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留里克的崛起

第768章 燃燒的不萊梅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1-09-22  作者:重生的楊桃
一支騎兵軍團在格斯塔多夫村的郊外休息。

近日以來這支隊伍一支忙于清繳一支闖入的諾曼人船隊,騎兵部隊從獲得消息最初的暴怒,逐漸演變成現在的憤懣與疲憊。

兩名騎兵策馬歸來,他們下了馬,急急忙忙向自己的長官報告發現。

“大人,我們調查過了。不說有諾曼人,甚至連村民也……”

“村民怎么了?”

“死了!很多人死了,到處都是尸體。襲擊者非常瘋狂,甚至連孩子都不放過。”

“該死!”一只大手狠狠拍在臉上。

不萊梅伯爵亨特已經回到了自己的領地,這個格斯塔多夫村就是他的采邑,所有村民都是稅源。

“是誰殺死他們?哦,讓我猜猜,能做這種事的只有諾曼人。”

偵察兵臉色頗為迷茫,不禁詢問:“大人,我們當如何?”

“且慢,麥子采收了嗎?”

“并沒有。”

“啊,這是無數糟心事中唯一讓我高興的。通知戰士們,跟著我進麥田。我……要親自去村子瞧瞧。”

可憐的村民還沒來得及收獲金秋的黑麥,就被突襲的維京人殺得尸橫遍野。這本就不是個大村長,全村二百余名盡數倒斃在村莊。

襲擊者不是別人,正是拉格納所部。

他們一直遭到伯爵亨特的追殺,當最初的接觸戰開始,他們就一路沿著威悉河直奔上游。他們在上游的寧堡有所斬獲,奈何無法攻破當地的木制堡壘,只能退兵。他們試圖搶掠村莊,不料諾曼人的威名過早地傳播開去,聞訊的村莊舉村帶著細軟撤離。

可憐的格斯塔多夫村,他們距離威悉河稍微遠了一點,整體環境偏閉塞。諾曼人入寇的消息不太清楚,故而當屠刀砍來的時候,甚至沒有像樣的抵抗就落得全滅的悲劇。

村民飼養的家禽、牲畜被掠奪一空,一部分麥子也被收獲。

拉格納所部并沒有長時間逗留的意圖,此人一直在躲避與法蘭克騎兵的正面遭遇,他就是再魯莽,也沒有蠢到會有一群持戰斧的步兵,去與騎兵集團對抗。他就在這個村子得到了一批關鍵性繳獲,守著一地村民尸體過了一夜,就帶著族人繼續劃船揚長而去,下一戰,試試從不萊梅這座大城搜刮一點油水。

至于拉格納搜刮不成被迫后撤又巧遇羅斯艦隊,這都是后話了。

卻說不萊梅伯爵這里,他帶領的騎兵軍團絕非弱旅。固然其中有近二百名騎術糟糕的騎馬步兵,有一百余騎可是跟著他本人定期出城剿匪的老兵。他的這支隊伍在最近才休戰的征討丹麥戰爭中立下了功勛,因為此隊伍大大增強了路德維希王子的騎兵實力。

縱使驍勇善戰的法蘭克軍隊經過了三百年的墮落,使得步兵部隊連昔日的血脈同族的丹麥人也難以扛住,其騎兵部隊依舊是軍隊的中流砥柱。本部加各領主的全部騎兵湊在一起,王子湊夠一千三百騎,只是威風凜凜的立在戰場,丹麥王霍里克就發憷,結果自然是丹麥的失敗。

與丹麥戰爭尚未停止,老家方面傳來噩耗。

東法蘭克已經是必勝,獲悉有一群丹麥諾曼海盜迂回攻擊,王子這才下令不萊梅伯爵立刻帶上精銳回去救火。

同時又遣快馬持書信一封,令剛剛驅逐掉諾曼人勢力的弗蘭德斯伯爵摔兵守好領地。

不萊梅伯爵終于與本年度二度劫掠的拉格納遭遇,騎兵部隊快馬突襲拉格納的岸上營地,結果上岸的人全部回到船上。

一支軍隊在河上漂浮,一支大軍騎著戰敗在岸上叫罵。

雙方互射了少量的箭矢,終究是大眼瞪小眼。

船隊順流而下揚長而去,騎兵部隊要追上他們可是麻煩,且不萊梅在河流之南,騎兵部隊盡在河流之北。

令伯爵口吐芬芳的是,最近的一個渡口還在上游,意味著他們必須經過渡口再折返才好繼續追擊漂流的敵人,無奈注定浪費一些時間。沒有辦法,就算是馬匹也不能長時間快速移動,每個騎兵就只有一匹馬,他們必須愛惜馬力,就需要附近的村莊提供糧食補給。

在格斯塔多夫村,面對著滿地發臭的尸體,暴怒中的伯爵還是下令戰士們將死尸全部埋葬。

士兵們挖掘神坑,拖行、搬運有著駭人傷口的死尸,之后封土立巨冢。

戰馬在黑麥田中瘋狂的啃食,連騎手也抓緊時間采割一部分,突擊做脫殼作業,黑麥就作為大家的口糧烹煮食用。

這次補給雖在伯爵的計劃內,奈何整個村子已經廢棄,他不能再度收稅了。他自知還要面對更惡劣的境況,領地被諾曼人一年蹂躪兩次,村民到處逃竄人心惶惶,一旦耽誤了明年的農時,自己就遭到惡劣的經濟打擊,財政收入降低就意味著難以養活很多士兵。一旦武備廢弛松懈,諾曼人再來搜刮,如何有足夠戰士應戰呢?

“該死的諾曼人,我必須殲滅你們!”

他發了誓,雖說意識到自己的騎兵也跑不過順河漂行的諾曼船隊,即便是追上了,騎兵總不能在河面海面狂奔吧。

即便追不上,軍隊撤到不萊梅城也是好的。

那是一座堅固的城市,城墻是石木混合的,依托著這些,諾曼人是長了翅膀也無法攻城。

然而……

又是一個上午,騎兵軍團沿著河流前進,很快遇到了另一個名為阿克木斯泰德的村子。這里并沒有遭遇攻擊,或者說還是遭到了攻擊。

一個小小的村莊如何聚集了多達五百人?游蕩的人們灰頭土臉,見得舉著“三獅旗”的騎兵對,就像是看到了天使一般,帶著哭腔嗷嗷叫地沖來。見得是高貴的伯爵大人,哭得更為驚心動魄。

“到底發生什么事?”伯爵隨即聞訊一人。

“大人!是諾曼人!他們……”

“他們怎么了?!還有你們……根本不是村民。”

“大人!不萊梅,被攻破了!諾曼人破城殺死了所有人,我們都是僥幸跳墻才得以幸免……”

“跳墻?城墻如此高大,為何沒有摔死你們?”

說話者鎮定了一下,接著帶著驚恐的臉回稟:“墻下摔死的人形成了斜坡,我們是掉在死者的身上才能安然。”

剛聽到這個解釋,伯爵的第一感覺的大白天做了一場噩夢,細問下去,所有人都在述所同一件事。

一個突然,伯爵直覺心口一緊,整個人墜落馬匹,一條腿還被掛在馬鞍上。馬匹這番還受了驚,一個揚腿嘶鳴,惹得伯爵還狠狠拉傷了大腿。

他被部下扶起來,使勁捶打胸口又忍著腿疼,繼續聞訊這群難民有關不萊梅的情況。

如此,一些極為微妙的情況進一步令他大吃一驚。

有一支特別的諾曼人乘坐大船而來,他們衣著很整齊,普遍穿白色袍子,他們揚著統一的旗幟,白色的底子印有一個傾斜的藍色十字架……

“啊?該不會是,羅斯?”

本來沒有諾曼人入寇,自己平日的生活平安的甚至有些無聊,打獵與出城剿匪都是非常重要的樂子。藍狐作為羅斯使節的覲見,一度讓伯爵很感興趣,至于羅斯公國這個概念他不明白,考慮到對方是使節的原因,且也對丹麥抱有敵意,甚至提出了與不萊梅結盟的可能性。他對于羅斯這一概念的第一了解并不壞,只是出于自己身為貴族的高傲與信仰的關心,原則上是不能與羅斯人結盟的。

他倒是覺得自己沒有把話說死,所謂軍事結盟想都能想,商業上的交易是可以的,只要羅斯人順從地達成一些苛刻的條件,從而顯示出不萊梅的貴族并沒有與異邦的野蠻人交易。他當時列舉了十種稅收自然是隨口一說,最終確定了進城稅、關稅、經商稅必須收,選擇權就在羅斯人手里。他覺得對付異邦的野蠻人以征重稅取代直接殺死,已經是莫大的仁慈。

“果不其然,你們羅斯人和丹麥人一模一樣!諾曼人就是諾曼人,是喂不飽的餓狼!”

因為意外墜馬受傷,加上心靈受到重大打擊,伯爵不得不在阿克木斯泰德村留駐兩日。他的騎兵軍團一樣需要休整,本地的難民更需要安撫。

在休息的日子里伯爵并非只是躺著,他令部下將難民中的少年、成年男子全部抓獲,無論是否愿意,這些人必須拿起武器,膽敢有反對者直接吊死。

有三個商人失去了全部的貨物,就帶著各自的錢包。士兵也是見錢眼開,加之商人在抱怨領主沒有保護好商人利益之商業重稅交了個寂寞,就以反抗之罪被當眾吊死。至于商人的錢直接被騎兵戰士私吞……

有了殺雞儆猴之舉,別的男人再無抱怨,即便有也不敢明著說。

武器不足,就以削尖的木桿代替,以及就地拿到了村民叉草的長柄木叉。到底是能成功跳城墻逃生的人主要是青壯年男子,他們被強制征召后,伯爵湊出了一支七百人的大軍。

不萊梅已經毀滅了?伯爵仍有一個念想,所謂自己的內堡防衛森嚴,野蠻人就是進城劫掠,面對內堡也只能興嘆吧。

他要救出自己的家眷保衛內帑,如此還能東山再起。

一群征召的劣等步兵拖慢了整個隊伍的速度,心情低落的騎兵部隊也不愿意快速前進。好在這個村子距離不萊梅城并不遠,否則也不會有大量難民逃入。

這群人在森林中過夜,在慵懶地磨蹭到上午,開始有人注意到不萊梅方向異常的天氣——濃煙滾滾。

“哦不!”

當親眼看到那些煙塵,伯爵瞬間想到一百種不好的事情。所有慵懶酣睡的人全部起身,伯爵已經顧不得慢吞吞走的所謂步兵,急令所有騎兵甩開那群吊車尾的,向著不萊梅沖擊!

他們是要急忙回去救火,抱著能搶救一些是一些的態度猛抽馬臀。

如此在那些步兵看來,此事不逃更待何時?騎兵的身影剛被森林遮蔽,一眾步兵作鳥獸散。

究竟何人在縱火?正是羅斯、拉格納聯軍。

本來,聯軍在城內長時間逗留就是非常危險的事,奈何可搬走的東西太多了。

阿里克倒是想早早撤走,無奈大量的麥子愣是羅斯軍戰士齊上陣,也搬運了整整一天。眾多黑麥初步估計有九十萬磅左右,眾羅斯軍士笑談間,所謂這番掠奪得有一百萬磅,艦隊的全部十條大船都要各分擔一些載重,貨物之多不可小覷。

這只是麥子的繳獲,羅斯軍和拉格納的族人們,真正做到了挨個民居地搜刮。一些藏起來的人被揪了出來,但凡被拉格納所部找到都是一個死的結局,倒是被羅斯人抓獲,其中的女子還能做廚娘。這并非是羅斯人保持了最后一絲人性,實在是當年大軍遠征不列顛,也是抓了一小撮女人做廚娘。兄弟們不過是在法蘭克如法炮制,大家還是喜歡搜刮完了財物疲憊不堪之際直接吃到熱飯。

得到了老實煮麥子就能活命的許諾,她們皆保持著順從。真要斬殺這些女人,阿里克下不了手,斯普尤特手下的那些薩雷馬島人更想把她們拉到島上過日子。

一小撮俘虜是意外收獲,羅斯軍更在意各類金屬器的繳獲,當然一批木質用具,如木椅、木桶都被帶走。

他們并沒有發現羊毛倉庫,倒是截獲了一大批羊毛,繳獲足以令人歡喜。

聯軍在城內進行了整整兩天的搜刮,最終仍是占領了伯爵宅邸的羅斯軍搜刮到最多的財富。就比如伯爵的錢庫被洗劫,里面的銀幣、金幣雖不多,其中的一半即可充盈國庫,剩下的被兄弟們分掉。

那是一個拂曉,聯軍戰士早已撤到城外扎營。兩個白天的搜刮與搬運弄得兄弟們渾身疲憊,所有的勞作都是值得的,拉格納的族人們終于飽嘗到豐收的喜悅,因為一旦被羅斯王公許可客居,手頭的財物足以令部族東山再起。

二百多名男人有了好生休息,他們爬起來在微藍的天空下集結,不久出現密集的亮光。

阿里克與拉格納站在他們的面前聯合訓話,所謂能搶的都已經搶走,實在搬不走的也不能留給法蘭克人。

所謂這一切都是戰爭的一部分,法蘭克王國是萬惡之源,摧毀了羅斯在丹麥的產業,摧毀了自由的貿易港海澤比,摧毀了石墻部族的家園殺死了很多人。

所謂法蘭克王國必須得到應有的報復,不萊梅軍隊是戰爭參與者,焚燒這座城就是最完美的復仇。

聯軍戰士情緒高漲,他們需要最爆裂的宣泄,比如造就一座烈火中的煉獄。

“火!跟我走!”阿里克一聲吼,招呼手下沖進城市。

拉格納見狀,亦是招呼部下手持火把沖擊。

不萊梅的絕大部分民居是單層的,且都有茅草垛的房頂,純木質結構更易燃燒。

如果說有什么建筑是最完美的火炬,莫過于純木質的圣彼得大教堂。

一開始到處只是小的火苗,隨著微弱的北風助陣,火勢逐漸瘋狂。當太陽升起來之際,很多地方已經釀成沖天大火,橘紅色的火焰正對著金黃色的朝陽,灰黑色的煙塵扶搖直上,迅速形成高達兩百米的煙柱,并在風吹下變得擴大與駭人。

不萊梅的木質大教堂終歸要毀在一場大火中,復建的教堂成為純石制。只是這個時空,縱火者成了諾曼人。

整個城市成為大烤箱,縱火者全部撤離,生怕跑得晚了自己成了烤肉。

聯軍登上船只,艦隊順著威悉河從容漂行,只有身后的“火山”繼續噴涌著烈火與濃煙。

縱火焚城是阿里克提議的,畢竟他生涯的首戰就是殺光敵手燒毀城鎮。拉格納覺得此乃妙計,洶涌烈火正符合自己復仇的需求。

雙方一拍即合,一下子竟創造的歷史。

維京人劫掠法蘭克人村鎮早就有記錄,836年不萊梅大火必是濃墨重彩的一筆。一座法蘭克北方大城市陷入烈火,前后近萬人死于這場維京劫掠,它必將震撼整個王國。

天才一秒:m.lewen.cc

上一章  |  留里克的崛起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留里克的崛起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