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圣武星辰

0532、一日千斬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3  作者:亂世狂刀
 
突然——

一柄造型古樸的中式長刀,從天而降,插在了彎刀奔馳的前方。

他心中一驚,身形一頓,驟然靜止下來,背后的雙刀瞬間已經握在了手中,一上一下,護住全身,做出了警戒姿態,刀鋒森寒。

“什么人?”

彎刀大喝,目光向四周打量,試圖尋找出敵人。

然而,周圍一陣大雪飄飛,罡風陣陣。

視線可見范圍之內,并無任何的人影。

當他換了一個方向,身形才一動,嗖地一聲,又是一柄長刀,插在了他的前方。

彎刀感覺到不妙,身形變換方位,再動。

嗖嗖嗖!

數十柄長刀從天而降,插在地面,將他前后左右四面都圍住,宛如一個圓形的刀陣一樣,徹底擋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回事?

中國的強者追來了嗎?

“走,快走,快離開這里。”

他的腦海之中,響起了‘真神’的聲音。

每一次當他遇到麻煩,虔誠地祈禱的時候,‘真神’都會指引他前進的方向,為他點播迷津,‘真神’從來都是掌控一切的,但是現在,‘真神’的聲音之中,卻充滿了恐懼和焦急,這讓彎刀意識到不妙。

“沖。”

他手持雙刀,朝著一個正南方沖去。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一道流光降落下來,卻是一柄小船一樣的巨型飛刀,漂浮在離地十米的低空,其上站著三個人影,其中兩個人,身穿著軍方軍人的軍服,已經徹底昭示了他們的來歷和身份。

“什么?中國人?”

彎刀難以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

越是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就越是明白,眼前這一幕,意味著什么,那簡直是神魔一樣的手段,御刀而行,貌似在中國古代的神話傳說之中,才有過。

“該死,怎么來的這么快?”

‘真神’的聲音,在彎刀的腦海之中響起。

“無所不能的神啊,我該怎么辦?”彎刀暗中問道。

“殺,殺了他們,上,你可以的。”‘真神’的聲音,充滿了蠱惑。

彎刀眼神頓時狂熱了起來,身形高高躍起,宛如一道流光,刀勢席卷而出,如狂風暴雪一樣,實力的確是強橫到了極點,單論攻擊力,還在之前哨所之中的沙駝之上,朝著李牧三人斬殺而來。

“定!”

李牧一聲斷喝,體內一口混沌氣繚繞而出,禁錮虛空,將彎刀連同他這一擊的可怕力量,全部都禁錮在了兩米之外的半空之中,仿佛是瞬間靜止的標本一樣。

精神力席卷而出。

李牧開始在他的體內,尋找那一縷黑色光霧的存在。

“一定要趕盡殺絕嗎?”那一縷黑霧,自己從彎刀的腦海之中逃逸了出來,發出精神波動,道:“事情不要做的太絕,以后還有相見的時候……”

“做絕又如何,你這種蟲境都不如的東西,也配威脅我?”

李牧根本不會有絲毫的妥協。

最終,那一縷黑色光霧中的意識,知道難以幸免,很干脆地直接自毀,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我們會有再見之日,到時候,角色互換,我會讓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殘忍。”

它發出最后的詛咒。

這個所謂的‘真神’,顯然是對李牧恨到了極點。

它注入信徒之中的黑色光霧,是一種簡陋的力量分身,是為了提升信徒的實力,來讓他們幫自己去做一些事情,但這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這種黑色光霧都是它辛苦修煉得來,分出去一部分,它自己的實力,就會被削減一分,這是在從它的身上割肉啊。

原本它只需要收回這些光霧,實力就可以恢復。

但是現在,被李牧逼著它消散自毀,等于連續兩道力量分身蘊含著的修為,完全消散,再也無法恢復了,如何能夠不恨?

李牧若有所思。

“這個邪神,自毀意識波動,并不是擔心被我讀取記憶,而是擔心暴露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說,它現在還一定在地球,蟄伏在某處,在謀劃著什么,或者是在休養生息,等待這機會。”

必須將它找出來,徹底剿滅。

從其做派上來講,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扶持邪教,殺人,制造動亂,生靈涂炭……這絕對是一個天外的邪門修士的傳承,不能任其在地球上擴散開來。

李牧直接解開禁止,精神力侵入彎刀的腦海之中,讀取記憶。

“偉大的真神,是不會放過你的。”彎刀掙扎吼叫著,一臉殉教一樣視死如歸的狂熱。

他知道,自己這一次中國之行,算是徹底結束了,自己也要埋葬在這里了,怪不都說,這片東方的土地,是異能者、魔法師和戰士的禁地,原來中國擁有這種程度的強者。

他的心里,也有些后悔。

如果不入侵中國,他依舊在中東地區呼風喚雨,縱橫披靡,享受人生,又怎么會死?

“殺了我吧,偉大的真神的信徒,絕對不會怕死,我會進入神界,永享光明和永生。”彎刀視死如歸,冷笑道:“我已經殺了數百中國人,夠本了,哈哈哈哈!”

最后一句話,他用生硬的漢語說出來,故意在挑釁和激怒李牧。

蘇措和小戰士肖東,都氣的渾身發抖,恨不得將這個屠殺無辜國民的屠夫儈子手,一點一點地撕咬成為粉碎。

“死?”李牧道:“你把死想的太簡單了。”

嗡嗡嗡。

原本插在地面上的二十一柄長刀,自動飛起,化作一道道的流光,直接朝著彎刀席卷而來,嗖嗖嗖,將他身上的血肉,一點一點地削下來。

凌遲。

“啊……”彎刀慘叫。

李牧的御刀術,何其精妙,長刀飛射之間,每一次都會帶走一絲他的血肉,劇痛到了極點,但卻不會讓他死去,足足斬了一千一百一十一刀,最可怕的痛苦。

“啊,你饒了我吧,讓我死個痛快。”

他終于快崩潰,開口求饒。

此時,他全身上下,也只剩下了一顆頭顱完好,臟器也完好,但其他部位,都已經成為了白骨骷髏,血肉不存,因為超乎常人的體質,所以還活著,接受著痛苦的折磨。

“這是對你的最簡單的懲罰,不算是結束。”

李牧心念一動,直接將彎刀的身軀轟爆,成為粉末,然后強行將一團精神波動,從其身體之中,攫取了出來。

這算是魂魄吧?

李牧仔細觀察,然后以南方火帝之氣,直接祭煉這一團精神波動。

“啊……”精神波動里傳出來了彎刀殺豬一樣的哀嚎,比之前被凌遲的時候,更加凄慘。

果然是魂魄。

不過,與神州大陸上人族的魂魄不一樣,似乎是因為在沒有天地靈氣的環境之中生存,所以魂魄更加稀薄松散一些,無法形成完整的人形形態。

“祭煉你三百六十五日,讓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苦和死亡,為那些被你殺死的無辜者祭奠,也讓那些進入中國的所謂強者們,好好知道,在中國境內為非作歹的代價,是什么。”

李牧說著,直接用一塊玉訣,將其魂魄封印。

玉訣漂浮在祁連山的南麓,一年之內都會回蕩著彎刀的慘嚎,只有修煉者,才會聽得到。

這是一個儆示。

蘇措和小戰士肖東,只覺得無比的解氣。

他們在來到的路上,看到了那個被屠殺的村落,凄慘之狀,令觀者落淚,聞著傷心,這些中東恐怖分子簡直都是滅絕人性,以屠殺取樂,根本沒有絲毫的人性,就該下地獄,生生世世都被折磨,李牧的手段,雖然兇殘,但卻令人解氣。

“走,事情還沒有結束。”

李牧的刀道領域,直接撐開,足以覆蓋方圓百里的范圍。

他就像是一個巨大的人形雷達一樣,在祁連山的山區,酒泉衛星發射極為外圍千里之內,不斷地搜尋,但凡是越境偷渡進入這一區域的外國強者,都會被第一時間發現。

殺戮開啟。

一名潛伏在軍事封鎖區的歐洲土系異能高手,藏身于一塊巖石之中,正在計劃著該如何更進一步,找到機會直接潛入發射基地內部,同時也冷笑中國軍人的也只是徒有虛名。

這時,突然一道刀光,從遠處低空,宛如閃電一般,激射而至,瞬間就將他連同這巖石,一剖為二,一道銷魂。

“那是什么?”他到死,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二十里之外。

一位擅長于隱形的印度強者,小心翼翼地靠近一輛中國軍車,準備附著在其上,潛伏進去。

也是一道刀光,似是星河斬落,瞬間將他斬為灰燼,而卻又沒有引起軍車上的士兵的注意,也沒有傷及軍車。

祁連山特泰山,三位印尼強者立于峰巔,看向酒泉衛星發射基地的方向,神情傲然,正在商議著,如何按照計劃,將他們需要的東西,從‘中國盟友’的手中接應出來,突然一道刀光從天而降,三顆頭顱瞬間滾落山峰。

刀光。

無所不在的刀光。

但凡是抱有敵意,心懷叵測的外國強者,一旦進入祁連山區域之內,在這一日之間,幾乎全部都被這神秘而又強大的刀光,斬為尸體,不管是實力有多強,都難以做出任何的抵擋。

而一些沒有太過激進,沒有造下殺孽的外國散修,則只是收到了警告,刀光斬斷了他的頭發,或者是斬掉了給他們的交通工具,同時有一道聲音,宛如天神的告誡一般,從天空之上傳來。

“中國軍方禁區,擅入者死。”

聲音從天而降,宛如神雷,震的他們頭腦發昏,幾乎昏厥。

然后一道白茫茫的匹練流光,劃破天穹而去,消失在天際。

可怕的消息,宛如驚濤駭浪一樣傳播。

幾乎在一天之后,全球的修行界,都知道了,在中國祁連山區,出了一位無與倫比的可怕殺神,將侵入其中的外國強者,一一斬殺,宛如拔草一樣,無與匹敵。

上一章  |  圣武星辰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圣武星辰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