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最強狂兵

第1804章 曾經的雙面間諜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6-12-26  作者:烈焰滔滔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說實話,在看到這種情景之后,就連蘇銳的眼皮也忍不住的狠狠的跳了跳,他的心中也泛起了一股寒意來。

這兩個東洋殺手的身上和臉上全部都是縱橫交錯的鞭痕,簡直沒有人樣了,就像是一塊被犁的混亂不堪的土地。

如果讓蘇銳來審訊的話,他會踢這兩人的要害,會打斷這兩人的鼻梁骨,但是他絕對不可能拿著鞭子,把他們給抽成這個樣子。

想要造成這種震撼眼球的效果,得抽多少鞭子才行?

哪怕是蘇銳,或許抽完這一頓之后,都得筋疲力竭吧!

蘇銳閉上了眼睛,他開始回想著之前的一切。

仔細回想起來,就能夠發現,今天的白秦川在舉手投足之間,似乎比平日的狀態要少了一點灑脫,多了一份疲憊。

他的胳膊也似乎有點不太自然。

為什么不太自然呢?

很顯然,應該是抽鞭子抽多了的緣故吧!

這一切,都是白秦川所為!

蘇銳睜開了眼睛,他真的不知道,白秦川的身體里面究竟壓抑著多少的憤懣和壓力,才能夠以如此讓人無法想象的程度釋放出來。

蘇銳搖了搖頭,然后說道:“你們先審審這兩個家伙,一方面要問清楚他們的來歷,另一方面,我也想了解一下,白秦川對他們的審訊過程……這小子真是夠狠啊。”

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痕跡,真的是觸目驚心,這更近乎是一種虐待——一種來自于情緒和心理上的虐待。

“你們先忙活著,我去看看那兩個犯罪嫌疑人。”蘇銳說完,便跟著汪澤龍一起離開了。

“那兩個人的意志很堅定么?”蘇銳在說這話的時候,不禁想起來那輛經過了改裝的瑞納。

改裝汽車的油箱,這是一件出力不討好的事情,在絕大部分的賽車手都追求賽車性能的時候,卻有人背道而馳,在車子的續航能力上面下功夫。

在東洋那頗為著名的某處山道賽車場上,這種改裝一度是被人嗤笑的,畢竟車身的重量越輕的話,加速也會更快一些,如果一開始就多帶了幾十公斤的汽油來比賽,那么相當于給長跑的人在起跑線上就套上個沉重的大背包,距離會在瞬間被拉開的。

然而,后來那個改裝者卻把這種油箱改裝的思路給貫徹到底了,他的改裝車子或許在即時的爆發力上要遠遜色于別的車型,可是當別的車子都進維修站加油的時候,他卻可以把加油的時間省下來,縮短和別的賽車之間的差距——這樣的獨辟蹊徑,無疑相當于拆掉了思維里的墻,讓所有人都大為驚嘆。

尤其是在超長距離的拉力賽中,這樣超大油箱的改裝優勢就日漸凸顯出來了。

“銳哥,在想什么呢?”汪澤龍問道。

蘇銳搖了搖頭,把紛亂的思緒從腦海之中趕了出去,苦笑了一下:“看來,日后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回到秋名山看一看。”

汪澤龍似乎對于秋名山還是有著一些了解的,他笑道:“那地方還是興盛不衰啊。”

“興盛不衰,這個詞用的好。”蘇銳倒也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面多說什么,而是走進了審訊室里面。

口罩男和車手小丁是分開審訊的,兩個人卻一直都沒有吐露出幕后的真相,如果不是想征求一下蘇銳的意見,汪澤龍早就要對他們用一些審訊手段了。

“白家老爺子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情。”蘇銳對汪澤龍說道,同時他還瞥了一眼眼前的口罩男。

“我想也是。”汪澤龍笑了笑:“否則的話,這邊就不可能沒聽到一點點的風聲了,看來,白秦川也是要把這兩人給放棄了。”

他們兩個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并沒有回避任何人,坐在審訊室里面的口罩男也是聽的清清楚楚。

聽到白秦川已經放棄了自己,他的目光平靜,并沒有任何的言語——這件事情本就在他的預料之中。

盡管會因此而心中不爽,但是白秦川本來就是于他有恩,曾經的那一份恩情,是他需要用生命來報答的。

“他叫胡金明,以前是在黑社會里打混的,被我們發展成了線人,給了一個正式的身份。后來,由于他表現不錯,成為了我們國安下屬某個單位的情報人員,但是我們發現他其實是個雙料間諜,在為國安工作的時候,還被境外勢力所收買,幫助竊取華夏情報,但是,由于證據不足,并且此人在我們動手之前嗅到了風聲,提前逃跑,所以才一直沒有抓到他。”

停頓了一下,汪澤龍又說道:“當然,我們也沒有正式的逮捕令,所以這件事情就一直擱置了下來,不了了之了。”

望著口罩男胡金明的眼神,汪澤龍微微的笑了笑:“山不轉水轉,我之前一直都沒有抓到這個家伙,沒想到這次竟然又碰見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啊。”

“隱姓埋名那么多年,如果不是你們搜查的水平太低,那么就是對方躲避的水平太高。”蘇銳搖了搖頭:“只是,我并不了解的是,為什么白秦川會花這么大的力氣來包庇一個雙料間諜呢?”

蘇銳之前并不知道這個口罩男的真正身份,如今知道了之后,自然而然的拋出了一個疑問。

而且,這個疑問他暫時還解不開。

“白秦川?呵呵,我和白秦川沒有任何關系。”那個胡金明聽了這話,目光閃爍了幾下,便對蘇銳冷笑著回答道。

“還挺忠心耿耿的啊。”蘇銳微微一笑,并不介意對方這樣講,而是拉開了凳子,坐在了胡金明的對面。

汪澤龍也坐在了蘇銳的旁邊。

兩個人這么一坐下,對面的胡金明便陡然感覺到壓力驟增!

這種感覺是無形的,但是卻清晰無比!

胡金明已經意識到,今天將會是他的一個大坎,哪怕使勁渾身解數,也很難邁的過去!

對面的蘇銳似乎比傳言中的要更加的可怕,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一句平淡的話語,似乎都能讓他的內心緊張起來!

而且,這種緊張的情緒真是控制不住的!

“這是胡金明的簡歷。”汪澤龍把胡金明的資料遞給了蘇銳。

后者簡單的翻看了一下,便說道:“在你幾年前消失之后,國安并不是沒有進行尋找,而是找了一段時間,沒有找到,這件事情才不了了之的,是嗎?”

其實這并不是國安的問題,許多通緝令都是如此,在通緝的初期,官方都會大規模的進行尋找,可如果拖上一段時間沒找到,那么這種搜尋的力度便不可能像之前一樣大了。

蘇銳在絕密作訓處里面呆過,自然知道國安一旦開始全力尋找某個人的時候,所形成的壓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即便稱之為天羅地網也不為過,這胡金明能夠躲過初期的搜查,真的很不容易了。

胡金明聽著蘇銳的問話,努力抵抗著對方所釋放出來的壓力,搖了搖頭,說道:“國安怎么找我的,我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那時候只是躲在一間民房里面,便安安穩穩的過了好幾個月,或許,這并不能說明我善于躲藏,而是說明你們國安都是草包,對嗎?”

“不。”蘇銳伸出食指,搖了搖,他似乎并不介意對方的說法,但是說道:“也許,你那個時候躲藏的民房,并不是普通的民房,而可能是某個首都世家的深宅大院,對嗎?”

聽了這話,這個胡金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我又不認識任何的世家中人,又怎么可能躲進什么深宅大院里面?”

汪澤龍同樣冷冷說道:“不管你承不承認,現在你都已經落網了,撇開白忘川的事情不談,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全力恢復當年的證據,你曾經當過雙面間諜的事情很快就要落實了,這一次你跑不了了。”

“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了。”胡金明微微一笑:“我就算承認了又如何?”

主動承認了!

他的這句話倒是有些出乎蘇銳的預料之外,不過,他并沒有立刻出聲發問。

“你為什么這個時候選擇承認了呢?”汪澤龍輕輕的皺著眉頭:“既然此時承認了,為什么你幾年前不承認?”

“那是因為我還年輕,不懂事。”胡金明笑呵呵的,表面上看起來一副歷經滄桑看透世事的態度,但實際上根本就是油鹽不進:“現在我經歷的多了,能有個地方管吃管住,讓我安然的度過余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管吃管住?安然度過余生?”蘇銳聽了之后,嘲諷的笑了笑:“還真的難以想象,居然會有人把監獄生活形容的這般美好。”

“對我來說,這就已經很美好了。”胡金明看了蘇銳一眼,“愛信不信。”

蘇銳已經看出來了,這個胡金明是個心理素質極其強大的家伙,哪怕對其上了手段,恐怕也很難從他的嘴巴里面掏出一些有價值的信息來。

此時,胡金明正微笑著看著蘇銳呢,他倒要好好的感受一下,這個年輕男人是否如傳說之中一樣厲害。

“為什么要去殺白忘川?”蘇銳瞇著眼睛問道。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最強狂兵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