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君九齡

第七十四章 我要抱抱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1-17  作者:希行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場面盛大在很多時候是一種炫耀,也令人艷羨。

包括喪事。

但不包括方家。

老人的話音未落,旁邊就傳來婦人們的哽咽聲。

“是讓看熱鬧的嗎?是讓看熱鬧的嗎?”她們喊道。

老者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雇傭了幾百人送葬,場面如此之大,不是讓人看熱鬧是啥?

“人死了,看什么熱鬧啊。”一個婦人紅著眼說道。

“那以前人死了送葬,大家都是看熱鬧啊。”老者攤手說道。

覺得這些婦人們難以理喻。

“但這是方少爺啊。”另一個婦人掩面哭道。

雖然沒有在送葬的隊伍里,但她的悲痛不比那些人少。

“是啊,方少爺這么年輕。”

“方少爺人這么好。”

“方少爺長的那么好看。”

更多的婦人女子聲響起,一個個神情悲戚。

少年早逝,鮮花打落,總是讓多愁善感的女子們憐惜悲傷的,老者沒有再跟這些女子們爭執,但也沒有認同這悲傷,對于他這樣的看過很多生死的老人已經麻木了。

“悲傷的也不僅僅是方少爺年少。”旁邊一個男子嘆口氣,神情亦是幾分悲傷,“悲傷的是,最終還是難逃命運。”

命運啊。

老者看向送葬的隊伍。

“原本以為不會這么快看到方家又送葬。”那男子說道,“仇人得誅,病疾被治好,方家少爺光鮮亮麗的活著,沒想到”

他說到這里搖搖頭,有些不忍說下去。

沒想到年輕的生命還是這樣戛然而止,這個從五歲就被看成死人的孩子,還是沒能壽終正寢,還是死在了青春年少時。

那個詛咒看來并沒有破除,依舊還是應驗了。

命運啊。

每個人都難逃。

再努力也不行啊。

這的確是讓人悲傷絕望的事。

老者長嘆一聲,看著似乎望不到邊的送葬隊伍眼眶微紅。

“少爺沒了,德勝昌也沒了。”

高掌柜哽咽說道,看著眼前剛下馬的女子。

君小姐摘下遮面,雖然眼神精神,但縱然斗笠面紗遮擋,日夜不停的趕路也讓她的臉被風沙土染遍。

“他沒了,這又關德勝昌什么事?”她皺眉說道。

“因為德勝昌沒錢了。”方玉繡的聲音在后說道。

君小姐沒有停留向前邁步,一面哦了聲。

“德勝昌前些時候做生意虧了,倒了帳了,所以小弟才急著去見一個大商戶,拿到了一大筆銀子。”方玉繡一面跟上一面慢悠悠說道。

“那錢呢?”君小姐問道。

“因為大火燒了半條街。”高掌柜跟上幾步垂頭說道,“少爺吩咐給那些人家補償,房屋重蓋,死者掩埋,傷者養老,所以錢花了很多。”

所以票號運轉的錢又不夠了。

“我可沒有說不借給他。”方玉繡說道,“是他瞞著我們找了票號的所有掌柜來,退了銀子還了帳,把票號平了。”

她說著攤攤手。

“然后他就眼一閉去了,我們又有什么辦法。”

君小姐看她一眼。

“至于德盛昌的那些掌柜伙計,散了也是散了,我搶不是我請一些來用也是很正常的嘛。”方玉繡再次一攤手說道。

君小姐又看向高掌柜。

高掌柜有些不好意思的將頭更低。

說著話已經到了正院,方承宇已經下葬,但院內的靈棚還沒有撤,到處都是素白一片,來往的仆婦小廝都還在抹眼擦淚,靈堂里香火裊裊。

君小姐站住腳看著靈堂,一旁的仆婦丫頭已經拿好了蒲團錦帕等候她的大哭,等了片刻卻見君小姐轉身走開了。

方玉繡和高掌柜沒有阻攔,看著她大步向門外而去。

方家的祖墳在山東,但自從跟山東那邊撕破臉后,方老太爺和方大老爺的就在陽城建了墳塋。

如今方承宇也自然要下葬在這里。

在山坡上看去,這里的一大片都被素白遮擋,無數的孝子孝婦叩拜,鼓樂嗩吶聲撕心裂肺。

坐在山坡上放牛的少年聽的如癡如醉,一旁的牛將他頭上戴著的草圈一口咬住慢慢的嚼著他都沒有察覺。

“好看嗎?”

有聲音說道,同時一只手將草圈從黃牛口中拿出來,拍了拍牛頭,黃牛也沒有生氣慢悠悠的轉頭到一邊去了。

“好看啊。”少年回過頭,對著站在身后的君小姐露出笑臉。

日光下明眸皓齒炫目。

“這葬禮可是我一手籌劃的,連那些白幡都是我請了山西最好的手藝師傅扎的。”他帶著幾分得意說道,又揚眉,“漂亮吧?”

君小姐向山坡下看去。

“死物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今晚一場大雨,明天就什么都沒了。”她說道。

“我說的是現在啊。”少年笑道,“現在,此刻,這一瞬間,漂亮,就足夠了,何必管它以后。”

君小姐沒有說話,似乎看山坡下的場面入神。

“別鬧。”她忽的說道,微微一抬腳。

少年嘻嘻笑著收回手,松開她垂散的百褶裙角。

“說德勝昌資金不足無法運轉,你是在小瞧你自己嗎?”君小姐低頭看著他說道。

通過那些描述,很明顯是他自己要散盡德勝昌的錢財,要讓德勝昌這個票號徹底的消失。

“九齡,德勝昌,本就不該存在。”方承宇收起笑,神情認真的說道,“我祖父我父親我祖母做不到這一點,我是個無情的人,就讓我來結束它。”

德勝昌原本是齊王用來生錢謀逆的工具。

這一點是皇帝在罵太后的時候親口承認的。

至于當初方老太爺知不知道,方老太太又知道多少真相,君小姐沒有問皇帝,現在也不打算追查了。

就如方承宇所說,德勝昌不該存在,那現在它消失了,就這樣吧。

不管怎么說,自從自己來了以后,德勝昌的錢都在她的掌控下,也為她所用。

“票號可以不存在,你為什么也要裝死?”君小姐看著他問道,“是因為覺得委屈,所以才要這樣埋葬結束過去嗎?”

委屈。

就因為無可選擇的生而姓方,就要生而遭受病痛折磨,就要為了方家的生意熬心瀝血。

“怎么會。”方承宇義正言辭說道。

君小姐看著他沒說話。

方承宇嘻嘻一笑。

“好吧,是有一點。”他伸手撓了撓鼻頭說道,“所以我努力的做事。”

努力做事然后毀掉。

“也不能說毀掉,對于方家來說,是新生。”方承宇說道,“姐姐們的票號,以后就是干干凈凈的,認認真真的做生意,一切都重新開始了。”

他說著站起來,拍了拍手。

“我也新生了。”他說道,轉頭看著君小姐,眼睛閃閃亮,“九齡,我有好多事想要做呢,你還記得吧?我當初看了很多書,我那時候就想等我好了,我就去看看書上寫的那些地方那些風情,看看跟陽城不一樣的山水風景還有那些人,還有還有,你知道我其實最想做什么人嗎?”

君小姐看著他。

“什么?”她問道。

“鐵匠。”方承宇說道。

君小姐看著他讓女孩子們都嫉妒的白嫩面皮,忍不住一笑。

“喂,我現在也很有力氣的。”方承宇有些委屈的說道,將胳膊抬起來,“你摸摸。”

君小姐哈哈笑了。

方承宇被她笑的更不服氣,抓過她的手按在自己胳膊上。

“你看。”他說道。

君小姐拍了拍他的胳膊,認真的。

“是,有力氣的很。”她說道。

方承宇這才笑著松開她的手。

“說起來,我的確是無情,為了自己的新生,為了去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把一切都拋下了。”他說道,“二姐姐到現在肯定還在罵我黑心,早知道我把祖母母親甩給她們,她當初就該再多分點錢。”

說著又看著君小姐。

“還有,如今這個時候,九齡你不該離開京城,我該瞞著消息的。”

如今皇帝新病,皇太子詔書正被質疑,朝堂紛亂暗潮洶涌。

君小姐卻在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日夜不停的從京城趕回了陽城。

君小姐看著他沒有說話。

方承宇也看著她。

“好吧好吧,我根本不想瞞著消息,我就算知道現在不合適,現在你要做的事很要緊,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他說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會不會放下一切來看我。”

君小姐看著他。

“然后呢?”她說道。

方承宇看著她。

“要抱抱。”他說道。

在這個時候,他擺出盛大的葬禮,鬧得沸沸揚揚,同時在第一時間將消息送到京城。

這個時候,她在宮里經歷的誅殺未遂,險中有巧皇帝終于病到,期盼籌劃艱苦一步步走到現在,終于要到了塵埃落定的關鍵時候。

他說自己要死了,她就甩手抽身毫不遲疑的趕來。

其他他完全可以不說,而是跑去京城當面告訴她。

其實她也可以完全不回來,因為她知道他不會真的死,也知道她不回去,他也完全理解。

但他說了,她也回來了。

都在最不合適的時候做了最不合適的事。

現在這件事做了,然后呢?

然后他為了要個抱抱?

君小姐看著方承宇,微微一笑,一步跨到他身前,伸手抱住他。

方承宇的個頭已經超過了她了,所以她只能抱著他的腰,他也不能像孩子那樣靠在她的肩頭,而是更合適讓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頭。

看著山坡上相擁的二人,站在不遠處的高掌柜移開了視線,但方玉繡還認真的看著。

“真是蠢啊。”她評價道。

這個抱抱明明以后有更合適的時候可以要的。

非要在這么個時候做這么沒有意義的事。

“不過。”方玉繡收回視線,又微微一笑,“太聰明太在意意義,人生就真的太無趣了。”

她轉過身慢悠悠的踩著散落一地厚厚的紙錢走去。

這么看來,人生還是很有意思的,這也是為什么再苦再難也要拼命的活著的意義吧。

因為,值得。

(寫出來就放出來,越來越臨近結尾了,也不講究什么意義規矩了,突然有些舍不得你們,想要你們親親抱抱舉高高)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  君九齡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君九齡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