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祭煉山河

第642章 仙宗世界浩劫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食堂包子
群山半掩云霧間,一株株古木枝椏若隱若現,有走獸在林中奔走,不時發出低沉咆哮,聲浪于云霧深處回蕩,偶有俊秀飛禽破霧而出,雙翅展開在日光下折射出層層光暈。

遠遠看去好一派仙鄉美景,幾名負責飼養靈禽靈獸的仙宗女修,臉上露出溫柔笑意,眉眼間更有幾分自矜。即便是只是負責飼養的底層修士,可她們依舊是仙宗之修,這將是她們此生最大的驕傲。

其中一名女修突然道:“齊師姐,你這次考核為優異,已經進入考察程序,看來再過不久便可以成為,九天鏡月宮中正式的弟子,到時我們見到你,就要叫一聲齊師姐了。”

眾人紛紛投以羨慕眼神,她們雖是仙宗之修,可地位與真正的弟子相比,仍是差距懸殊。

身姿高挑,眉若黛山女修微笑,“一切都還未確定,幾位師妹不要多說了,以免被人笑話。”可眼眸之間卻充滿了自信。

她資質從來不是最好,可她卻敢說自己是,所有弟子中最努力的人,因而有了今日。待進入九天鏡月宮后,她的人生將躍入新的層次,與現今再也不同……她齊璇的未來注定光明璀璨!

就在這時,幾名女修身后突然發出巨響,似天外隕石轟落,將蒼穹砸出一個窟窿。

她們的表情定格在錯愕、震動中,甚至來不及感到恐懼,便被席卷而來的大潮吞沒,瞬間碾成齏粉形神俱滅。那叫做齊璇非常努力,對自己未來充滿信心的女修,就這樣突兀死去,自世間徹底消失。

這就是冰冷、**的現實,從不以人的意志為準則,也沒有絕對的辨別對錯、善惡的界線,如果一定要用一個詞語形容,或許只能說:運氣。

有些不負責任,但事實就是如此,齊璇等人的確是運氣不好,恰好處在傳送降臨之處,一瞬間便被爆發氣息抹殺。甚至殺死她們的人,從始至終都沒有注意到,這一群無辜的**的存在,又或者注意到了卻根本沒有在意。

山岳不會在意腳下螻蟻的死活……看似冷漠卻是事實,更何況今日降臨仙宗,他們一行皆為殺戮而來。

道館之主身后,一名花白頭發滿臉瘡疤的老者,深吸一口氣面露迷醉,“仙宗的味道,實在是久違了,老夫雙手已開始顫抖,血液將要沸騰!”

他眼眸之間涌動起某種**的味道。

左側的閻羅,呼吸變得急促,她死死盯著某個方向,眼眸間充斥著激動。那是輪回的氣息。

秦宇看向她,“稍等一會,待拖住仙宗巨頭,閻羅便可前往取回!”他抬頭看向道館之主,“西門道友,我們該向仙宗諸位打一個招呼了。”

西門孤城血眸殷紅,“好!”

他一步上前,屬于世間至尊者的氣息,剎那間如火山爆發,轟隆隆席卷十方。緊接在后,秦宇、神座、閻羅各自釋放氣息,便如同四只無形大手**蒼穹之中,攪動風云色變。

剎那間,整個仙宗世界所有角落,皆被毀滅充斥。

無數仙宗之修面露駭然,抬頭看向那遙遠之外,因蒼穹崩塌而呈現恐怖“黑云”,那里的氣息讓他們自心底生出無盡恐懼!

層層光暈透出悲憫、柔和氣息,在天地之間擴散、傳播,佛主坐在光暈中央,整個佛國境內所有生靈,都沐浴在他發出的佛光下。

億萬生靈滿臉虔誠跪伏在大地,向佛主所在極樂之城膜拜,眉眼間平安喜樂,似乎已抵達世外桃源。

突然間,佛光中央的佛主猛地睜開雙眼,輻射整座佛國的佛光,陡然變成灰暗。

佛有多面,可慈悲為懷憐憫蒼生,亦可怒目金剛降下雷霆手段。

“大膽!”

佛主咆哮在整座佛國回蕩。

灰暗佛光下的佛國生靈們,像是撕破了臉上的面具,一個個嚎叫著露出猙獰,如同地獄間走出的惡靈。

“殺!殺!殺!”

他們暴戾咆哮,滾滾聲浪沖擊天地。

佛主起身,身上潔白的長袍,突然變成血色,一步邁出消失不見。

空間扭曲出無數層疊,像是凍結的冰凌,又像是一面面隨意擺放的鏡子,倒映出彼此之中幽冥境主的身影。這些身影每一個都給人虛幻之感,但仔細感應卻會發現,他們每一個居然都真實存在,似乎隨時能從層疊空間中走出。

幽冥境主抬手,則無數空間層疊中的他同時抬手,指尖點落在眼前虛無,一顆黑點出現接著爆發出恐怖吞噬力量……

尤其當這份吞噬之力,由無數個黑點疊加道一起,那簡直超出了“可怕”能夠形容的范疇。

剎那間整片層疊空間中,所有一切都被摧毀,吞噬力量充斥每寸角落,它們**轉化、變換,或融合相吸或彼此撕扯,足以將落入其中的任何生靈去徹底毀滅。

就在這時,層疊空間中的境主驀地睜開雙眼,驚怒之中一片森然。這一門大神通他耗費千萬年歲月,遲遲不能踏出最后一步,今日終于修煉至大成,卻恰好遭逢大變。

莫非這便是命運注定?輕輕嘆氣,一處空間層疊中的境主邁步走出,他回頭看了一眼無數個自己,眼神凝重中又有一絲期待。

唰——

幽冥境主身影消散不見。

道館之主突然抬頭,他眼眸間似有血海翻滾,抬手一拳打出。恐怖力量剎那爆發,如天河決堤直落九萬萬丈,欲淹沒世間。

一身血袍佛國之主走出,他背后虛空之中,有億萬佛陀虛影,低沉誦念傳遍諸天。

抬手向下一按,兩尊世間至尊者沒有半分遲疑,直接爆發對碰。

巨響似開天辟地,地面之上濃霧瞬間散盡,那些跌宕山峰露出真容,無數古木與飛禽走獸,**在天地之間。

可下一刻似有一只無形大手點落,將眼前一切抹去,視線所及都在剎那間化為虛無。

更恐怖的是,這些僅僅是開始,毀滅波動以碰撞處為中心,急速向外擴散。

佛主面無表情,對眼前一幕不為所動,“道館之主,為何要與魔道聯手闖我仙宗。”

西門孤城低吼,“血債血償!”

佛國之主瞳孔收縮,旋即歸于死寂,果然這天地間沒有永存的秘密。他已不愿去想,道館之主是從何處知曉,殺妻害子之仇的確只有淋漓鮮血才能清洗。

或是仙宗眾人之血,或是道館之主鮮血……只有一方徹底毀滅,才能為此事畫上句號。

佛國之主抬手向前一握,無盡佛國虛影浮現,其內億萬萬生靈凄厲嚎叫。

“殺!殺!殺!”

每一個殺字便是一縷殺意,這些殺意跨越空間降臨,在佛主手中匯聚,化為一只灰色圓缽,圓缽表面有佛陀像,皆怒目瞪圓煞意沖天。

“去!”

低喝一聲圓缽脫手飛出,迎風暴漲至百丈,其上佛陀像越發凝實,似就要從中走出,磅礴鎮壓之力從中爆發,將道館之主籠罩。

“借諸天佛陀之力,降毀滅之罰,超度世間邪魔,抵達彼岸極樂!”

道館之主咆哮,“賊禿,你之佛是你一人之佛,非諸天佛宗大道,縱使自封佛主也不過沐猴而冠!今日本座便取你頭顱,煉你魂魄,斬了你的大道,毀你億萬歲月底蘊,將你打入永暗萬事不得超生!”

秦宇突然開口,“今日仙宗之敵并非只有道館之主一人,仙、魔兩道交鋒無數年,今日便做一個了結吧。”

他抬手向蒼穹虛握,似握緊了什么,狠狠向下一拉。

轟隆隆——

仙宗世界上方天空,突然浮現無數裂紋,下一刻轟然崩潰。

巍峨宮殿虛影出現,似傳說中的遠古神庭,滔天氣息從中爆發,瞬間封鎖八方天地。

即刻起,仙宗世界內外隔絕,進出皆不許!

“圣皇陛下傷勢初愈,本當休養生息之時,為何要來我仙宗生事,豈不知半步差池便是一場天地浩劫,令世間生靈涂炭。”

空間**中幽冥境主走出,眼神掃過道館之主與魔道三巨頭,神色間一片平靜。

這便是世間至尊者的底氣,縱使面對倍數大敵,也不會生出半分畏懼。修行到了他們這一地步,只要自己不想死,外界威脅實在有限。

更何況此處乃仙宗世界,是他們的主場,即便以一敵二又如何?未必沒有勝算。

秦宇道:“此時此刻何必多言,境主實力通天,本座早就想要領教。”他大步向前,**氣血沸騰,空間中扭曲的規則,紛紛破碎崩潰。

一尊巍峨虛影在秦宇背后出現,古族不容于天地,可只要不化身為古,除非熟悉古族者根本不可能識出。

縱使只是一道虛影,卻同樣有古族撐天立地氣勢,磅礴無盡的氣息,如一圈圈大浪拍落八方。

幽冥境主神色微變,“圣皇陛下果真令人刮目相看。”他身影微動瞬間一分為三,每一個都氣息相同,同時開口,“為免魔皇不能盡興,本座只好以數量填補,倒是汗顏了。”

秦宇冷哼一聲,抬手向下一按,巍峨山影頓時出現,似有無盡偉力可鎮壓九天。

古族三圣山之一——鎮海!

秦宇看向暗夜神座,“想要神格總得出一些力,否則縱使本座答應,道館之主也未必樂意。”

暗夜神座冷笑,“本座自然清楚,無需圣皇提醒!”他一步邁出,剎那間似打翻墨桶,天地間一片漆黑之色,以驚人速度蔓延。

閻羅對秦宇點頭,轉身一步邁出,身影瞬間不見,她要去拿回碧落黃泉一脈,遺失了無盡歲月的重寶。

咻——

咻——

一位位仙宗劫仙趕至,卻絲毫不敢阻攔閻羅去向,世間至尊者的恐怖他們很清楚,他們阻攔就是找死。

“殺!”

魔道與道館方面劫仙,與仙宗劫仙們戰成一團,平日里都是威震一方凌駕眾生的存在,今日卻成了徹底的陪襯。

五位世間至尊者交鋒,散發恐怖余波即便他們,也不敢輕易觸及。

因之前連番布置,仙宗部分強者滯留在神魔之地,所以在劫仙修士數量上,魔道、道館一方占據優勢。混戰之中有一些人脫離出來,看著茫茫仙宗世界,呼吸逐漸粗重。

滿頭花白發滿臉瘡疤修士名叫孔已升,他曾是一位英俊消散美**,卻愛上不該愛的人,被仙宗除名與道侶一并遭追殺。

最終一傷一死……活著的是他,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直到今日,若非牢記要向仙宗報仇,他早已結束自己的生命。

“哈哈……哈哈哈哈……仙宗啊仙宗,你們所有人都沒想到,我孔已升還有回來的一天吧?這一天老夫已等了太久太久,那便讓你我之間,將這場恩怨徹底清算吧。”

轟——

他身軀表面,瞬間燃燒起一團灰色火焰,給人絕望、枯寂、毀滅之感,在這火焰之下,孔已升氣息卻以驚人速度提升,卻在達到某個極限后,突然全部消失,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只燃燒灰火的火炬,再無半點氣息波動。

孔已升大笑著抬手向前一握,地面一座山峰快速被煉化,凝聚成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棍,灰色火焰蔓延到石棍上,讓它表面浮現出一朵朵灰色的花,每一塊**上都浮現出一張清晰的鬼臉,它們猖獗大笑著,似看到了毀滅降臨。

手提燃燒灰火石棍,孔已升腳踏虛空前行,很快迎面飛來一群仙宗修士,最前一名老者看清他身影,突然瞪大眼破口大罵,“孔已升,你這個背棄仙宗的叛徒,居然還敢回來,所有人聽令,馬上將此人就地誅殺!”

孔已升滿臉開懷,“是你嗎?我親愛的師尊,真的沒想到,你我師徒此生竟還能再見。弟子萬分的感激您,感激您努力活到今日,讓弟子有機會親手殺死您,替死去的妻子報仇。”

他揚起石棍,大笑道:“請您與一眾后輩們上路吧!”長棍橫掃而過無數,一眾氣勢洶洶仙宗修士突然瞪大眼珠,露出無盡恐懼之色,可現在已經太晚了。

無數斷肢殘軀四下飛舞,一朵朵殷紅花朵綻放,空中瞬間充滿濃郁至極的血腥。

孔已升全身浴血,手持石棍表面的灰色花朵上,每一片**上鬼臉,都在大口撕咬吞咽,在他們口中痛苦嚎叫著的,正是被他殺死的仙宗修士的魂魄。

“哈哈哈哈!痛快,實在是痛快!”他仰天大笑,腳下繼續前行,遇到仙宗修士就是一棍打下,讓他們形神俱滅。

一團黑霧呼嘯劃過天際,里面傳出尖銳大笑,像是瓷器摩擦生銹的鐵板,讓人頭皮發麻。它停在一座城池外,黑霧猛地凸起,凝聚出一名女子的上半身,胸前巍峨無比,隨著笑聲不斷顫抖。

吸一口氣,女子面露迷醉之色,“多么誘人的氣息,只有仙宗世界中,才能找到這么多強大的魂魄,那老娘就不客氣了。”

她身軀猛地爆開,化為無邊黑霧,就像是一張遮天黑幕,將整座城池覆蓋在內。

無數道驚恐、絕望、痛苦的叫聲自黑霧下傳出,匯聚起來就是一篇華麗的死亡樂章,**尖銳的笑聲是在歌唱,肆意傳遞著死亡氣息。

隨著時間流逝叫聲逐漸降低,黑霧下的城池似陷入沉睡,直至再沒有半點聲音傳出。

黑霧如潮水向一處流淌過去,半身**再度出現,她**舔火紅色誘人**,一臉**模樣。

“這樣的機會只怕再等一百萬年也不會再出現,只是一座小城而已,老娘肚子還空著呢。”

咻——

黑霧急速遠去。

大地之上,片刻前人聲鼎沸的城池,此刻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張大嘴巴,面部因痛苦扭曲,熄滅的眼眸之中,滿滿都是恐懼。他們之中有壞人有好人,但這并不重要,在殺戮面前眾人平等。

一身黑袍包著頭巾,面容一片**的老翁,在地面上盤膝而坐,他眼神掃過周邊滿意點頭,找到了符合心意的地方。

抬手取出一只陶罐擺在面前,老翁咬破手指廢了很大力氣,終于從泛白血肉間擠出了一滴鮮血。

陶罐將鮮血吸收,自鮮血落下處有血紋浮現,向四面快速蔓延,遍布陶罐上下全部時,一聲輕哼自陶罐中傳出。

“巫老頭,你還有多少血,居然敢喚醒大爺們,小心咱們直接把你吸的干干凈凈!”

老翁咧嘴露出缺了大半的黃牙,“可不敢平白無故招惹,老頭子給你們找到了牧場,可要飽飽的吃上一頓,讓我這條老命再多活幾天。”

一陣“沙沙”輕響中,陶罐鉆出來一頭黑蜈蚣,它甲殼油亮泛著光芒,張嘴竟吐出人言,“哼!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不然巫老頭,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它爬出陶罐吸一口氣突然身體一顫,尖叫道:“巫老頭你瘋了老子還沒活夠呢,這里是仙宗世界,你個老王八是想借刀殺人把我們干掉吧!”

老翁連連擺手,“可不敢可不敢,你仔細感應感應,現在的仙宗世界就是最好的牧場啊!”

黑蜈蚣揚起身子,頭頂怪異的觸角在空氣里亂轉,突然怪叫一聲,“群英戰仙宗,好一場大戲啊!不過看戲沒填飽肚子重要,老子選這方向先走一步,誰都不要跟我搶!”

腹下節足爬的飛快,轉眼不見蹤影。

緊接著陶罐里面,就跳出來一只墨綠蟾蜍,它一只眼珠腫的老高,蹦跶著大罵,“該死的臭蜈蚣,仗著自己腿多給老子下黑腳,這事絕對沒完!”

它一邊咒罵一邊蹦跶著,向另一方向沖去。

“巫老頭你別管他們了,快來拉一把人家,里面的這群兔崽子,下手可真是黑!”

雖然是咒罵的語調,可聲音**萬分,聽一句便酥了大半骨頭。

老翁連連搖頭,把手背到后面,“可不敢,上次差點被你咬掉手指頭!”

陶罐里鉆出來一個小號的美人頭,秀發之下是白色的蛇身,眼神幽怨盯著老翁,“你個小心眼的,人家都給你道過謙了,居然還一直記著。”

尾巴**美人蛇選了第三個方向。

接下來陶罐里面又爬出來蝎子、螞蟻和一只蝴蝶,絮絮叨叨一陣,各選一處離開。

老翁長出口氣,抹了把額頭冷汗,“總算把這群祖宗送走了……“他咧開嘴笑的開心,“這次仙宗肯定把老子恨慘咯,嗯……三萬年,不,接下來五萬年老子都要閉關!”

鏟除仙宗?

不論已存死志的孔已升,還是大肆吞噬魂魄的邪靈女,他們半點都不認為,今日能達成這一目標。

存世億萬歲月,歷經無數風波一直屹立不倒,仙宗底蘊深不可測,誰都觸摸不清。

縱使眼下局面仙宗落入絕對下風,可退一萬步說只要仙宗巨頭不死,仙宗根基便存,一段歲月后就能恢復今日遭受的創傷。

老翁拍拍腦袋,“明知搞不死仙宗,魔道跟道館咋還會出手呢?想不通,老子實在是想不通啊!”

有人跟仙宗血海深仇,更多人是趁火打劫,可不管動機是什么,近十位劫仙境出手,很快就將仙宗世界攪得天翻地覆滿目瘡痍。

與西門孤城、神座交手的佛主,和被秦宇纏住的幽冥境主,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他們可以不在乎麾下修士的死亡,但這顯然存在極限,眼下局勢再放任下去,便是一場仙宗世界的浩劫。

這群人實在太放肆!

佛主低沉咆哮,“白骨羅漢!”

轟隆隆——

佛國虛影浮現,極樂之城中守衛佛主神宮的十二尊白骨羅漢,同時睜開了雙眼,穿透它們琵琶骨的佛光鎖鏈自行破碎,恐怖無比的毀滅氣息,自它們**爆發。

緊接著,十二尊白骨羅漢沖天而起,佛國虛影頓時波動起來,它們便自這波動中直接降臨。

秦宇眉頭微皺,旋即歸于平靜,他抬手向蒼穹一點,圣皇宮虛影中咆哮響起。全身黑色甲胄,手持血色長槍身影走出,他們是歷代圣冥衛的最強者,死前自愿成為永守圣皇陛下的死靈衛,數量恰好也是十二具。

“殺了它們!”

死靈衛抬起長槍,腳下空間瞬間崩潰,帶起一連串殘影,與白骨羅漢碰撞到一起。

秦宇抬手轟向幽冥境主,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傾盡一切手段,逼仙宗喚醒神靈……今日他要奪神!

上一章  |  祭煉山河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祭煉山河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