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天唐錦繡

第一千兩百零六章 東市起火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公子許
 
可若是當真就此釋放房俊,又顯得有些冒失。

歸根結底,“三法司”固然乃是大唐最高的司法機構,但是身處于皇權至上的社會里,怎么可能不去顧及皇帝陛下的意志?“三法司”可以六親不認,但是“三司使”是人……

刑部大堂之上爭論不休,一直到酉時末戌時初,仍舊未有定論。

房俊起先默默的聆聽,到了后來漸漸不耐煩,便盤腿坐到程務挺身邊。

程務挺躺在門板上被放置在堂中,神情有些萎靡不振,但是神智倒還清醒。韋義節雖然指使衙役對其施以大刑逼供,但是到底心存顧忌,只是用一些能夠帶來劇烈疼痛的刑罰逼迫程務挺招供,未敢動用那些陰損至極傷害肌理內臟的法子……

所以程務挺傷勢雖重,但是只要妥善調理,應當不會留下什么不可挽回的后遺之癥。

按理說程務挺此刻應當被押回監牢之中看管,可是韋義節現在心虛氣躁焦頭爛額,只顧著如何說動三司使將房俊定罪,哪里顧得上已然沒用的程務挺?

其余官員見到房俊一直守在程務挺的身邊,自然便無視了程務挺的存在。

畢竟回到監牢之中的待遇,還不一定有在大堂之上更好……

程務挺虛弱的看著房俊,嘴巴蠕動,喃喃道:“府尹……對不住,是屬下莽撞了……”

說到底,這件事情皆因他一時魯莽篡改記錄、盜取證物所引起。若非有他“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動作,即便是房俊的玉佩當真出現在兇案現場,也未必有多大的麻煩。

房俊低聲笑道:“不經事,何以看透人心?雖然你的作為使得某陷入被動,甚至有可能被人構陷栽贓,但是某卻心存欣慰,你是條鐵錚錚的漢子!能夠憑借一番皮肉之苦得到某的友誼,亦算是你的造化。要知道,某這個長安第一號棒槌的友誼也不是誰想得到就能得到的,你有福氣啊!”

程務挺嘴角一抽,哭笑不得。

您這是有多自戀,能說出這樣不要臉的話?

不過……心里暖暖的,真是受用啊。

程務挺沒忘記剛剛房俊見到自己遭受大刑之時,想要俯首認罪的那一幕。能夠讓這么一個驕傲的人底下頭顱,自己的確是應當自傲的。

士為知己者死!

能讓房俊舍棄一身骨氣,即便是當真死掉,又有何足惜?

稍稍活動一下,渾身劇烈的疼痛使得程務挺一陣呲牙咧嘴。

房俊趕緊安撫道:“好生躺著,莫要亂動。”

程務挺喘著粗氣,面容因為疼痛而扭曲,說道:“這些家伙好生無聊,要么定罪,要么釋放,這般爭來爭去猶豫不定,簡直連市井婦人都有所不如……”

房俊低聲道:“哪里是這般容易?誰都不愿去承擔后果,都想要平平安安的混日子,哪怕身為三司使,亦要謹守官場規則,都特么是一群官僚啊……這樣的一群人,就算是律法賦予他們的權力再大,也不過是一群沒有脊梁的應聲蟲而已。”

他心中頗為失望。

起先“三司推事”能夠不顧皇帝的面子審訊于他,皇帝陛下也不肯以皇權干涉司法,還曾令他頗為欣慰,以為已經看到了三權分立的影子……

可是現在看來,分明就是都在揣摩圣意,在沒有摸到皇帝真正的心意之前誰也不肯貿然表態罷了……

在皇權至上的年代里,由這么一群出身于世家門閥、或是被皇權壓彎了脊梁的官僚所把持的朝堂,什么三權分立,什么司法獨立,統統都是不存在的……

真想要讓法治完全取代人治,還有太漫長太遙遠的路要走。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程務挺有些不耐:“這般爭論不休,要爭到什么時候?”

“快了。”

“什么快了?”

“他們在等皇帝而已,只要皇帝來了,無論表露出何種意向,這些人都不會再爭論下去。”

程務挺不解:“那些想要構陷你的人,豈會這般輕易便放棄?”

房俊抬頭,瞅了瞅外面漆黑的天色,嘴角挑起的笑容有些詭異:“他們倒是不想放棄……但是已經由不得他們了。”

程務挺一頭霧水……

就在此時,不知是誰突兀的驚呼一聲:“快看!起火了!”

堂中爭論聲頓時一滯,所有人都抬起頭向外望去。

只見東面的夜空已經隱隱有通紅的光芒亮起,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明亮起來,不一會兒,便紅彤彤的照亮半邊天空。

劉洎倒吸一口涼氣:“是東市!”

東西兩市,乃是長安最繁華富庶之地,市內商鋪如云、店面櫛比,匯聚了來自中外各地的奇珍貨殖。由于是商賈匯聚人流擁擠之地,發生火災的概率極高,但凡長安的居民都已見怪不怪,若是一年不燒上幾回,那反倒是怪事……

可是這等規模的火災是極為罕見的,意味著必將有大批的貨值被焚燒殆盡,同時會有無數的商賈仆役在火災當中喪生。

眾位官員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京兆尹要倒霉了……

緊接著第二個想法就是:倒霉的不一定是京兆尹,因為京兆尹此刻就在這公堂之上接受審訊呢……

堂上大部分官員都坐不住了。

東市乃是世家門閥和皇室貴族的采買之地,日進斗金,生意興隆,所以幾乎每一個商鋪的背后都有世家門閥的影子,參與到分享這塊肥美糕點的盛宴之中。

現在正直冬末春初,河道尚未開化,外邊的貨值無法運輸進關中,故此東市之中聚集著大量的貨值財物,這一把火極有可能將某一家的產業燒掉大半……

不少在東市商鋪之中囤積大量財貨的官員心里都長了草,想要狠狠的罵一頓房俊這個京兆尹是怎么當的,居然連尋常的防火措施都做不好,使得火災的規模如此之大……但是隨即便打消了這個念頭,人家房俊被羈押了好幾天了,現在官職都不一定保得住,哪里有心思管你著不著火?

甚至說不定這棒槌此刻心里正解恨著呢,都為難老子是吧?一把火都特么給你們燒得干干凈凈才好……

令狐德棻如坐針氈。

東市是長安城中手工業生產與商業貿易的中心地之一,店鋪毗連商賈云集。市內生產和出售同類貨物的店鋪,分別集中排列在同一區域,叫做行;堆放商貨的客棧,叫做邸。

邸既為商人存放貨物,又替他們代辦大宗的批發交易。

令狐家在東市經營的便是兩家存放、經營絲綢的貨邸……

這個年代絲綢是可以代替貨幣在市場流通的存在,極其昂貴。令狐家的貨邸乃是東市之中規模最大的,貨邸之內自家以及代替別的商家存放的絲綢不計其數,數量極其龐大,而絲綢又最是易燃之物……

令狐德棻簡直不敢想象,若是自家貨邸遭遇了這么一把大火,不算自家的損失,光是賠付給其余商家的貨款便是一個天文數字。

與前些日子賠付給房家的錢財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半個家當怕是都沒了……

老頭兒一陣陣眼前發花,心焦如焚,有心想要回去看看情況,但是眼下的情形又不好擅自離席……

正自心神恍惚之間,忽聞一聲尖利的聲音喊道:“陛下駕到!”

堂內頓時一片混亂,諸位官員紛紛離席,快步走到門口分列左右,恭迎圣駕!

李二陛下便在兩側官員的簇擁當中,昂首挺胸大步入內,徑自前往主位坐了,這才沉著臉說道:“眾卿平身吧,不必拘禮。”

上一章  |  天唐錦繡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天唐錦繡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