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留里克的崛起

第321 羅斯部族第一座高爐正式點火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0-06-03  作者:重生的楊桃
等待鉻鐵礦石運抵、鋪設爐子內膽還,以及最為關鍵的烘烤硬化爐子,本該是七月份就有望做完的事情,硬生生的拖到了八月份。

漫長是時間內,克拉瓦森抽出時間完成了第二臺木制的離心鼓風機,而他的主要任務之制作澆鑄用的泥模,也全部勝利的完成。

那是由兩個模具構成的模具組建,它由上好的粘土燒制而成,并在其中混入了石灰和鋯石粉,它在烈火中悶燒了長達兩天,終于成為質地非常堅硬的陶制模具。

可以說,為了滿足克拉瓦森的需求,羅斯部族的制陶匠終于有意愿去制作更加高級的陶器。

一般的生活用陶,不過是焚燒粘土就可以了,燒制出的黑陶與褐陶滿足日常使用。

制陶匠人早已懂得往粘土里加入一些礦石粉,就能大大改善陶器的性能,然這樣做的結果是成本飆升,其售價自然要上漲。長久以來,較高的陶器售價是缺乏消費者的,既然克拉瓦森自掏腰包而來,大家藏匿心中的技術,終于有了用武之地。

被燒制的不僅僅是那個需要鑄造半球形大鍋的硬陶模具。

同時處于炭火堆中接受悶燒的,還有多達四套澆鑄斧頭的模具。

制陶將和鐵匠們聯起手來,他們一開始將不可思議的生鐵澆鑄,當做酷似青銅澆鑄的存在,唯一要注意的,是鐵水的溫度更高罷了。

那么,除了溫度的略微詫異,兩者的工藝差別很大嗎?

哪怕是克拉瓦森,他從沒做過生鐵澆鑄,在認知上盡是些猜測。

姑且就按照澆鑄青銅器的模式來做,也許只要讓模具更加堅固就萬事大吉。

他們按照澆鑄青銅斧的模式制作模具,一個模具可以澆鑄四個斧片。

時代已經不同了,如今的時代沒有人再去追求一把青銅斧頭,之所以羅斯人不再追求它,一來是材料的成本是真的高,二來一般的塊煉鐵造就的鐵斧頭,和青銅斧的性能旗鼓相當。

尤其是在得到技術革新的當下,已經有了淬火滲碳工藝的碳鋼斧頭,顯得曾經的那些工具都太差了。

終究鐵水澆鑄是為了更有效率的得到鐵器。

但從一開始,克拉瓦森就忽視掉了留里克關于碳比例的教誨。

他覺得澆鑄的鐵和鍛打的鐵本質上區別不大,想著自己揮汗如雨生產斧頭和劍,那還不如直接澆鑄來得快。也許只有經歷了一番實實在在的失敗,他才能意識到,生鐵、熟鐵和鋼,有著本質上相似,也有本質上的區別。

不過僅僅是鑄造可以捆在木棒上的斧片,這樣的斧頭用作日常工具或是戰斗時的武器,其實也湊合。至少對于僅著獸皮的敵人,完全足夠。

合計五套模具接受了完成的燒制大功告成,它們變成了堅硬的存在。

它們的確堅硬,面對生鐵水的燒蝕,其耐受力仍然有點堪憂。唯一慶幸的是,沒有誰會覺得這些模具還能使用第二次。

在制陶匠和鐵匠的心里,能夠多次使用的模具,恐怕就是鐵模具了,它是成本昂貴的寶貝,其用處僅限于青銅器具的澆鑄。

制作較大型的青銅鑄件,羅斯人從來都是使用一次性模具,澆鑄完成自然冷卻,取出鑄造件的方法,就是用大錘將模具敲得粉碎。

而今計劃的生鐵澆鑄,再是費勁心機制作的模具,它都避免不了一個被敲碎的命運。

好在,碎末混上新的粘土,還能在烈火中重塑成新的模具。

在澆鑄發生之前,沒有誰看得清它的前景。

哪怕是留里克,當這些模具盡數搬運到火爐旁,搬到硬化陶制的出鐵槽的出口,他看到這些制作精良的模具,先是一番贊譽,在問得其使用材料之后,也有一點擔心。

留里克最憂慮的,就是害怕炙熱的鐵水將模具熔穿。

他抓著自己的頭發,問及克拉瓦森:“也許,你們該在模具里加入一些鉻礦粉,讓它得意進一步耐高溫。”

“哦,大人,這是兄弟們可以完成的最好的模具了。當全新的模具制作時,我會按照你的計劃嘗試。”

說罷,克拉瓦森身后的幾位制陶匠,都嘿嘿的笑起來。

留里克看看他們,滿意的點點頭:“我原以為鑄造的事由你克拉瓦森就能完成,現在看來,我必須聯合所有的制陶匠。”

嗅到一絲不一樣氣息的克拉瓦森急忙說:“大人,如果你要大規模的鑄造,你必須依賴他們的力量。而我,我勢單力薄。”

“這倒也是。”

長久以來,留里克最關注的的就是鐵匠、造船匠和木匠。似乎制陶匠的工作僅限于制作炊具和別的廉價容器,導致被自己忽視了。

留里克急忙問詢全部六名制陶匠的名字,確認了他們的家庭在部族的住址,默默點頭將之記在心里。

他定了定神:“看來以后的工作,實在需要鐵匠和陶匠的聯合。”

“的確。他們可以制作最好的泥模具,而我的家族負責冶煉。”

克拉瓦森說了一番廢話,實際他就是希望自己不要再過分的兼任其他工作,因為術業有專攻。

“似乎我給你的工作的確有些多。”留里克雙手掐腰,將陶匠叫至自己身邊,“這樣吧。以后制陶與冶鐵組成聯合,你們這些人專職制造我需要的陶制模具。至于價錢,我會按照平常的規矩支付。”留里克還附帶一句,所謂自己不會拖欠工錢。

通常羅斯部族的制陶匠銷售他們的產品,多數時候是按照重量來定價。為了賣出更多的價錢,他們當然可以把陶器做的小而沉重,就是這么做后買方也能意識到自己會遭遇誆騙。

買賣雙方都是精明人,故而部族內部的這套陶器重量等比例兌換銀幣、銅幣模式,它比較穩固的存在著。

一尊被燒得發黑的巨大爐子給予所有接近它的人以壓迫感。

留里克時常注意那些陶匠偶爾顫動的雙眼,他們在瞄著高爐!

“哦,看來機會已經成熟。克拉瓦森,你帶著模具而來,我們終于能夠開始工作。”

“當然。還有第二臺鼓風機,它還沒有搬出來。”克拉瓦森熱情洋溢的補充。

這個老家伙始終對冶煉之時特別上心,顯然他現在就是渴望立刻成為奇跡的親歷者。

“那就開始吧!”

留里克宣布起一個偉大的開始,他使勁拍打自己的雙手,嘴上喊著號子。

最先行動起來的就是卡姆涅這樣的孩子,不一會兒,與傭兵隊長耶夫洛合力抱著鼓風機的卡威,終于從家中走出。

與此同時,一眾傭兵成為最廉價的勞動力。他們穿著簡單又緊湊的麻布衫,無視著青灰色的衣服被碳粉染色。他們不嫌臟,因為這身衣服很快會被汗水浸濕,大家幾乎注定會最終變得赤膊上陣。

有傭兵在高爐旁的臺階,依次接過同伴遞來的捆扎好的木炭塊,或者干脆就是一捆木柴扔進爐內。

另有傭兵,他們在檢查封閉出渣口和出鐵口的粘土,是否填埋妥當。

出渣口被設計在較高的位置,引流槽位置亦高。

唯有出鐵口,它在爐子最下端,一個從爐底引出的傾斜式的孔洞以供生鐵水流出。鐵水會流入粘土燒制的引流槽,最后會有陶土坩堝承接它,亦或是直接引流如模具進行澆鑄。

他們用了近半天的時間,才在爐子里塞入大量的木柴和炭塊。

時間又快到傍晚了,卡威將一支火遞給站在最高處臺階的留里克。

“親愛的,扔進去,點燃爐子。”

“好啊!當爐子熱了我們放礦石。”說罷,留里克瞥了一眼堆在地上的那如同小山一般的普通赤鐵礦和磁鐵礦。

與此同時,上百人圍著碩大的爐子,甚至留里克的母親,以及他未來的妻妾們,皆是慕名而來。

看的自己的朋友有點猶豫,卡威最后一聲大吼:“留里克,扔吧!”

已經沒什么好猶豫的了。

留里克的小手一松,火把沒入爐子。

就在這一瞬間,早已待命的兩臺離心式鼓風機,在強壯的傭兵操縱下,開始向爐膛噴進強勁的氣流。

漆黑的爐內,孤零零的一團火本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點燃碳柴。然新鮮空氣的涌入過于強勁了,碳柴正在快速的引燃。

一開始只是一些青煙,煙霧愈發的濃郁,強烈的木柴燒灼味逼迫留里克掩住口鼻從臺階撤下。

他下來不久,便在所有人的歡呼聲中猛然回頭,只見那紅色的火焰,就好似噴氣戰斗機瑰麗的尾焰,它在強勁噴涌。恐怕唯一讓他不高興的,正是這火焰是紅色的。

“真是太好了。我們成功了?”克拉瓦森迫不及待的模樣讓留里克有些無語。

“我們哪里成功了?”

“你看!爐子,它燒起來了。”

“不!”留里克使勁搖晃腦袋,“這能說明什么?不過是一個開始。”

克拉瓦森和他的盟友們洋溢著熱情的笑容。“好吧,我的朋友。我們什么時候放進礦石?”

“什么時候?”留里克捏著下巴想了想,猛然說道:“我們不可能指望把新鮮的魚放在火上炙烤一個眨眼的瞬間,就奢望魚肉烤的飄香滋油。你懂我的意思吧?就是那個火焰!當它變成黃色的火后,放入礦石。”

“好勒!但愿很快我就能看到鐵水。”

“算了吧,這一次我們可是要冶煉大量的礦石,最后會流出大量的鐵水!你能提供的澆鑄模具是不夠的。”

“啊?!”克拉瓦森大吃一驚,“這……也許我們應該為了安全起見少放一些礦石。我就怕它會再度坍塌。”

“不行。你也不要擔心它會坍塌。是我!是我指導你們做的新爐子,他它不會首次使用就坍塌。”留里克的態度變得非常堅決,它指著堆積得近乎自己身高的礦石堆,“既然都把它們搬運來了,那就拼命的冶煉吧!”

“可是過多的鐵水,你就放任它隨便的流淌在地上凝結?我們沒有足夠的模具。”

“無所謂。”

留里克不僅嘴上說,他的神態和動作就是表明他的這番態度。

“啊。如果我們這么做,豈不是嚴重的浪費?見鬼,實在不行我們現在就制作簡單的模具,哪怕它質量不行,至少保證澆鑄后的工具形狀。”

“哦?”留里克有一點吃驚,他想了想,如果克拉瓦森和那些陶匠現在趁著鐵水尚未冶煉大成,用兩三天時間燒制一批哪怕是質量拙劣的陶土模具,固然鐵水的侵蝕影響是嚴重的,恐怕仍能極大程度的保證鑄造件的形制。

這個時代終歸對鑄造件沒什么過多的技術要求,不過是作為生產工具,比如說常用的稿和斧,亦或是鏟子,人們不求它制作精妙,只求一個實用性和性價比。

其實留里克想到的問題,根本就不在于如何第一時間,保證出鐵口打開到完成澆鑄的一條龍工作。

生鐵就是生鐵,就是在地上凝固它還是生鐵,就算附著上一些小的沙石,區區一點污染物最終還是會在二次加工后,變成氣體或是流淌的礦渣。

留里克知道克拉瓦森家其他鐵匠家庭囤積海綿鐵的目的,就是為了后續打鐵的時候有足夠的初級材料。

羅斯鐵匠家庭本來就只有區區五家,彼此還締結條約習慣成了一個初級且原始的鐵匠行會。他們的工藝早已升級到加工低碳鋼的程度。

只要條件許可,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把手頭的鐵加工成低碳鋼,以求年年如候鳥般進入羅斯堡的南方商人,高價買走手頭的鋼制工具、武器。

要把鐵加工成鋼,本身就是用一些工藝,將內部的碳比例控制在一個合適的程度。

大量冶煉生鐵水,使之凝結成白口鐵的鐵錠,以此為另類的囤貨。

只要族人們不挑剔,鑄造的白口鐵也能湊合著當農具。

但在留里克這里,他只想將這些鐵錠砸成手指大小的塊狀,并放在傳統的爐子里接受約莫900℃的長期炙烤,大量小鐵錠被火鉗不停的翻動,它們的碳含量快速降低,最后彼此融合,以一個巨大炙熱鐵砣的姿態撈出來接受鍛打。

此乃炒鋼法,亦是留里克覺得可以在羅斯部族實現的,制造低碳鋼的速率和性價比最高的手段。

暫且留里克毫無心思將實行炒鋼法做低碳鋼的計劃告知克拉瓦森,他更是不能強求這個老家伙和別的鐵匠瞬間開竅。

爐子燃起來的,指望它用半個白天的時間就燒到可以熔煉生鐵水的程度,實在有些癡人說夢。

上一章  |  留里克的崛起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留里克的崛起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