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最強狂兵

第872章 何以為父?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5-12-17  作者:烈焰滔滔
 
聽到了薛如云的話,薛坦志的眼睛深處難以控制的閃過了哀傷的神情,他的嘴唇翕動了幾下,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喉嚨里就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樣。

薛如云的臉上仍舊掛著淡淡的笑容,眼中卻沒什么笑意,更不會同情眼前的男人,因為在她看來,薛坦志根本沒有任何資格去擁有悲傷這種情緒。

蘇銳也并沒有回避,而是和薛如云坐在同一張桌子上,他仔細的打量著薛坦志,看著他皺著的眉頭,看著他眼中的悲傷,蘇銳的心里只有嘲諷和不屑。

“薛總,您喝點什么?”薛如云微笑著翻開菜單,語氣很客氣,等了十幾秒,見薛坦志還沒有回答,便對服務生說道:“兩杯卡布奇諾,至于對面這位先生要喝什么,讓他自己來點吧。”

聽到“對面這位先生”幾個字,薛坦志好像是被刺痛了一般,眼睛里也開始漸漸的布上了血絲,他緊緊的攥了攥拳頭:“如云,我是你爸爸。”

蘇銳一臉黑線,面對著這么一個懦夫,他已經徹底無語了,麻痹,這貨居然有臉這樣說。

薛如云聽了這話,微微一笑:“是的,薛總,你是我生理學上的爸爸。”

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很直白,你是我生理學上的爸爸,但<是除了那一點血緣關系之外,咱們之間已經互不牽扯了。

“可是,我……”薛坦志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那些往事就像是一把把刀子,不斷插在他的心頭,鮮血淋漓。

“我媽死了。”薛如云說道,終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之中帶上了一絲波動——那是她唯一的親人。

“我知道。”薛坦志的聲音略微帶著顫意。

“是你害死了她。”

薛坦志的頭垂的更低:“是我害了你們母女倆。”

薛如云冷冷說道:“我很想問問你,這么些年來,你的心里究竟有沒有悔意?”

蘇銳嘆了一口氣,薛如云終究還是問出了這個注定得不到滿意答案的問題。

“我……我有悔意又能怎樣呢?”如蘇銳所料,薛坦志緊緊皺著眉頭,顯得異常痛苦。

他后悔過,痛苦過,卻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繼續難過的享受著他的錦衣玉食,放任那一對孤苦伶仃的母女在外面流浪。

“看你這沒用的樣子,我真想一巴掌抽在你臉上。”薛如云的語調之中帶著毫不掩飾的鄙夷。

“我何嘗不想呢?我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之中,我也快受不了這樣的折磨了。”薛坦志的胳膊肘撐在桌面上,手使勁的揪著自己的頭發。

“那么請問薛總,你今天約我出來吃飯,又是為了什么?”薛如云冷冷盯著薛坦志:“有什么話還是挑明了說吧,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我真的一秒鐘都不想在你的面前多呆。”

今天接二連三的被鄙視被刺激,薛坦志已經快免疫了,他定睛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如云,你為什么要這樣對待勝男?她被打成了那個樣子,差點毀容……”

果然,還是替自己的親生女兒來出氣的嗎?

盡管之前已經是失望透頂了,但是此時薛如云的眼中還是又流露出一絲失望之色:“說的沒錯,她是我打傷的,不過,和差點死亡相比,她這一點點傷勢又算得上什么呢?不過牙齒被砸掉幾顆而已,離毀容還差得遠呢。”

薛坦志聽了這話,攥了攥拳頭:“無論如何,都不應該采取這種暴力的方法……”

“很暴力是嗎?”薛如云的聲音微微提高了一些:“薛勝男讓她的手下接二連三的來找麻煩,把我公司的人打傷了很多,這算不算暴力?高伴虎一出現,抬手就殺了喬子謙,這算不算暴力?二十幾年前,你們的人大肆搜捕我和我媽,只要被抓到,肯定會被當場亂棍打死,這算不算暴力?”

接連三個反問句,讓薛坦志無言以對!

“只能你的女兒來欺負我,我卻不能欺負你的女兒、不,我連還手都不能,是不是?”

薛坦志擺手否認:“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也許你和勝男之間有誤會……”

薛如云斬釘截鐵的把薛坦志的話語給打斷:“但是我和你之間沒有誤會!薛坦志,事實都擺在眼前,你還在狡辯什么?”

“我并不是狡辯……”薛坦志的辯白顯得如此的蒼白無力。

“所以,薛勝男所遭受的這點懲罰都還是輕的,如果她還敢不知天高地厚的來找我的麻煩,那么我會讓她十倍百倍的去承受我曾經受過的苦難。”

薛如云在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已經收斂了起來,望著薛坦志,她輕輕道:“薛總,這樣你還滿意嗎?”

“如云,你們骨子里都流淌著一樣的血,你們是親姐妹,可不可以不要這樣?”薛坦志的聲音里面已經帶上了一絲懇求。

盡管他平日里總是一副光彩照人的模樣,但是一旦面對近三十年未曾見過的女兒,薛坦志還是底氣不足。

“我和她是親姐妹?我和她流淌著一樣的血?”薛如云的聲音之中帶著嘲諷,說道:“如果可以換血的話,我寧愿把這血管里的血全部都換掉!”

薛坦志深吸了一口氣:“如云,你能不能看開一點,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

“說的很輕松,我并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簡單點說清楚你的來意吧。”薛如云道。

薛坦志聞言,猶豫了幾秒鐘才說道:“如云,冤冤相報何時了,我感覺這樣下去,無論是對你,還是對薛家,都不會太好。”

“不,只要看著你們薛家不好,我就好了。”薛如云更加直截了當。

“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樣,如果你繼續下去,一定會受到傷害的,所以,我想……”說到這兒,薛坦志停頓了一下:“你……你能不能離開南陽?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聽了這話,薛如云笑了。

是的,她很少會笑得那么快意。

她知道,自己終究沒有看錯這個男人,或許她的心底還有這那么一絲小小的微不可查的幻想,但是此時此刻,這一絲幻想也被徹底的打碎了。

“讓我離開南陽,這就是你今天約我出來的目的嗎?”薛如云嘲諷的說道。

“是的。”薛坦志的語氣很認真:“如云,如果你能主動離開,我可以向你保證,薛家并不會就這件事情再對你進行任何追究,勝男也不會。”

“你是不是本末倒置了?現在是我在追究薛家,而不是薛家在追究我,你們薛家,沒有任何資格來追究我。”

薛如云本應該很生氣,但是出乎她自己的預料,她到現在為止非常平靜,薛坦志說出的話越是傷人心,她就越是無感,除了嘲諷,就只剩蔑視了。

想想母親當年,居然會為了這么個沒有擔當的男人付出一輩子,忍受了那么多的冷眼和嘲笑,不知道她那時候的心底有沒有過后悔?

“這是我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了,如云,過去的事情就讓它們徹底過去,好不好?”薛坦志再一次說道。

“過去?”

薛如云搖了搖頭,然后端起面前的那一杯卡布奇諾,潑在了薛坦志的臉上!

她用行動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這咖啡是剛剛煮好的,雖然放了兩分鐘,但現在少說也得有八十多度!

登時把薛坦志燙的一聲慘嚎!

他滿臉都是咖啡,褐色的液體順著昂貴的衣服四下流淌!甚至都睜不開眼睛了!

“干的漂亮。”蘇銳站起身來,淡笑著說道。

等了那么久,薛如云終于給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坐在一旁,蘇銳早就忍不了了,恨不得大耳刮子狠命抽上去才好。這種懦弱無能的家伙,也配當爹?也配當個男人?

就算薛如云此時不動手,他也快忍不住了!

薛坦志手忙腳亂的想要拿起紙巾擦拭,可是睜不開眼睛的他在桌子上摸索了半天,都沒有找的到。

事實上紙巾就在薛如云的手邊,可是她根本就沒有遞給對方的意思。

“薛坦志,這三十年來,你我都是陌生人,以前是,現在也是,以后永遠都是。”

薛如云看了狼狽不堪的薛坦志一眼:“如果那次你們沒有對我們進行追殺,如果你哪怕有稍稍的一點阻攔,如果我媽不會那么凄慘的去世,我想,我今天都不會站在這里。可是,這些都發生了。”

“所以,接下來,你們就等待著我的報復吧。”薛如云冷聲說道:“對我好的人,我會記得,對我不好的人,我記的更清楚。”

“薛如云,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的后果是什么?”

用袖子把臉上的咖啡胡亂抹了一把,勉強睜開眼睛的薛坦志開始吼道!

他也被氣壞了!

好聲好氣的勸說卻不管用,對方非得把事情做得這么絕!竟然敢往自己的臉上潑咖啡!

薛坦志雖然沒多少骨氣,但是好歹也要維護自己的尊嚴!

就在這個時候,早就按捺不住的蘇銳出聲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樣吼,后果是什么?”

沒等到薛坦志回答,蘇銳就端起他的那杯卡布奇諾,再度潑了上去!

可憐薛坦志才剛剛睜開眼睛,這一下又被燙的不輕!

“不夠解氣。”

看著捂臉痛叫的薛坦志,蘇銳很不滿意的搖了搖頭,然后抄起一旁的椅子,朝著薛坦志狠狠的砸了下去!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最強狂兵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