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留里克的崛起

第265章 科文戰記6:一支聯軍的誕生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0-04-08  作者:重生的楊桃
如果存在有效打擊競爭對手的手段,鮭魚之主部落當然會毫不猶豫的使用。

這一手段,正是利用羅斯人的軍勢。

所以當這個部落遭遇羅斯人征服后不到幾個小時,他們的首領凱哈斯就從堅決抵抗,變作了積極合作。

凱哈斯將敵對競爭狀態的灰松鼠部落的虛實盡數說出,而且出于感情,他將敵方描述成實力強悍之敵。

“那個部落至少有一千人,他們的實力非常強大。他們的戰士射出的弓箭,可以精準的透過樹葉的縫隙,擊中隱藏最深的松鼠。他們的人,也能獵殺野豬、白熊,還能將森林狼群完全消滅。”

凱哈斯竭力以驚恐的表情佐證此言不虛。

不過當奧托知道此人提供的敵方的人口數量級后,不由得哈哈大笑。

“一千人?區區一千人,也配自稱強盛?”

凱哈斯有些詫異,實際上灰松鼠部落的人口哪里會有這么多?充其量不過五百余人。

凱哈斯即刻改口:“是,比起你們的部落,我們這些卑微的科文人,實在……太弱小。能做你們的獵狗,是我們最大的榮幸。”

這番肉麻的奉承直言奧托聽得非常滿意,甚至有點飄飄然。

留里克聽得可就是另一番滋味,所謂面對臣服的仆從,主家必須要展示自身的強悍,所謂要一個王者的顏面。

根據凱哈斯的描述,灰松鼠部落的領地在南方,只要沿著凍結的河流繼續追溯上游,那里有一座小型湖泊,真正的灰松鼠部落就建立在湖的南岸。

灰松鼠部落所在的位置不存在任何意義上的土丘,那里的土地相對平整,其上長滿了以松樹、橡木為主的植被。完全是因為本地氣候寒冷,當地人只開墾了極少的土地,種植一些耐寒的蔬菜。

所有的科文人都是漁獵民族,并集中在奧盧河流域定居。

鮭魚之主部落住在靠近入海口之地,待秋季巨量鮭魚逆流而上,所謂直奔奧盧湖產卵,這個部落即可在湍急的河水旁,抄起麻繩網很容易捕撈大量肥美鮭魚,并成為越冬的糧食。

他們上游的部落喪失了最佳撈魚地點,得不到最好的魚,他們只能想到別的發展方向。

大量的捕捉松鼠,剝皮并販賣到南方交換食物,看起來是可取之道,何況松鼠肉本身也是果腹之物。他們已經在探索北方,找尋和挪威人貿易的陸路線路。

紛爭的根本原因,就是在有限的資源資源獲取能力下,大家竭力擴大控制土地的范圍,來給本部族撈到更多的利潤。

所以,凱哈斯特別提到了灰松鼠部落在森林中搭建的一面漫長的墻。

“那是一座矮墻,用石塊和木頭制作。在矮墻的周圍還布設一些捕獸的絆網,以及一些陷阱。那座墻就是他們搭建的邊界。”

聽得,留里克首先想到了長城這一概念。

奧托最終卻無法理解,一面漫長又低矮的墻壁有何用處。他展現出了自己的不屑,“那有如何?我們跨越墻壁,再砍掉他們的腦袋。”

“我的主人,也許我們需要一些防備。”

奧托對這番建議根本就是無所謂的,因為他根本就瞧不上這群科文人。

部族戰士死了二十人,他將如此的傷亡歸結于該死的石墻堡壘。今日有了成功的經驗。奧托已經想到了一些對付山堡和弓箭的策略。

灰松鼠部落也是有所謂的山堡,因為防御的需要,他們的定居點已經被墻壁包裹。

“尤其是無聊的石墻,未來還不是被我們的軍隊輕易攻破。”奧托不屑的說。

“主人,他們的墻,和我們的……有所不同。”

“怎么?難道修得更高?”

“是的!甚至,還有一些特別的木架,可以有人在上面放箭。”

“僅僅是這樣?”奧托的態度依舊是不屑一顧。

留里克倒是聽出了很多門道,僅就這些有限信心,留里克覺得那個灰松鼠部落,可能用手頭的材料,搭建起了日本戰國時代式的“城”。說白了,就是用石塊和木頭制作簡易圍墻,把村子包裹起來,此乃一種原始但比較有效的防御工事。

要理解那個部落為何要這么大興土木,原因也非常簡單,就是被鮭魚之主部落迫使的。

這方面,雙方不存在真正的惡人,有的就是單純利益沖突。

“那些人,也如同你們一樣,很善于放箭嗎?”留里克突然問道。

“是!我的主人,他們中有優秀的弓手,可以射出更精準的箭。就是人數并不多。”

留里克點點頭:“這樣的敵人最是危險。我明白了,我會采取一些措施。對了,他們是鐵箭頭是否很多?”

“沒有!我們嚴重缺乏鐵器,我的主人,當我們看到你們大量頭戴的鐵頭盔,就知道你們正是強大的瓦良格人。”

他還在訴說贊美詞語,留里克絲毫沒有感動。

他聳聳肩坐正身子:“既然如此,我們可以制作一些大盾牌。至于敵人更高的墻壁,制作一些梯子不就好了。”

然而留里克萬萬沒有想到,“梯子”這一概念,對于鮭魚之主部落也是比較新穎的。首先這群部落民是見到過梯子的,但是真的去只做它,他們缺乏技術。

或者說,本地人非常欠缺木材榫卯結構加工的本事。羅斯人則不然,那些造船匠人不得不用榫卯結構拼湊自己船只的核心框架。

就這樣,留里克想到了三種攻城所需要的設備。

第一,防箭木盾。也就是砍伐一些小松樹,大量細樹干拼湊在一起后由麻繩捆扎,最終形成寬度可達兩個stika(近兩米)寬度的大木盾。由于砍伐的是濕松木,砍倒后樹干里的水會快速凍結,意外增強了它的強度。而所選材料皆是細松,大盾整體必然是一個羅斯壯漢能輕易端起了推進的。留里克可以確信的是,哪怕是對方發射鐵頭箭,礙于其拙劣的短木弓,它最多打穿大盾,露出可能只有幾毫米的箭頭。至于骨箭,木盾將完成全部攔截。

第二。建造梯子。還是砍伐兩棵成長年限類似的松樹,它的樹干要有壯漢的大腿粗,要在上面開鑿出一些缺損,用以盛放橫向排列的粗樹枝,最后由麻繩進一步捆扎固定。由于留里克不知道對方“城墻”的高度,他默認“城墻”高度至少三米,所以這梯子,就需要做到四米長。

第三,攻城錘。唯獨留里克提出的這一武器,引得在場的幾位年輕羅斯戰士積極回應。因為,羅斯人有著充分的成功案例。所謂攻城錘,在留里克的設想里,就是到了目的地后,挑選一棵大松樹砍倒,然后樹干通體捆上大量麻繩,麻繩再套著一批細樹干。一批勇士扛著細樹干,最后就是挑著大松樹,直接沖擊敵人的墻,或是大門。

所有的意見都來自一位小男孩,凱哈斯在震驚之余,也意識到之前與自己對戰的是何等強盛之敵。

戰斗不可避免,戰斗仍將持續。

攻堅灰松鼠山堡的攻城武器,它很容易就能建造,奧托很滿意自己兒子的奇思妙想,不過他仍不能相信,有了這些物件的助力,自己的部族就可以實現零傷亡。

奧托可不是陷入傲慢就忘乎所以,混戰之中,他看出了本地人保衛自己家園的勇氣。所以這種人的臣服是否長久?假若有朝一日羅斯人勢微,他們一定會宣布自己自由了。

要利用他們為羅斯人打仗,要激發他們的斗志。

奧托想到了一記妙招。

他鄭重其事的對凱哈斯說:“現在,我要求你提供一支軍隊為我們打仗,這件事你已經非常清楚。”

“是!主人!”

“現在我給你一個表現忠誠的機會,當戰斗勝利后,你們也能好處。我知道,你們進獻給我們的毛皮、食物數量很大,你們實際失去了很多。你失去的東西,完全可以從灰松鼠部落手里拿回來。我許諾,戰斗之后,你們可以拿走一半的戰利品。”

聽得耶夫洛謹慎的翻譯,凱哈斯使勁揉揉耳朵不說,還詢問耶夫洛是否在翻譯的時候措辭有問題。啊,他實在不相信瓦良格人居然仁慈了。

奧托再度說:“我可以分給你們一半的戰利品,前提是你們的人積極配合。說,你能提供多少人?”

“這……”凱哈斯馬上認為,此乃羅斯人對自己的試探。

在猶豫不決中,他意識到這里面就是有著深層次的東西。派人參戰已成定局,參戰是向主子的投名狀行為,就是一旦打起來,自己的族人怕是有很大傷亡。

凱哈斯也相信,如果宣布要和灰松鼠部落打仗,背后還有強大的羅斯人撐腰,部落的男人們絕對義憤填膺,要把被羅斯人踐踏的尊嚴,通過徹底打敗灰松鼠部落重新撿起來。

凱哈斯想了一陣子,“一百人,應該……可以了。”

“不!太少了,你至少提供二百人。”

凱哈斯一臉難為:“可是!我們部落的男人,那些非常勇敢的男人,都被強大的你們斬殺。主人,難道你要求我組織一些十歲的男孩,參加到軍隊里?”

一些十歲男孩?奧托的確清楚這個老家伙在抵抗的時候,確實組織大量小男孩扔石頭添亂。那些小孩簡直是累贅,打仗還是壯漢的事。

也許這個家伙的話并沒多少欺騙成分,奧托一想,那些被埋葬的敵人尸首,幾乎都是成年男子。

奧托想到折中的辦法:“你必須給我提供一百五十人。我不要十歲的男孩,年齡最小也得是十二歲。我要的是男人,在我看來一個男孩到了十二歲,就可以做男人該做的事。”

凱哈斯依舊非常為難。

“你沒聽明白嗎?”奧托突然爆喝一聲,嚇得留里克以為之一怔。“我將釋放一百五十個優秀的男人,他們將為我們打仗!勝利了,你們的部落將得到優待。如若他們不好好打仗,你們部落剩下的人,將全部死亡!”

無疑此乃極致的威脅,說實話留里克并不喜歡奧托的這番恐嚇。不!這不是恐嚇,而是真的有可能發生的事。

畢竟自己的父親也就是大首領,留里克雖然宣布了對這些被征服者的所有權,所謂成了他們的主人,但若父親不承認,那就真的沒有效益。

所以這一刻,留里克完全站在了父親這一邊。

“凱哈斯,我奉勸你接受我們的要求。聽著,我們可以幫助你們進入全新的繁榮,前提是你們無條件的合作。倘若你們有任何怠惰、背叛的舉動,你們的家眷將遭遇不測!”

留里克以冷冰冰的表情說出這樣有威懾力的話,凱哈斯畏懼了,他并非畏懼留里克這一介孩童,而是畏懼其背后的強悍勢力。

凱哈斯勾下腦袋跪趴在地上,就由此宣誓自己完全認同羅斯人的一切命令。

“你很聰明。”奧托的表情舒緩開來,接著站起身說:“走吧!到戶外去,召集你的男人。我們要組成一支聯合軍隊,討伐我們共同的敵人。”

本來嘛,就是在溫暖季節凱哈斯也是有意組織部落民去襲擾灰松鼠部落,雙方都在爭奪森林河流的動物資源,雙方獵人相見,戰斗的概率非常大。

鮭魚之主部落并不排斥打仗,凱哈斯只是懷疑,冬季作戰是否合適。

就這樣,大量的男人被釋放。他們在全副武裝的羅斯勇士押解下,涌進村莊里一處比較平整之地。

經過奧托授意,凱哈斯站在一處草垛上,待自己的族人畏畏縮縮聚集一處后,在凜冽的寒風里,他大聲吼出自己與羅斯人交涉后的好結果。

“我們要進攻灰松鼠部落!我們要在羅斯人的幫助下結束這一切!”

“我們失去的所有東西,都能在灰松鼠部落手里奪回!”

“羅斯人是講道理的!只要我們表示臣服,只要為他們打仗,我們就能得到好處。”

“只要我們為他們打仗,當我們遭遇襲擊的時候,如果塔瓦斯提亞人襲擊我們,羅斯人就會組織軍隊幫助我們!”

“我們本可避免和羅斯人戰斗,是灰松鼠部落導致的這一切,是他們挑撥離間引發了這場戰斗!灰松鼠部落是萬惡之源!”

這番說辭后,垂頭喪氣的男人們本是議論著羅斯人會當眾將所有男人處決,沒想到居然是賞賜的巨大機遇。

待凱哈斯的話說得七七八八,男人們的情緒就被調起來了。

留里克和奧托都非常吃驚,這些科文人爆發出驚人的怒吼聲。很明顯,他們對攻擊灰松鼠部落這件事居然有著高度的熱情。

留里克不覺得他們是非常睿智的,因為聰明一點的人能理解到,羅斯人就是要通過新的戰爭,在擴大戰利品的同時,也是為了消耗被征服部落的男丁。畢竟最勇敢的戰士,往往沖在第一線,自然而然會遭遇敵人的重點打擊。

所以活下來的往往只有兩種人,有著很好運氣和實力的戰狂,以及懦弱的人。

戰斗狂人若是經過提拔,留里克相信這類人會為了守住新主子的賞賜,作為忠誠擁躉。

至于懦弱者,他們基本翻不出什么浪花,倒是穩定交稅。

留里克實際并不反感灰松鼠部落,那不過有時一個將被羅斯人征服的新部落。至于他們和鮭魚之主部落的矛盾,留里克一樣不感興趣。

留里克最關注的,就是這場擴大化的“北狩”行動后,被征服部落的孩子們,他們是否認同羅斯人的統治。

終究新時代的主人是留里克!那些孩子將是未來的戰士,他們才是自己需要控制的戰斗力。而如今正值年富力強的家伙,怕是到了自己長大后,已經垂垂老矣。

在鮭魚之主部落男人的義憤填膺中,有一百五十人被挑選出來。

奧托和留里克監督了這一過程,被挑選出來的人,最大四十歲,最小也有十五歲。

被卸下武裝的他們被重新武裝,這些科文人重新拿起了弓和矛。當然,這些所謂的武器,在羅斯人看來實在不怎么樣。

就在這被篝火點亮的現場,奧托任命部落首領凱哈斯,為部落兵的指揮者。此人的工作,就是當戰斗開始后沖在軍隊的第一線。關于這個,凱哈斯已經有了充足的心理準備。

奧托也選定了一支精銳,總兵力其實只有二百人。他留下了一批戰士繼續控制著村莊和留下來的那些本地人。

奧托的那番威脅可絕不是單純的威脅,他就是控制著那些男人的家眷,迫使他們勇敢戰斗。

在夜幕下,一支人數多達三百五十人的聯軍誕生了。

羅斯人為可以進一步擴大戰斗而歡呼,普遍對一群失敗者加入自己的隊伍感覺不屑,乃至是擔憂。既然大首領就是這樣的命令,勇士們只好認同。

一場戰斗后,隊伍需要修正。

隊伍也的確需要修正,因為在過去的日子里羅斯人一直在趕路,是時候搶占科文村莊的住房,好生安頓幾天養精蓄如。

同時,也得就地取材建造一批攻城必用的器械,帶著它們走在冰河上直奔目標。

上一章  |  留里克的崛起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留里克的崛起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