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生于望族

第四百二十二章 開誠布公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2-01-18  作者:Loeva
 
文怡回到康城的宅子,見過祖母弟妹,又說了些家常,便派人去給大伯母蔣氏送信,提及羅明敏已經到達的消息。羅明敏如今與蔣瑤成了親,便是蔣氏的親侄女婿,于情于理都該知會她一聲。

蔣氏不久就命人捎了回話,表示知道了,羅明敏那邊已經打發人送了信過去,只是蔣瑤還未到,說不定等到她來了,自己已經回顧莊去了,到時候還要請六房的盧老夫人與文怡多加照應。

文怡聽了便問盧老夫人:“祖母,大伯母要回顧莊了么?”

盧老夫人道:“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家里前兒送了信來,說是你大伯祖母已經在路上了,大約十來天就能到。婆婆既回來了,做媳婦的怎能不回去迎接?你大伯母便是心里有再大的怨氣,落到族人眼中,也是不占理的。”

文怡皺了皺眉:“那……韓家那邊,不知大伯母談得如何了?說來兩家也來往好些日子了吧?”

盧老夫人嘆了口氣:“還沒說定呢,不過我瞧著應該有七八分能成的。韓家太太跟你大伯母三兩天就見一回,你大伯母還帶著她到我這兒坐過兩次,我看韓家太太心里是十分樂意的,沒口子地夸你六姐姐。韓公子雖然不算熱心,但也沒有反對的意思,這些日子還陪著他母親拜訪過你大伯母三兩回,只要再細細使些水磨工夫,親事就成了。可就算兩家都樂意,也得要看你大伯祖母與大伯父的意思,因此你大伯母也不敢把話說得太明白。”

文怡不解:“難不成大伯母竟一句話也不曾向大伯父提起?這如何使得?既要訂親,總得要大伯父點頭的,不然即便換了庚帖也做不得準。我瞧著大伯父雖然生六姐姐的氣,可早已沒了讓她攀高門的意思。韓家家世不錯,韓公子身上也有功名,無論人品名聲都無可挑剔,又是平陽本地的老親,真能做成親事,對大伯父并無壞處。大伯父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不會反對的。為何大伯母卻不跟他提呢?”

盧老夫人搖搖頭:“我也不明白她的意思,先前也曾提醒過她幾遭,她當時滿嘴答應著要告訴的,過后卻又沒了下文,再問她便拿話搪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若不趁早將婚事說定,等到她婆婆回來,萬一有了別的想法,豈不是害了孩子?”

文怡心里有些生氣,只覺得蔣氏雖然疼愛女兒,做事卻總是不靠譜,若是真心要定下韓家這個女婿,只一味跟人家父母來往有什么用?若是不把事情擺到臺面上說定,總有變卦的時候。老實說,她一得到于老夫人要從京里回來的消息,就該派人送信去了,只要于老夫人前腳離了京城,家人后腳就把信送到顧大老爺手中,還怕于老夫人能從中壞事?顧大老爺總不會盼著自己的女兒一輩子嫁不了人的,他點了頭,家人立刻快馬回報平陽,等于老夫人慢悠悠地從水路到家,親事已經板上釘釘了,她再反對也沒用。強似如今這般,眼看著人都要回來了,蔣氏還磨磨蹭蹭的,也不怕于老夫人事先在京城與顧大老爺說定了文慧的親事,一回來就將文慧送進火坑!

想到這里,文怡便有些坐不住了:“我走了小兩月功夫,又見家里來信只說一切順利,還當大伯母心里已經有了成算,不曾想她會在這種大事上犯了糊涂!她可是害怕大伯父心里還在記恨六姐姐放火抗婚之事?可親事結成了,對大伯父也沒害處,大伯父在官場歷練多年了,難道連這點道理都不懂么?偏大伯母犯了倔!長此以往,還不是害了六姐姐?六姐姐雖有許多不足之處,可也不至于要賠上一輩子呀!不行,我得去找大伯母說說。”

盧老夫人想想也是,便道:“你不必去,讓人喊她過來,她那里有六丫頭在,不好說這些。等她來了,若還是糊涂,我替你罵她。她能不把你一個小輩的話放在心上,難道還能不賣我的賬?”文怡笑著應了,立刻便派了人去請蔣氏。

蔣氏租的宅子其實離得也不遠,不過半個時辰,她就帶著文慧過來了,猶未知緣故,還在那里笑嘻嘻地道:“嬸娘喚我來有何事?可是看見孫女兒回來了高興,想要一家子擺兩桌酒熱鬧一番?正好,前兒韓太太跟我說起城里一家新開的酒樓,做的好精致菜色,別處都不能有的,不如就雇了他家廚子來?也好叫侄女兒、侄女婿嘗嘗鮮兒,可憐見的,在山溝溝里待了這么久,吃了不少苦吧?”

說話間她就給盧老夫人見了禮,熟門熟路地在下首坐了,文慧行過禮后,便對她道:“娘,您也別總以為九妹妹九妹夫那地兒有多窮,再苦的地方,九妹妹也有本事把日子過得舒舒服服的,你別小看了她。”

蔣氏笑了:“是是是,是我說錯了。”還拉起文怡的手,“好姑奶奶,你別怪你大伯母說話莽撞。”

文怡轉頭與盧老夫人對視一眼,只覺得蔣氏今日似乎格外的高興,也不知道是遇見了什么好事,以往即便是心情再好,也沒見過她這般興奮的,究竟是怎么了?

盧老夫人沉默不語,文怡便笑著試探:“大伯母今日是遇到了什么喜事兒么?瞧著似乎格外容光煥發,至少比往日年輕了十歲!”

蔣氏以手帕掩口輕笑:“哪兒有啊?都一把年紀了,說什么容光煥發?不過是怕蓬頭灰臉地來見嬸娘,太過失禮了,出門前擦了點粉罷了。”

不正常,實在不正常!文怡心里越發篤定有事發生了。

文慧輕輕撫平袖口上的小皺折痕,瞥了文怡一眼,便轉頭朝蔣氏輕笑:“娘,您再啰嗦下去,只怕六叔祖母就要不耐煩了。對著六叔祖母和九妹妹,有什么可瞞的?她們又不是外人,先前女兒落了魄,還多虧了她們幫忙呢。”

蔣氏一臉恍然大悟,忙收了笑,但又止不住嘴角的笑意,嘴里說的卻是賠禮的話:“瞧我,竟一時糊涂了,該打,該打!嬸娘和侄女兒可別見怪。”一邊說還一邊起身行禮。

盧老夫人有些糊涂了,忙叫文怡上前把人攙住,皺著眉頭問:“先把話說清楚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沒頭沒腦的,叫我們怪什么?”

蔣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果真是高興得糊涂了。”這才收了笑,正色道:“前些日子,多虧嬸娘提醒了我,不然我還只顧著跟韓家人來往,卻忘了老爺那一頭呢。我雖是慧兒的親娘,但她父親還在,不得他點頭,我即便替女兒看好了人家,也是做不得數的。可我又害怕老爺還在生氣,更怕老太太心里著惱,會在老爺面前抱怨慧兒,因此遲遲不敢送信回京去——”

文怡聽得一喜:“大伯母,難道你送信回京去了?”心下頓時松了口氣。蔣氏高興成這個樣子,想必是京里有了好消息。

蔣氏嘆了口氣:“我那時候瞻前顧后的,既想勸老爺答應,又害怕老爺一口拒絕了再沒有回旋的余地,實在是沒法子了,忽然想起九侄女兒跟我說過的,我還有娘家人可以依靠的事兒來,便給錦南兄弟那里寫了封信,向他討個主意。虧得我這信寫得早,我兄弟收到信沒兩天,就收到朝廷的召令進京去了,臨行前給我回了信,叫我安心等消息,他到了京城后會幫我們母女說話的。他打算在京里給女兒女婿完婚,而羅侄女婿又曾在康城書院上過學,就當是他從中牽的線好了,蔣家也就有了插手的理由。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天天盼著他從京城來信,好不容易終于等到了!老爺說了,這門親事極好的,只是他在京城不方便,叫我便宜行事,但不要太過張揚,年內就發嫁吧,還叫我別忘了帶慧兒回家,給老太太多磕幾個頭,請老太太饒恕慧兒從前的荒唐之處。”

文怡聽明白了:“難道羅大哥到了康城后,立時派人告訴大伯母是因為……”

蔣氏點了點頭,眼圈紅了:“從前我總嫌棄這個兄弟,可如今我已經知道了,血濃于水,不論我在顧家如何,總是離不得娘家人的。從前我風光時,兄弟沒得過我的好處,如今我有難,他卻二話不說就幫了我大忙。慧兒若能順順利利嫁得良人,我一輩子都感他大恩!”

文怡心中暗嘆,文慧道:“娘別哭了,從前我也有許多不對之處。萬萬想不到小舅舅與瑤姐姐都是這般厚道良善之人,雖是隔了一層,卻比親骨肉還強。咱們日后記著他們的好,多多與他們親近就是。”

“你說得是。”蔣氏拭去眼角的淚水,含笑抬頭,“說來我還要謝過九侄女兒呢,若不是你提醒,我還象從前那般糊涂,遠著娘家兄弟,斷不會主動寫信示好,又怎能得此厚報?都是你的功勞。”

文怡笑笑:“我不過就是隨口一說罷了,多虧蔣家人厚道,不然六姐姐也沒這個福氣。蔣家舅老爺果真是君子。”

盧老夫人也點點頭:“蔣舅爺既然幫了大忙,老大媳婦就該記住了,往后蔣家或是瑤丫頭夫妻遇到難處,你能幫的就多幫一把。力所能及之處,就該互相扶持,方是親戚相處之道。”

蔣氏連忙起身應了:“侄兒媳婦謹遵嬸娘教誨。”

顧大老爺既然點了頭,文慧與韓家的親事就有了希望,哪怕還有十來天功夫于老夫人就要回來了,蔣氏心里也不怎么害怕。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于老夫人是祖母,自然要往后靠了。她便跟盧老夫人商議,什么時候跟韓家提親比較妥當。

文怡見狀便給文慧使了個眼色,起身對祖母與蔣氏道:“祖母與大伯母有正事要商量,我就不打攪了,不如請姐姐陪我回房說說話?有日子沒見了,不知姐姐近來過得如何?”蔣氏怔了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盧老夫人便道:“你們去吧,一會兒康兒寫完了功課,你們替我瞧瞧去。”

文怡文慧答應著,告退出房,還隱隱聽得蔣氏對盧老夫人道:“侄兒媳婦的意思,是請個人先去韓家透點兒意思,若是韓家主動上門提親,咱們家臉上也好看些。嬸娘覺得四弟妹如何?我記得她娘家嫂子跟韓家好象是老親……”

文怡回到自己住的廂房,丫頭們已經把床鋪收拾好了,房間打掃干凈了,冬葵又送了熱茶水上來。文怡親自提壺給文慧倒了杯茶,又打量著她的神色,笑道:“姐姐瞧著鎮定得很,想必對這門親事是胸有成竹了?妹妹也替姐姐高興。”

文慧淡淡地道:“成不成的,我不知道。老爺愿意放我一條活路,我心里確實挺高興的,但事情還沒個準呢,誰知道會怎樣呢?”

文怡有些詫異:“怎么?我聽大伯母的口風,韓家并沒有反對的意思,如今大伯父也點了頭,姐姐為何還要這樣說呢?”

文慧抿了抿嘴:“我又不是韓天霜肚子里的蛔蟲,怎知道他會不會答應這門親事呢?他那個人素來遵從君子之道,即便是心里不喜歡,也不會對我惡言相向的。興許他只是嘴上不說,心里卻不情愿呢?”

文怡聽得越發奇怪了,想要說些什么,忽然覺得有些不妥,便又閉了嘴,笑了笑才道:“我聽說他是個極有主意的,大伯母與韓家太太來往從密,是個什么意思,兩家都心里有數。他若不愿意,早就跟家里人提了,韓太太又怎會跟大伯母這般親近?姐姐多慮了。”

文慧看了她一眼:“其實你心里是在奇怪吧?以我的脾氣,若心里有這個疑慮,早就想法子跟他私下見面,又或是通信捎話,打聽他心里的想法了?我實話告訴你,原本我確實有這個念頭,只是后來又想到,他這人行事一向是坦蕩蕩的,自認無事不可告人。我若使了這法子,豈不是在算計他?上回我已這么做了一回,所幸不曾叫外人知道,這回再做,萬一叫人知道了,反而對他的名聲有礙。因此我沒找上他,倒是前些天趁著韓太太在的時候,找借口支開娘,跟韓太太說了些話。”

文怡眨眨眼,有些不好的預感:“你跟韓太太說什么了?”

“就是我以前的事啊。”文慧輕描淡寫地道,“比如民亂時的事啦,京城那些亂七八糟的糾葛,差一點跟表哥訂了親,卻又生了變故等等,還有我放火燒屋子,以及臉上那疤痕的來歷,全都說了。我告訴韓太太,這些事家里人雖不欲外傳,但紙是包不住火的,想必平陽坊間也有些傳聞,我的名聲早就壞掉了。與其讓他們家人一知半解的,心里留著根刺,倒不如我把事情全都說出來,開誠布公來得好。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靠隱瞞得來的好親事,終究不得長久。若他知道真相后,對我有了嫌棄之意,我也不會有所抱怨。總好過日后成了夫妻,他才知道真相,卻又反悔不得,那就不但誤了他,也誤了我了。”

文怡看著文慧,半晌說不出話來。

①:如果您發現有小說快眼看書,而常來看未能索引到,請及時通知我們。您的熱心是對常來看最大的支持。

上一章  |  生于望族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生于望族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