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逆天邪神

第1785章 破界龍影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0-12-23  作者:火星引力
 
閻魔三祖同時出手的瞬間便是魔威駭世,可怕到仿佛一剎那便足以將虛空吞噬到崩塌斷滅。

被吞噬了光明的空間中,閻二的魔爪直轟南溟僅存的四溟神,裂空的速度,穿魂的魔威,強大的四溟神竟險些來不及做出反應,他們倉促出手,四股交融的南溟神力在迫近的黑暗中猛烈爆發。

金芒劇烈綻放,但轉瞬便被撕裂成飛散的殘芒,四溟神同時全身劇震,唇齒崩血,眸中的金芒潰散大半。

堂堂四溟神,兩個九級神主,兩個八級神主,竟在閻二的第一擊之下便落于明顯劣勢。

真正以自己的力量面對一個閻祖,這巨大到超越預想的差距讓這四溟神幾乎驚到魂飛魄散。

“喋!”閻二一聲怪叫,閻魔之爪驟然爆裂,將駭然中的四溟神遠遠震飛,隨之猛烈撲上,干枯的十指在陰暗的空間之中劃出千萬黑痕,如一張來自煉獄深淵的噩夢之網,罩向南溟最后的四溟神,將他們拖向越來越深的黑暗深淵。

“閻二,南千秋要活的。”云澈淡淡傳言。

閻二領命,原本罩向四人的力量強行扭轉,集中掃向南千秋一人。

另一邊,閻三的鬼影已迫近南溟神帝身前,一雙黑暗魔爪帶著碎魂的寒光抓向他的頭顱。

“南溟崽子,死吧,喋哈!”

往日,南萬生鮮有親自出手之時,當真有什么意外,身邊的四溟王任意一個出手,都可彈指間湮滅一切。

而今,四溟王皆死,最后的四溟神自顧不暇,他從未想過,身為南域第一神帝的他,竟會有朝一日淪落到“孤立”。

幾乎碎裂身軀的憤怒與怨恨終于找到了發泄之地,他殘剩的頭發根根立起,雙瞳化作純粹到耀眼的金色,來自南溟神帝的憤怒之力快速凝起一個龐大的黃金玄陣,勢要將閻三撕裂成黑暗的碎屑。

哧啦!

百里空間一瞬塌陷,黑暗魔爪與黃金玄陣同時碎斷,閻三倒飛出去,南萬生身軀急墜,全身傷口崩出數十道血漿,他一口氣尚未完全回轉,閻三那張恐怖的鬼臉已驟現他的瞳孔之中,伴隨著一聲刺耳無比的鬼笑。

“喋哈哈哈哈!”

轟——

南萬生如遭滅世颶風橫掃,有那么一瞬間連意識都出現了空白,他生生止住身軀,力量剛要涌上,便狂吐數道血箭,胸口,亦多了五個幾乎穿體的漆黑血洞。

綜合實力而言,南萬生稍勝三閻祖中相對最弱的閻三。

但,南萬生剛被溟神大炮重創,氣血又因極度的怒恨而處于無法休止的狂亂之中,如今狀態的他根本不可能是閻三的對手。

再加之他受創極重,面對閻三不要說抗衡,單單全力抵御,都會讓他的傷勢急劇惡化……那可是來自溟神大炮的重創,哪怕他馬上閉關修養,都需要數十年方能痊愈。

毫無意外,在閻三攻勢之下,南萬生步步敗退,但身為南溟神帝,卻始終無人上前為他爭取些許喘息之機,四溟神被閻二全面壓制,南歸終則定于原地,因為他的身前,已矗立起一股強大到讓他無法妄動的氣息。

千葉秉燭。

“秉燭兄,”南歸終神色依舊淡然,只是老目之中的精芒似乎衰敗了許多:“多年不見,如今又能切磋一番,也是不錯。”

千葉秉燭道:“與故友切磋,自然是好。只可惜,今日你我所立之地,是戰場。”

暴風涌動,千葉秉燭的身側現出了千葉霧古的身影。

兩大梵祖,兩位曾經的梵天神帝,他們的氣息齊壓之下,強如南歸終,亦是血流驟止。

瞥了一眼四溟神和南萬生的狀況,他一聲嘆息,一把暗金古劍現于手中。

獨戰千葉秉燭和千葉霧古任何一人,他都自信可傲然不敗。但同時面對兩人,他不可能有一絲的勝算。

“解除王城所有封印!”古劍舉起,南歸終的聲音如浩瀚海浪般鋪開在南溟神域:“南溟兒女們,魔人臨城,此為決定我南溟生死存亡之日,擎你們畢生之力,戰吧!”

南溟王城的封印先前已被溟神大炮摧毀大半,此刻南歸終號令之下,所有封印皆開,此刻的南溟王城,曾經高不可攀的南神域第一圣地,萬靈皆可踏入。

閻二壓制四溟神,閻三獨戰南萬生,二梵祖橫壓南歸終……南神域存在至今,從未有過如此高層面的惡戰。

而這般惡戰的戰場卻是南溟王城,無論結局如何,南溟王城都遭再承巨大的毀滅災厄。

閻一則獨自撲向了釋天、軒轅、紫微三神帝,作為三閻祖之首,他的實力超越在場任何一人,迫近之時,帶給三神帝的,無疑是沉重無比的黑暗重壓。

“不用管他們。”云澈忽然發聲,雙目的余光無比冷淡的瞥了三神帝一眼。

閻一的身形止住,回返至云澈身側,再無動靜。

耳邊轟鳴驚魂,下方則傳來震天的嘶吼,方才被三閻祖之威壓下的眾南溟長老、溟衛已是咬牙沖上。

“古伯,”千葉影兒掃了下方一眼:“你已多年未有殺生,但今日,你怕是要造下今生最大的殺孽了。”

古燭淡淡一笑,道:“小姐安然歸來,還重獲新生,老奴已是余生無憾,曾經的堅持,早已不值一提。”

語落,他的身影已逐漸虛化,一股風暴憑空而現,霎時撕裂空間與軀體,將風暴快速染成觸目驚心的血色。

千葉影兒亦折身而下,神諭如從黑暗深淵中鉆出的金色冥蛇,一瞬刺穿數十個溟衛的軀體,然后將一個南溟長老的神主之軀直接斷裂。

惡戰拉開,半數的南溟玄者在逃竄,半數的南溟玄者則在一腔熱血之下沖向王城。

何為基石?基石足夠強大,可鑄擎天破云之高塔。

但若基石碎滅,那么高塔縱然破天入穹,也將頃刻崩塌。

南溟神界的基石,毫無疑問是溟王與溟神。但隨著四溟王和大半溟神的滅亡,核心力量僅剩四溟神、南萬生、南歸終的南溟神界,已根本不可能與云澈一行抗衡……即使對方只有八個人!

神主至境的戰場何其可怕,縱是神君,都難以靠近。龐大的數量和主場優勢,在這等層面的惡戰之前,全然毫無用武之地,那些蜂擁而至,想要以自己的力量與生命捍衛圣地的南溟玄者,根本就是一群無畏無知的笑話,還未來得及靠近戰場,便已成片橫死在神主力量的余波之下。

轟!轟!轟隆隆隆————

整個南溟神界都在顫抖,被力量碎裂的蒼穹持續呈現著無法愈合的龜裂狀態。

不過短短半刻鐘,聯手的四溟神在閻二手下已是全部受創,黑暗侵體侵魂之下,讓他們不但軀體冰寒,戰意和傲骨被恐怖快速的吞噬。

南萬生陣陣嘶吼,卻被閻三壓制的毫無還手之力,身體被撕開一道又一道的黑痕,黑痕之下,是被快速侵染上黑暗的骨骼。

南歸終被二閻祖合圍,就連抵御也已是越來越勉強。

這場惡戰從一開始,南溟的核心力量已是全面潰敗,而那些長老與溟衛,在千葉影兒和古燭的手下,被一個一個,一片一片的屠戮。

外援的通道被切斷,如今唯一可能扭轉南溟局面的因素,便是南域三神帝。

三個神帝層面的力量,且都帶了兩個神力傳承者,這絕對是一股能干涉戰局的力量。

但,三人始終沒有出手。

那沖向他們,又忽然停手的閻一,無疑是來自云澈的警告……告訴著他們他的目標只是南溟,他們若敢出手,便一同埋葬。

“神帝,真的……不出手嗎?”立于蒼釋天身后的海神低聲道。

蒼釋天雙目微瞇,沒有回應。

軒轅帝和紫微帝皆是面色發白,他們的心神都集中于閻一身上,那來自閻祖之首的黑暗威凌讓他們清楚的知道,只要稍有妄動,對方的魔爪便會穿向他們的心魂……而且不會有任何后悔的機會。

“呃啊!”

一聲痛苦的慘叫聲傳來,南萬生的胸口被閻三的魔爪生生貫穿,高貴無比的神帝之軀上,現出一個飄散著恐怖黑霧的血洞。

南萬生倉惶倒退,他捂著胸口,帶著無盡怨恨的目光陡然轉向三神帝,口中發出絕望野獸般的暴吼:“還不出手!!”

軒轅帝與紫微帝同時面孔收緊,軒轅帝微一咬牙,身上頓時玄氣爆發,劍氣激蕩。

“你確定要出手?”蒼釋天的話冷冷傳來,帶著些許玩味。

“哼!”軒轅帝氣息微斂,沉聲道:“身為南域神帝,若是懼于魔人而不敢出手,那豈不是成為了萬世恥笑的懦夫!”

“沒錯!”軒轅帝的話亦擊碎了紫微帝的猶疑,他凝目道:“唇亡齒寒,今日若不助南溟驅走云澈,接下來死的便是我們……而且死后還要留下恥辱的笑柄!”

“呵呵呵,”蒼釋天低沉而笑:“神帝?沒錯,這個稱號是多么的尊貴,它象征著當世力量與身份的頂點。但……”

他緩緩伸手,指向了云澈:“云澈身邊的三個老怪物,哪一個都勝過我們之中任何一人,卻只配當他腳邊的忠狗。那我們的‘神帝’之名,在他眼中又算什么呢?”

“蒼釋天!”軒轅帝雙目盈怒:“你懼死不愿出手也就罷了,又何必辱人辱己!”

蒼釋天嘴角一歪,不緊不慢道:“你若聽不得,便純當本王放了個屁。你們要出手,本王當然更阻止不了。只是,你們可千萬別忘了,云澈先前毒手滅龍神,現在誓要絕南溟,但自始至終,都沒有針對過我們。”

“如今,你們一旦出手,便是主動招惹,再無余地。”蒼釋天笑意森然:“而這招惹的下場,你們可都是親眼見識過了,到時候,可千萬別怪本王沒有提醒你們。”

“笑話!”紫微帝道:“如今的云澈,就是個入魔的瘋子!你居然妄想云澈會對我們留手?”

“妄想?”蒼釋天道:“以東神域的現狀來看,云澈恨極之人,反抗之人全部下場凄慘。而那些乖乖歸順之人,還真就活的好好的。尤其是琉光界、覆天界以及凋

殘的星神界,在主動歸降之下,更是毫發無傷,嘖嘖。”

軒轅帝面孔抽搐,隨之直接氣笑出聲:“惡魔在前,南溟遭厄,身為南域之帝,你的第一念想不是相助,反而是……歸降?呵……呵呵呵,蒼釋天,本王這些年雖一直低視于你,卻也沒想到,你竟不堪至此!”

紫微帝亦切齒道:“僅憑此言,你便是南域之辱,更是十方滄瀾界之辱!”

蒼釋天毫無生怒,反而笑瞇瞇的道:“方才,千葉霧古之言甚是有趣,何為對錯,何為善惡,越是年長,反而越是看不清。但本王不同,在本王眼中,勝利者所秉承與決定的,便是絕對的對錯與善惡。”

軒轅帝與紫微帝愣了一下。

“今日之戰,若是我們出手,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將他們驅走,根本不可能對他們造成重創,而后,便是沒有余地的死敵。”

“而不出手,南溟潰敗,我們失掉尊嚴,但很可能得以保全。之后,真正能滅掉云澈的,唯有龍神界。今日灰燼龍神慘死,龍神界對北神域出手已是定局,若北神域就此被逼入死境,我們再出手盡討今日之辱。但萬一……最終連龍神界都奈何不了云澈……”

蒼釋天聲調沉下:“你們此刻出手,是迫不及待想要給自己掘墳墓嗎!”

“荒謬!”軒轅帝依舊一臉怒色,但身上氣息不自覺收斂,已明顯出現了動搖。

這時,本就陰暗的天空忽然再次暗下。

云澈的身影緩慢升空,他雙臂張開,黑發舞起,全身繚繞起濃郁的黑暗霧氣,世間的光明仿佛在被他幽暗的眼瞳瘋狂吞噬,變得越來越陰冷,越來越暗淡。

“骯臟的南溟之血,”云澈嘴唇輕動,聲音如在所有人耳畔呢喃的惡魔詛咒:“在黑暗中永絕吧!”

南溟蒼穹光明盡滅,黑云翻滾,混亂不堪的氣流化作了無數涌動的黑暗風暴,天地間的黑暗元素以一個超越常理的幅度暴增著,欲要噬盡一切。

劫魔禍天!

閻一、閻二、閻三、千葉影兒身上浮同樣的黑暗霧氣,本就恐怖絕倫的黑暗之力流轉速度再度暴增,瞬間帶起四溟神接連的慘叫……南溟神帝的嘶吼也分明帶上了恐懼和些微的絕望。

與此同時,那數十道快速逼近的黑暗氣息也終于到來,閻天梟當先而至,當閻帝的氣息刺入南溟王城時,讓無光的南溟再覆一層黑暗的絕望。

“這……這是什么?”紫微帝驚恐望天。

“出手!”軒轅帝全身發抖,身上釋出萬千劍芒:“再不出手,便徹底來不及……”

他話音未落,忽然猛的抬頭。

無際的黑暗蒼穹,在這時忽然被撕開一個缺口,現出了一道……又是一個十級神主的氣息!

戰場無數的視線不自主的偏移而去,神帝層面的氣息,但黑暗的缺口之中,現出的卻是一個嬌小到讓人不敢置信的身影。

“那……那是!?”驚聲四起,因為現身之人,她有著當世無人不知的威名。

千葉影兒動作停滯,看向了忽然出現的少女,神色略現詫異。

云澈緩緩抬眸,漆黑的雙瞳之中涌起了特殊的異芒,唇間一聲輕念:“彩……脂……”

神主境……十級!?

她的進境,竟是如此的……怪異!

“呃……天狼……星神!”南萬生身軀搖晃,又一個十級神主的氣息出現,他乞求是救星,但現實卻是又一重噩夢。

高空之上的彩脂神色漠然,雙瞳之中幾乎沒有任何情感,她俯視著下方,手中異化的天狼圣劍緩緩抬起,直指蒼穹。

劍尖之上的狼瞳耀起,卻不是屬于天狼神力的藍色玄光,亦不是異化之后的黑芒,而是一抹緩緩綻開的……赤紅光芒。

“……!?”云澈的眉梢微微收緊。

這個紅光……

紅光蔓延,蒼穹盡散,恍目之間,竟鋪開一個龐大無比的獨立空間。

那詭異鋪開的空間之中,傳來一聲震魂驚魄的咆哮,而任誰都瞬間辨出,那分明是來自龍的咆哮,是任何生靈都不可比擬的天威龍吟!

龍吟之下,一個巨大的龍影穿破空間,現身于蒼穹之上。

龍影千丈,龍軀灰白,那是一種格外古老厚重,仿佛沉淀著無盡日月滄桑的灰白色,所攜帶的,赫然是神主中期的浩瀚龍威。

這忽現的異變讓戰場剎那窒息,但,這只神主之龍的出現才只是開始。

眾人尚未從驚愕中回神,第二個龍影轉瞬而現,同樣千丈龍軀,同樣蒼古灰白,同樣覆下著重若萬岳的神主龍息。

隨之第三只、第四只……第十只……二十只……五十只……百只!

罕見無比的神主之龍,在眾人的視線,在那個詭異破開的空間之中快速涌現,張開的巨翼遮天蔽日,百股神主龍息更是沉重到將每一粒微小的沙塵都死死的禁錮于空中。

上一章  |  逆天邪神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逆天邪神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