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漢闕

第91章 左官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七月新番
 
十月初,樓蘭城以西兩百漢里的孔雀河畔,一陣風吹過,枯黃的胡楊葉無力地飄落在水上,緩緩向下游流去,羅布泊是它們的最終歸宿。

而一支船隊正與之方向相反,沿著孔雀河往上游行進,胡楊木制成的小船有數十艘,首尾相繼,排成了一條長蛇。

船上有有全副武裝,持弩警戒的漢兵。亦有來自羅布泊的船夫,任弘在羅布泊邊遇上的第一個樓蘭人“尤還”也在其中。

尤還粗壯的胳膊撐著長長的船桿,船吃水很深,載滿了粟麥等糧食,好在孔雀河流速很慢,有時甚至沒有逆流行駛的感覺。

而岸上,也有一支數十人的騎兵護衛船隊,為首的漢吏便是任弘。

他騎著蘿卜,趙漢兒、韓敢當、盧九舌等幾名下屬跟隨左右,但陶少孺、宋力田等人在留在了扦泥,協助新任的扦泥司馬鄭吉屯田。

沿途休息時,負責給他們帶路的騎吏司馬舒擠了過來,好奇地問道:

“我聽盧九舌說,任侍郎拒絕了鄯善王拜相之請?”

這個大舌頭,任弘瞪了盧九舌一眼,那天晚上,鄯善王被拒絕后慟哭出聲,叫好多人聽到了。

但任弘卻堅決不承認,搖頭道:“絕無此事!”

那一夜,鄯善王尉屠耆的請求的確很誠懇,聽上去也蠻誘人的,國相啊。

但仔細琢磨,就會發現,鄯善名為一國,可人口近萬,只相當于漢朝一個縣啊,有啥好高興的,任弘這比四百石的秩祿,回去做個小縣的縣長也綽綽有余。

更何況,作為侍郎,任弘也算是中央年輕干部,就算有心在西域建功立業,也要回長安待幾年鍍鍍金,前程自然比“鄯善國相”更大。

而讓任弘連有此事都不愿承認的,還有一個原因。

任弘記得,在樓蘭之役,漢軍抵達后的那個慶功之夜,自己和奚充國被傅介子當場定為首功。

喝多了酒后,任弘曾向傅介子提起敦煌功曹、中部都尉打壓自己之事,遂問:

“傅公當時提攜了我,就沒想過會因此得罪人?”

據任弘所知,當年舉報了任安的那個糧官,已是兩千石的大人物了,也難怪敦煌功曹、中部都尉會害怕。

傅介子卻有底氣,不屑地說道:“秩祿都是虛的。”

“我雖只是比六百石的平樂監,卻是中郎朝官,而那人,縱為二千石,不過一位王國相,左官而已,何懼之有?”

左官,這是對諸侯官的稱呼,雖然諸侯國相、傅等官職秩祿很高,但實際地位可比朝官低多了。

漢朝剛建立時,劉邦為了保愛子趙王劉如意,打算遷御史大夫周昌為趙相,秩祿不變。但結結巴巴的周昌卻以為是“貶秩位,中道棄之于諸侯”,很不開心。

而漢文帝時,賈誼遭到軍功貴族排擠,成了漢文帝的犧牲品,左遷為長沙王太傅。秩祿比先前高了不少,賈生卻也郁悶不已,作吊屈原賦鵩鳥賦吐訴心中苦楚。

到了七國之亂后,諸侯被中央干翻,地位就更低了,漢景帝罷省王國的許多官屬,更名丞相為相,由金印改為銀印。

漢武帝時,更是制定了左官律,規定凡在諸侯王國任職的人,不能進入中央任朝官!

如此便扼死了諸侯國吸納人才的渠道,像梁孝王、淮南王劉安那種吸納文士門客,引領文壇風尚的諸侯,再不可能出現了。

任弘也以此法為由拒絕了鄯善王:“大漢有左官之律,官吏私自到諸侯國任職,構成左官罪,重者足以棄市!”

“內諸侯尚且如此,更何況鄯善現在只是外諸侯,鄯善王的請求,任弘萬萬不敢答應。”

別忘記被漢武帝信重的會稽太守嚴助是怎么死的,就是跟淮南王有了私下交易啊,張湯是這么給他定罪名的:

“助出入禁門,腹心之臣,而外與諸侯交私如此,不誅,后不可治!”

任弘要是一時糊涂接了下來,任氏的仇家知道了告上一狀,連傅介子都保不住他!

所以別說鄯善王只承諾封一座城給他,哪怕要將鄯善平分,任弘也要堅決拒絕。

司馬舒討了沒趣,轉而說起他們打聽到吳宗年的消息。

“任侍郎可聽說了,吳副使沒有死,而是被匈奴人擄走帶去日逐王庭了,前不久,傅公曾派人去要匈奴交還吳副使,但日逐王卻要傅公用樓蘭城來換。”

這當然就沒法談了,漢軍別說對樓蘭城不能放手,連匈奴控制的唯一一城,也要想辦法奪回來!

這便是任弘臨時得到的新差事了:押送樓蘭城提供的糧草,給傅介子圍攻注賓城的軍隊送去。

任弘想罵人,看來老傅非得再拖三個月,才放他去長安。

但罵歸罵,任弘也猜測,傅介子這次乘著匈奴日逐王帶部眾北遷去冬牧場越冬的機會,帶千余漢軍西進,所謀甚大,絕不會是只為了一座注賓城!

……

注賓城乃是昔日樓蘭國西界,位于孔雀河分岔的支流“注賓河”畔。

船隊在河流分叉口拐了個彎,向南而行。有河就是方便啊,也多虧樓蘭人其實也是個水上民族,不少人精通水性,善于劃船,據說棺槨都是船棺。

于是當漢軍行動時,尤還等羅布泊邊討生活的漁民船夫被征募入伍,入冬后候鳥都飛走了,打獵成果不大,為漢軍打工反正報酬更多。

當他們沿著注賓河行了半日,休憩一夜后,次日清晨鉆出帳篷,任弘卻瞇眼看向東方數里外,在陽光照耀下,那邊出現了一個土丘輪廓,上面插滿尖木樁的建筑。

任弘指著那建筑問道:“那莫非是一座烽燧?”

“不是烽燧,也不是城,而是墓地。”

司馬舒打著哈欠出來,滔滔不絕說起他親眼去見過的場景:“那是一座大沙山,下面埋了上千口船棺!”

而司馬舒最感興趣的,莫過于沙山上插著的數百根胡楊木樁了。

“根根都高達兩丈。”

平日里就喜歡說葷段子的司馬舒,有些猥瑣地比劃著自己晨勃的下體,表演給眾人看:

“有的木樁長得像這活,上粗下細,纏繞毛繩,固定草束,頂端還染成了紅色。”

“亦有不少木樁則刻成了槳形,涂黑,酷似……女子之物,汝等都懂的罷?”

年紀稍長吏士們都嘿嘿笑了起來,表示自己明白,只有幾個雛兒一臉懵逼。

任弘聽后一驚,倒不是他不懂,只是忽然想起:“按這描述,那莫非就是后世舉世聞名的小河墓地?”

樓蘭人的生殖崇拜,確實十分直白。

“據說是最早一批樓蘭人的墳丘。”

這時候,粟特人史伯刀走了過來,任弘拿了他好處后,又寫信征得傅介子同意,也捎上這粟特人去往注賓城。

“我也曾來過注賓城,注賓城里的老人說,傳聞樓蘭人的祖先來自西方,在此停下繁衍后代,注賓便是最古老的城邑,后來人口多了,這片綠洲待不下,才慢慢往下游遷徙。”

“據說棺船外面裹著生牛皮,棺中的人千年不腐,成了干尸,而根狀木桿下埋著的是女人,槳狀木桿下埋著的是男人。”

司馬舒對粟特人不太待見,冷笑道:“還千年不腐,說得如此詳細,汝等去盜墓時見過?”

史伯刀也不氣,依然是一副笑吟吟的表情:“狗分黑白,人分好壞,商賈也分奸良。不管其他人如何,但蘇薤(xiè)城的粟特,只掙活人的錢,絕不碰死人墳冢一下!”

“不錯,盜墓賊斷子絕孫啊!”

司馬舒嘴毒,依然不依不饒地譏諷,就在這時,西面卻有一行人過來,卻是傅介子派來接應他們,搬運糧食的,為首的卻是老熟人孫十萬。

孫十萬遠遠望見任弘便揮手大呼道:

“任侍郎,汝等卻是來晚了,注賓城前日就打下來了!”

這么快,傅介子帶兵啟程的日子,不比運輸大隊快幾天啊,這是不戰而下?

眼看功勞蹭不到了,任弘只好笑道:

“正好,船上的米面酒食,可以用來犒勞慶功,對了,還有不少烤馕,你可要嘗嘗?”

孫十萬連忙擺手,而從船上扛著一袋粟米上岸的韓敢當則罵道:

“孫十萬,休要呱噪,快下來幫忙!”

孫十萬現在也做了官吏,穿著一身體面的袍服,騎在馬上,搖著手指道:“汝等記住,往后休要再叫我孫十萬。”

任弘還以為孫十萬也取了字,卻不料他說道:

“父母給我取這名,便是期望我此生能有十萬之財。但樓蘭之役后,我得了二十多萬賞錢,十萬之愿已償,是時候將目光放長遠些,膽子放大些了!”

“所以我改名了。”

老孫下了馬,拍著自己胸脯,得意地說道:

“往后,便叫我‘孫百萬’!”

……

PS:第二章在晚上。

上一章  |  漢闕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漢闕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