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漢闕

第42章 不退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9-12-03  作者:七月新番
 
宋萬痛苦地趴在地上,因為拒絕投降,更不愿意說出燧里還有多少守卒,有何武器,他被一個匈奴百騎長從背后狠狠扎了一矛,傷了肺腑,嘴里咳出了血,伸手想抹,卻越抹卻多……

皋牙胥則將目光放在了長城一線,戴著扣弦銅扳指的手指向破虜燧

“這就是壞了我事,讓北山斷了銅鐵來源的烽燧?它叫什么?”

“破……破胡燧!”

匈奴人當然不自稱匈奴,字眼里更沒有“虜”這種說法,而是自稱“胡”。許多年前,漢武帝晚年白給了匈奴幾場大敗仗后,原本已經打不下去的匈奴又精神了,單于遣使遺漢書云:“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

眼下破虜也翻譯成了破胡。

“破胡?我倒是要看看,是誰破誰!”

皋牙胥止住了要取宋萬性命的匈奴人:

“不用補刀了,要讓他痛苦死去前,看著自己守的長城和烽燧被攻破!”

這時候,一個騎骍馬的胡將過來,在皋牙胥身邊壓低聲音道:

“王子,別忘了右賢王讓我們來這的目的!”

皋牙胥笑道:“多謝千騎長提醒,我不會忘。”

“我奉命帶騎從來塞外廣布疑兵,做出進攻敦煌的架勢,好吸引酒泉郡漢軍西移,如此便能讓我父,以及右賢王率大軍進攻張掖,為大單于重新奪取河西制造機會……”

匈奴大致上可分三部:單于庭,左方王、右方王,左右兩部分別由左右賢王統領。

在漢匈連番大戰后,單于庭遷到了漠北,且越來越往離漢朝西北的方向而去。原先地接上郡以西,遮蔽單于庭右翼的右方諸王,也相應向西遷徙,如今他們與河西四郡、西域接壤,匈奴這些年能緩過來,全靠右賢王麾下諸部不斷從西域吸血。

傅介子今年在西域的活動,也驚動了匈奴,匈奴使者在龜茲被殺,這是漢朝想要重返西域的訊號么?但匈奴的應對辦法,不是在西域等著與漢朝競爭,而決定釜底抽薪,對狹長的河西走廊發動致命一擊!

若能將河西奪回,西域便不再構成問題。

皋牙胥和千騎將此番出現在長城一線,只不過是漢匈戰爭里,邊角上微不足道的一子疑兵……

但他們對破虜燧而言,卻已是滅頂之災。

“雖然右賢王說不需冒險入塞。”

皋牙胥摸著唇上的胡須道:“但只來塞外走一圈就離開,恐怕難以讓漢軍相信,若能破幾個烽燧,豈不更像真的?千騎長放心,我不用汝等右賢王部的人,只派自己的部落去。”

言罷皋牙胥命令道:“派人爬到左右長城上,盯著漢軍動靜。”

又點了方才給了宋萬一矛的那名百騎長,他長著羅圈腿,手臂修長,頭上前后各留了一撮毛發。

“百騎長烏蘭,帶著你的帳落丁壯們,在漢軍援兵到來前,將這座烽燧,攻下來!”

“老宋!”

站在烽燧上,看著遠處那紅甲漢吏被匈奴人刺倒在地,韓敢當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若非趙胡兒攔著,他非要翻身躍下烽燧去救不可。

韓敢當和宋萬關系其實并不算好,但畢竟是朝夕相處的袍澤啊,晚上睡一個屋里聽對方打鼾,下午大家還圍在一起吃飯,開著和屎尿屁有關的日常玩笑,可眼下,卻眼睜睜看著宋萬殞命塞外!

“燧長,胡人過來了!”

而另一邊,瞅見四里外的匈奴大軍中,分出了百余騎朝破虜燧方向迅速逼近,張千人急了,力勸道:

“匈奴這架勢,是真的要進攻破虜燧啊,宋助吏已喪生,其他幾各出去巡天田伐茭草的人不知死活,吾等僅有五人,如何能擋?還是速速退走罷!”

“你說什么?”韓敢當一肚子火沒出發泄,聞言立刻揪著張千人要打。

呂廣粟攔著他,遲疑道:“但沒有候長允許,燧卒擅自棄守烽燧,可是要算臨陣脫逃的!若如此,哪怕有先前立的察奸之功,也要處以重責!”

張千人嘟囔道:“就算事后進牢獄做奴婢,也總比現在丟了性命強,以區區五人敵千余胡虜,絕無守下來的可能……燧長,你拿個主意罷!”

“任燧長?”所有人都看向任弘。

從目睹宋萬被殺開始,任弘已經好一會沒說話了,他此刻緊緊扶著墻垣,能感受到每個毛孔散發的寒意。

前世的他,只是個稍懂歷史的普通學生,不是特種兵戰士穿越,頭一次打仗,就遇上這種實力懸殊的戰斗,能不怕么?

任弘的身體,尤其是腿,很想如張千人建議的,丟下烽燧,丟下他的職責,頭也不回地跑掉。

什么英雄,什么時勢,什么西域,都見鬼去吧!真是一雙膽小的腿……

于是任弘竟騰地站起身來,朝烽燧下走去。

張千人頓時大喜:“我說得沒錯罷,就該撤走。”

韓敢當則氣得直跺腳,大罵道:“任燧長,乃公真錯看你了,沒成想,你也是個貪生怕死之輩!好好,汝等不守,我來守,我死了也要拖幾個胡人墊背,為老宋報仇!”

趙胡兒則搖了搖頭,仍未移動觀察匈奴人動向的眼睛,他們已經到了三里之外。

任弘沒理會老韓的唾罵,幾步下了烽燧,來到塢外的馬廄處,解下馬后,卻當著燧上眾人的面,狠狠一拍蘿卜的屁股,讓它自己朝南方跑去。

“燧長你這是干什么……”張千人本來就要拉著呂廣粟下燧,這會卻呆住了。

任弘仰頭笑道:“無他,破釜沉舟而已!現在馬沒了,我跑不了,汝等也跑不了!”

方才,任弘的目光一直落在了宋萬的身上,宋萬大概是死了,一動不動趴在沙地上,鮮血染紅了周圍的沙土,但好像就在一瞬之前,他還在院子里咬著筆桿,在習字簡上,一筆一劃,笨拙地寫著“漢”字。

被匈奴生俘后若是投降,甘心于做個漢奸,有很大概率能活的,但這個不識字的小吏,這個在小事上總犯糊涂的老東西,在大節上卻無虧……

宋萬尚能如此,自己哪有臉逃啊。

任弘眼前又閃過了早上去過的敦煌北鄉,還未散市的草街熙熙攘攘,販夫走卒忙碌著,黃發垂髫怡然自樂,他們平靜的生活,被忽然燃起的狼煙打破了吧……

還有懸泉置的夏丁卯,此刻大概已招待完行客夕食,正坐在院子里跟徐奉德閑聊,他們看見長城一線,直沖天際的烽煙了嗎?

烽燧的作用是什么?提供警示,然后還得擋胡虜一陣,好讓在綠洲城郭邊上的屯戍大軍有時間做出反應。

燧卒是頂在最前線的盾牌,他們若也膽怯溜了,身后露出的,可是蕓蕓百姓,是懸泉置,是任弘在這時代里唯一的家啊!

如此想著,想到這些,嘴里一度消失的唾沫,和勇氣一起,竟又回來了!

他的選擇是,不退!

但最先要做的,就是斷眾人退路,好齊心御敵。

任弘已再度回到上面,讓趙胡兒他們舉兩烽——兩烽、兩積薪,這是胡虜千人以上進攻亭障的訊號。

又對眾人沉聲道:“就算放棄了烽燧,步行于曠野之中,又走得了多遠呢?跑不出幾里,就會被胡騎追上,斬吾等頭顱而去。”

“所以現在逃走,很可能死得比留下來更快!廣粟,去用木頭將烽燧的門頂上。”

這是要死守孤燧的節奏啊。

他又對韓敢當道:“老韓,待會誰再敢言棄燧,你直接替我斬了他!”

“諾!”

韓敢當摸著環首刀,幽幽地看著張千人的頭顱,嚇得他不敢再提此事,但仍是焦躁不安,眼看遠處百余胡騎已至兩里地外,喃喃道:“那敵眾我寡,該如何守?”

任弘指著南方道:“看,亭障已經燃起了煙訊,他們距離此地只有十里,小跑的話,兩刻便至。”

“中部都尉也已接到敵情,離此四十里,軍中有騎兵上千,疾馳的話,兩刻也能趕到。”

不是經年累月,也不是外無援兵,半小時,這就是每個烽燧遭到圍攻時,需要堅守的時間。

比起東漢之時,在西域以區區數十人,抵擋匈奴單于上萬大軍的耿恭,比起那堅守近一年,最后僅有十三人歸于玉門的壯士們,算得了什么?

“烽燧修得堅固,燧外到處有虎落陷阱,門也堵死,胡人想硬闖進來可不容易,吾等就要依靠甲兵,用弓弩,用一切能想到的辦法!守住這兩刻!”

“當心,打前鋒的胡騎開始試射測距了!”

話音剛落,韓敢當還沒來得及叫好,伴著趙胡兒的警告,數支箭就從塞外呼嘯著,劃著弧線,從高空朝破虜燧落下!

上一章  |  漢闕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漢闕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