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留里克的崛起

第631章 留里克再去北方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1-04-26  作者:重生的楊桃
相比于用陶土爐子烘烤面包,加工面粉為熟食的最便捷方法,實為放在燒熱的石塊上烘成熟餅。

當人類掌握加工面粉做熟食,最先想到的就是制作烤餅。

羅斯人的作為并無出奇之處,買到小麥的民眾都在大量制造有別于燕麥的新式面餅,他們在故意大量制作以方便食用。

留里克勒令二十多個來自麥西亞的女人,在結束了她們清晨的禱告后,便全身心的投入到烤面餅的工作。

她們和面做面胚,貼在燒燙的鑄鐵板子上量產烤餅。

每到晚上,仍在冰點之下的氣溫早已經將這些烤餅冷卻,其中的有限水分立即使得餅子變得硬邦邦。留里克就差人在這個時間點將烤餅收集起來,餅子中間砸個孔洞,以麻繩五十個為一組串起來扛著帶走。

這些餅子就是遠行的人們旅途的“軍糧”。

至于忙活一天滿手都是面團的麥西亞女人們,她們早就在勞作中喂飽了自己。

她們這群奇怪的女人會在正午和傍晚再互相監督做一番祈禱,贊美他們的神祇感恩賞賜的面餅。

“荒謬。那是我賞給你們的食物。”留里克心里有些不爽,再考慮她們確實付出很多勞動又兢兢業業,算了算了。

即將是出發的日子,臨近時間點留里克給她們的工作量也大幅提高。

合計450名還幸存的塔瓦斯提亞女俘,她們的身體素質已經被長久的體力勞動訓練得過于結實。至于身體素質實在類弱者早已死去。

留里克有些舍不得這群女礦工離開,但她們的處置權是歸為移民不列顛的巴爾默克人的王國。

租借她們勞動力的時間已經到了,除了付出了衣物、糧食和住房的報酬,他確實沒有支付更多。

而她們對于羅斯堡的貢獻就是創造了兩座鐵礦石堆砌而成的山丘,愣是成為兩處險要的高地。

春分剛過,一場簡短的祭祀后春的氣息愈發濃郁。大海仍是封凍,大地之上白雪皚皚。

白天的時間已經極多,這一時期高爐鎮的圍墻和內部房舍已經基本建設完畢。

一座鐵礦石之丘就在鎮子的圍墻內,一場小雪后它成了白色巨塔。

被雇傭的男人女人正在以鐵礦石搭建新高爐必須的堅固底座,再待氣溫回暖,高爐建設也歸為末尾。

就在冰封的海岸,趁著到處是積雪,巨大的木質造船內兩艘新船的船殼被推了出來。

它們也到了最后也是最為關鍵的時刻。

春分還沒到的嘶吼,一支來自北方的馴鹿運輸隊快速沿著冰封海岸線前進。

此乃一支重型運輸隊,有多達三百頭成年馴鹿承擔拉雪橇的艱巨任務。

馴鹿靠著吃燕麥得到強大力量,這才將多達十根精挑細選的云杉巨樹拉到羅斯堡,再暴力地卸在于霍特拉家族造船廠門前的堆滿各種木料的空地。

很快,湊熱鬧的數千人又跑到海岸邊,趕來欣賞一樁偉大的事。

留里克也來了,他一身白色毛茸茸的北極熊的皮毛披在身上,溫暖又顯示他的銳氣。頭頂的留著巨大白尾巴的雪貂帽子讓他更顯得高貴。

他的女眷們都來了,衣裝也都幾乎一樣,每個人故意展示著她們的金銀寶石的飾品。

精致的衣服有高手裁縫制作。

是留里克的老朋友老部下菲斯克,此人的母親布洛瑪某種意義上成了留里克的御用裁縫。數百名傳統的羅斯本族的婦女,這些年來一直奉命為留里克坐著麻紡織與皮革裁縫,并領取每個月的報酬。

女人們珍惜自己的工作機會,再吸取了佛德根裁縫作坊的技術與斯拉夫畫布編織術,羅斯人的裁縫技術水平大幅提升。

到處都是帶著灰褐色帽子的民眾,其中不乏大量披著彩色條紋麻毯的男男女女。

那些都是斯拉夫女人的杰作,就地運用菘藍、藍苔蘚、紅菊、黃菊等有色植物染布,讓自己家的衣服變得充滿色彩。

人頭攢動熱鬧非凡,無數的交頭接耳聲化作低沉的嗡嗡。

“終于又要安裝桅桿了。”老奧托眼神里充滿欣喜,搭在兒子留里克肩頭的大手也下意識捏住。

“這樣,我們現在就有六艘阿芙羅拉級大船。”

“給她們想好名字了嗎?我記得今年還要再下水兩艘。合計四艘新大船……”

“是,名字已經想好了。”

“是什么。”奧托饒有興致地問。

“新的兩艘,就叫做灰松鼠和鮭魚酋長吧。”

“嗯?如此隨便?等等,你……”奧托想了想不由樂出了聲。

“是覺得我取名字隨便嗎?”

“無所謂。”奧托松開手,又抬起頭,“已經開始安裝了,桅桿運到腳手架,我們拭目以待。”

近年以來,圍觀給大船安裝桅桿成了羅斯堡民眾的例行節目。

人們在大船安裝桅桿完畢后盡情歡呼,整個峽灣轟隆隆一片,連遠處都滿是積雪都松樹都開始震落冰凌。

給新船取怎樣的名字,留里克一開始也沒有合適的計劃。

現有的四艘:阿芙羅拉、古爾多特、斯佩羅斯維利亞和奧斯塔拉公爵。船名雖然都非常有意義,實則沒有共性。

何為共性?留里克決定以臣服于羅斯的其他族群的名字以命名新船來給后續船只創造共性。

灰松鼠和鮭魚酋長,本就是科文人的部族名。以部族名給新船命名,實為加強凝聚力的手段。

至于未來還要下水的大船,留里克擬定的名字則為“白樹莊園”和“拉普(養鹿人)”。他們正是現在羅斯人麾下最忠誠的仆從,未來也將繼續并肩作戰。

大船將就繼續安裝巨大三角帆,以及其他的附屬配件。基于遠征不列顛的教訓,船只側舷也將均勻地多懸掛一些劃槳小船。

至于她們下水,留里克估計自己實在沒時間去見證。

按照留里克的計劃,今年秋冬交際,羅斯的“八八艦隊”計劃就完成了。

霍特拉家族和他的老朋友們證明了自己的造船實力,也賺到大把財富。他們這群人明顯有著更高的追求,造船讓他們感到自豪,建造更大的船成了新晉工匠的人生目標!這就好比勇敢的戰士力圖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以實現自己的信仰價值。

羅斯的造船業界會進一步繁榮,當然促成其繁榮的是留里克自己。他很清楚這一點,所謂倘若沒有羅斯公爵的戰艦訂單,他們如何有動力、有必要去建造大型船只?

阿芙羅拉號這等船只,必須集合霍特拉和朋友們全部的力量,依靠公爵提供的巨樹和優質金屬材料,耗費近半年的時間才能制造兩艘。

單靠著家族自身的實力,建造一般貨船和傳統劃槳船才是最高性價比的選擇。

“那么,是否該建造一艘如同哥德堡號的一千噸出頭排水量的蓋倫型大船呢?”留里克個人所知曉的的歷史上的瑞典大帆船僅有這一艘,奈何建造她,瑞典工匠用了數年時間。

不!現在的羅斯人技術水平還造不出它,實際也沒有更多必要。

羅斯可以多發展些體格修長、輕便且航速快的行星級風帆驅逐艦,多多建造盡快取得整個波羅的海的絕對海洋霸權。

恐怕現在羅斯公國已經霸占了本海域的海權。留里克并不覺得此乃事實,他的夢想很廣博,可惜丹麥勢力仍是巨大威脅,在丹麥承認羅斯霸權前,羅斯必須繼續氪金大建。

大建要大錢,有了艦隊就必須擁有面相大西洋的不凍港!有了更多的大船,遠航大西洋前往奇跡之地美洲,向著西方攫取未來的利益才成為可能。

沒有人擁有留里克這樣的戰略,羅斯人也想不到他們的公爵大人至少為羅斯規劃了未來233年以上的國家戰略!

一個向東向西向南向北的擴張戰略。

為了偉大的未來,為了首先擁有海權,波的尼亞灣到納爾維克港的陸路貿易線就由羅斯公爵本人親自打通!

時間正好是儒略歷的四月一日。

這一天并非愚人節,只因公元834年還不存在愚人節。

留里克需要的一切準備皆已完畢,尤其是那些運輸巨量木材、鉻鐵礦、鉻鐵成品和皮革(灰松鼠部族的貢品)于三月底抵達,使得拉雪橇的健壯馴鹿成為非常及時的動力來源。

難道必須徒步走到巴爾默克人的納爾維克港?

有這些健壯的鹿,大部隊坐著雪橇趕路,怕是兩周時間就抵達目的地。

至于前往巴爾默克的道路,此行實為有一條現成的路,便是找到艾隆堡西邊的那條大河(托爾納河),沿著冰封河道不動腦子地逆流而上,抵達那座山巔冰湖(托爾納湖),湖下就是巴爾默克人的納爾維克港!此冰封之河堪稱中古時代的高速公路,冬季平整的很面適合馴鹿雪橇隊暢通無阻逆向前進,待到夏季,人們乘坐小船即可從湖泊順流而下,一路漂流到波的尼亞灣。

這條線路就是多年前巴爾默克探險家莫德根一伙發現的,這群人亦是發現了另一條水道通向艾隆河(凱米河),直接撞到了忙著興建礦山城鎮艾隆堡的羅斯人。

至于有關艾隆河上游的眼線,羅斯探險家斯普優特和伙計們走得很遠,再當留里克親自加入其中,便發現了摩爾曼河。

留里克在那之后還沒有再去被他欽定的摩爾曼斯克視察,僅就北方傳回來的消息,以及實實在在的運回來的新鮮海象牙,他完全可以判定摩爾曼斯克這一羅斯人親自建設的不凍港的確在被開發。

走冰河去巴爾默克人的老家,曾經留里克覺得這將是一場艱難的旅途,如今再看道路已不再遙遠。

一支強悍的馴鹿雪橇隊在集結。

四月一日就是最后的集結日。

塔瓦斯提亞女礦工們被集合,她們每個人手里攥緊留里克發放的兩枚銀幣,還有一點私人物品。

她們聚集在自己的住處,每個人都已經用熱水擦干凈的身子。黑壓壓的人聚在倉庫之外,留里克站在一輛雪橇上大聲號召一番。

“你們在羅斯的生活已經結束!你們將去巴爾默克,將嫁個健壯的男人,將移居到一個遙遠又溫暖的島嶼!我們明日坐著雪橇出發,不要為未來擔憂,我們都將平安抵達。想想以后的日子,你們都將得到美好未來。”

留里克沒有說太多,她們這群女人本就沒有選擇。塔瓦斯提亞女人的眼神極為負責,也許她們已經習慣了如今有規律的生活,但她們必須離開,甚至于未來也不能享受到天天吃飽飯的好日子。

當然要給她們一個美好希望,只是……

恐怕本時空下,一個國家所有人都能吃飽飯才是極端的罕見。留里克不敢說自己是仁慈的大好人,至少他對于羅斯人自己是神圣大王,對于其他勢力其他國家,就是單純的苦難。

羅斯公國是海盜國家嗎?恐怕是的。留里克沒有辦法,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羅斯只有足夠強大才能避免被強者消滅。羅斯必須積累原始資本,她的體量太小了,對內剝削無法積攢足夠的原始資本,對外擴張掠奪就是唯一手段,他知道自己必須這么做。

不過塔瓦斯提亞女礦工離開,誰來填補這個空缺?

也許當從梅拉倫湖畔招募人員,或者干脆是從巴爾默克和諾夫哥羅德招募,男人當然比女人更有體力,亦不會因月事削弱自身,他估計招募二百人就足夠了。至于勞動力,自然多多益善,畢竟鐵器是一種暴利,且羅斯人海運能力實在恐怖強勁。

這些措施都需要時間去落成,留里克也不希望未來的礦工會是一群單純奴隸。

契約勞工不比奴隸更合適?和誰簽訂契約?當然是和身為羅斯公爵的留里克,若無特別情況,契約自然是子子孫孫延續下去。簽訂契約者可以是被征服的各路人群、早期雇來的傭兵傭工、單純的奴隸、無家可歸的孩子,乃至最純粹的羅斯本土人。

當羅斯公國成為一個成熟的國家,這群契約者才是國家的基石,他們繳稅、服役、貢獻,他們就是真正的羅斯公國的臣民。

恰是這樣的人,就譬如礦工,他們一旦生活安頓,能年復一年甚至子子孫都從事挖礦,就會習慣于這樣的生活,也恐懼失去它。

這幾乎就是“打工人”的鐵律。

那么當羅斯遇到可能的危機,他們也會為保衛自己的穩定生活保衛羅斯。

誰不向往穩定生活,羅斯人擴張就是為了更好又更穩定的生活,戰爭的目的也是消滅敵人獲得未來的羅斯人自己的美好日子。

這當然也是自私的,不過愈發冷酷的留里克已經再不會慷他人之慨。他目前階段只關注羅斯人和仆從者今天是否吃飽飯而已。神之子的傳說只是錦上添花,這群實則非常務實的家伙永遠跟著可以帶來好日子的首領。

四月二日,多達七十輛雪橇準備完畢,每輛雪橇四鹿拉動,留里克的大號座駕則是六鹿。

馴鹿自然不比馬匹的力量,它們勝在扛得住極地的寒冷,也有著驚人耐力。

只要不是逼它們沒完沒了趕路,四鹿拉一個坐著多達十人和一批物資的雪橇一天行進五十公里毫無問題。

留里克也是愛惜畜力的,一些雪橇就是專門拉運干草和成麻袋的燕麥,他才不相信休息時馴鹿就地啃雪下之草就能吃飽,到底還是得喂飼高能量的麥子。

450名塔瓦斯提亞女人擠在雪橇,合計坐了四十五輛。留里克帶著一百名忠誠的傭兵戰士分坐十輛。

又有五十多名雇傭的羅斯人負責輔助拉車、喂鹿的工作。

尤其是露米婭的那位極為遠房的叔叔,帶著十多名拉普人(養鹿人)也參與其中,他們才是真正的養鹿高手,他們的存在于留里克的眼里,幾相當于汽車運輸隊里的機械師。

人員物資準備妥當,留里克隨性地摟著諾倫,可是引得不少女眷嫉妒地撅起小嘴。

此乃去巴爾默克,一些精銳傭兵本就是巴爾默克人,更是天然的領路人。

除了塔瓦斯提亞女人,還有一批麥子、鐵器、斯拉夫風格花布、少量熊皮鹿皮等商業品運送。相比于海上運輸,陸路雪橇運輸的貨物實在有限。

得到貿易機會留里克可不想放過,他斷定巴爾默克的留守者們已經按照約定造了新的一批鹽呢,這些貨物正好換了他們的好鹽。

至于再遇到從不列顛來的馬格努特的人,留里克已經無所謂了。他只想到了目的地卸載這些女人和貨物,再讓諾倫宣布統治權,招募一些勇士宜居羅斯就可以撤了。

因為討伐卡累利阿人的決議是留里克本人執意指定,身為最高統帥,他何時回來決定了何時開戰。

他的確不敢再拖延時間。

人們在歡呼,奧托和尼雅也在歡呼,甚至是留里克的女兒維利卡,在襁褓里也伸出了小手。

他對家人們、對族人揮手示意。隨后又命令拉普人御夫:“我們出發吧。”

高速文字章節列表

上一章  |  留里克的崛起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留里克的崛起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