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最強狂兵

第1138章 忠誠的地炮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6-04-28  作者:烈焰滔滔
足足五分鐘之后,蘇銳才把嘴巴從丹妮爾夏普的嘴上挪開。

他用的力氣可著實不小,后者的嘴唇甚至都有些微微紅腫的跡象。

伏在美人兒的身上,蘇銳氣喘吁吁。

丹妮爾夏普的面色帶著**之色,同樣大口喘著氣,胸膛上下起伏著在西方黑暗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望看到這樣的風景。

不知道怎么的,丹妮爾夏普覺得剛剛的那種感覺很奇妙,她想要生氣,卻完全氣不起來。

不過,不服輸的性格還是讓她嘴上繼續搶占上風,鄙夷的說道:“怎么了?接個吻就能讓你累成這個樣子?就你這水平,上個床還不得累吐血?”

和蘇銳認識了那么久,貌似丹妮爾夏普的毒舌水平也是有所提升。

“丹妮爾夏普,你別猖狂。”蘇銳氣喘吁吁的說道:“別看我現在受了傷,分分鐘就可以把你搞定。”

丹妮爾臉上的嘲諷笑容更加濃郁:“是哦,你自己都承認了,你干那事兒是分分鐘。”

蘇銳聽了這話,真想撞墻。

那么美妙的人兒就在身子下面,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想就此放棄,但是蘇銳還是嘆了口氣,翻身下來,躺在丹妮爾夏普的旁邊。

他和這個女人處于一種讓人極為費解的關系之中,之前喊打喊殺,互相看不順眼,如今則是互相嘲諷互相傷害互相調戲,甚至彼此都光光的被對方看了好幾次了。

這特么算是什么事兒啊!

而且,對方還是宙斯的女兒。

這并不代表著蘇銳不敢泡宙斯的女兒,他并不是色膽包天,但是膽子著實不小,別說是宙斯的女兒了,哪怕是宙斯的媳婦兒蘇銳想著想著,開始覺得自己有些重口味了。

總之,蘇銳在現階段不能和丹妮爾夏普發展任何的關系,他現在也沒法形容彼此之間到底處于一種什么樣的狀態,或許,應該用“亦敵亦友”來形容?

不過這也不對啊,蘇銳一點也不想和這個女人當朋友!

但要說是敵人也不合適,這個女人的初吻都被自己給奪走了,此時又稀里糊涂的來了一場更加激烈的吻。

蘇銳剛剛也是頭腦發熱了,如果可以重來一次的話,絕對不會再干出來這種事情的。

丹妮爾夏普見到蘇銳翻身下去,不知為何,一種無以名狀的淡淡失落從她的身體深處升了起來。

請注意,這種失落感是來自于身體深處,而不是心里深處。這說明,女人也是有本能的。

她躺在蘇銳的身旁,浴袍已經散開,露出了黑色的貼身衣物。

鏤空的花紋,配合著大片的雪白,肌膚細膩的如綢緞一般順滑,實在是世間最美妙的風景。

蘇銳卻完全沒有欣賞風景的意思,他望著天花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剛剛不好意思,我有點沖動了。”

“沖動?”丹妮爾夏普聽了之后,眼睛之中露出了嘲諷的神情:“你終于承認見到我會沖動了?你還會為了沖動而道歉?”

蘇銳差點抓狂:“你是什么理解力?我說的沖動和你說的性-沖動根本不是一事!”

“就是一事!阿波羅,你要是再敢這么欺負我,你信不信我把你”

丹妮爾夏普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銳打斷:“你能把我怎么樣?”

他本來是真心要道歉的,可是對方的表現,讓他徹底絕了道歉的心思。

既然是這樣,那就不如死磕到底好了!不解風情的女人!

丹妮爾夏普望著蘇銳挑釁的目光,氣的不打一處來:“我也會把你往死里欺負!”

這兩天來,在彼此的關系之間,她還是占據了大部分時間的上風,因此,丹妮爾夏普對于“欺負蘇銳”這件事情,也是越來越有自信和底氣。

這種“誤解”一旦造成了,那么就很難改變了,她會把蘇銳當成一個非常好欺負的對象,卻忽略了至關重要的一點這一點會讓她在日后為這種誤解付出“代價”。

“你這樣嫁不出去。”蘇銳嘆了一口氣,強行把自己的目光從丹妮爾夏普的身上給挪開。

她的身上實在雪白的晃人眼睛,蘇銳恐怕再看下去,就又得犯流鼻血的老毛病了。

“嫁不出去,關你屁事?”丹妮爾夏普繼續針鋒相對:“你搶走了我好幾次初吻,你沒打算對我負責?”

“我對你負責?”蘇銳的毒舌功力再一次體現:“我寧愿對母豬負責,也不會對你負責,距離你那么近,天知道什么時候我就沒命了!”

停頓了一下,蘇銳繼續嘲諷的說道:“初吻還能有好幾次的?再說了,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你的初吻。”

得,說錯話了。

男人和女人之間,最要命的就是這種懷疑,蘇銳其實一點也沒有懷疑自己搶走了對方的初吻,但是此時嘴硬吵架,偏偏嘴賤給說出來了。

“當然是我的初吻!你就是個混蛋!”丹妮爾夏普氣的重重的踹了蘇銳一腳,然后氣沖沖的站起身來,把身上的浴袍重重的摔在地上。

此時的丹妮爾夏普只是穿著一身最簡單不過的黑色內衣而已,簡直是要多清涼有多清涼,不過還好,不知是不是昨天特意挑選的,她下半身的短褲是平角緊身的,并不是那種能把蘇銳誘惑到死的丁-字褲。

她想要去房間門口,一看到自己穿的這身貼身衣物,改變了主意,轉身走到了陽臺,雙手撐著欄桿,高聳的胸膛還在上下起伏著,大口喘著氣,很顯然被蘇銳這句話給氣的不輕。

人家明明就是初吻好不好!

有哪個女人不看重自己的第一次?哪怕只是個吻!

不僅很多男人有第一次的情結,女人也有好不好!

蘇銳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嘲諷歸嘲諷,但是現在這樣說,就有些太沒有風度了。

蘇銳也很喜歡看到丹妮爾夏普抓狂,不過看到對方這樣生氣的樣子,他的心里還是有點過意不去的。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他也從**爬起來,朝著陽臺走過去。

蘇銳同樣沒穿浴袍,渾身上下也只有一件而已。

由于這兩人所住的房間樓層夠高,因此并不擔心路上的行人會仰頭看到他們走光。

不過這個時候,對面一幢寫字樓的樓頂,有一個望遠鏡正居高臨下的正對著這邊。

地炮舉著望遠鏡,伏在頂樓的欄桿旁,一邊小心翼翼的隱蔽著自己,一邊觀察著蘇銳和丹妮爾夏普所在房間的動靜。

他以前是并不擅長這樣隱蔽追蹤的,但是跟了老牌天神葛倫薩學習之后,地炮在這方面的能力幾乎已經無人能及。

由于蘇銳和丹妮爾夏普的窗簾一直緊閉著,整整一個晚上,地炮也沒有發現什么太過勁爆的鏡頭。

越是這樣,越是放心。

地炮在到達樓頂之前還非常擔心呢,萬一看到了什么“不太好”的畫面的話,還要不要向葛倫薩匯報呢?

隨著時間的漸漸推移,太陽升起,地炮也松了一口氣,看樣子他不需要再在這種“匯報”和“不匯報”之間做選擇了,這兩個人估計也就是在房間里各睡各的,什么也沒發生。

在自欺欺人方面,地炮也算是水平夠高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陽臺的窗簾忽然被拉開了,一個身穿黑色內衣的女人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

那雪白的肌膚,配合上早晨的陽光,地炮的眼睛差點被亮瞎了!

他連忙挪開了望遠鏡,本能的閉上了眼睛,他的小心臟、不,大心臟撲通撲通的直跳!

這可是神王宮殿的大小姐啊!她穿著內衣的樣子就這么被他看到了!

地炮覺得自己運氣很好,但是有些說不過去,他不好意思再舉起望遠鏡了。

在這個家伙的心里,本能的認為這樣會對不住葛倫薩和宙斯。

不過,轉念一想,地炮又覺得哪里有些不對。

等等!

丹妮爾夏普是穿著一身內衣從房間里面走出來的,地炮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就能確定那身衣服絕對是貼身的,而且絕對不能再少一件,否則可就那啥了。

可關鍵的是,她穿成這樣從房間里面走出來,那么阿波羅呢?阿波羅豈不是早就看到了這個場景?他和丹妮爾夏普之間的關系到底發展到了何種地步?

事實上,在看到兩個人開了同一間房的時候,地炮和葛倫薩一樣,還想著自欺欺人,但是,現在這種場面,無疑證明這一對男女已經把該做的全部都做完了!

否則,哪個女人會穿著貼身衣物在別的男人面前走來走去?地炮相信神王宮殿的大小姐絕對沒放浪到這個份上。

到底是看,還是不看,這真的是個問題。地炮的心思很簡單,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比莎士比亞筆下的哈姆雷特還要糾結的多。

出于強烈的責任感,還有對事實真相的探究感,還有那一絲絲再看看丹妮爾夏普的心理,讓地炮再一次用勇敢的舉起了望遠鏡。

事實上,隔著這么遠的距離,再加上陽光太明亮,他看不清丹妮爾夏普臉上的表情,在他看來,丹妮爾夏普就是在悠閑的看風景。

可是,過了半分鐘之后,讓地炮更加蛋疼的場景出現了。

只見阿波羅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他同樣只穿著貼身的衣物,站在了丹妮爾夏普的身后。

蘇銳就這樣站了十秒鐘,然后伸出手,從后面環住了丹妮爾夏普的纖腰。

后者沒有掙扎。

清晰的目睹了這一切的地炮覺得自己血壓升高手冰涼,他掏出手機,開始撥號,還自言自語:“我是忠誠的,我一定要把這一切給如實上報。”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最強狂兵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