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最強狂兵

第355章 誰才是流氓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5-07-28  作者:烈焰滔滔
蘇銳正在走著,忽然聽到了身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心中微動,轉臉一看,正是秦悅然。77nt.Com千千小说网(就愛看書網)

后者正站在那里冷笑:“好啊,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我就這么招你不待見嗎?”

一身青花瓷顏色的旗袍,胸前的衣服被撐得緊繃,弧度讓人忍不住想入非非,小腹平坦,**修長而充滿彈性,完全是比超模還超模的極品身材。

看著秦悅然的樣子,蘇銳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和這個**在天臺上熱吻的情形,竟一時間有些口干舌燥起來。

“說話啊,怎么不講話了?我難道就那么招你討厭嗎?”秦悅然冷笑著走到蘇銳的面前,她的個頭本來就挺高,再加上一雙高跟鞋,竟隱隱能和蘇銳平視了。

“呃,不是你想的那樣。”蘇銳摸了摸鼻子,訕訕的回答:“我想給你一個驚喜來著。”

“驚喜就是親了我摸了我之后,那么多天不聯系我?”秦悅然毫不留情的就拆穿了蘇銳的借口。

“其實也不是,我最近太忙了,早就想著來看看你

。”蘇銳非常尷尬的撒謊了,事實上,他可完全沒想到該怎么面對秦悅然,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越是想躲開就越是被撞到,寧海地邪啊。

“那你就跟我走。”說著,秦悅然直接邁動著那雙長腿走在前面,如果不是顧忌認識自己的人太多,恐怕她會直接把蘇銳給架起來。

于是乎,蘇銳只得跟在后面,不過還好,這家伙倒是會自我調節,把眼睛盯在秦悅然旗袍之下的臀部上,很輕松的就轉移了注意力。

這一次,秦悅然并沒有把蘇銳帶到天臺之上,而是來到了她的套房中。

在秦悅然刷卡開門的時候,蘇銳嗅著從房間中透露出來的淡淡香氣,忽然感覺到心跳的有些快。

這個**怎么把自己帶到她的房間里了,她要干嘛?

蘇小受的心里簡直猶如小鹿亂撞一般,心想如果秦悅然要對自己來硬的,自己要不要反抗?

他還沒思考出來什么結果,就已經被秦大小姐拽著領子拉進了房間,然后直接推倒在了**。

這個時候的蘇銳,簡直就像是等待著被凌辱卻無力反抗的小娘子。

秦悅然踢掉高跟鞋,直接騎在了蘇銳的身上,近距離的盯著他的眼睛,有些惡狠狠的說道:“我不好看嗎?”

蘇銳根本沒想出來秦悅然是唱的哪一出,他看了看對方的俏臉和精致的五官,說道:“很好看。”

秦悅然一揪他的領子:“那我的身材不好嗎?”

說這話的時候,她還挺了挺胸,那弧線在蘇銳的眼前蕩漾著。

“很好,非常好。”蘇銳咽了一口口水。

“我就在你的跟前,你沒有一點反應嗎?”秦悅然咄咄逼人。

蘇銳如實說道:“好像有反應了。”

開什么玩笑,被一個穿著短款旗袍的極品美女這樣騎在身上,如果還沒有反應,那是男人嗎?

蘇銳說著,還不自覺的挺了挺腰,似乎是在給秦悅然證明一樣。

秦家四小姐似乎感覺到自己被頂住了,她似乎意識到了是什么,一聲輕叫,俏臉通紅。

“你干什么?”蘇銳滿臉鄙視的說道:“是你問我有沒有反應的,我有了反應,你怎么還這樣?色厲內荏說的就是你吧?”

“流氓一個,真沒勁。”秦悅然落了下風,惱羞成怒的順手在蘇銳的下面一抓,把后者疼的直吸冷氣!

“我去,你難道不知道男人那里是不能碰的嗎?真是疼死了!”蘇銳捂著下面,在**緊緊****,簡直無奈至極。

“到底你是流氓還是我是流氓?”

看到蘇銳吃癟,秦悅然笑靨如花,端著一杯紅酒,輕輕抿了一口,意有所指的說道:“我是女流氓,你是正人君子。”

被一個**這樣欺負和鄙視,蘇銳惱火了,直接站起來,伸手取下秦悅然的酒杯,一口氣喝個精光:“我讓你看看,什么是正人君子

說著,他把秦悅然攔腰橫抱了起來,直接粗魯的扔在了**!

也幸虧秦悅然的床足夠寬大,床墊柔軟,不然這一下還得被摔出點什么麻煩來。

蘇銳撲上去,壓在她的身上,同樣惡狠狠的說道:“我讓你看看什么才是流氓!”

說著,他抓住秦悅然的旗袍,雙手**一撕,那件價格不菲的手工旗袍直接被一撕到底,露出了雪白的山峰!

今天的秦悅然穿著黑色的無痕內衣,和雪白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從胸部的弧度到平坦的小腹,兩條絕美長腿從三角地帶延伸出來,讓人看了一眼之后就挪不開眼睛。

事實上蘇銳本想**衣服嚇一嚇秦悅然,可是沒想到自己的力氣沒控制好,再加上她的旗袍確實比較輕薄,感覺還沒怎么**呢,竟然把她直接撕成了走光!

看到眼前的景象,蘇銳有些呆傻,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秦悅然交疊著**,挑釁一般的冷笑道:“你不是要證明什么是流氓嗎?就這樣證明?如果會撕衣服就是流氓的話,那么我可比你還流氓。”

說著,秦悅然抓住蘇銳的襯衫,使勁一扯,一排扣子也崩飛掉了!

蘇銳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釁,實在是有些忍不了了,他把秦悅然推倒在**,伸出手去,覆蓋上了她那光潔的后背!

秦悅然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似乎是陰謀得逞了一般,雙手死死摟住蘇銳的脖子,柔軟的嘴唇便印了上來!

兩個人就這樣纏綿翻滾著,一點就著,這一次可不比天臺的那一晚,此時秦悅然身上就兩條布片,給蘇銳的視覺形成了強大的刺激,讓后者根本難以自拔!

在蘇銳的兩只手作用下,秦悅然身上的最后布片很快就被扯爛,兩個人很快就已經**相見了。

緊緊攬著蘇銳的脖子,感受著對方那**的擁抱和難以言喻的刺激,秦悅然的雙頰**,眼中泛起春情,而嘴里卻繼續氣喘吁吁的鄙夷說道:“你不是流氓嗎?你證明給我看啊?別是個外強中干光能看不中用的家伙!”

蘇銳算是被徹底挑釁起來了,他上下其手,早就把秦悅然給**的不行了,此時聽到她還不服輸,于是惡狠狠的說道:“我讓你看一看,什么叫又中看又中用!”

秦悅然“切”了一聲,卻已經閉上了眼睛,她要好好的體會這一刻的感覺,心臟幾乎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這是自己的選擇,她不會后悔。

蘇銳一聲低吼,剛要邁出最后一步,這個時候門鈴卻響了起來。

“按什么按,里面沒人!”

近在咫尺的美食差一點就能吃入口中,在關鍵時刻被打亂了節奏,蘇銳非常惱火,直接對著門外吼道。

“悅然,你在嗎?”門外又傳來一句。

“她不在!”

蘇銳說著,就要把秦悅然的極致美腿給扛到肩膀上

不過,在喊完“她不在”之后,蘇銳被沖昏了的腦袋陡然清明了,這好像是夏清的聲音!

秦悅然也是一驚,迅速的從剛才的意亂狀態中退了出來,低聲說道:“遭了,我忘了我今天晚上約了夏清見面!”

蘇銳更加惱火:“那你還挑釁我?”

秦悅然一咬牙,兩腿一夾蘇銳的脖子,道:“不管她,我們繼續。”

“繼續個屁啊。”蘇銳拍了拍自己的小腹,無奈的說道:“你看我這樣子,還怎么繼續?再按兩次門鈴,非把我嚇出個毛病不可。”

這個時候,夏清又開始敲門了:“悅然,你在里面嗎?手機也沒人接。”

“要不你先躲衛生間里面?”秦悅然尷尬的說道。

她和夏清是最好的朋友,也知道夏清對蘇銳很有好感,如果被她撞見自己正在和蘇銳做這種事情,恐怕兩個人的友情就會出現裂痕了。

“不用了,下次再教訓你。”

蘇銳在**的山峰上捏了一把,五秒鐘穿好了衣服,然后打開窗戶,直接跳了出去。

這飛檐走壁的功夫,簡直堪稱婦女之友出軌必備啊,要是給別人戴了綠帽子,絕對不會被人家老公給抓到。

秦悅然知道蘇銳的身手高強,這雖然是酒店的頂層,但相信也不會出現什么意外,她把撕爛的旗袍藏在柜子里,披上浴巾,光著腳打開了門。

“悅然,你怎么了,叫那么久都沒開。”夏清走進來,有些納悶。

“我剛才正準備洗澡呢。”秦悅然訕訕的說道:“這不剛**衣服準備放水,你就進來了。”

夏清倒也沒怎么懷疑:“打你電話也不接,還沒到睡覺時間,你洗什么澡?”

“我不是想洗的清清爽爽然后和你去吃夜宵嗎?”

“可是逛完街還要出汗的呀。”夏清說道。

“噢,對哦,我怎么沒想到呢?”秦悅然顯出恍然大悟的樣子,一拍額頭,那表情真是要多假有多假。

“悅然,你的臉怎么那么紅?”

夏清盯著秦悅然,覺得今天這閨蜜很不正常,怎么一舉一動那么的古怪?

秦悅然的臉能不紅嗎?都被蘇銳**到那個份上,馬上就要開始最后一步了,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的反應都讓她不可能不臉紅。

唉,自己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就這么被夏清給打斷了。

“沒什么,沒什么,可能是房間里太熱了吧。”秦悅然訕訕說道,臉似乎更紅了一分。

夏清的眼睛很尖,忽然說道:“咦,這地上怎么有幾顆扣子?”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最強狂兵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