接著送上水壺。

鄭毅已經餓得不行了,接過來三下兩下吃完一張烙餅,心滿意足地贊揚起來:“老孟手藝長進了,行軍干糧能做出御膳味道,好本事!”

眾弟兄哈哈大笑,七嘴八舌地開起了玩笑,一時間罵聲四起,笑聲不絕,讓車廂里側的騰義春等新加入的鄂軍弟兄羨慕不已。

鬧夠之后,一連長李連山請鄭毅給大家講講最新軍情,鄭毅也不含糊,抓起把稻草擦去滿手油漬,喝下幾口涼茶開始講述:

“長沙前天被我友軍第七、第八軍拿下了,目前第七軍鐘祖培旅和第八軍李品仙師鎮守長沙,其余各部主力已攻到汨羅江南岸。”

“在我們右翼,第四軍已占領湘東戰略要地醴陵,與隨后開來的譚延闿將軍第二軍共同防備贛省方面的孫傳芳部,其中第四軍一個師和葉挺獨立團,開始對醴陵至株洲一線的敵軍展開清剿,很快就會與中路的第七軍三個旅連成一片,下一步就要攻打平江和瀏陽。”

“據最新消息,吳佩孚大帥的反應很快,調集五個師援兵飛速南下,慘烈的大戰很快就會到來。”

眾弟兄再次熱議起來,有的渴望征戰沙場建立功勛,有的希望留在后方不去冒險,更多的人想著本部即將到達長沙是個什么摸樣?

曹滿成望向雙眉緊皺似在沉思的鄭毅:“老大,在想什么呢?”

鄭毅指向車門外不斷掠過的村子和山丘:“你看,湘省的干旱狀況非常嚴重,田地龜裂,草木干枯,老百姓日子不好過啊!如今大半個湘省戰火不斷,南北各方投入的兵力不下三十萬,下去估計吃飯都成問題。”

“總部應該知道湘省的情況,估計已有應對之策。”

曹滿成嘴上這么說,心里開始擔憂起來,他在農村出生長大,比誰都清楚災荒年有多可怕。

鄭毅微微搖頭:“但愿吧,總部是否有應對之策,到長沙就清楚了。”

曹滿成知道本部到了長沙,就會掛起“國民革命軍長沙兵站”的招牌,除了負責三個軍的武器彈藥儲備和供給之外,還要為隨后到來的第一軍兩個師和總指揮部共三萬官兵儲存糧食。

要是總部沒有提前作好準備,湘省軍政部門又不愿意幫助的話,問題就大了。

如今的粵漢鐵路尚未全線通車,韶關到郴州百余公里山道全靠汽車運輸,以軍需后勤部門那點兒可憐的運力,運送軍用物資都成問題,根本無法從粵省運來糧食。

想到這里,曹滿成才意識到鄭毅肩上的擔子有多重,可他想幫忙也幫不上,只好幽幽嘆了口氣,望了一眼車廂里逐漸安靜下來的弟兄們,想了想低聲詢問鄭毅:“老大,還有多久到衡陽?”

鄭毅掏出懷表看時間:“這破車像烏龜爬似的,每個小時不到三十公里,離開郴州到現在差不多三個小時,估計還要兩個半小時才能到達衡陽。()”

“衡陽距離長沙一百八十公里,路上還要停車加水加煤,至少天亮才能抵達長沙,別著急啊,累的話好好睡一覺。”

滿載的專列如同負重老牛,喘著粗氣慢吞吞開向前方,抵達衡陽東南二十公里的小縣城時,列車逐漸減速,司機拉響刺耳的汽笛,睡得迷迷糊糊的鄭毅被驚醒了。

由于天氣炎熱,鄭毅所在的最后這節悶罐車廂敞開了車門。

醒來的鄭毅站起來想看看如今到了哪里,誰知道列車在長長的汽笛聲中再次加速,晃得腰酸腿麻毫無準備的鄭毅一個啷嗆坐到車板上,緊接著傳來陣陣密集的槍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紛飛的子彈“噼噼啪啪”打在車廂上,嚇得車廂里的弟兄驚恐萬狀地爬起來。

鄭毅扯開嗓子大喊“趴下”,飛身撲到要探出腦袋觀望的曹滿成,剛把嚇壞了的曹滿成拖進來,一顆手榴彈就在車廂門口轟然爆炸,震得鄭毅雙耳轟鳴。

飛濺開來的彈片和礫石,把車廂敲得響徹一片,好在列車已經提起速度,順利沖出伏擊圈,直奔北面的衡陽。

鄭毅和麾下弟兄好不容易回過魂來,后方再次傳來一連串劇烈爆炸,鄭毅迅速爬到車門邊向后觀望,借著頻頻閃耀的爆炸火光看到鐵橋的影子,立刻意識到剛才火車遇襲時,正好通過那座鐵橋,后怕之下禁不住雙腿發抖,背后和胸前瞬間冒出一片冷汗。

鄭毅靠在車門邊喘著粗氣,擦去額頭上的汗珠,大聲吼道:“弟兄們,都給老子坐好了,有受傷的沒有?每個人自己檢查一下,有沒有受傷的......”

“沒有就好,弟兄們不要怕,更不能亂,火車已進入安全區域,很快到達第七軍軍部所在地衡陽,到衡陽就徹底安全了。”

弟兄們聽了鄭毅的話安心多了,各自檢查完畢,老老實實坐下,沒人再敢發出半點聲音。

曹滿成慚愧不已,爬到鄭毅身邊低聲致謝:“謝謝老大,要不是你把我拖回來,說不定我就完了。”

“胡說什么呢?大家都沒經驗,之前我也沒有提醒大家,大意了,唉......”鄭毅心里同樣慚愧。

半小時后,專列進入戒備森嚴的衡陽站。

鄭毅不等列車完全停下就跳出車箱,指揮李連山的一連迅速奔赴各節車廂嚴密警戒,曹滿成和陳立智率領通信排弟兄,去詢問各車廂押車的弟兄有沒有受傷。

鄭毅巡查到第三節車廂時,看到燈光明亮的站臺前方走來一隊荷槍實彈的官兵,以為是駐站軍代表過來聯絡,于是迅速整理軍容,大步迎上去。

迎面走來的一隊軍人在鄭毅前方五米停下,兩位全副武裝的軍人越過前方身材矮壯的軍官,來到鄭毅面前舉手敬禮,其中一位用官話大聲通報:“本人林賜熙,國民革命軍第七軍參謀處長,請問尊駕是不是長沙兵站上校站監鄭毅長官?”

鄭毅立即回禮:“林長官好!在下正是鄭毅,請問林長官有何訓示?”

林賜熙咧嘴一笑:“我們李軍長聽說專列在衡南段大鐵橋遭到敵軍伏擊,嚇得軍事會議都不開了,立刻致電駐扎衡南的第八軍三十九團,得知有驚無險才松口氣,這不,親自來迎接鄭長官了。”

鄭毅大吃一驚,快步走到李宗仁面前端正敬禮:“兵站總監部鄭毅向將軍致意!感謝將軍和七軍弟兄們的關懷!”

李宗仁回個禮,熱情地上來握住鄭毅的手:“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啊!麾下弟兄沒有受傷的吧?”

鄭毅聽到李宗仁開口就問自己麾下弟兄有沒受傷,頓時印象大好:“感謝將軍垂顧,現已派人仔細巡查,估計沒什么大問題,否則早有人大喊大叫了。”

李宗仁哈哈大笑:“怪不得健生在來信中夸獎你,我和他共事多年,從沒見他夸過一個人,鄭老弟果然不同凡響。”

鄭毅立即明白過來,指指邊上的車廂笑道:“九節滿載車廂中,三分之一的物資是撥給將軍的第七軍,如果急用的話,我立即致電總部,請求在衡陽卸貨。”

李宗仁高興地笑道:“不急,連日奔波你和麾下弟兄也餓了,一起吃頓宵夜吧,反正今晚你走不了啦,敵軍小股部隊不但襲擊了衡南大鐵橋,還炸毀了北面四十公里處谷家灣的兩段鐵路,至少需要兩天時間才能修好,急也沒用,哈哈!”

鄭毅傻眼了,想了想咧嘴一笑:“既然如此,恭敬不如從命,在下先去布置警戒。”

“到了這里哪里還用勞累你們?衡陽站本來就是我軍重點防區,這樣吧,從我的警衛團再調一個營過來加強保護,絕對不會出任何問題。”李宗仁熱情地提供幫助。

鄭毅略作考慮:“好,謝謝將軍!在下去去就來。”

半小時后,鄭毅和曹滿成來到城中的第七軍司令部,謙讓許久,才坐在宴席的客位上,與李宗仁和幾位七軍將校舉杯暢談。

酒過三巡,李宗仁主動介紹前線的戰況,說出一句令鄭毅頗為意外的話語:“岳陽方向我們是沾不到邊了,打算集中兵力突破敵軍六個師鎮守的汨羅北岸防線,與第四軍兩個師一起夾擊平江,然后一鼓作氣直取咸寧!”

“但如此一來,后勤壓力成倍增加,老弟也知道我們是客軍,每走一步都很艱難啊!”

鄭毅頻頻點頭,掃了一眼含笑望著自己的滿桌將校:“將軍,我發現桂軍弟兄不但軍裝制式和各軍不同,使用的武器區別也很大……”

“在車站時,我看到守備部隊手里拿著的是比利時產7.92mm仿毛瑟步槍、德國毛瑟C96手槍和勃朗寧1920型手槍,進入司令部大營后,看到的是日產三八步槍、法國產哈奇開斯1922型8mm輕機槍和馬克沁7.92mm重機槍,加上將軍的警衛團裝備9mm口徑的伯格曼手提機關槍,也就是花機關槍,僅彈藥規格就多達六種,后勤壓力確實很大!”

“我此次帶來的槍彈只有7.92mm毫米通用尖頭彈和7.63mm毛瑟手槍彈兩種,炮彈是清一色的七五炮通用炮彈,恐怕難以滿足七軍弟兄的作戰需要啊!”

滿堂將校愣住了,沒想到鄭毅的眼睛這么毒,再細細一想,鄭毅所言確實有理,參謀處長林賜熙和軍需處長幾個頻頻點頭,臉上滿是苦笑。

李宗仁也頗為頭疼,嘆了口氣征求鄭毅的意見:“以老弟之見,我軍該如何改進才合適?”

鄭毅心里鄙視不已,卻也知道正戲來了,考慮片刻謹慎建議:“只能逐步淘汰,逐步統一了,否則很影響戰斗力……”

“這次我倒是帶來一萬支蘇俄產莫甘步槍和百萬發子彈,但這是7.62mm口徑,若是撥給七軍弟兄,又多了一種子彈需要采購,說句不好聽的話,一旦和蘇俄鬧翻,這批武器基本沒用,除非向歐美購置7.62mm有底緣子彈的生產線。”

“如此看來,將軍不如致電健生將軍,請他幫想想辦法,在我離開廣州前,總司令部已制定下一批武器裝備采購計劃,而且都是德式裝備。”

李宗仁立刻明白過來,端起酒杯向鄭毅致謝:“感謝老弟的建議,非常及時啊!來,敬老弟一杯。”

“不敢當,無功不受祿!以后還請將軍和在座各位兄長多多關照,如果有什么繳獲用不上,轉賣給小弟或者拿來更換別的東西也是可以的,小弟吃的就是這碗飯,哈哈!不好意思啊,將軍請隨意,在下先干為敬!”

鄭毅舉杯與李宗仁一碰,當即一飲而盡,換來滿堂一片喝彩。

李宗仁樂得不行,借著酒興悄悄問道:“俘虜要不要?”

鄭毅一愣,馬上又笑了:“哈哈!你們七軍和四軍一樣,抓到俘虜估計和抓到外國人一樣,語言不通啊,想收編都沒辦法,留著又浪費糧食,如同捧著個燙熟的紅薯,對吧?”

李宗仁和眾將校哈哈大笑起來,鄭毅也笑了,唯獨曹滿成滿頭霧水。

謝謝紫月星風、從頭再來l、罙處嘸亾璦慷慨賜予600金幣,謝謝啊毛愛老婆、ianian、信者有、窮人看正版苦啊、jood1234賞賜500金幣!

謝謝默默90、軒轅無、橙詞、哥一條、吹風躲雨、老鼠羽毛、陳曦568、島神、左手扶右手、無心戀你!、血汶、書友160330194644966、武一駿2910、panggeyu、夢53、波林神尊、廝守以后、新龍王、路路唐龍、Fang風、白玉米蘭、不看書你要死啊、白悠然、我最乖la、俗人小馬、王耀的青年近衛兔、hzwangdd、悼武華夏、都柳江里的小魚、skywalkerxyh、精mch、寄托風中的思念、不小的蘇蘇、軍事歷史現代、軍閥闖天下、書友160916123805706、走在歪路上諸位大大的打賞!

小火向大家致敬!

現在距離兩萬收藏的目標越來越近,小火激動之余,繼續聲嘶力竭求收藏和

上一章  |  紅色脊梁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紅色脊梁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