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凡世歌

第四十二章 天道不公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小妖方狄
不公平,實在是不公平,是命運一步步地捉弄,讓他經歷了一次次的大起大落,讓他令狐懸舟不能得到完美的一生。

憑什么!憑什么我就該受苦受難!

令狐懸舟的內心是憤怒的,令狐懸舟的內心是不甘的,令狐懸舟越來越接近于蛇的眼睛里放射出歹毒的光,他仇恨沈飛、仇恨人間,仇恨世間萬物,仇恨天道不公。他要戰,已沒必要再掩飾,在此地誅殺沈飛之后,殺一個回馬槍,重回金陵,重新掌握原本就屬于自己的一切。

兩條巨蟒從他身后的假山最高處露頭,對著被云層遮蔽的天空吐出**,目光之中**無限的憧憬,它們距離化龍只有一步之遙,也就是因為這一步沒有邁過去,造成了今日天與地的鴻溝,永遠無法一飛沖天,翱翔天際。

蛇總歸是蛇,永遠不可能變成龍。它們青色的鱗甲有著青銅般的質感,永遠都無法像龍那樣,閃耀出金子般明亮的光輝;毒牙之中含有著劇毒,血盆大口之中能夠噴吐出的只有毒煙,而不是燃盡一切的火焰,蛇就是蛇,讓人畏懼并惡心的存在,永遠不可能為人憧憬,被人信仰,它們的**含有著力量,它們對于天空含有著無限的憧憬,卻一輩子不可能羽化成龍。

“嘶嘶嘶!”分叉的**吐出又縮回,兩條青蟒的肌肉驟然縮緊,軀體快速滑動,離開了假山,將虛空中的一抹黑影纏卷住,血口暴張,毒牙上滲出的毒液滴下,在磚石地面上灼燒出窟窿。

黑影在它們縮緊的肌肉之下顯出了身形:“她開口了嗎?”語氣之中并沒有畏懼。

令狐懸舟背對著他,等到蛇頭快要落下將黑影吞進肚子的時候,猛地揮手,兩條青蛇如遭雷擊,心不甘情不愿地松開收緊的身體,放開黑影,慢慢地滑走了。

“開不開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沈飛應該怎樣處置。”令狐懸舟的聲音和之前不一樣了,聲音中帶了一些“嘶嘶”的雜音。

黑影置身黑暗之中,幾不可見,望著不成人形的芊芊看了許久,嘆了口氣:“從她的嘴里,是否得到了一些你不愿意聽到的答案?”

令狐懸舟沉默,黑云在天空中翻涌,夜風盛大,將他的發絲吹亂了,“咱倆認識多久了。”

“整整二十年。”黑影回答。

“這件事情我想自己處理。”

“我懂了。”

“答應了?”

“你用二十年的交情相換,還有不答應的余地嗎。”

“謝了。”

“既然是家務事,理應由你自己處理。”

“皇子烈呢?”

“被帶回了主廳。”

“沈飛呢?”

“正在殺過來。”

“今天不是他死,就是咱們亡。”

“咱們不可以亡,如果亡了,你的家事便一輩子都處理不干凈。”

“對,只有他死,只有這一條路。”

“他一定會死!誘餌已經放下,牢籠已準備就緒,沈飛插翅難逃。”

“沈飛只怕到死也想不明白,為何皇族中人會心甘情愿的成為通天教的傀儡吧。”

“哈哈哈,就讓他帶著困惑死去吧,誰讓他得罪了最不該得罪的人。敢觸碰我通天教的利益,只有死路一條。”

“咣當!”東西掉落的聲音,來自于屋內,黑影立刻化作一團霧沖過去,掀開的兜帽下露出一張與青蛙酷似的臉,只是嘴巴中長滿了利齒,腥舌狂吐,直取蘭兒的命門。

“饒她一條命吧。”蘭兒畏懼地縮成一團,聽了兩人的對話,害怕的她碰倒了身旁的椅子。黑影的動作停滯在原地,長滿肉刺的長舌距離蘭兒的眉心不過一寸之遠,不解地問:“你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婦人之仁?”

“饒她一命吧。”令狐懸舟在他身后重復了一次,語氣深沉,沒有說出原因。

黑影猶豫了一下,喉頭一鼓,猩紅的**“嗖”地收回。

“過了幾年安穩的日子,你的殺心真是不如以前了。”與空間中的黑暗相容,慢慢消失了蹤影。

蘭兒努力蜷縮著身體,嚶嚶哭泣起來。

戰!一人一劍獨闖龍潭虎穴!

沈飛的勇氣不得不讓人的佩服,沈飛的實力更是令人敬畏。長劍過處,管你是人是妖,都只有引頸待戮的份。

步入第三間院落,一潭池水盤亙在前,水面上盛開著巨大的蓮花。這里是商丘,是南北交界之處,四季分化明顯,入冬的商丘城溫度寒冷,水塘表面就算沒有結冰,也不應該有荷花盛開。現在出現了,證明眼前的深潭并不簡單。

殺意正盛的沈飛在水塘前駐足,在其深處,感受到了一絲不祥的氣息。

“咕嘟咕嘟咕嘟!”水潭之內冒出泡泡,泡泡由小及大,直至最后破裂,好像爐子上燒開的熱水。一道光從沈飛的身后掠過,封鎖了來時的入口,與另外一側掠起的光芒閉合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結界,或者說一個囚籠,將沈飛和一潭死水封鎖在一片空間下。

身穿黃袍,手持雙劍的道士現身在黑暗之中,總共四人,分別站立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上,每個人面前的虛空中都燃燒著一張撰寫著紅字的符箓。

沈飛試著用劍鋒在結界上碰觸了一下,劍鋒與結界相交的地方隨即騰起了黑煙,結界無損,而鋒利的劍鋒居然被燒焦變黑了。朝花夕拾劍雖然融合了花精,但因為老夏是個法力高強的大妖怪,所以劍刃并不怕火,此番接觸,結界內蘊含的能量居然能將劍刃燒糊,證明這道被四個通天教道士共同催持的結界非同小可。

沈飛手腕一抖,劍刃上的黑焦痕跡被抖落,恢復了平整和光滑。他站在原地,定睛望向荷塘,只見池水的水平面距離地面大概一尺來高,明顯是被人為修建而成的,**的池水并不影響蓮花的盛開,荷葉巨大,如同一把把撐開的雨傘,含苞待放的**嬌艷欲滴,色澤鮮艷,一眼望過去,就如同一顆顆裸露在外的,連接著經絡的巨大心臟。

沈飛并不覺得這是自己的錯覺,他甚至能夠感受到含苞待放的**迸發出的強健**的跳動頻率。

布置結界的人不簡單,面前的池塘更不簡單,整個池子明顯都與城主府融為一體,可見拓跋烈的親叔叔,皇帝陛下的親弟弟拓跋鈞與通天教關系匪淺!想想真是不可思議,令狐懸舟作為通天教的高層控制了以自由著稱的金陵城,這還說得通,可是拓跋鈞身為地位尊貴,高高在上的皇族之人,他所掌控的地方又是帝國重兵管控的區域,是陛下的小金庫,他是怎么淪落成為了通天教的走狗的呢!

這一環沈飛實在想不通,因為想不通,對于怎樣處置拓跋鈞,沈飛心里便沒有定數。

抬起頭,望向操持結界的四個人,沈飛朗聲說道:“你們的主子呢,他怎么沒來。”

可惜得不到回應,那四人專心操持結界,不發一言,不動一下,嘴中念念有詞,也不知在說些什么。

沈飛面色陰沉下來,前無去路,后有追兵,他生存的空間被壓縮的很小,絕境之下忽然有些想念白羽,想念和他在一起與整個蜀山為敵的日子,那段時光雖然艱難,卻是他一生之中最開心,最快樂的一段時間。下山之后,一切都變了,破襲劍意越發精純的今天,沈飛早已不是過去的沈飛,而楚邪也永遠無法替代邵白羽在沈飛心目中的地位,那份友情,是在同舟共濟的磨難下淬煉而生的,是千金不換,永遠無法被磨去的,對于邵白羽,沈飛只有一個字,那便是“義”!

想念邵白羽,想念師父,想念云師叔,也想念君如,在蜀山的日子是先苦后甜的一個**,沈飛對那個高高在上的地方充滿了感情。承受師命孤身下山,他知道師父成全自己尋找滅族兇手的心意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不想他干擾了白羽繼承衣缽,順利繼承掌教之位。沈飛不責怪師父的偏心,他身為羅剎族人,能夠拜掌教為師已經很好,能夠成全邵白羽心中的夢想更是求之不得,只是在一些特別的時候,會感到孤獨和無力,感覺沒有了邵白羽陪伴在身邊,不那么踏實和安全。

男人用肩膀扛起道義,男人用肩膀背負師命,男人不像**一樣可以哭,男人是不能流淚的,所有孤獨和無助都只能埋藏在心里,直到云開霧散,重見天日的一天。

這就是傳道的旅途明明非常艱苦,沈飛卻從不在私下里,在納蘭若雪面前抱怨一句的原因,若連他都抱怨了,便再沒有成功的可能性。

默默的,沈飛握緊了手中的劍,白羽不在身邊的時候,朝花夕拾劍便是他唯一的依靠。

“戰吧,我沈飛下山的目的不就撥亂反正,蕩除邪惡的嗎!怕什么!有何可怕!”

一劍揮出,劍罡從水面上掠過,月牙形態的劍罡一端切入水中,隨著前進將平靜的池水分割成左右兩邊。沈飛一躍而起,仙劍在手中飛舞,凌厲劍光片片揮灑。

“既然蓮花有問題,我便斬落它好了!”大概是想到了邵白羽,沈飛離地而起的時候,展現出了之前從未有過的風度翩翩,輕若飛羽,仿佛被邵白羽附體,舉手投足之間瀟灑不少。

劍光飛射,沈飛揮劍怒斬蓮花,巨大的花葉混不受力,像棉花糖那樣吸住了他手中的劍刃。

“嗯?”短暫的愣神之后,沈飛**壓劍,劍鋒在他的大力下壓下斫入花葉之中,卻有一種泥足深陷的感覺,好像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與此同時,荷塘內其他的蓮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綻放開來,**之中包**一只只沒毛的野獸,野獸從內到外放射出光芒,如同有人從內部點燃了一團火,光濤離體,具有毀滅性的能量。伴隨著光濤的放射,**中的妖獸哀嚎起來,好像釋放這股能量對他而言是一種痛苦的事情。

毀滅性的光濤快速逼近,沈飛眼看抽劍不得,只能棄劍逃生,足下有**云承托,他速度奇快,躲開了光濤的攻勢來到天上,刺入**中的朝花夕拾劍散落成片片飛花,飛回到他手中,重新凝聚為劍刃的形態。

“難怪需要用結界封鎖,是怕我乘坐**云逃出去吧。”毀滅性的力量炸裂在結界的邊緣,非但不能對結界造成絲毫傷害,反而被無聲無息地吞噬掉、吸收掉,成為新的能量反補回來。而在光芒散盡的時候,**中**的妖獸重新顯露出來,仔細看,它不僅沒有毛發,而且五官盡失,后背融入花肉之中脫身不得,從**爆發出的能量波明顯灼傷了他的身體,全身上下都在冒煙,慘不忍睹。

“好殘忍,簡直和魔教一模一樣!”凡邪惡教派必定不將人命放在眼里,被困縛在**中的妖怪讓沈飛想起了方栦峰上逐個自爆的魔教道士,殘忍程度如出一轍。

沈飛決心了結了他們的痛苦,單手持印,默念:“干己申辛更生!”試著操控荷花。再邪惡的花朵也是植物,只要是植物便有可能被五行創生術控制,沈飛決心試上一試。

“干己申辛更生!”對應著天干地支,命理運轉的結印完成,操控植物的仙力隔空打入到蓮花**,竟然遭到排斥和抗拒。蓮花內部傳來一股強大的反擊力量,生生將沈飛的力量推了回來。后者身在半空,連著咳嗽兩聲,持印的左手頓時松開,放棄了控制對方的念頭。

又一次打量過去,這一次沈飛將仙力凝聚在兩眼之間,他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整個池塘都散發著同種屬性的妖力,像是一個整體,臉色馬上變了,暗道:難道整個荷花池都是一只巨大的妖怪?通天教以控制妖獸著稱,要好幾個通天教道士一起控制的大妖怪陵魚沈飛身在金陵的時候曾親眼見過,如果說面前的水池是一只大妖怪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

正尋思著,沈飛心中一緊,感受到一絲危險。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