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最強狂兵

第2838章 人在屋檐下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4-09  作者:烈焰滔滔
 
白秦川掛了電話,看著剛剛進門的嫩模,搖了搖頭:“今天晚上我可能回不來了,就算回得來,估計也沒多少興致了。”

那個嫩模的臉上滿是失望,為了這一場約會,她可是足足等了一個多月呢。

然而,她沒有等到白秦川的任何回復,只聽到了一道關門的聲音。

這嫩模在這一瞬間變得非常失落。

以往這種情況也有很多,她本以為自己應該習慣了才是,可是,今天,她還是難掩失落。

走進了浴室里面,這嫩模望著鏡子里面自己那漂亮的臉,眼神之中滿是空洞。

“這不該是你的生活,不是嗎?”她問著鏡中的自己。

說完了這句話之后,她沉默了幾分鐘,眼睛里面閃過了一抹堅定的意味。

“是時候告別過去的自己了。”

說著,她從包包里面拿出了卸妝油,對著鏡子把自己的妝卸掉,而后仔細的把臉上的每一個水珠擦干凈,帶上門,離開。

走在走廊中的時候,她打開了微信,調出了白秦川的對話框,在里面打了幾行字。

只是,打完字之后,她的手一直放在發送鍵上,遲遲的沒有按下去。

等到電梯來了,這漂亮清純的嫩模終于下了決心,把之前打出來的那幾行字全部刪掉。

嗯,一點兒都沒有留下。

隨后,她直接刪除了白秦川的好友。

這位嫩模知道,或許在過了很多天之后,白秦川才會發現這個事實。

但,那又怎樣?

如果白秦川想要再尋找她的話,以前者的能量,肯定是可以找的到的,但是,白秦川可能永遠也不會去找的。

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再見,首都。”在電梯門緩緩關上的那一刻,這位嫩模說道。

白秦川坐在車子里面,他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很喜歡的這個嫩模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

他那一句輕飄飄的沒有告別的話語,便讓一個漂亮姑娘心灰意冷,然后重新選擇開始新生活。

當然,估計等白秦川發現自己被刪除好友,至少也得一個來月之后了,他和對方一直是保持類似的聯系頻率。

此時,他坐在車子上,回想著先前蔣曉溪打給自己的電話,眼神之中帶著清晰的無奈之色:“女人,真是一種報復心很強的生物啊。”

很顯然,白秦川覺得蔣曉溪此舉是在報復自己。

停頓了一下,他又自言自語:“白振林啊白振林,你惹誰不好,偏偏惹到了蔣曉溪的頭上?你這讓我很頭疼啊。”

這還只是頭疼的開始罷了。

等到半個小時之后,白秦川到達了現場,發現蘇銳也在。

于是,他更頭疼了,腦門上都多了好幾根黑線。

這兩人怎么湊到一起去了?

“看來,白大少爺的心情不怎么樣啊。”蘇銳看著十幾米外的白秦川,淡淡的笑道。

蔣曉溪看了蘇銳一眼:“他的心情本來沒這么差,看到我們兩個站在一起,才會如此的。”

“這可真是個悲傷的故事。”蘇銳扭頭看了看蔣曉溪,“你還真是把他給看的透透的。”

“過獎過獎,本美人魚并沒有那么厲害。”蔣曉溪也笑了起來。

“比我還自戀。”蘇銳說道。

看到他們笑著,白振林的心里面已經是憤怒無比了,他立刻走到白秦川的面前,說道:“秦川,今天大杰被他們給打了,你必須要替大杰主持公道!”

這不知不覺已經帶上了命令的口吻了。

“振林叔叔,你先淡定一下。”白秦川轉臉看到了白大杰,對方那鼻青臉腫的樣子實在是不堪入目,白秦川甚至都不想多看一眼。

他一看就知道是蘇銳的手筆了。

“秦川哥,你幫我報仇!”白大杰激動的撲了上來,隨后指著蘇銳和蔣曉溪:“我大哥來了,你們兩個死定了!”

白秦川臉上的黑線不禁更多了些,他在內心深處早就把這個不成器的遠房弟弟給罵了好多次了。

惹誰不好,偏偏惹蘇銳和蔣曉溪?

“是啊,秦川,絕對不能讓別人這么欺負咱們白家人!”

這句話是王艷娟說的。

隨著她走過來,胸前的氣味也傳進了白秦川的鼻孔里面。

“我去……這什么味道……”

白秦川的臉色驟然變得難看無比,他直接掩住了口鼻,胃里一陣翻涌。

其實,比這氣味更讓人作嘔的,是王艷娟所說的話。

什么叫別人不能欺負白家人?你們這些遠房的也算是白家人?

一提這事,白秦川就冒火要不是本少爺失了勢,你們能有進首都受重用的機會,結果倒好,我現在天天什么事都不能干,光給你們擦屁股了!

然而,這個時候,后知后覺的白振林一家三口還是沒有注意到白秦川的心態變化,他們還以為白家大少爺分分鐘就要把對方給踩在腳底下呢。

白秦川撫摸了一下額頭,似乎是要抹掉腦門上的黑線。

“道歉。”他說道。

“是啊,我大哥讓你們道歉,聽到了嗎?”白大杰囂張的喊著,還沖蘇銳豎了個中指!

白振林和王艷娟夫婦也都輕出了一口氣,白秦川來撐場子了,也就意味著他們不用太丟臉了。

“你們怎么還不道歉?都特么的聾了嗎?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大哥是誰?”

白大杰看到蘇銳和蔣曉溪都微笑著,心中怒火更盛:“信不信老子回頭讓你們跪在地上認錯?快點給我道歉!”

真是囂張的二世祖啊。

可是沒想到,他這句話才剛剛喊出來,后腦勺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我是說讓你道歉!”白秦川沒好氣的說道。

“什么?我道歉?”這時候,白大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沒錯,就是這樣!”白秦川猛的一推白大杰的后背,“去給我道歉去!”

“大哥,你看看清楚,被打的是我,怎么能輪到我道歉呢?”白大杰懷疑自己大哥的腦子壞掉了。

“秦川,你這是怎么了?是不是搞錯了啊?”白振林也難以置信的問道。

“我沒有搞錯。”白秦川看了白振林一眼:“不光是白大杰要道歉,你們一家三口也全都要道歉!”

其實,白秦川也是有著自己的判斷的,他了解蘇銳,知道蘇銳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找別人麻煩,但是白大杰就不同了,自從來到首都之后,仗著白家的名頭,已經惹了不少的麻煩了。

而且,白秦川也看到了茵比,他估計白大杰八成是盯上了這個豐滿的外國姑娘,想要占為己有,這才和蘇銳發生了沖突。

一想到這里,白秦川就氣的不打一處來,這個白大杰可真是個草包,難道就不想想,能被蘇銳帶在身邊的姑娘,會是什么樣的身份?

其實,這是白秦川想多了,蘇銳即便到了現在的階段,也還是能夠保持淡定從容的心態,交友也從來不看家世身世哪怕是再有權有勢的人,只要不對他的脾氣,還是該踩就踩。

“沒聽明白嗎?”

白秦川的聲音忽然提高了八度:“我讓你們現在去道歉!給我道歉!”

他很少這么吼,顯然心態已經不穩了。

“秦川,這……”

白振林一下子遲疑了!

“如果不道歉,那么就永遠滾出首都!”白秦川火了。

他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呢,結果那些所謂的家里人接二連三的在背后捅婁子,這一段時間真是焦頭爛額,他已經煩不勝煩了。

滾出首都?

聽了這話,白振林和王艷娟都沒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你們聾了嗎?”白秦川低吼道。

蘇銳和蔣曉溪那笑吟吟的樣子讓他很不爽,但是這不爽偏偏還只能發泄在白大杰一家三口的身上。

王艷娟受不了這樣的語氣刺激,頓時尖聲喊道:“白秦川!我們一家進首都是老爺子決定的,你說了可不算!”

白秦川看向王艷娟,聲音忽然變得很淡很淡:“不好意思,這種小事,我說了還是算的。”

在這一刻,他的心底忽然涌出了一股深沉的無力感。

是的,這不是他想過的生活。

心累無比。

此時此刻,白秦川并不知道,就在半個小時之前,和他共處一室的那個嫩模,也有同樣的感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白振林知道,一旦白秦川發怒了,那么他們真的可能被趕出首都的,而一旦離開了首都,也就離開了白氏家族的核心圈子,未來再想接近,也就是千難萬難了。

白振林并不傻,他看到白秦川現在的態度,基本上也就猜出來為什么會如此了。

他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這個人絕對不是蔣曉溪,而是站在她身邊那個笑吟吟的男人。

“去道歉!”白振林對兒子和媳婦說道。

然而,他媳婦絲毫不給面子,尖刻的說了一句:“白振林,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聽了這話,白振林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然后,他猛然揚起手,狠狠的抽了老婆一巴掌!

“去給我道歉!帶著你的兒子!”白振林憤怒的低吼道,那白凈的面龐已經全紅了。

王艷娟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捂著臉大哭起來。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白振林的身上。

他走到蔣曉溪和蘇銳的面前,說道:“我教子無方,向二位致以深深的歉意。”

蔣曉溪笑吟吟看了白秦川一眼,并沒有回答。

而蘇銳則是說道:“因為你的兒子,今天曉溪姑娘的酒吧損失了一百多萬,你負責賠償。”

白振林沒有任何怨言,立刻答應下來:“好的,曉溪這邊的損失我來負責,一定讓您滿意。”

“等一下。”而這時候,一直沒怎么出聲的茵比忽然開口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最強狂兵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