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九十年代紀事

第一百五十五章 坦白也沒用(兩章并一)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2-13  作者:YTT桃桃
 
這后半夜,很多人都沒有睡好,甚至是沒睡。

江男也不管學校抓不抓那事兒了,她是握著手機迷迷糊糊睡過去的。

或許是睡前還想著,怎么她爸的手機打不通,怎么爺爺家還始終占線呢,她就開始做夢啊,一宿夢的都是在找人。

找到這個,丟了那個,給她累的啊。

大慶醫院那面兒。

江老爺子醒了,撤掉氧氣罩。

江源景問道:“您感覺怎么樣啊?”

老爺子擺擺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是好了,也像是沒發生過什么一樣:“不打緊,快讓文慧領浩浩回家吧,浩浩明兒還得上學。”

江源景聽完,他還沒等長舒一口氣呢,李文慧這個兒媳先恨不得謝天謝地了。

李文慧此刻是真心謝謝老天啊,就覺得多虧剩下的是公公,多虧是公公在她家養老。

這要是換做婆婆,別說都折騰到醫院來了,就是好人一個時,老太太都愛唉聲嘆氣給他們聽。

老太太要是攤上這事,醒了不得又哭又嚎的接著作啊?

想到這,李文慧特別會做人,嘴也特別會說:“爹,別跟我們一樣的,你說我也是,我姐跟半瘋似的,那功夫勁兒,我就別往上沖了唄,我現在脾氣也是不好,我改,您老別往心里去。”

江源景煩了:“少說沒用的吧!”

“嗯,我這就領浩浩回家,明兒起大早我就過來,拿點兒洗漱用品啥的,我再給爹熬點粥,得住幾天好好觀察觀察,不著急,那我和浩浩走了?源景你別睡覺,你瞅著點兒爹。”

等江源景出門送媳婦和兒子時,江老爺子才嘆口氣:“唉!”

而門外的對話是:

“啥?你給哥打電話了?你這娘們,不是應該給姐打電話嘛,就是她氣的!”

李文慧振振有詞:“那爹都住院了,等哥下火車,得讓他來瞅瞅啊,要不然過后不埋怨咱?他又不像是還沒回來呢,不能眼里只有老丈人家,沒有親爹吧,哼,至于你姐,算了吧!”

江源景一想也是,他姐就會添亂,他哥那頭呢,剛才電話還打了一半就斷掉,估計也得老惦記了,還是哥來吧。

李文慧卡巴卡巴眼睛,發現江源景聽進心了,她想的是:

那老爺子住院花錢啥的,又不是他們家氣的,就剛剛那么一會兒,又是救護車又是啥的,小一千塊沒了,不讓江源達來,這錢誰掏啊?讓那虎了吧唧的大姑姐掏?那就是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

“鐵公雞”家。

在這個時間段,江源芳和丈夫孫建權,夫妻倆感覺心更齊了,就覺得到了關鍵時刻誰也不行,還得是兩口子。

他們更是把自己擺在了受害者的位置。

而他們的女兒,孫雨那個十七歲的女孩兒,到底是有多恨江男,到底是被江男氣到什么程度了,才能讓她都熟睡了,還哭、還咬牙、還攥拳頭、說夢話罵江男。

火車上。

江源達在老丈人知道了之后,他目送那對兒父女進了車廂,并沒有在第一時間回去,因為他心里是亂糟糟的,從沒有過的慌。

他稀里糊涂的敲開了列車員的門,等見到列車員了,他自己先雙手搓了搓臉,像是才反應過來似的問道:

“同志,哪能給手機充電?家里有急事。”

得到哪都不能充電,江源達耷拉著腦袋,又站在走廊里硬是冷靜了十幾分鐘。

他那顆心,此刻七上八下亂扯動,都快扯爛烀了。

一面惦記親爹怎么樣了,一面是叫了二十年的爹,讓他們夫妻倆離婚。

他又太了解岳父了,老爺子很犟很倔,要不然現在不可能是個普通的莊稼人。

要知道在那年月,認字有文化的太少,后來幾村合并改鎮,有一個外村的去了鎮上當領導,選拔班子成員,大伙都忽悠啊,上門送禮,有的沒錢,就恨不得去人家干活,見面得點頭哈腰。

就他岳父不愛來那一套,這才給擼下來當普通農民的。

江源達覺得自己都不能分析,越分析岳父,越覺得沒明天了似的,別看平日里岳父不怎么指手畫腳,可一旦吱聲,基本上就定了,即便蘇玉芹縮了,他岳父都得……

找丈母娘?

江源達搖了搖頭,拉倒吧,心臟那樣,再說即便站在他這面了,丈母娘看起來挺能咋呼,實際不當家做主。

這一刻,江源達真有點兒傻眼了,事情完全不可控。

等他回了車廂,還沒等爬上鋪位呢,手邊就摸到了一張紙,不用想就知道,欠條。

“爹。”江源達坐在蘇長生的鋪位上,用氣息又小聲叫了遍:“爹,咱倆,咱倆出去……”

說到這,卡住,看了眼對面苗翠花熟睡的后背,又瞟了眼上鋪蘇玉芹的方向。

蘇長生等了等,江源達沒動靜了,他先嘆口氣:“快去睡吧。”

這話似鼓勵了江源達,他立刻道:“爹,我知道您也睡不著,那咱倆出去抽顆煙,我有幾句話想說。”

這回,蘇長生和江源達是站在火車門那,就怕誰路過聽見。

江源達沒等開口呢,他自己都覺得,等會兒說的話會很難堪,但依舊鼓足勇氣道:

“爹,我錯了。”

“是誰?”

“是秦二丫,以前在咱村,我和玉芹還沒定親呢,就認識。”

蘇長生手中的煙頭忽明忽暗:“哈!哼!”

“爹,您別這樣,您也不用冷嘲熱諷。

我倆以前可沒啥,有啥我能娶玉芹嘛。

說實話,我沒想到會再見到她,更沒想到玉芹還和她走得挺近,老叫她去家吃飯,還老跟我嘟囔她不容易,在我這拿貨讓照顧啥的。

這話我沒撒謊,我倆回您那,您也聽玉芹說過這話吧。”

蘇長生啥也聽不進去,他就知道,要不是秦二丫還好點兒,原來還真是。

那秦家二丫頭,打小和女兒一起玩,他家小芹,這是糟了啥罪了,丈夫和打小玩的搞在一起。

他閨女知道時,那得啥樣。

這是要他女兒半條命!

蘇長生立刻心疼的捂住心口。

但是江源達誤會了,以為岳父是氣的,趕緊解釋,道出的也都是心里話:

“去年,廠家安排我們過年去玩,她求到玉芹那,玉芹磨磨唧唧的讓我帶著,我以為人家是心大,想認識老板拿第一手貨唄。

我這面,確實可以帶仨人,那時候一號店店長家孩子中考,也確實多個名額。

我撒謊雷劈的,爹,那時候、那時候我根本沒那心思,就是納悶原來玉芹跟她能關系那么好而已。

在這之前,也一點兒事都沒有!

我發誓!

爹,我們都是老爺們,您就是沒經歷過,也應該能猜到,廠家把這些全國各地一年幫他們掙不少的叫去,指定得安排。

我喝的挺多,秦、她就幫我擋酒。

讓跳舞唱歌啥的,我尋思跟熟人跳,也比跟生人摟摟抱抱強吧,她還邀請我,我就跟她跳。

完了我是萬萬也沒想到,我房卡被她摸走了,等我回房間……”

江源達深吸一口氣:

“爹,我承認我錯的離譜,這種事我說出花也不對,那我慢慢還行嗎?您看我表現行嗎?

我希望您也站在男人角度替我想想,我喝那么多,燈一開,嚇一跳,一個女的,就脫溜光站面前,我又不是唐僧。

犯了一次錯后,酒醒了就給她攆走了,我……

爹,您要知道,我要是那樣人,我早就那樣了,我用和她?”

江源達捂臉,他說不下去了。

蘇長生冷聲問道:“那之后呢,之后也是她給你設陷阱跳的?她綁你腿兒啦。”

江源達搖頭:

“她是沒綁我腿,可是她老去我家。

我下班一進屋,她就和玉芹有說有笑的,在屋里呢,給我整的,那段日子我也提心吊膽。

回來后,爹,我是真后悔過,我都恨不得……

可我也害怕,我不去一趟,就當那事沒有,我怕她和玉芹說。”

蘇長生擰緊兩眉:“你怎么就不能和我閨女說實話,也總比你們拿她當傻子強。”

“是,那是因為我沒想到玉芹有一天會知道。

爹,咱做人、做錯事,不都是這樣的反應嗎?我也是普通人。

我想著,能瞞著就瞞著,大家都知道自首減刑,但是有幾個有勇氣去自首的?不都是在得過且過?

我總覺得,伸脖子是一刀,縮脖子或許能躲過這一刀,我就去了。

她建議,我們就那樣,玉芹那指定不會知道,她說她發誓。

我糊涂,我信了,因為我覺得一切都能掌握得住。

她一個離婚的女的,圖我啥?不就為錢?她們那一家子不都那樣?

只要我沒變成窮鬼,只要給她兩個,她要是為錢,為了我不斷了給她好處,她就不敢和玉芹說。

爹,我沒想拿玉芹當傻子,她是我媳婦,我孩子的媽,誰拿她當傻子我拼命。

但是事實上,確實是我、我傷她。

我真是沒想到,這事能暴露,而且是男男先發現的。”

蘇長生震驚地看向江源達:“啥?”

“您和娘檢查身體那次,男男才出院,她揮菜刀要剁了秦、秦雪蓮,我趕到了,孩子就在我懷里直挺挺抽過去了,緊接著,陰差陽錯玉芹也出現了。

現在是,男男不知道玉芹知道,我倆在商量著,商量……”

蘇長生咬咬牙,咬牙切齒硬著心腸呵斥道:“活該!是啊,我早該想到,大字報看來也是男男弄的,好哇,好!讓她小小歲數知道這些,總比我養個傻了吧唧不知道防人的強,這就叫,一報還一報!”

“爹,我求您,你打我罵我,就別說一報還一報!”

江源達在老岳父面前,毫無心理負擔的突然哭了:“男男剛在新學校穩定下來,你讓玉芹回去跟我過,我再也不的了,我男男,我男男……”

老爺子也眼淚巴差的:“你老你家男男,我家小芹呢?

江源達,我都恨不得剁了你,恨不得戳瞎自己,當年咋就信著你。

你現在求我,等你將來當了岳父,巴心巴肺求姑爺待女兒好點兒,結果落個這下場,你再過來跟我說話!”

江源達激動的掏兜,將欠條撕了。

蘇長生激動地看著,他依舊咬牙:“那也得離,必須離!我女兒以后就是一個人老死在家,也不和你這樣的在一起一天,惡心!”

老爺子說的是心里話,他此刻都不尋思其他的了。

二十年前,他就沒圖姑爺有沒有錢,現在更是不尋思離婚財產不財產的,以后又會啥樣,這些都不想。

他當父親的,就知道女兒過的不好,那口窩囊氣給多少錢都治不好。

他得給孩子領回家去,像以前似的,他和老伴能給孩子買得起啥就買啥,能給吃啥就吃啥。

誰家養姑娘圖的不都是孩子活的順溜。

火車到站了。

苗翠花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氣氛咋不對勁呢,她一手捂著心口,一手指著蘇長生道:“你把那包給源達啊,你背那老些干啥?”

一宿沒睡的老頭,他張嘴就撒謊道:“源達下了火車有事兒,他爹那頭的事兒,咱們坐大客回去。”

“哎呀,源達,你爹咋的啦?那小芹你也得去啊?”

“小芹不去,跟咱在家呆幾天!”說完,這就算定了,蘇長生一倔答,背包先出去了。

半宿時間就嘴上長出個大火泡的江源達,他在昨晚聊完后,該說的說了,一看岳父那樣,心里明白,依舊死刑。

他只能看向蘇玉芹。

蘇玉芹給老太太系圍脖:“娘,我跟你們呆兩天,我也得緩緩,折騰的不行,他爸那面沒啥大事,他自己去就行,完了我再回去看男男,我現在這個狀態,讓孩子看見也得擔心,該不安心學習了。”

苗翠花嘴唇動了動,最終沒說出啥。

等出站時,當蘇玉福一個大男人,在出站口又蹦又跳揮手時,江源達知道他更沒戲了。

瞧,老丈人趕緊讓小舅子接過他手里的包。

瞧,蘇玉芹連看他一眼都沒看。

瞧,就是不明就里的丈母娘都勸他:“快去取車,放心走吧,玉福在這,我們坐大客就行。”

瞧,沒長心肺的小舅子,剛提議:“姐夫,我餓了,走不走的,咱先找個地方吃飯唄,”那話還沒等說完呢,他岳父上手就是狠狠一巴掌。

然后,蘇家那幾個人,都沒瞅他,大包小包的就離開了。

江源達站在陌生的城市,他胃疼,頭疼。

站前廣場上,看著越走越遠的幾個人,他甚至有些頭暈目眩,有種錯覺,不知道一天天在忙個什么。

之后,江源達去朋友家取車,強裝笑臉客套幾句,給車加油,然后他就空著肚子開上高速。

明明和蘇家人坐的大客車是一個方向,可是這一路只有他一個人。

縣里。

“咣咣咣。”

孫建權開門:“哥?”

捂著腦門出來的江源芳也是一愣。

江源達陰沉著一張臉,站在妹妹家的門口。

上一章  |  重生九十年代紀事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九十年代紀事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