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塵骨

第三百六十九章 決定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8-11  作者:林如淵
半晌,才見一點綰色的衣角探在門口的側邊,林蘇青張口想道一句許久不見,仔細想想其實也沒有多久,遂話鋒一轉,平平淡淡的道了一句:“若想一直跟著我們,始終膽弱可不行。”

話了他以眼尾瞥了一眼那枚衣角,見那衣角好是一番踟躇后,終于才整個兒柔柔弱弱的立在了門檻前。

她大約是隨著那五只小家伙來的,右手懷中抱著一只不大不小的野山雞,左手還提著三五條大小不等的草魚,那穿過魚嘴的繩,是用幾根差不多粗細的草搓成的,而且每條魚穿過的位置也相同。她就那樣抱著野山雞提著草魚,低著頭紅著臉兒杵在門口,像是翻了過錯在等待訓斥與懲罰。

狗子打著哈欠咚地一聲側躺在地上,瞅著半半嗅了嗅鼻子,道:“你是被水鬼拖去了嗎,怎么一身泥腥味兒。”它登時一個噴嚏,嫌棄的撇過臉去,怨道:“咦臭烘烘。”

林蘇青側目瞧去,半半下意識地要后退,可頓時羞怯極了,怎奈何只是腳尖輕輕動了動,腿不曾聽使喚,便有一點點水漬從鞋底浸了出來,將門前的地濕了一塊印子。

林蘇青屈指凌空畫下一條曲線,向她腳下一直,眨眼便有一雙同她腳上所穿的一模一樣千層底布鞋擺在她的腳邊。

“先將就一下,曬干之后你再換回去。”

半半的腳尖向內勾了勾,耳朵尖通紅一路紅到了脖子根,她怎能當著林蘇青的面換鞋,可是……她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門檻之內片塵不染的地面,又瞧著自己腳上這雙不僅濕透還沾滿了泥腥的臟鞋……她想了又想,粉粉的薄唇抿成薄薄短短的一條線。

于是她將草魚放下,將被綁了翅膀與腳爪的野山雞也一并放下,而后輕輕起身,向小木屋內行了一禮,抱起那雙嶄新的鞋子轉身就跑了。

見半半跑了,狗子一愣,這咋回事?怎么還跑了呢?誰又怎么她了?

夏獲鳥饒有意味的淺淺一笑,問林蘇青道:“你猜她會換上嗎?”

狗子挑著豆子眉頭,瞅了瞅早已沒有身影的門外,又斜眼睨了睨端坐在方桌前面無表情的林蘇青——哦它眼珠子滴溜溜一轉,會到了夏獲鳥的言下之意。

“幻術所化,始終會消散。”林蘇青眼瞼低垂,像是看著地面,雙目缺失無神。

“那怕是空歡喜一場了。”夏獲鳥舉眉而嘆。

門前的草魚不停地擺尾,野山雞翻著滾兒的掙扎,幾只小家伙見狀生怕它們逃了似的,連忙跑上前去將它們撿回來,一個兩個的誰也抱不住活蹦亂跳的魚,魚尾扇得它們眼睛都不敢爭,倒是地枇杷這個鬼靈精,它不去幫它們摁魚,它上去就給了那野山雞一腳,實實的踹在野山雞的臉上,將它踹得七葷八素,而后拽著野山雞被捆住的腳,生生將它往屋里拖。

“半半有毒。”狗子沒來由地突然冒了一句,將林蘇青與夏獲鳥聽得一詫,幾只抱魚拖雞的小崽子當即嚇得一頓,僵住了步伐。末了它才接下去道:“她是雷猴吧?雷猴不是有毒嗎?”實在是沒頭沒腦,鬧得大家欲笑不能。

夏獲鳥假意思量道:“那倒是真同你有緣。”她似笑非笑的看向林蘇青。

“你是想說我善藥理,也懂用毒,所以有緣?”林蘇青是她一手栽培出來的學生,可謂是手把手帶大的,她那刻意的一笑林蘇青哪會聽不懂她的用意,只玩笑說道:“老師你真是有心沒處使,亂點鴛鴦譜。看來今后應該多替你找些事情叫你忙起來。”

不過,夏獲鳥有意無心的一句玩笑,還真是攪動了他的心緒,因為那一句話他想起了另一位姑娘,那位特別善毒的姑娘——幽冥雙神的獨生女清幽夢。

“唔……說起毒……我想起了一個那個誰、那個誰來著……哦對對對清幽夢,那個面相就不太友善的對對對就是她。”狗子像是林蘇青肚里的蛔蟲似的,竟與他同時想到了這位奇怪的女子。

它又道:“不過……未想起她時還不覺得什么,這突然想起來她來吧,我突然有個疑問。”

“怎么說?”林蘇青脫口而出,這提問的速度令狗子一訝,心道這小子這下如此八卦?但比起林蘇秦的火速發問,狗子覺得自己的疑惑更為重要,隨即便道:“你還記不記得三清墟的大千宴那日?”

“然后呢?”

“那日夕夜奪得榜首。”狗子坐得端正,一本正經時圓溜溜的眼珠子閃閃發亮,“清幽夢不在。你說奇怪不奇怪,但凡三清墟學子皆是削尖了腦袋都要擠進去的大千宴,偏她卻不去。”

“清幽夢?清……”夏獲鳥托著下巴想了想問道,“是幽冥雙神的孩子?”那一臉驚愕,顯然很是意外,“幽冥雙神的孩子居然也去了三清墟?”

“是呀。”狗子鄭重的點了點頭,“現今的三清墟早已不是曾經的三清墟了,我最早知道清幽夢也報名了本屆三清墟時,我也納悶了許久。不過以當前局勢去看的話也不是不能理解,我猜她是代表著幽冥界。唔……看她那副死人樣子,的確也像是身不由己。”

“幽冥界一直依附于天界,他們表明立場也是應該的。”夏獲鳥蹙眉思索,“只是以這樣的表現方式的話,那三清墟的立場不就……”

一直垂眸凝思的林蘇青,聽著他們的談話心中在不停地梳理著被遺落的過程。至于三清墟的立場,不必夏獲鳥說,他剛入三清墟時就已經知曉明白。只是他忽然轉了注意,不再是順口一說“毒”,而順便想起一個人而已。

“那日,我做戲率領魔軍進攻三清墟。有許多應該在場的,卻都不在場。并且,守護三清墟的神獸們一頭也沒有出現!”林蘇青說著指尖不由自主的搓捻,像是翻來覆去縝密地梳理心緒。

那日無論事發之時,還是事發之后,已然危及三清墟精英學子性命的情況下,作為守護,居然一頭也未曾現身,結合他之前的猜測……原因顯而易見。

他皺眉沉思道:“這場弈局,究竟有多大,牽扯有多深,恐怕唯有二太子殿下醒來,才能真正的知曉。”

緊張,他們仿佛正站在漆黑深淵的邊沿,試圖向其中瞭望,深淵深不可測,他們必須跳下去,而以他們目前的實力,倘若莽撞的跳下去,所等待著他們的,是萬劫不復。

“是二太子的局,我們無能為力啊。”夏獲鳥嘆息道,感覺嘆出的都是冰冷的寒氣。

“何止是二太子殿下的局。”林蘇青倏然抬眸,凝重而道,“還有祈帝、還有天帝,之外還有魔界……或許還有其他,也未可知。”

“那你的處境……不是一般的艱難呀。”夏獲鳥莫名一笑,緩解著緊張的情緒。

狗子昂著下巴以鼻孔看林蘇青道:“你現在知道以前的你有多么的無知,有多么的天真了吧?”

要說不膽戰心驚那是不可能的,林蘇青感覺到自己不由自主的顫抖,不是因為害怕,不知是因為什么,他的手心里滿是濕潤,他感到一點亢奮,但又不確定是否是因為緊張或是什么造成了的亢奮的表象。

是二太子殿下一步一步引他入的這個局,而后撒手給他。是了,是二太子殿下要他與那些巔峰之上的對手對弈。這是二太子殿下的用意嗎?可是為什么非要讓他這個完全不是一個層級的小角色去挑戰那些巔峰之上的霸主呢?

縱使他再有能耐,如何挑戰千軍萬馬?

“別慌。”夏獲鳥拍了拍林蘇青的肩頭,像是看穿了林蘇青心中所想似的,寬慰他道,“我猜二太子這樣安排自有他的用意,他好不容易保下你,又怎么會讓你輕易去送命呢?他不像貪玩的性子。”

“唔對,我家主上又不是白澤神尊。誒?我怎么忽然扯到了白澤神尊?”狗子自己被沒過腦子的話說得訝然。

對了,還有白澤神尊……他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他或許早已經知道結局。那么他在其中又是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是對手?還是友軍?或許……

“唉呀說起那位神尊,那可不好說……”狗子擰著豆子眉頭煞有介事的擔心起來,“他要是玩心大起,他才不管是誰的局,他若是攪和攪和……呃……我覺得……”

“白澤神尊玩心一起搗些小亂是有可能的,不過……他應該不會害林蘇青。”夏獲鳥似是知曉什么似的,說得十分篤定。

“你又知道?”狗子仰著下巴,以眼尾乜著她道。

“咳、我不知道。我也是猜的。”

“猜也得有個理由吧,你從哪兒猜出的那位神尊不會害林蘇青?”

夏獲鳥被問得啞口無言,這時林蘇青莊肅道:“……因為我和他一樣,都曾是變數。而他也和我一樣……”他忽然猶豫,便收了后話,“我是說假如一樣,那么,他是幫二太子殿下的。”

“幫二太子就是幫你!”夏獲鳥眼神一亮,“林蘇青!你有一個不得了的后盾!”

“不……”林蘇青搖了搖頭,“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即使參與或是出手干涉,也只是幫大局。只是不同于那些要滅我的。”

“林蘇青,你不要總是這樣冷漠的、以惡意去猜想別人。”

“我若始終以善意猜想一切,我還能活到今天嗎。”從他回來這邊這個世界開始,他的天真他的隨性……就已經隨著他的到來都拋在了那邊。回想回來的日子并不久,卻好像已經許久許久過去了,不是真正的時間在走,而是經歷了太多,像是已經過去了許久。

夏獲鳥不同他就此爭論,直接問他道:“那你接下來什么打算?”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  塵骨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塵骨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