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祭煉山河

第637章 意志實質化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06  作者:食堂包子
 
“答應他!”

低喝突然在心底響起,秦宇凝神感應,卻找不到半點波動。

余光掃過對面,微笑著自稱靈族的狐耳花,很明顯這道聲音,與他并沒有關系。

念頭急速轉動,這聲音的主人會是誰?他有什么目的?

對面狐耳花道:“你的確應該謹慎,但不妨看一看我的表現,不必著急做出決定。”

秦宇沉默半晌,“好,我可以答應,但這并不代表承諾,一旦有任何不妥,我隨時都會退出。”

狐耳花笑容燦爛,“當然,相信我,你不會后悔這個決定。”他抬手一指,“現在,我將給你第一個,相信朋友的回報,從現在開始這些石珠都歸你所有隨你取用。”

樹下枯枝落葉翻滾起來,一顆顆石珠四下滾動,自里面噴涌出的,全部都是上品珠。

見秦宇不動,狐耳花抬手一招,大片石珠升入半空,“現在你可以放心的收取了。”

秦宇不再猶豫,拂袖靈光掃過,石珠紛紛消失不見。

狐耳花看著神道方向,道:“接下來,是我給你的第二份回報。”他抬手點出,空間劇烈震蕩,一片深沉黑色出現,被直接震退出來。

黑暗斂去露出一道身影,秦宇眼神微凝——這身影,竟是操控三合商會大船的修士,舒鶴!

只不過今日的舒鶴與當初相比,氣息已完全不同,濃郁死氣化為勃勃生機,這種事情尚且是秦宇第一次見到。

他眼神冰寒看了一眼秦宇,沉聲道:“閣下如果要選擇合作者,我想我會更加合適。”

狐耳花搖頭,“你不行……你們都不行。”

抬第二指落下。

這一指下,空間瞬間向內坍塌形成黑色大洞,三道身影從中飛出,落在地面臉色各自鐵青。

原本冷清的局面,隨著出現的幾人,突然熱鬧起來,秦宇眉頭皺起,之前竟沒能察覺到他們的到來。

狐耳花微笑道:“你發現不了很正常,因為這整片空間,都是古木的延伸,你身在其中五感已被遮掩。”

他看向舒鶴,突然開口,“我記得你,很早之前你就已經,進入過這片宮殿,但你已經被算計死去,而出手的應該就是,旁邊這三名修士。生死大敵在前,難道你不準備,為自己討個說法嗎?”

黑底紫紋長袍老者沉聲道:“閣下何必多做挑撥,眼下的局勢,當真以為我們會自相殘殺嗎?”

狐耳花眼眸輕閃,“那可未必。”

吼——

怒嘯陡然爆發,舒鶴身體輕顫,眼眸間兇光涌動快速浮現血色,他死死盯著三合商會幕后三尊靠山,咬牙切齒臉上一片猙獰。

銀發中年驚怒,“舒鶴,你瘋了嗎!”

舒鶴狂笑,“沒錯,我瘋了,早在你們背信棄義,將我變成傀儡時,我就已經瘋了!”

唾液順著嘴角留下,他體內骨肉傳出轟鳴,皮膚表面上一塊塊鱗甲浮現,卻又在下一刻被崩碎、脫落。

鮮血沿著崩裂傷口流出,很快浸透衣袍,舒鶴氣息以驚人速度暴漲,充斥著暴戾、毀滅。

老者低吼,“殺了他!”

抬手一拳打出,無數道紫光浮現,似億萬箭矢呼嘯射來。

轟——

舒鶴肉身被從內部撐破,一頭異獸鉆出來,它身體迎風見漲,轉眼達到數百丈,張口向前一吞,嘴巴如同黑洞將所有紫光吞噬!

迎著秦宇的眼神,狐耳花微笑開口,“靈族的天賦能力就是針對魂魄,不湊巧,這家伙的魂魄便存在缺陷,要影響他并不難。”

化身異獸的舒鶴,已與三人陷入激戰,盡管以一敵三,可他居然沒有落到下風,黑色曼陀羅花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曼陀的力量!”

銀發中年滿臉驚怒,顯然對此有所了解。

狐耳花拂袖一揮,古木間飄出光點,匯聚融入異獸體內,讓它爆發出更強的力量。

“我們靈族人數并不多,為確保每一位族人的安全,擅長的手段是借力,很少有直接與人搏殺的時候。”

“這三個人族修士,實力相當不弱,我殺他們不難,但需要損耗就本珍貴的之力。”

“驅動這個……混合體,就是最好的選擇,即便不能兩敗俱亡,也能盡可以的節省力量。”

秦宇面無表情,“舒鶴……這頭異獸,不是他們的對手。”

說話時,他眼神落向一直沉默的第三人,他是個樣貌尋常的年輕人,只有眼眸間些許滄桑,才流露出濃郁歲月氣息。

可不知為何,秦宇總覺得這年輕人,給他一些熟悉的感覺。仔細回想,腦海中卻沒有半點,關于此人的信息。

狐耳花道:“既然說了,這是給你的第二份回報,他們自然交給我來應付。”

他看著異獸,口中突然誦念起,某種奇特的音節。

舒鶴變化成的異獸,突然發出咆哮,流露驚怒、恐懼。可很顯然,吸收了古木釋放的光點后,一切已由不得它。

異獸身軀再度膨脹,明顯超出它的承受極限,表皮開始崩裂,出現一道道傷口。

鮮血流入雙目中,異獸氣息更加狂暴,失去了一切理智,只剩余殺戮、毀滅。

它仰天咆哮,身體表面所有鱗甲突然自行張起,生生與血肉撕裂開,飛到半空中。

每一塊鱗甲,都是一處節點,它們彼此連接到一起,將范圍內的空間與外界隔絕。

黑底紫紋袍老祖與銀發中年,臉色剎那大變,兩人低吼一聲,體內氣息徹底引爆。

下一刻,舒鶴所化的異獸,身體直接爆開,可詭異的是它自爆的力量,并沒有直接爆發,而是在剎那間融入到,所有脫離的鱗甲中。

這些鱗甲的爆炸,才是真正的殺戮手段,無數塊碎片攜帶著恐怖力量,如海嘯席卷,將三人身影淹沒。

狐耳花淡淡道:“結束了……”聲音還未落下,他臉色驀地一變,露出陰沉之色。

下一刻,一道璀璨刀光,宛若九天降臨的瀑布,浩浩蕩蕩橫掃一切,將爆炸波動從中瞬間切開。

秦宇猛地抬頭,眼神鎖定刀光,瞬間便認出了,將它釋放出的主人。

一往無前,似千萬阻隔在前,也可一刀斬破——負柴翁!

難怪以獵神組織的手段,都不能鎖定他的行蹤,原來他竟躲藏在封石世界中。

裂縫之中,年輕人手提柴刀邁步走出,他不再隱藏自己的態度,看向秦宇面露復雜。

躲入封石世界,最終依舊不能擺脫,來自他的追殺,莫非這便是宿命?

搖頭,年輕人壓下所有心思,若是信命的話,他根本不可能活到今日。

抬手向前一劈,刀鋒所經處空間直接裂開,年輕人一步踏入其中,氣息消散不見。

狐耳花皺眉,“序列者!”

他放手沒有繼續追殺,既然對方已成為序列,即便他也不可能,再直接將其抹殺。

這是封石世界的規則,對所有序列者的保護,不受外界力量干涉。

秦宇沉聲道:“序列是什么?”

狐耳花道:“你應該已經進入過封石形成的‘星云’,在那片‘星云’的最深處,有且僅有十塊巍峨封石,每一個都似太古神山撐天立地,有資格踏入這十塊封石的人,便被稱為序列者。”

略一停頓,他繼續道:“而你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成為序列者之一,最終獲取九顆序列封石上的印記,只有成為九印序列者,才有資格開啟大墓,殺死戰族大能者!”

秦宇瞳孔微縮,“九印?”

狐耳花道:“踏入第十塊封石,自動成為一印序列,踏入第九塊封石,便是第二序列,直至第九塊封石,便是九印序列者。”

“當然,排位在前的序列者,會不顧一切進行狙擊,因為兩個同級序列不可能共存,出現一個便意味著更早的序列死亡。”

秦宇皺眉,“他是第幾印?”

狐耳花淡淡道:“第一印序列,也是你第一個要殺死的對象。”略一沉默,道:“你們之間似乎認識?”

秦宇點頭,“淵源頗深。”

語鋒間寒意流淌。

不算薊都之外,當年四季城時,雖是借砍柴翁之手金蟬脫殼,但對他絕無半分謝意。

狐耳花微笑,“很好,你們有宿怨最好,下手才不會猶豫。”他繼續道:“成為序列者,就有了自由進出封石世界的資格,你現在的實力,不足以沖擊更高的序列,拿到印記后離開這里,當你成就大道境時,便可回來收獲這場改變命運的造化。”

秦宇眼神一亮,成為序列者就可自由進出封石世界,這點的確是意外之喜。

他深吸口氣,點頭道:“我馬上閉關修煉,當我走出之日,便是奪取序列之時!”

“封石”星云最深處,巍峨封石大的超出想象,它簡直就是一座,縮小版的星球。

在這塊封石某處,空間突然破碎,手提柴刀的年輕人邁步走出,臉色陰沉的似要滴下水來。他腳下一踏身影急速前行,很快來到一座不起眼的石屋前,抬手一拳打出。

咚——

似擊中屏障,層層波動散開,幾息后石屋從內部打開,模樣蒼老砍柴翁走出。

年輕人身影一動,直接融入他體內。

唰——

砍柴翁睜開眼,喃喃道:“信命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存在的,老夫活到了今天,絕不可能輕易的,就把自己的命交出去!”

他眼中陰晴不定,片刻后突然抬手,柴刀出現在掌心,向著虛空劃下。

刀鋒所經之處,一道裂縫出現,他邁步踏入其中。

眼前一片漆黑,片刻后當光明出現時,負柴翁佝僂身影,已回歸神魔之地。

抬頭略一辨識方向,他拂袖一揮空間直接爆開,身影沒入其中。

大燕帝國,一座邊境小城。

伙計哈著寒氣,將店鋪們打開,望了一眼灰蒙蒙的天色,嘴里嘟囔著咒罵幾句。

這該死的天實在是太冷了,真的很難想象,那些被放逐到北疆雪域的罪民們,是怎么生存的。

搖搖頭,伙計收拾好不該自己有的念頭,轉身開始清掃店鋪,他必須在掌柜到來前完成這一切。

可剛剛開始,就感覺店中光線一暗,伙計心下驚訝,轉身滿臉笑容,“歡迎客人光臨,不知您需要點什么?”

客人穿著厚厚的,抵擋風雪的黑袍,將整個人全部遮掩在內,聲音蒼老,“叫你們掌柜出來,有大生意。”

伙計正想說些什么,厚厚的門簾被挑開,平日里最愛偷懶的掌柜,快步走出來,伸手虛引,“貴客請跟我進房內詳談。”

黑袍身影點點頭,當先走入其中,掌柜吩咐伙計不許任何人打攪,這才快步跟上。

進了房內,掌柜拱手深深行禮,“仙宗張成元參見前輩,不知前輩有何吩咐?”

黑袍語氣淡淡,“打開入口,老夫要借此進入仙宗。”

掌柜面露難色。

黑袍抬手,掌心握著一塊令牌。

掌柜急忙躬身,“請前輩稍等!”

他走到房屋中間,取出一塊令牌,向地面狠狠一砸。

黑灰色布滿灰塵,一片邋遢跡象的地面,突然波動起來,快速變得透明。

在地下一座巨大陣法出現,沒入地面的令牌,如今就鑲嵌在陣法中央,絲絲光亮沿著陣法線條快速流淌,它已經被激活!

掌柜松一口氣,恭敬道:“前輩,請。”

黑袍毫不猶豫,身影穿透地面,陣法爆發出璀璨光芒,旋即消失不見。

令牌飛回掌柜手中,地面恢復如初,就好像剛才的一切只是幻覺。

仙宗。

黑袍進入之后,沒有遮掩自己的氣息,頭頂蒼穹上,剎那間風云涌動。

佛國之主、幽冥境主馬上生出感應,兩人面露驚訝,各自起身一步邁出。

唰——

唰——

黑袍面前,兩位世間至尊者出現,幽冥境主道:“柴兄,你今日降臨仙宗,是已決定加入,成為仙宗一員了嗎?”

黑袍拉下,露出砍柴翁蒼老面龐,他開門見山,“老夫今日來,是要告訴兩位一個信息,魔道圣皇秦宇進入封石世界,很快就要沖擊序列!”

佛國之主臉色微變,“不可能!”幽冥之蓮的力量他非常清楚,秦宇保命都難,即便進入封石世界,也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就有沖擊序列的能力。

因為砍柴翁與仙宗之間某種約定,對于封石世界的信息,他們知道的更為全面。

砍柴翁冷笑,“老夫也不愿相信,但這就是事實,我與他已經見面,很清楚他現在擁有的力量。”

“老夫是一印序列,若我被殺死,魔皇就將頂替我的位置,獲得自由進出封石世界的能力,這對仙宗而言,絕對是壞到不能再壞的消息。”

幽冥境主沉聲道:“說出你的來意吧。”

砍柴翁道:“很簡單,仙宗幫助我活下去,只要我活著魔道便相當于,永遠失去圣皇!”

“這筆交易很劃算,希望兩位可以盡快給我回復,時間真的不多,一旦挑戰開始,我就會被強制傳送回封石世界!”

佛國之主、幽冥境主對視一眼,“柴兄,請稍等。”

兩人周邊空間扭曲,將他們遮掩在內,隔絕內外氣機。片刻后,扭曲空間散去,幽冥境主直接道:“仙宗可以幫助柴兄,但需要相應的代價。”

砍柴翁面無表情,“兩位都很清楚,老夫對這條命無比看重,有什么條件便提出來吧,老夫能答應的絕不會討價還價。”

幽冥境主道:“柴兄雖未詳細敘述,但能讓你求援,可知魔皇現在的實力一定很強。”

砍柴翁面皮抖了抖,單槍匹馬一路闖到古木下,只憑這一點,就足夠證明秦宇的力量。

看了眼負柴翁的表現,幽冥境主繼續道:“為確保萬無一失,我們將取出一塊分神格交給柴兄,得神靈之力加身,柴兄實力必然暴漲。”

唰——

砍柴翁眼眸瞪大,其內寒意沖天,“兩位不覺得,這條件太過了嗎?”

幽冥境主語態誠懇,“分神格并不足以影響柴兄,你依舊是你,只是與我仙宗間,再也無法分割。”

“放眼神魔之地,除仙宗之外,沒人又把握可以幫助柴兄,希望你能考慮清楚。”

佛國之主淡淡道:“這是仙宗的底線。”

轟——

砍柴翁周邊空間剎那崩碎,翻滾著被黑暗吞噬,他死死盯著兩位世間至尊者,似乎隨時都會翻臉。

“好,老夫答應了!”

冰寒聲音似自九幽而來。

佛國之主轉身,“分神格的融合需要時間,不要多做耽擱了。”

一個成為封石世界序列者的魔皇,絕不是仙宗愿意看到的局面,否則他們絕不會在關鍵時候取走分神格,虛弱仙宗飼神的力量!

沒錯,仙宗有神。

這是神魔之地最大的秘密,世間知曉者算上此處三位,也不超過一手之數。

嚴格算來,仙宗能獲得這尊沉睡的神靈,砍柴翁出了大力。

當然,仙宗為此也支付了足夠的代價,否則或許很多年前,負柴翁便已經死了。

巨大石碑立在地面,血色禁字散發著,讓人魂魄顫栗的氣息。這里是仙宗最大秘密所在,除三巨頭外,任何人不得靠近。

佛國之主、幽冥境主同時抬手按落,石碑表面光芒涌動,浮現一道入口。

“柴兄,請!”

砍柴翁面無表情踏入。

宮殿中,秦宇盤膝而坐,他周身霧氣翻滾,似被無形之手攪動。

就在這時,他眼眸突然睜開,精芒爆射而出,空中響起“嘭”的一聲轟鳴。

所有迷霧炸開,化為一圈肉眼可見的沖擊波,向四面八方席卷。

耗費三個月,吸收了不知多少顆上品石珠,他終于突破!

心思一動,大片霧氣虛空被禁,瘋狂壓縮成為一顆灰球,安靜懸浮在他面前。

秦宇面露笑容,意志實質化,完成!nt

上一章  |  祭煉山河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祭煉山河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