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留里克的崛起

第539章 離去與歸來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1-01-15  作者:重生的楊桃
大量戰利品流入巴爾默克人的社會,人們為凱旋的英雄歡呼,部族的年輕躍躍欲試,渴望成為下一次遠征的參與者。

歸來的戰士都在訴說著自己在不列顛的遭遇,他們吹捧自己的強力,貶低諾森布里亞的孱弱。他們尤為贊譽當地肥沃的土地與溫潤的氣候,當地人開墾過的農田就好似等待巴爾默克人接受的寶貝。

年輕人憋足了勁想要去探索,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則看明白了這場遠征的風險。

掠奪戰利品,擄來大批女人,還有對遠方土地的了解,得到這些所付出的代價就是各種原因死了三百多名年輕人。

納爾維克峽灣里的巴爾默克人實在太多了!

遠航而喪命,死者一定是沒有扛過神的考驗。

只有懦夫才會因為海難與戰斗的風險拒絕對外擴張,年輕人一度因為眼界狹窄找不到了擴張的方向,現在情況已經變化。

比勇尼坐擁巨大聲望,他就是巴爾默克人的大英雄,兄弟們追隨他,以后都能到不列顛島發大財,擄來一個兩個女人,再生育一大堆孩子,生活逍遙樂無邊。

歸來,首領馬格努特著急所有的家族首領在部族里略顯老舊的議事庭探討此次遠征的收貨。

年輕人擁護比勇尼的赫赫武功,但這些部族里的貴族頭目,都清楚他們勝利的關鍵在于羅斯的留里克的正確指揮。

他們在其樂融融的氣氛下互相吹著彩虹屁,就仿佛這屋子里坐的全都戰斗英雄。

終于,比勇尼不可避免的談及歸來之時海難之事。

“基于這件事,我們急需得到一艘大船。”他看著首領父親的眼,“此事,還需你來定奪?”

“我?我的態度就是買,從未猶豫。”

說罷,馬格努特首領便撇過頭,看一眼側臥身子枕在留里克腿上的女兒諾倫,直接詢問,“買船之事,你們已經商量完了吧。現在我們得到了一大筆錢,便不用再拼命做鹽去兌換。”

“不,我們的契約仍然有效。”

“哦?難道購買羅斯大船,必須限定用鹽購買?也許我們的約定可以調整一下。”

“這當然是可以的,我又不是固執的人。不過,我們羅斯需要你們的好鹽。當你們的錢幣用盡,鹽就是你們的貨幣,至少我認可這一點。”

馬格努特點點頭,他自知無需多言。

他輕嘆一聲,“留里克,我的孩子。你打算何時返航”

“就在這幾天吧,可能兩天或是三天。”

“這么著急?”

“首領大人……”

“不!”馬格努特帶著笑意故作怒氣,“你要叫我父親!我本想留你一段時間,看來是真的不行?”

“是的。這一去我們要穿越丹麥人的領地,我回到羅斯堡,恐怕還需航行二十天。父親,我知道你舍不得諾倫。不過如果我耽擱了時間,大船必為冰海阻撓。我要趕在大海結冰前回家。”

海洋結冰?這是坐擁北歐不凍港的巴爾默克人無法想象的。

女婿留里克大大幫助了所有巴爾默克人,挽留以好好招待盡地主之誼是人之常情,自己錯誤時間的挽留實在不合適。

馬格努特想了想:“那就好好準備一下吧。你們既然要穿越丹麥的領地,就需要更多的戰士保衛。這樣吧,我給你挑選五十個男人,跟隨你的大船去羅斯。”

“這……”留里克瞬間想到這建議的背后,正是一個寵溺女兒的老父親的期許。

“父親,我不會虧待諾倫。我并不需要她的身邊跟著一大堆衛兵,我的羅斯公國強大且安全。”

“可她也得有一些侍女。”

“這也不必。因為她,將與我的父母住在一起。我的母親會將她視作自己的女兒,你不必擔心她過得不好。”

這話說得足夠暖心,馬格努特還是搖搖頭,“我相信你的為人,但是你的船還是要通過丹麥。你來時擊沉了他們一百艘漁船,他們難道不會復仇。”

“我毫無畏懼。我的大船會輕易撞垮任何敵船。”

馬格努特如何被這等樂觀言論說服?

他的執拗不得不令留里克好好想想,索性將計就計。

“這樣吧。”留里克昂起首,考慮到自己的處境,便說:“我喜歡巴爾默克的年輕人,他們是優秀的戰士。我需要擴充自己的傭兵衛隊,我要親自在港口招募五十名有意去羅斯的戰士,從此以后他們為我而戰,也會護衛你的女兒。”

“這個好。”馬格努特一拍大腿再無顧慮。

其實對于諾倫,她只身前往羅斯自然是沒什么顧慮,這是她作為女人的命運。

歸來的第二天,就在阿芙洛拉號泊位附近留里克立下一個招賢榜。

短短一天的功夫,五十名新傭兵就招募完畢了。

此事留里克幾乎是委派傭兵隊長耶夫洛完成此事,結果頗為卓越。

直到傍晚時分,留里克出現在大船泊位,帶著強烈的新鮮感檢閱這些新傭兵。

耶夫洛急匆匆跑來匯報:“事情都妥善辦完了。”

“他們都是最平凡的男人嗎?都是有意背井離鄉的窮人?”

“是的,大人。他們幾乎都是漁民,一直在給有船之主幫傭,他們不是什么貴族的手下,這些人除了一身力氣一無所有。”

留里克點點頭,他再昂首審視這些男人,自覺確為自己所要之兵。

他又問及耶夫洛,“關于我們的待遇問題,跟他們說了嗎?”

“說了一部分,大家都很高興。”

“那是當然。吃我的穿我的,我還得給他們發錢,甚至還得給他們找女人。”

耶夫洛立刻小聲強調,“大人,找女人的事我可沒說。”

“好吧,我最關注的就是他們的忠誠度。”

“我會訓練他們。”耶夫洛拍著胸膛強調。

“不,他們需要一場戰斗來證明自己。”

耶夫洛吃了一驚,“大人,你說過今年羅斯不打仗,難道明年了你打算……”

“也許吧,不過如果可以,我們仍需一段時間積蓄力量。我們要穿越丹麥控制區,戰斗幾乎是必然的。現在立刻裝備這些人,你迅速訓練他們使用扭力彈弓和投石機。還有,他們中會使用弓箭的人立刻給我挑出來。”

“遵命!大人,我們何時返航?”

“明日休息,我們后日上午返航。”

留里克本意是快點離開,但諾倫畢竟是遠嫁羅斯,她的娘家可是要給女兒帶上一批嫁妝。

那些嫁妝留里克都看過了,僅就商品價值而言,遠不如羅斯生產的“奢侈品”珍貴,但對于這女孩就是傾注了父母的愛。

這些假裝里唯有兩樣樂器最令留里克感興趣。

十支鷹腿骨做的骨笛,和一只小的牛皮鼓。這些樂器最適合出現在祭祀活動,樂器就是樂器,諾倫的音感是真的不錯,有了這些樂器,留里克覺得自己可以拜托她用一個冬季的時間,把自己麾下編號從A到J是是個斯拉夫女仆,全部訓成樂師。

臨定前一天的下午,峽灣里的海況趨于穩定,就算英雄們凱旋了,獲得戰利品的終究是少數人。

就在這一天的上午,巴爾默克的祭祀們才分散開來,給部族的男人們舉辦了高達三十多場婚禮。

參與遠征的戰士帶著新擼到的女人,實則多為十四五歲的諾森布里亞的少女,巴爾默克的新郎拉著痛哭的新娘,在祭司主持下完成了維京式的婚禮。

新娘為她們被擄到野蠻人之國的命運悲嘆,最令她們難以接受的,接受了蠻族婚姻等同于背叛了自己的上帝。她們紛紛發現,自己必須向一個蠻族之神發誓,迫于現狀真的只能妥協。

祭司們這些日子極為忙碌,他們竟要幾天之內去主持四百次婚禮,哪怕儀式被迫變得簡約,仍需大量時間操辦。

下午他們仍將忙碌。

但港區的人們突然發現,那艘名為阿芙洛拉的羅斯大船突然拔錨起航了。

難道羅斯的留里克要返航了?不會吧!約定之日不是明天么?

一些漁船暫停釣魚,漁民覺得那大船踏出的大浪充滿魅力,他們近距離觀摩方知這根本不是離開,而是一場軍事演習!

一艘很小的破損嚴重的漁船,它的結局本該是拖上岸被斧頭砍得稀爛,作為船主冬季的木柴。

這爛船被買下,它被安置在海上隨波搖曳。

阿芙洛拉號就在其身邊游弋,耶夫洛已經在指揮新入伙的兄弟操縱重武器。

“要領已經告訴你們了!瞄準靶船!射擊!”

耶夫洛下達命令,左舷的五座扭力彈弓竟有一座拒絕發射?

他急匆匆走去,一把掐住負責拉動卡銷的傭兵之脖頸,厲聲吼道,“為什么?為什么不射擊?”

年輕且懵懂的傭兵戰士突然懵了,磕巴嘟囔,“大人,我們真的要發射一塊鐵?”

“不然呢?”

“鐵很珍貴,我們不該浪費。”

“就因為這個?這件事你不用管!”說罷,耶夫洛推開此人,親自抬起扭力彈弓的“鞋子尾巴”輕拉卡銷,鑄鐵彈丸飛射命中漁船。

五枚彈丸里僅有耶夫洛的這一枚命中,那老舊漁船已經開始進水。

他大聲嚷嚷:“你們必讀聽我的命令!我就好比你們的戰爭酋長,你們的家族首領。我們的職責就是保衛羅斯公爵的安全,為他而戰!這樣你們都能發大財。但是,你們任何一人拒絕執行,甚至是猶豫不決都將遭遇責罰。”

耶夫洛下令將這個猶豫之人捆在主桅,然后令其同鄉,持“精神注入棒”,打其小腿十次次,以示懲戒。

耶夫洛也不禁感慨,這些家伙真是用力在用木棍夯同鄉之腿。也許皆在竭力表現?

“你們都看到了!和平時期,你們猶豫不決會受皮肉之苦,但是到了戰場上,任何的猶豫都會喪命!你們所操縱的武器可以擊沉敵船,可以打掉敵人的頭顱。你們不要覺得鐵器非常珍貴。現在,給我繼續射擊,把那靶子擊沉!”

留里克出發之際就準備了大量鑄鐵彈,他實為有備而來,又在不列顛作戰后回收了大部分鑄鐵彈,方有現在耶夫洛揮霍的機會。

此揮霍也不是打完全部彈丸,正所謂大炮一響黃金萬兩,任何的遠程武器的使用就是在直接燒錢。

留里克希望新招募的兄弟能一瞬間變成操縱重武器的高手,這顯然不現實。

他們必須立即投入訓練,一切以實戰出發,留里克授權耶夫洛打出五十發鑄鐵彈,如此每個傭兵戰士都能親自發射一次,區區一個靶船都不夠打呢。

就算這些人毫無經驗,他們發現這重武器并不難用,不久靶船就被擊沉。

海面上炸出大量水花,彈丸終被打干凈。

他們的訓練吸引了一批漁船觀摩,漁民們眼睜睜地看到那無人的靶船硬是在大量水花中逐漸沉沒。

人們震驚了,他們無法想象一艘船會被某種武器直接擊沉。

終于,返航之日。

諾倫迷迷糊糊中醒來,她睡在鋪設皮革松軟的地上,隨意扒拉手掌,摸到了身邊人的臉,她下意識一抓,又薅住了留里克的馬尾。

“你別拽我頭發。”

諾倫猛地清醒,嬌嗔,“你昨晚也壓我頭發。”

“已經天亮了。”留里克迅速坐起,“很快我們就要離開,你……給你父母道別吧。”

“終于還是要走了,好吧……”

哪怕是自己的命運,諾倫帶著復雜的心情離開閨房。

她與母親英比約格擁抱,又親老爹的臉,在家中與兩個親哥哥喝上一杯麥酒。

比約恩看得出妹妹的悲傷,可這并非是真的離別。

“跟著留里克回去,過上幾年給我生個侄兒。”比約恩的鼓勵反而鬧得憂傷的她羞澀。

弗洛基帶來了真正的安慰,“妹妹你別擔心什么?以后每個冬季,我們都會走冰雪之路去羅斯,你先行去羅斯,大概兩個月后我和大哥還會前往。”

諾倫的心情好受很多,便頭戴粉紅色歐石楠編織的大花冠,走出了自己居住近十一年的家。

當自己登上那以“夢幻極光”命名的阿芙羅拉號,身份就成了羅斯的女人。

留里克摟著諾倫的腰向巴爾默克的朋友們告別。

首領馬格努特一家帶著對這一對新人的強烈期許,只是這對新人看起來一身稚氣,場面實在奇妙。

那些從峽灣各定居點趕來的人們,他們聚集在碼頭的平地,亦是駕駛船只漂在海上。

各家族的首領親自來給留里克送行,期待著羅斯的大船再度倒放,不僅留下屬于巴爾默克人的大船,以及大量的東方貨物。

一場艱苦而夢幻的遠航終于進入尾聲,恰恰也是極為關鍵的尾聲縱使未來極大可能與丹麥人發生激戰,留里克也毫不畏懼。

阿芙羅拉號揚帆起航,她順著風向曲折地漂向峽灣入海口。再其身后事大量送行的船支,就仿佛阿芙洛拉號再一次率領龐大艦隊施行一場遠征。

這一次,留里克與他心愛的大船,將作為強力的海上獨行俠,以最快路徑殺回羅斯堡。

高速文字留里克的崛起章節列表

上一章  |  留里克的崛起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留里克的崛起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