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農園似錦

第四百二十九章 婦唱夫隨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1-29  作者:姽婳晴雨
 
你們不是想讓爺的小丫頭丟官嗎?爺先讓你們丟掉頭上的官帽,永遠不能翻身!那些暫時沒有打算為難小丫頭的,也不是那么好說話的。不行,得敲打敲打這些眉高眼低的家伙們。

朱俊陽上前一步,站到余小草的身邊,跟她并肩而立,用行動和態度表達自己是給小丫頭撐腰的。

“奉皇上口諭,無論戶部掌管農事的官員,還是皇莊上的管事,一概聽從余農事官的調遣。如有不從,嚴懲不貸!”朱俊陽凌厲的眼神,掃過那幾個心有不軌的官員,停頓了一下,繼續道,“皇莊的一切,交給戶部和爺一同掌管,爺提議皇莊一切事宜都由新上任的農事官做主,劉尚書,你怎么看?”

“我沒有異議,在種田方面,老夫也不過是個二把手,余姑娘在此方面遠遠超過老夫,由她主管皇莊事宜,老夫放心!”接著,劉尚書把在座的官員和管事,一一介紹給余小草認識。誰分管什么,都詳細地說清楚了。

余小草認真地聽了,戶部的那些官員,都是些可有可無的,什么記錄官啦,什么司庫官啦,對種田也都一知半解,指望不上他們。皇莊上的管事們,各司其職,安排得倒也合理。暫時她也不準備有所動作,只是很安靜地聆聽他們的匯報。

所有人都講完了,外面通傳丫鬟們的馬車到了。看了看時間,余小草起身道:“藥水送過來了,請汪管事把皇莊上的佃農召集起來,待本官調配好藥水的比例,即刻起便開始灌溉。畢竟農時不等人!”

汪管事是皇上親派過來的,是蘇然手下得用的總管之一。因著蘇然對余家,尤其是余小草的態度,汪管事自然對她多了幾分尊敬,對她的話言聽計從。

很快皇莊上的所有人員被調動起來,拎著水桶,挑著扁擔的身影,在田間出沒。這些佃農被分成十組,每組設了一個小組長,掌管著藥水調配的比例。那些摻了藥水的井水,被灌溉進田地中。

小草又特地讓小補天石,幻化成一道金光,在皇莊所有的土地上轉悠了一圈。以現在小補天石的法力,雖然只是這么一圈,皇莊的土壤便已經被改善,里面的靈氣,足夠支撐田里的莊稼生長。秋收時,定然是一副豐收的年景!

皇莊的人多,無論男女老少,都分到了任務,就連管事們也都被使喚得團團轉,不出半天,種了玉米的三千畝良田便都被澆了一遍兒。

因著劉尚書死活不愿意離開,那些戶部的官員們,也都陪著在田邊轉悠。

看到剛發出兩片小葉子的玉米苗,在夕陽的余暉中,顯得如此青翠動人,劉尚書撫了撫頜下的胡須,笑得一臉欣慰道:“余姑娘,不知道是不是老夫的錯覺,怎么這藥水剛剛灌溉下去,這玉米苗就精神多了。好像還長大了那么一絲絲……”

朱俊陽看了眼珠子骨碌碌亂轉,似乎在想借口的余小草一眼,幫她解圍道:“劉大人,是你心理作用吧?藥水作用再神,也不可能立馬就見效。至于長大了一些,更是無稽之談了。萬物的生長,都有其規律可循。余農事官又不是神仙,哪里有那樣的法力?”

劉尚書也覺得自己多心了,哈哈一笑道:“陽郡王所言極是,是老夫心情太過迫切,所以產生如此的錯覺吧?”

他身邊那些分管農事的官員們,心中也嘀咕著:玉米苗有沒有長大,他們不清楚,不過的確比早上看到的,要精神許多。整個田野中,充滿了勃勃的生機,這種生機,似乎能從每一個葉片中流出來似的。難道,這些都是他們的錯覺嗎?

在漫天的紅霞中,一紅一黑兩匹駿馬并排走在寬闊平整的官道上,兩邊偶爾一株歪脖子樹,在夏日的余暉中,舒展著蒼翠的葉片。馬上兩個被晚霞映紅了的身影,一個瘦小纖弱,一個高大頎長。兩人身后,跟著兩騎,和一輛普通的青棚馬車。

“又在琢磨什么鬼點子呢?”見余小草低著頭沉默不語,眼珠子不時骨碌碌地轉動著,朱俊陽從她的表情很容易看出她在思考著什么重要的問題。

余小草抬頭看向朱俊陽,問道:“你說,我要是在皇莊后面的山上種些果樹,或者在莊子旁邊開辟一塊田地,蓋上暖棚種蔬菜,專門賣給京城那些達官貴人。皇上會不會同意?”

他就說這丫頭肯定是閑不下來的,果然不出他所料,才來京城不過數日,就打起皇莊的主意了。皇莊本來就是皇上用來培育和改良糧食作物的地方,只要她能夠把皇上交給她的任務圓滿完成,借助皇莊附近的山頭給自己謀些小小的福利,皇上肯定不會計較這些的。

“只要不占用皇莊先有的田地,應該沒多大問題。要不,爺替你寫個折子,請示一下皇上?”朱俊陽對于小草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怎么賺錢的小腦袋,無奈之余還存有幾分佩服。

寫折子,真心不是她的強項。再說了,以她練了幾天的狗爬毛筆字,估計寫出的字,皇上看起來也費勁。有人代勞,她自然樂意之至。

“不過,如果建暖棚的話,需要很多玻璃。大塊的玻璃價格可不低,京城幾家有暖棚的,都是用來種植名貴花草的。你拿來種菜的話,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收回成本……”

朱俊陽琢磨著造辦處好像進了一批透明度很好的玻璃,不知道皇上那兒有沒有什么安排。如果他開口向皇上討要的話,成功的幾率有多少。

余小草在心中稍微計算了一下,如果想要大面積種植大棚蔬菜,光指著玻璃暖棚,的確不行。就如陽郡王所言,造價太高,成本投入太多,不太劃算……

“那……小郡王能不能弄到果樹的樹苗,或者當年結果的果樹也成!”余小草想著如果今年大棚蔬菜弄不出來的話,先弄些果樹,明年賣果子或者制作成罐頭,也是一筆收益。

京城居大不易,京城住著哪兒都好,就是開銷太大,動不動都是用錢的地方。雖說她有俸祿,可那點俸祿夠干什么的,一年的俸祿不夠買一支簪子或手鐲的。所以,光節流不行,還得開源才是!

朱俊陽一副包在爺身上的表情:“你想要什么果樹?沒有爺弄不回來的!盡管開口便是。”

“蘋果、橘子、桃樹、梨樹、杏樹、葡萄樹……先每樣弄幾棵過來吧?你最遲什么時候能搞到?”余小草當然不會搗騰那些南方的水果樹過來,太扎眼。掰著手指頭列舉出來的,都是北方常見的果樹。

“現在就要?果樹不是春天移植最好嗎?現在弄過來,能種活嗎?”朱俊陽有些擔憂。

余小草挺翹的小鼻子,哼了一聲,十分傲嬌地道:“以本姑娘的本事,還有本姑娘種不活的東西?你明年就等著吃水果吧!”

朱俊陽見小丫頭的表情,如同她養的那只金黃色小貓一樣,腦袋都快揚到后背上去了,忍俊不禁地道:“你呀,牛皮不要吹太大,小心吹破了!”

“小看人!水果你還想不想吃了?”小丫頭膽兒肥地開始威脅起他來。

對于小丫頭的本事,朱俊陽還是十分信任的,剛剛不過是逗她幾句,想看她炸毛的樣子而已。東山村余家后院的桃樹,本來不過是山上的一株野桃,結的果子小不說,味道也略顯酸澀,實在算不得美味。可經過小丫頭精心地侍弄后,結出的桃子個頭大不說,味道甘甜如蜜糖,輕輕咬破一個小口子,就能把果肉吸到嘴里去,就連沒有牙齒的老人,也能吃上幾個。

還有院中的那株葡萄樹,從四月開始就能吃道甜美的葡萄。別人家的葡萄不經放,兩天就變質了,可余家院里的葡萄,送到京城還能放上一周,味道絲毫不變。那如牛眼般的葡萄,頗受京中貴婦的好評,紛紛向母妃打聽葡萄的出處,讓母妃煩不勝煩。

可想而知,如果小丫頭在皇莊里折騰出果園的話,那絕對不得了,很可能整個京城的水果,都被她壟斷呢!看來,有必要在自己名下的鋪子中,弄幾個水果鋪,到時候小丫頭種自己來銷,自產自銷,婦唱夫隨,豈不美哉?

這么想著,把小草送回將軍府后,朱俊陽連夜寫了個折子,遞了上去。并且吩咐手下,在京城附近搜集果樹,每樣也沒弄多,五六棵,先讓小丫頭折騰著,種活了固然好,種不活的話也不可惜。

第二天大朝后,小草又被召進宮中。或許是前日進宮造成了心里陰影,一說進宮她心里就打鼓。不知道皇上會不會反悔,對她的五彩石生起覬覦之心。

這次,蘇先生并未把她領到御書房,而是朝著通往御花園的小路上引著。

“蘇先生,皇上今日心情如何?”覺得直接打聽皇上的用意不太好,余小草便想著通過皇上的心情,來判斷這次進宮是好事還是壞事。

上一章  |  農園似錦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農園似錦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