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詭秘神探

第121章 趙菲月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9-12-08  作者:殘劍
 
    “我能不知道嗎?你以為,我和妮妮是什么關系呢?我是她舅舅啊!”

    黃成低下頭,眼神極為的復雜。

    “在蒼山冥府的時候,我經常會產生一種錯覺,一種很奇怪的錯覺——就仿佛,還有另外一個我,在做著什么。

    我原本,很疑惑。

    現在,我知道,我在做著什么了。”

    黃成說著,又道:“我知道得太多了,而無論是傳記還是影視之中,知道得太多的,往往都不會有好結果,所以,有這一天,在意料之中。但是,你來找我,親自動手,卻又有些出乎意料。

    可想想,同樣也能釋然。”

    蘇夏看著黃成,半響,卻不知該說些什么話。

    他已經變得麻木。

    麻木已經變成了他。

    或者說,他連麻木,都已經麻木。

    “抱歉,可能,我無法保留你的記憶了。”

    蘇夏道歉,僅僅也只是單純的道歉。

    這是他可以做的。

    除了這個,其余任何事情,他也做不到。

    當他選擇下地獄、為眾生贖罪的時候,他不明白。

    如今到此時,他已經明白——之前一系列的經歷,都只是為下地獄作的準備而已。

    或者說,第三種選擇,就是地獄。

    “夏夏,你不用道歉,你沒有做錯。該道歉的是我,是整個世界。是我們沒有能力承擔,沒有能力面對劫難,才讓你作出這種選擇。

    誰又不想歲月靜好,誰又不想當一條咸魚呢。

    但,總該有人負重前行。

    可,讓負重前行的人道歉,沒有任何可以心安理得,也沒有任何人能心安理得。”

    黃成說著,又道:“夏夏愿意動手,便是我的光榮,一切都是值得的,付出過,竭盡全力,便九死不悔。其余,任何事情,和整個世界的未來相比,都已經無足重輕。”

    黃成已經做好了準備。

    蘇夏的雙眼看向了黃成。

    他按照系統提供的方法,殺死了黃成,并將他的靈魂所攜帶的記憶,直接抹除。

    同時,他以因果塵緣鏡,定義了黃成的存在,為將來的幽冥古堡的執法者——月使者‘曜’。

    他將這份記憶,深深的鐫刻到了黃成的靈魂印記之中。

    靈魂狀態的黃成,容貌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一頭板寸頭發,逐漸變長,化作十余厘米的藍白色,于頭上凌亂的飛舞著。

    那一刻,他的身影,和蘇夏曾經見過的那名月使者‘曜’,已經開始重合。

    “如果再給他一些時間,他成為御靈者,化作執法者的話,最低也是日使者級的存在。但現在,他的實力,永恒的鎖定在了初級魔靈的層次,永久無法再提升了。

    所以,月使者的他,再也沒有了進步空間。”

    因果塵緣鏡、或者說是此時的幽冥系統忽然說了一句。

    蘇夏沒有回答。

    這些對于他而言,沒什么大的意義。

    黃成的事情處理完畢,蘇夏使用幽冥之力,用鏡子打開了時空之路,回到了四年前,并找到了陳恩澤。

    陳恩澤,修煉已經近乎癲狂,悔恨與自責充斥著他的身心,讓他痛苦萬分。

    如果他晉升為御靈者,縱然沒有資格對付魔靈,卻可以有足夠的能力去研究更強大的融魂藥劑,可以給御魂者對付魔靈,提供更強大的幫助,可以更清晰的去了解魔靈的能力。

    可惜,沒有如果。

    在陳恩澤近乎于瘋魔,無法自控的時候,蘇夏出現了。

    陳恩澤根本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效忠蘇離,而他,也如愿以償的拿到了突破‘六階御魂者’的方法。

    只是,陳恩澤在看了方法之后,反而有些猶豫。

    “這么做,與魔頭又有何分別?我怕,我一旦開始,就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野心,從此被支配。”

    陳恩澤效忠蘇夏,是因為,蘇夏是人,是御魂者。

    所以他當牛做馬,他并不在意,只要人類未來可以更好。

    可,讓他去做類似于剝奪他人天賦來成全自己的事,他下不了手。

    “是死幾個人,還是未來全部死,你想一想,想清楚了,就將這份‘幽冥合同’簽訂了。簽訂了,你就回不了頭。”

    陳恩澤臉上顯出猶豫之色。

    他不是不懂孰重孰輕,可——萬一蘇夏做不到呢?

    他年齡已經不小了,萬一被蘇夏控制,反而行惡——那絕對是整個伽羅城的災難。

    “我知道你忌憚什么,但,我不會解釋,也不會證明什么。

    這個合同,你簽也是簽,不簽的話,一會兒我會動用特殊天賦,將你變成傀儡,讓你簽。”

    蘇夏的語氣平淡。

    他已經沒有了感情。

    而陳恩澤,實際上比他計算的要差很多——陳恩澤,并沒有像是黃成和陳紫葉那樣,復蘇一些記憶、察覺一些真相。

    因此,相對而言,陳恩澤這邊的事情,要完美處理,難度不小。

    “我簽了!”

    “這不是因為你的威脅,而是,哪怕只有億萬分之一的機會,我都愿意去嘗試——如果我真的突破了,哪怕我控制不住本心,一只一階魔靈,終究也只能毀滅半座城。

    也終究只是半座城甚至一座城化作地獄。

    可,一旦成功,一旦我如你所說的有了價值,我甚至能完成很多很多對人類將來極有幫助的實驗,能將融魂藥劑從現在的不穩定的5號,推進到10號!

    所以,哪怕是犧牲一座城,拯救其余的一百余大城,那也都是值得的。”

    陳恩澤從大的方面,作出了選擇。

    這就是魄力。

    蘇夏點了點頭,拿出了‘幽冥合同’。

    這,實際上就是幽冥古堡的囚籠。

    而同樣的,這也是陳恩澤必須付出的代價。

    “我也簽吧。”

    不知何時,天地間一片黑暗籠罩了過來。

    趙如月出現了,語氣格外的堅定。

    蘇夏無神的雙眼,微微一動。

    “如果她能簽的話,成功率能增加百分之十。”

    幽冥系統忽然說道。

    蘇夏微微皺眉,道:“之前,你不說?”

    幽冥系統沉默半響,道:“說了,你就不會選擇第三種選擇了。”

    蘇夏道:“你算計我?”

    幽冥系統道:“你我一體,談何算計?她如果簽了,增加百分之十的成功率,你覺得,她會是誰?”

    蘇夏已經麻木的心,猛的一顫,他的身體,也不由一抖。

    他的臉色剎那之間蒼白了不少。

    他忽然抬頭,看向了天空。

    天空很白。

    是那種雪一樣的慘白。

    一如他此時慘白的心。

    “她是菲菲。”

    蘇夏喃喃,一字一句。

    “她是菲菲。”

    幽冥系統,同樣一字一句回答。

    “簽吧。”

    蘇夏拿出了幽冥合同。

    沒有人能知道他現在還在想著什么。

    連幽冥系統都不知道。

    趙如月簽訂了幽冥合同。

    蘇夏沒有去看趙如月。

    從知道真相開始,他就沒有再去看。

    蘇夏離開了。

    他去完成第四個任務。

    這也是最后一個任務。

    他回到了地球。

    地球上的那個蘇夏,正在夕陽下,抱著吉他,彈奏著一曲《往后余生》。

    宿舍樓上,項雨菲靜靜的看著樓下那名清秀而滿腹才華的青年,眼中充滿了迷戀之色。

    “往后余生,

    風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貧也是你;

    榮華是你,

    心底溫柔是你,

    目光所至,

    也是你。

    一曲《往后余生》,帶著蘇言無比真摯的情感,帶著他在夕陽下擁抱趙如月的回憶,帶著他一顆真誠的心,以及他對于初戀的那份心動,完全演繹了出來。

    整個校園,一片靜謐。

    忽然,現場響起了如潮水般的掌聲。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來自四面八方的呼聲,很快安靜了下來。

    下方,蘇言眼中滿是期盼與癡愛。

    上方,項雨菲已經準備答應。

    可,在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一雙紫羅蘭色的雙眼,在靜靜的看著她。

    “拒絕他。”

    蘇夏看著項雨菲,直接使用了催眠靈瞳天賦。

    項雨菲一怔,回過神來。

    “抱歉,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大學期間,我是不會談戀愛的,往后余生,我也不想和你在一起。”

    項雨菲的語氣很冷。

    那種冷,仿佛源自于骨子里,源自于靈魂深處。

    “哐當——”

    吉他掉落在了地上。

    蘇言呆住了,一瞬間眼中的神采全部黯淡。

    那一瞬間,他覺得,生命中,所有的意義,都消失了。

    蘇言彎腰撿起吉他,朝著項雨菲深深的鞠了一躬,聲音沙啞道:“對不起。”

    項雨菲沒有看他,轉身離去。

    風中,莫名淌落兩滴淚。

    蘇言拿著吉他,渾渾噩噩的回到了宿舍樓。

    半夜十二點,他拿著吉他,彈奏了一曲《前后余生》之后,從樓頂跳下。

    鮮血染紅了吉他。

    第二天,得到消息的項雨菲,同樣選擇了從樓頂跳下。

    她穿著的白色裙子,全部被鮮血染紅。

    這世間的因果,在開始的時候,因與果,就被斬斷。

    蘇夏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而沒有阻止。

    他轉過身,踏入因果塵緣鏡打開的時空之門。

    門外,同樣留下了兩滴紫色的淚水。

    “啪——”

    “這是什么鬼電視劇?!”

    “《詭秘神探》,神探在哪里???”

    “現在的編劇越來越惡心了,能不能別瞎改,還悲劇結局!都9012年了,還搞悲情結局?!”

    “受不了!”

    “還第一季,敲他嗎的,以后都不看這個名叫‘殘劍’改編的電視劇了,強行喂毒,灌翔!惡心壞了!”

    “好歹給個救世的結局啊,這么吊人胃口真的好嗎?不怕被打死嗎?”

    電視劇《詭秘神探》第一季完結的時候,到處噴子橫行。

    因為,這種劇情實在是太虐心,太讓人難受了。

    “嘭——”

    伽羅大學外,巷子里,蘇夏狠狠的將手機砸在地上!

    趙如月、項雨菲,是他心中的女神!是他的最愛啊!

    怎么可以這樣結局?

    那什么幽冥古堡,那第三個選擇,到底成功了嗎?

    蘇夏心情很狂躁,也很是不舒服,就仿佛,憋著一口氣,無力發泄一樣。

    “學長您好,請問,您知道,科大的考古系怎么去報名嗎?”

    便在此時,一名氣質靈秀、如畫中走出來的仙女般的少女走了過來,聲音無比悅耳動聽。

    “呃——”

    蘇夏呆了,大腦如被一道驚雷擊中。

    這……這是心動的感覺。

    “學妹你好,考古系啊,我也是考古系的,我叫蘇夏,學妹我帶你去吧。”

    “好的學長,我叫‘趙菲月’,學長喊我‘菲菲’或者‘月月’就可以。”

    “啊……好,好,好的。”

    蘇夏的心狂跳了起來,這少女一顰一笑,都讓他生出源自于靈魂的熟悉、親近和喜愛感。

    他從來都不相信一見鐘情,從來都不相信至死不渝,可這一刻,他仿佛忽然全部都相信了。

    遠方,黑暗的古堡大門關閉。

    “葉語素,冷青苑、陳紫葉、方青微,你們四人可想好了,從此世間,你們永恒寂滅,換來他們幸福未來,換來他們三個孩子——兮兮、妮妮和朵朵?”

    幽冥古堡堡主面無表情,像是一具腐朽的干尸。

    “我們愿意。”

    “好。”

    后記:第三種選擇,就是做幽冥古堡(兇靈古堡)堡主,這種存在書中有寫過,就是相當于一個惡魔交易商,可以拿自己的壽命、天賦、能力甚至感情、忠誠之類的東西,去換取各種能力,小到金錢大到超能力,付出的代價肯定很大。

    這種選擇,其實不是我寫書的初衷,我本來想寫的是一個眾生皆苦、天道輪回的故事,但可惜確實是沒什么讀者喜歡。

    而后續再去寫第三種選擇的故事,那都可以改名叫‘第八號當鋪’了,想想,這樣也沒什么意思了。

    這種題材,本來就寫不快,噴子還挺多,寫得實在是挺痛苦的。

    本來寫作是一種興趣,可當創作成了痛苦的時候,就沒法再繼續了。

    我想寫的關于妮妮和朵朵的故事,其實已經寫完了。

    其余,關于曜和方青微、陳紫葉等人的故事,想想,好像也并沒有那么重要。

    畢竟,這本書其實就是一個個的小故事組成的。

    人,年紀大了,就得認老,就得認慫,自己不行就是不行,強撐也沒用。

    所以,我認慫了,生活以痛鞭笞我,我想報之以歌,但真做不到。

    從這幾年寫的小說來看,大浪淘沙,而我就是沙,被淘汰出局了。

    一直以為自己是金子,一直以為有一天可以能站起來,可又哪里知道,我認為倒下的時候,才是站著的。

    很抱歉,努力了好幾年,終于證明了自己,確實是別人眼中的那種超級大撲街,確實是配不上‘大神’這個名頭。

    苦苦努力學習多年寫作,風格一變再變,努力的迎合市場,努力的去改變自己,結果成績一本比一本差。

    如今,自己的風格是什么也已經不知道了,連怎么寫故事也不會了,真的是,連爛泥都不如。

    接下來,我會真正的收心,放下一切,竭盡全力靜下心來,努力學習,認真的想清楚,到底該怎么寫書,到底還能寫什么。

    不求能有什么成績,只希望能有一口飯吃吧。

上一章  |  詭秘神探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詭秘神探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