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留里克的崛起

第781章 這是佩切涅格騎射手的舞臺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1-10-07  作者:重生的楊桃
留里克難得喝醉一次,酒宴的一眾人睡了整整一個白天,令卡甘大吃一驚的是,第二天夜里還有第二場。

相比于第一場的瘋狂,第二場的宴席就顯得斯文很多。

按照留里克的說法,迎接遠道而來的兄弟自然要大宴三天,少一天都不行。

這就是羅斯公國的規矩嗎?還真是個曼妙的規矩!

卡甘沒有任何抗拒懷疑的理由,他在草原的生活自詡富足,而今才意識到自己目光短淺。自己的羅斯兄弟做菜的本事高超,菜品五花八門的同時特別舍得放鹽。

他本是保持底線的血鈉、血鉀水平紛紛飆升,雖是天天喝酒,整個人覺得充滿了力量!

反正大雪覆蓋整個世界,有活計的民眾各司其職,留里克自秋收、稅收完成后喜迎一個假期,和妻妾們過度的接觸太傷腎,現在趁著機會調整一下,與客人喝酒作樂一番。

烤肉、面包、蜜酒、奶酪、燉菜與甜點,一位精壯的草原之子快速囤積脂肪,不過是三天的大吃大喝,卡甘自覺臉更圓了肚子也鼓了起來。

吃飯是如此,住宿與洗澡乃至是如廁,都有了前所未有的體驗。

包括且不限于第一次用柔軟的手紙如廁后擦腚、裹著麻布包羊毛的“棉被”睡覺、天天木桶泡澡。

卡甘身份高貴是如此,馬客薩克伊也享著卡甘的福得了一樣的待遇。

這一切盡是留里克的計謀。

風餐露宿的人一旦經歷過美好的生活,思想就變了,即便是回到過去的生活也會終日自嘆自哀。要用羅斯式貴族生活的糖衣炮彈暴擊這群佩切涅格人的靈魂,以懷柔手段籠絡之。

手段也直指那些隨行的奴仆戰士。

那些住在谷倉了佩切涅格戰士完全不必擔心自己的戰馬,留里克說道說道,戰馬將飼喂優質的燕麥飼料,皆紛紛關在充當馬廄的保暖的空谷倉里。

他們無需去關注自己主子的生活,自抵達羅斯公國后的三天時間,他們的工作就是沒有工作,精壯的騎兵戰士閑暇下來,喝的是麥酒和蜜酒、吃得是烤鱸魚和面包,飲食供應方面可謂無限量供應。

送餐的廚娘們推車獨輪車將滿滿三車烤好的面包送上,次日不得不再送上三車。捕獲的鱸魚統一烤好,也是整車整車的送上。這甚至引出話題,民眾間不可避免的釀出非議,所謂王公對這群騎馬的人恩惠過了頭。也有自詡智者的家伙指出王公這么做定有深意,至于何為深意,說話者就只是打哈哈了。

這已經是最后一天的晚宴,再度喝得半醉的卡甘已經完全放開,他光著膀子隨性端著玻璃高腳杯,瞇著一雙黑溜溜的雙眼神色迷離。

“明天就結束了嗎?也好。這樣的生活太好了,我……就是擔心長久下去,我會失去勇氣。”

留里克無意附和,也隨性地命令:“明日集結你的隊伍,把送給我的十人交出來。”

“可以。”

“好啊。到時候我再發布一個命令,很快給你準備大概八十人,我就讓你做教練,幫我訓騎兵。”

“僅僅八十騎?我可是賣你一百匹馬!”

“是九十騎,你的十人已經歸我。哦,我還得留些母馬專注配種呢。”

卡甘笑了笑,動作夸張地猛然干杯,又伸手指著留里克。他想說什么一時間忘了,就這樣僵持了十幾秒猛然嘟囔:“一言為定。我現在休息好了,明日集結。十名戰士任由你選。”

佩切涅格可汗的“近衛軍”幾乎都是奴隸出身,他們的來源頗為復雜,然都是奴隸家庭選出的男孩,經歷了十多年的訓練才有當今之實力。

每名十歲的奴隸男孩要接受騎馬、騎射、劈砍等騎兵技巧,卡甘自己并非教練,曾經的他就如同這群奴隸男孩一道接受一樣的訓練,成為貴族中強者,有了繼承汗位的基本實力。能成為保衛可汗的近衛部隊,雖是奴隸,這樣的人生活待遇也會顯著提高。

佩切涅格并非富裕的游牧部族,且在強敵環伺之下還顯得弱勢。

卡甘固然想善待自己的部下,提供更好的生活物資,奈何他自己的日子也談不上富足,如何滿足屬下?平日里喝牛奶吃奶酪充饑是常態,抓只土撥鼠烤了吃就算改善生活了。

最后一場晚宴結束,次日中午,大吃大喝足足三天的五十名佩切涅格騎兵終于得到了集結令。

戶外的寒冷激得他們神清氣爽,他們重新扎起辮子,穿著羅斯人發的新衣服新毛子和新靴子,踏在被壓得堅實平整的雪地,聚成一團在諾夫哥羅德民眾的圍觀下走向王公行宮。

待人員全部就位,行宮的木門被穿著鎖甲的羅斯戰士關閉。

木門一關,眾多毫無武裝的佩切涅格戰士本能地心頭一緊。

然抬起頭,敦厚房舍的木臺上,自己在主人正與羅斯王公肩并肩站在一起。

卡甘摘下帽子,讓部下看清自己的臉。

他以與留里克做了一番商議,這便當眾宣講:“我以與羅斯王公結為兄弟們,佩切涅格已與羅斯結盟!你們都是我的奴仆,會有十人離開我的隊伍,被選中的人,你們就位我的羅斯兄弟效力吧!”

話音剛落眾人立刻騷動起來。

卡甘再張開雙臂控制場面,又宣布:“現在聽聽羅斯王公的宣講。”

以上的話語皆是佩切涅格人的突厥方言,留里克根本聽不懂,在場的羅斯人、斯拉夫人也一竅不通。由于提前雙方商議了一遍,關于卡甘宣講了什么,留里克也是知曉了。

的確,兩個相距達一千公里的政治實體的首次交流,倘若不是都于東斯拉夫人有所交流,雙方連對話的媒介語言都不存在,交流成本也就高得離譜。

恰恰是語言一關是大障礙,決定了留里克必須選中合適的人員作為部下。

留里克當眾以斯拉夫語宣講,話語極度簡單,以至于只是在強調一些關鍵意義的詞匯:“我!羅斯人的可汗!我將選擇十人!聽懂我的話的人!站出來!”

他重復了多達五遍,這才有人謹慎地離開隊伍,又略顯木訥地左顧右看。

走出來的人恰好十個,實為見人數足夠了,剩下有意出列者直接憋住。

大家仍不知道出列意味著什么,出列者只是因為聽懂了斯拉夫語的命令,機械式的落實罷了。

“你瞧,十個人選就位,他們絕對都聽得懂斯拉夫人的語言。”卡甘善意提醒道。

留里克聳聳肩,身材高大他披著潔白熊皮遮蓋了自己仍顯單薄的身軀,他顯得極為魁梧。另有王公的傭兵部隊,一群貼皮盔掛熊頭的狂戰士鎮場子,更顯彪悍。

他下了木臺階親自俯視十名離隊者,挨個檢閱他們。

“你覺得如何?”卡甘問及檢閱完畢的留里克。

“還不錯,是被你選中的侍衛必都有過人之處。至少他們都經歷了漫長的行軍抵達羅斯,他們的實力有的保證。”

聽得,卡甘可是覺得有些不是滋味:“我懂了。你還是需要他們亮出技藝。”

“那是自然。他們都是騎兵,我要你的人給我表演一番騎兵戰術。”

“這有何難?一切隨你意愿。”

留里克輕嘆一聲:“那就表演騎射吧。我就要這十人親自表演!”

下午時分,缺乏娛樂的諾夫哥羅德民眾因聽聞一個有趣的消息,整個城市的閑人拖家帶口抵達河畔處被積雪覆蓋的荒灘。

這片灘地尚未被開墾為農田,事實上這一帶因可作為小規模放牧的草場,留里克不下令墾荒,其他人也懶得動手。

因為它不僅僅是草場,亦可作為軍隊的集結地,乃至現在的演武場。

多達三千人圍觀一場表演,有傳言說東方的草原人要表演騎馬的同時射箭,這種人民眾可是聞所未聞的,便紛紛抱著獵奇心態以圍觀。

突然出現這么多人觀眾卡甘也大吃一驚,他想不到諾夫哥羅德竟有如此多的人口。

卻看要表演騎射的十人,他們換上了自己正兒八經的突厥扎甲,佩戴上自己的裹獸皮頭盔,騎上自己的馬匹,手持筋角復合弓與羅斯人提供的鐵簇箭。

說實話,佩切涅格人的弓引得留里克眼饞至極。

來自東方的民族普遍善于弓矢,制作復合弓也是諸民族傳統技能。就比如佩切涅格人,他們的牛角就是自養的草原牛,夸張長度且尖角向前的牛角足矣制作成弓片。筋角復合弓是其戰士的標配,自然附近的幾個游牧汗國,甚至是東羅馬的騎射手也是一樣的裝備。甚至于東羅馬騎兵的騎弓磅數是最高的。

一身鐵甲的戰士騎上戰馬,他們偏瘦小的身材與突厥蠻馬的高大形成奇妙的對比。

一批與法蘭克騎兵對戰過的羅斯戰士正好待在諾夫哥羅德,尤其是拉格納手下的一眾丹麥戰士,他們都來看大戲了。大家因擊敗過法蘭克重騎兵,有了大勝自然自傲,而今見得一群其貌不揚輕騎兵自然不覺得有什么特別的。

騎馬還能射箭?這是在開玩笑嗎?一名騎兵如何做得出來?

拉格納帶著墨鏡又繃著臉,整個人顯得凝重極了。

也不只是這位丹麥落魄貴族戴墨鏡,諾夫哥羅德一眾雜七雜八的人這番也戴著墨鏡,它是雪地工作保護眼睛的極佳工具,王公在私營此物,供銷量不錯價格也算公道。

有一大群眼前戴著黑乎乎東西的人在圍觀,卡甘雖知那是神奇的墨鏡,想不到羅斯人普遍擁,佩戴此物的人整體變得滑稽,他心底也偷著樂。

老奧托穿得厚實也來圍觀,留里克的眾多妻妾穿得保暖華麗,甚至是抱著孩子也來看大戲。

尤其是抱著孩子卡洛塔,她這番來就不只是圍觀好戲,因為已與自己的男人有了基本的商量,所謂眾多的馬匹自然不能養在湖泊之北的諾夫哥羅德,湖泊之南的新奧斯塔拉,那里有天然的大范圍湖畔草場,最適合畜養大型家畜,自然是極佳的養馬場,再說整個羅斯公國沒有誰比奧斯塔拉更善于養牛羊,養馬自不在話下。

卡洛塔要仔細觀察,她要承擔后期的養馬工作,同時新組建的騎兵部隊也將駐扎在新奧斯塔拉鎮守羅斯公國南大門。

甚至是自己的大兒子卡爾。

她輕拍襁褓中的孩子:“卡爾,以后你也要做騎馬的男人。別睡了,好好看著這些戰士。”

所謂靶子,就是突擊立在空地上的兩根高木桿,并拉上麻繩,繩子下吊著十只新捕獲的大紅松鼠。

按理說這些個頭不算小的小獸當立刻剝皮賣掉的,如今被留里克買來充當獸類標靶。即便只是騎射的掩飾,也得準備得酷似打獵,也好使得騎射手充分展示出實力。

且看那十位騎射手,他們都已經明白自己的未來,各個也都充滿了斗志。

必須給羅斯王公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如此才能得到認可,換得以后吃香喝辣的資格。

“就按照你們佩切涅格人的作戰方式掩飾。”留里克給卡甘提個醒。

“那么,射箭的距離就得是二十步,或者更近。”

“啊?”

“你在疑惑?”卡甘問。

“這么近?”

“至少比步弓手射擊距離近很多,騎射就是這樣。看來,你完全不懂呢。”

留里克不做反駁,他的確不懂騎射,不過卡甘解釋一番后,他算是有了基本的認知。

的確,人在晃動的馬背上拉弓射箭,還想如站立穩姿般射箭實在是奢望。

罷了卡甘來上一段突厥語的命令,留里克這便招呼部下敲打皮鼓,伴隨著鼓點第一名騎兵策馬奔襲而去。

只見這位戰士雙腳踏著馬鐙,側著身子雙手將弓拉滿,雖然羅斯人給的箭矢有一點奇怪,聰明是騎兵一瞧便知此乃好箭。

眾目睽睽之下的騎兵將弓拉出驚人的拉鋸,頓時引得圍觀民眾的嗚呼聲。善于打獵的男人也不是這樣用弓的,憑什么草原人的弓竟可拉得這么離譜。

倒是明眼人看出了騎兵撒放的手法,這個不足為奇,大家都是扳指流派的撒放術,甚至用的都是骨頭扳指。

戰馬疾馳而過,箭矢嗖得一聲擊中松鼠,錐形箭簇的皮甲間擊穿大紅松鼠不說,整個箭幾乎沒過去三分之二。

“一次完美的騎射,不是么?!”卡甘言語充滿了自傲。

留里克嘖嘖稱奇“哇!這要是那邊站著一個敵方戰士,一箭射中,對方連反擊的機會也沒有。騎兵已經跑了!”

“看來你都明白了,騎射就是這樣的。你可以征服大海,但絲毫不懂騎兵作戰。在我看來,一定不要和敵人的騎兵硬拼,草原很廣擴,要盡量和敵人拉開距離射殺敵手,或者射殺敵馬。只要你真的發現了敵人的破綻,再派出騎兵沖上去沖散他們的陣列。”

“你們就是這樣戰斗的嗎?”

“不如還能怎么戰斗?”卡甘聳聳肩。

十名騎兵一個接一個地表演,伴隨著鼓點他們都完成了第一輪騎射,還別說十箭皆命中。這僅是第一輪騎射,完成一輪的他們緊接著又是第二輪。

倘若短時間就結束表演就太對不住大冷天前來圍觀好戲的民眾,他們將連續騎射多達二十次,留里克就是要他們將表演當做一場實戰。

他們也的確不負眾望,沒射擊完一輪后人與馬稍事休息,罷了就再來一輪。

自然有箭矢打偏,這都無傷大雅,因為作為靶子的一排松鼠現在渾身是箭矢,所謂皮革已經徹底廢了!

關于如何運用草原騎兵,留里克至少了解一些成吉思汗的騎兵戰術,便是輕騎兵誘敵,趁敵疲敝之際亮出人馬皆具裝的重騎兵預備隊碾壓上去。

現在他們這群人實實在在做了一番演示,留里克大看眼界,他的腦海里甚至想出這樣一副畫面。

所謂前方一群敵對的維京戰士排出盾墻,我方騎兵先行挑戰,持重型的鋼臂十字弓的騎射手端著武器射擊,罷了策馬跑路,戰法就好比大秦弩騎兵。雖然這樣的騎兵部隊設立之初的戰術價值是騷擾,放在當前的到處打呆仗的北歐、西歐世界,騎射放強矢的戰術,想必能取得巨大戰果呢。

留里克腦子陷入幻想,自己的肩頭又被人猛地拍了一番。

“卡甘,你……”

“看到他們的表演,我收養了。兄弟們,你可知速射?”

“何意?”

“看我表演。”

卡甘騎上了自己的勞苦功高的戰馬,他搖身一變恢復了佩切涅格王子之姿。整個人仍顯得有些其貌不揚,持弓的樣子倒顯得一絲英武。

留里克期待著這位貴族也來一場騎射表演,他倒是真的在表演騎射,卻絕非策馬高速掠過只放一矢。

卡甘雙腿輕搭馬肚,馬匹走到距離滿是箭矢的靶子約莫十五步的距離,按照羅斯人的正規長度單位則超過了23個stika,亦約莫23米。

卡甘直接站在馬鐙上,留里克看到了,此人左手持弓的同時,左手還橫著抓舉大量的箭。

“啊!這就是你的速射?!”

左手持十矢,卡甘完全以右搭模式快速放矢,不過是扎了幾下眼睛,留里克赫然看到十矢皆射完。

這還不算完,卡甘又從按在馬背是箭袋里抽出三箭,這下是眨眼功夫三矢皆中靶。

竟還可以這樣射箭?太快了!

留里克完全看明白,射準左搭弓,射快右搭弓,這個道理他固然是明白,然羅斯人的傳統木弓無法做到夸張拉距,且獵人都廣泛使用射獸更高效的十字弓,連木弓用處也不多了,何談練習右搭弓宿舍里。

民眾懶得練射藝,見得卡甘一頓猛如虎的速射流操作大開眼界。

他策馬歸來,猛地甩甩胳膊,高傲又微笑中俯視留里克:“承蒙你這些天的款待,我渾身充滿了力量。連續快速射箭二十次很傷胳膊,也就是我有這樣的本事。”

“讓我看看你的弓。”留里克木著臉索要之。

“好的。”

留里克得弓猛然拉之,這可嚇得卡甘大吃一驚:“你……”

“無箭不拉弓,我懂。我不會空放。”

卡甘還是錯愕不已,急忙敦促住手:“你可當心,真的空放就翻弓了,我的寶貝也會廢掉。”

留里克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感受到筋角復合弓,它個頭小磅數絕對不低且拉距的確可以做到極端。倘若這樣的復合弓改裝成十字弓,戰術效果豈不是更佳?訓練優秀射手難,更佳的騎射手就更難了,反倒是十字弓手可以速成。

試了試強勁的力道,留里克將弓還給卡甘,又拍拍他踩馬鐙的大腿:“兄弟,你們的弓太好了,下次來的時候可要給我帶上一些。”

正在興頭的卡甘爽快答應:“可以,就是價錢貴一些。”

“無妨,多少錢我給。”

天才一秒:m.lewen.cc

上一章  |  留里克的崛起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留里克的崛起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