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最強狂兵

第870章 薛家老佛爺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5-12-16  作者:烈焰滔滔
 
來人正是薛坦志,也就是薛如云的親生父親。品書網

在得知了薛明凱被打斷四肢的消息之后,他立即從外地趕了回來,可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女兒薛勝男已經重傷住院,差點毀容。

一個女兒對另一個女兒下了如此毒手,這讓薛坦志登時處于了風口浪尖之上。

有很多人懷疑,如果這次讓薛坦志出面解決,他會不會認為此事是不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對于這一點,薛坦志給出的答案很簡單——薛勝男和薛紫晶才是他的女兒,至于薛如云,只是一場孽緣的結果。

盡管心中已經是焦急無比,但薛坦志還是站在前院足足一個小時之后,才邁步朝后面走去。

五華就跟在他的身邊,面無表情的說道:“老佛爺現在在祠堂等你。”

“祠堂?”聽了這話,薛坦志的心里頓時涌出了一股不太好的預感,看來母親是真的很不開心,否則也不會把見面地點選在祠堂。

薛坦志進入祠堂的時候,薛家老佛爺坐在旁邊的太師椅上,閉著眼睛。

她的頭發已經全白,滿臉都是能夾死蚊子的皺紋,個子很小,卻沒有任何的駝背跡象,雖然身體硬朗,精神矍鑠,但整個人坐在那里卻顯得陰沉沉的、

是的,“陰沉”二字,就是老佛爺的氣質,只要她露面,走到哪里,哪里都是陰云密布,如果有人稍微有點惹到她不開心,那么陰云密布立刻就會變成大雨滂沱。

因為這老太太的臭脾氣,薛家大院每年換掉的保姆不知道有多少。除了五華能夠摸準她的所有心思,其余貼身服飾老佛爺的,哪個沒有受過掌嘴之責?

“母親,我回來了。”薛坦志說道,他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但似乎做的不是很好。

這間祠堂的風水并不是很好,所以迷信的薛坦志平日里很少過來,此時再加上身邊有個陰沉沉的老太太,他甚至感覺到有點呼吸不暢了。

“給你爸上柱香。”老佛爺沒睜眼,而是不斷的轉著手中的佛珠,她的聲音比整個人的氣質更加陰沉。

一個老太婆,陰氣那么重,還能活那么久,也著實是不容易了。

薛坦志跪在蒲團上,望著前方的牌位,很是小心翼翼的給死去的老爹上了柱香,在這過程中,他的手都開始不受控制的微微發抖。

“這件事情,你出面來解決。”老佛爺繼續說道。

“母親,請您老人家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很好。”薛坦志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排解心中的壓抑情緒,說道。

“很好?”

老佛爺聽到這兩個字,睜開了眼睛,略帶渾濁的老眼之中涌出毫不掩飾的嘲諷之色,聲音稍稍的提高了一分:“你告訴我說你會處理的很好?”

“是的,請母親相信兒子。”薛坦志深吸了一口氣,此時他的樣子很像是在立軍令狀:“我不會讓薛家再蒙受損失了。”

“還在這里胡亂放屁!”老佛爺一聲冷哼,讓薛坦志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她的身體微微前傾了一分,讓跪著的薛坦志感覺到了莫大的壓迫力:“如果當年你能夠不被那個狐貍精所勾引,是不是就不會有那個野種的出現?”

“如果二十幾年前你能夠把這對狐貍精母女趕盡殺絕,那么現在勝男是不是也不用遭了如此大罪?”

“如果不是你的婦人之仁,那么現在薛家是不是也不會受此奇恥大辱?”

老佛爺的話語給薛坦志形成了莫大的壓力,她每說一句話,薛坦志的額頭就會流下一線汗水,這頗為陰冷的祠堂,竟讓他汗流浹背了。

“你知不知道,薛家的擂臺被搶走,貿易份額下降了三分之一,客戶的資源流失的更多,這樣的損失在十年之內都很難彌補回來!”

這種管理方面的詞語從一個老太太的嘴里說出來,顯得很是有些怪異,但是薛坦志卻知道,老太太雖然一直足不出戶,但是每家公司的盈利與否,她都一清二楚,甚至前幾年有手下人想要玩小動作,暗地里拉幫結派,在薛坦志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老佛爺直接收了對方的所有財產,然后永久逐出薛家。

她真的是個武則天式的人物,平時幾乎不會出手,只會對家族事務冷眼旁觀,但是只要一出手,就會讓整個薛家大宅噤若寒蟬。

薛坦志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能不斷的表示決心:“母親,請您老人家相信我。”

他是不敢頂嘴的,多年以前,老太婆下令把薛如云母女逐出薛家,薛坦志真的連個屁都不敢放,只是躲進房間里面喝悶酒。

即便他后來知道,自己的媳婦蘅琴接受了老佛爺的命令,動用關系對薛如云母女趕盡殺絕,他也沒有任何的反對舉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骨肉流離失所。

如果不是齊嘯虎在關鍵時刻的仗義援手,說不定現在薛如云母女早就已經成了刀下亡魂。

“如果那個野種是個孫子,我也不會把她趕出去,自己不爭氣,還想回來報復薛家?”老太太越說越怒:“她真的不知道薛家為什么能在南陽站那么久!”

薛坦志只能點頭稱是。

“把這件事情辦好,我不想再看到薛家遭受任何損失!如果再這樣下去,你也不要在薛家呆著了!”

老太太動了真火。

從小到大,薛坦志都沒有從她的身上感受到半點母愛,有的只是嚴厲的訓斥。

“請母親保重身體,不要生氣,我會處理好的。”薛坦志再次深深吸氣。

“保重身體?我會被你氣死的!”老佛爺把佛珠直接扔在了薛坦志身前的地上:“薛坦志,如果你搞不好這件事情,我老太婆就親自出面!”

這話可是把薛坦志嚇了個半死,要是老佛爺親自出山,那么整個薛家估計都會掀起一場地震!

等到薛坦志走出祠堂,才發現自己已經渾身濕透了。

他甩了甩手上的汗水,看著靜靜立在門口的五華,說道:“五華大哥,你看這次母親的意思是……”

五華看似木訥嚴肅,聽到了薛坦志這話,他的眼中閃過了一抹精光:“坦志,二十幾年前,老佛爺她讓大太太出面,對薛如云母女趕盡殺絕,這件事情你難道不記得了嗎?”

聽了這話,薛坦志的心里有種難言的憋屈,他重重的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五華輕輕的“嗯”了一聲:“既然明白了,那就去做吧,別再讓老佛爺生氣了。”

五華一直目送著薛坦志的身影消失在庭院中,眼底的精芒重又出現了。

薛坦志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回到房間里沖了個澡,把濕透的衣服全部換下,而后倒了一杯白酒,一飲而盡。

躺在床上,他想起了很多東西,心中有不舍,有不甘,但,那又怎樣,只是當時已惘然。

老佛爺的命令他不能不去做,他更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薛如云一步一步的蠶食薛家。

薛勝男是他的親生女兒,發生了這么嚴重的傷害事件,薛坦志的心里也不好過。

他打了個電話給秘書,說道:“現在出門,去醫院。”

他要去看一看薛勝男的傷勢。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薛坦志一回到南陽省城,并沒有第一時間去看望女兒,而是選擇回到老宅聽老佛爺訓話,這樣一個男人,已經完全沒有血性和棱角可言了。

心事重重的到了醫院,薛坦志還沒進門,就遇到了哭哭啼啼的老婆蘅琴。

“坦志,你要給勝男報仇啊!那個野種真的是好狠好狠,你看看她把勝男給打成了什么樣子!”蘅琴一邊說一邊哭,眼睛腫的就像兩個紅燈籠。

近三十年前,就是蘅琴動用關系,利用薛家的能量,布下天羅地網,搜索薛如云母女!

當時的她嚴格貫徹老佛爺的命令——只要死人,不要活人!

“我去看看勝男怎么樣了。”薛坦志并沒有就此事對蘅琴表態,而是默然說道。

看著薛坦志的背影,蘅琴大聲哭喊道:“薛坦志,如果你不把這件事情給解決,如果你不把那個野種給弄死,咱們就離婚!”

薛坦志本就已經煩躁到了極點,聽到妻子這樣說,滿腔怒火頓時升騰而起,轉身走到蘅琴的旁邊,吼道:“你給我閉嘴!”

“你這個沒用的男人,那個野種都欺負到你女兒的頭上來了,你卻除了教訓你老婆,你還能干什么?真沒用!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蘅琴根本不聽勸,仍舊跳著哭罵!

毫無疑問,在關于薛如云的事情上,她是最有資格憤怒的一個。

薛坦志實在是忍無可忍,狠狠的一巴掌,把老婆抽翻在地上!

蘅琴捂著臉,似乎被打的愣住了,這么多年來,薛坦志從來沒對她動過手,這還是頭一遭!

“好你個薛坦志,你為了那個野種,連我也打了!”蘅琴反應了過來,坐在地上毫無形象的開始哭喊。

“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薛坦志怒極,罵了一句之后,便轉身上樓。

薛勝男的病房外面仍舊圍著一群人,薛洋則是坐在椅子上,不斷的打著哈欠。

昨天晚上奮戰到半夜,讓他現在的精神頭很不好,當著這么多親戚的面,又不好公然回去睡大覺,只能死撐著。

不過接下來,他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看到父親的身影從樓梯的轉角走出來,薛洋在心中低低的嘲笑了一句:“看來,距離父女二人相見可不遠了,薛如云啊薛如云,希望你能撐得久一點。”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最強狂兵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