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唐朝小閑人

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奇妙的關系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6-19  作者:南希北慶
 
蕭府!

水汽彌漫的浴房內是歌聲裊裊。

“......蕭無衣站在峻峭的岸上,歌聲好像明媚的春光......。”

蕭無衣坐在浴桶內,一邊用她那修長、白皙的手指玩弄著飄在水上的花瓣,一邊輕快的唱著。

而韓藝則是坐在她身邊,聽著悅耳的歌聲,靜靜的看著美麗性感的嬌妻,眼中滿滿都是柔情,心中也覺得快活無比。

歌聲突然戈然而止。

蕭無衣美目一瞥,問道:“你看什么?”

韓藝一怔,溫柔的將她摟了過來,笑道:“當然是在看我最心愛的女人。”

蕭無衣抿了抿唇,問道:“你為何要寫這首歌?”

韓藝道:“這種歌只能由心而發,如果是為了為何,那就寫不出了!”頓了頓,他又道:“其實我在吐谷渾的時候,內心是非常愧疚的,因為我曾幾次答應你,要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但是屢屢失信于你,因此當時我就在想你在長安一定非常思念著我,正如我思念你一般,因此我才做了這一首曲。”

“真的假的?”

蕭無衣狐疑的看了韓藝,又是笑道:“不過我今日非常開心,姑且就當是你的真心話吧。”

“什么當呀,本來就是真心的!”

韓藝突然眼眸一轉,突然在蕭無衣的香唇親吻了下,道:“夫人今日好像非常開心。”

蕭無衣主動偎依在韓藝懷里,臉上滿是掩不住的開心之色,笑道:“這是當然,你可是知道我的夢想,我原以為有生之年是看不到的,不,應該是不可能出現的,那沒有想到今日全都實現了,我們大唐終于迎來了一位女主人,我當然是非常開心的。”

韓藝笑問道:“若是讓你坐上去,你會不會更加開心呢?”

蕭無衣愣了下,急急搖頭道:“我不行,我這人向來嫉惡如仇,這眼里就揉不得沙子,黑便是黑,白便是白,要讓我當的話,我真的會將天下所有壞人都給殺了,但是我知道這是不行的。”

“嗨...其實當那個真的沒有什么勁,你沒有聽過么,這只羨鴛鴦不羨仙。”韓藝嘿嘿笑道。

蕭無衣嬌媚的白了他一眼,沒有做聲,又輕輕哼著《蕭無衣》。

韓藝眼眸突然滴溜溜轉了兩圈,突然問道:“夫人,你曾有光這身子打架的經歷?”

蕭無衣愣了下,旋即沒好氣道:“要是沒有打過你的話,那就是沒有了。”

“那倒也是。”

韓藝憨厚的點點頭。

蕭無衣不由得噗呲一笑,道:“你問這個作甚?”

韓藝哦了一聲,道:“我就是想知道,如果在這里動手的話,你的戰斗力會否降低?”

蕭無衣道:“當然會,這里可施展不開。”

“是嗎?”韓藝呵呵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蕭無衣道:“什么意思?”

“沒什么,隨便問問。”

韓藝呵呵笑著,心想,她這么開心,又這么不方便,可是絕佳時刻,不容錯過啊。過得一會兒,他突然說道:“夫人,其實有件事,我...我得跟你坦誠。”

蕭無衣問道:“是關于陳碩真的么?”

“當然不是...什么?你說什么?”

韓藝突然驚恐的看著蕭無衣。

他的確是想說這事的,如今大局已定,他也得跟嬌妻們坦白一切。

蕭無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元鷲!定是元鷲那王八蛋!”

韓藝何許人也,那真是陰人陰到大的,他立刻就反應過來。

“原來夫君認為元鷲不應該告訴我啊!”

蕭無衣陰陽怪氣的說道。

“不!”

韓藝一怔,道:“夫人,你這是什么話,我當然不是這意思,我的意思是,這事當然得我親自來跟你說,怎能托他人之口,這顯得我多不男人啊!而且元鷲那廝肯定沒安好心,他知道他不是我的對手,而這天下間,唯有夫人你能夠令我俯首稱臣,夫人你就是我唯一的弱點啊,他...他...是要利用夫人你來對付我,簡直就是無恥之極。”

蕭無衣笑道:“我知道,因此我不會上當的,我不會因為這事跟夫君你生氣的,我支持你,氣死那混蛋。”

韓藝眨了眨眼,道:“什...什么意思?”

蕭無衣笑吟吟道:“就是我不怪你,我要怪你的話,不正是元鷲那混蛋期望的么。”

韓藝當即是呆若木雞,難道...難道那混蛋是在幫我?不會這么便宜我吧。

蕭無衣突然道:“夫君,你現在是不是非常感激元鷲?”

“你怎么知道。不...。”

韓藝一臉尷尬的看著蕭無衣。

蕭無衣噗嗤一笑,道:“身為你的夫人,這觀面測心的本事,怎么也學了個七八成啊。”

“呵呵....!”

“你為何笑得如此僵硬?”

不對!情況有些不對勁!我不能麻痹大意。韓藝情不自禁的夾了夾大腿,保護住自己的要害,輕咳一聲道:“夫人,其實這事不能意氣用事,我們夫妻之間的事,豈容他人干預,我們不要去想那混蛋,我一五一十的向你交代一切。”

“不用了!”

“為什么?”

“因為我已經見過陳碩真了!”

“啊?”

韓藝是目瞪口呆,這女人隱藏的真夠深,他事先完全沒有發覺。

蕭無衣白了他一眼,道:“你這廝一肚子的謊言,為了避免讓你忽悠,我就直接去找陳碩真談了。”

韓藝冤枉道:“夫人,這種事我怎么可能撒謊,我撒謊那是職業需求而已,在生活中,我向來很少撒謊的。”

蕭無衣道:“也就是說,你跟陳碩真的事,不算是撒謊?”

韓藝一臉尷尬。

蕭無衣突然笑意一斂,道:“關于你與陳碩真的事,我已經全部知道了。唉..此乃天意,而且她曾三番兩次救過你,與你同生共死.....因此...因此我并不怪你,我也沒有怪你對我隱瞞,我知道你心中的顧慮。但是夫君,那陳碩真畢竟不是一般人,她可能會給我們家帶來厄運的,尤其是在這關鍵時候,如今新制度才剛剛誕生,任何一個關于夫君的意外,都可能改變一切,但這是無數人耗費心血才達成的和解。另外,我們家到底與她有著深仇大恨,我也不會放心她跟蕊兒、玄牝、持兒他們生活在一起,因此我讓她先去洛陽待幾年,等到朝中一切都穩定下來,咱們再看看情況。”

韓藝小心翼翼問道:“你...你讓她離開呢?”

蕭無衣點點頭,道:“我只是想為我們家好,夫君,你會不會怪我擅自做主吧?”

“當然不會!”

韓藝搖搖頭,道:“我說過,不管你做任何事,我都不會怪你的,而且我也能夠理解你的顧慮,換我我也可能也會這么想的,這事夫人你怎么做,都是對的,你千萬不要感到有絲毫的內疚。其實你能夠平心靜氣的跟我交談,沒有打我,我就很心滿意足了,這事我會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爭取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這都是我的錯,理應也該由我去彌補。”

蕭無衣噗嗤一笑,道:“看來你今日是做好挨打的準備。”

韓藝道:“怎么可能,可不只是今日,我天天都做好這準備的。”

蕭無衣愣了下,隨即揚起手來,拍了韓藝一下,“原來我在你心中這么暴力啊!”

韓藝一邊揉著瞬間發紅的胸口,一邊搖著頭道:“當然沒有。”

蕭無衣瞧他滑稽的模樣,不禁掩唇一笑,又偎依在韓藝懷里,伸出柔荑來,輕輕幫韓藝揉著,又道:“夫君,你知道么,其實...其實當我知道陳碩真沒有死,我心里是非常開心的。”

韓藝錯愕道:“啊?為什么?”

蕭無衣囁嚅兩回,道:“因為...因為她其實算是我的師姐。”

韓藝震驚的看著蕭無衣,道:“我沒有聽錯的吧?”

蕭無衣道:“你可還記得,當初我們曾在梅河邊上的酒肆與陳碩真交手過。”

韓藝點點頭道:“這我當然記得,而且是刻骨銘心,因為那一刻我們夫妻可真是生死與共,可傳為千古佳話也。”

“你能不能別這么貧!”

“不貧,不貧,認真,認真。”

蕭無衣無奈的翻了下白眼,道:“當時我就看出來,她的劍法,是我干奶奶傳授于她的。”

“干奶奶?”

韓藝只覺大腦有些短路,一時反應不過來,突然猛吸一口冷氣,道:“衛國公的夫人?”

蕭無衣點點頭,道:“我的劍法都是我干爺爺教的,而我干爺爺的劍法,唯獨對我干奶奶的劍法是永遠都無法造成傷害的,因此我當時始終傷害不了陳碩真。”(詳情請見,第一百二十六章捕殺女帝)

韓藝凝眉思索道:“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當時我也看出一絲怪異來,你們的劍法碰撞在一起,仿佛能夠立刻就能融為一體的,得虧她是一個女人,否則的話,我還會吃醋的,只是后來我忘記這事了。對了,你為什么不早跟我說啊!”

蕭無衣輕輕嘆道:“她可是在造反,如果我說出這個事實,這會對我干爺爺的名譽造成多大的傷害,而且,我干奶奶還傳授了一些兵法給她。”

別看她平時是橫沖直撞,但是關系到她身邊的人,她心思是非常細膩的,要不是如今這情況,她也是決計不會說出來的。

“原來她的兵法是來自于衛國公,難怪那么厲害。是呀,我怎么就一直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一個窮人家的女人,為什么有這么一身好武藝,而且還會帶兵打仗。”韓藝回想起來,不禁暗自責怪自己太大意了。

蕭無衣道:“其實我干奶奶也曾與我提起過這位師姐,我干奶奶之所以收她為徒,是因為當時見她孤苦伶仃,且又心地善良,小小年紀,自身難保,卻還敢為他人抱打不平,跟我干奶奶年輕的時候很像,故才收她為徒,傳授其武藝,希望她今后不再受人欺負。記得我當時聽后,心里十分敬佩我這位師姐,一直夢想著有朝一日能與她見上一面,其實她對于我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我這抱打不平的性格,也多多少少有受到她的影響。因此,你當時要幫助楊家,我并非是完全贊成的,因為我覺得我師姐并沒有做錯什么。”

“原來如此!”

韓藝點點頭,不敢置信道:“這真是太奇妙了!”

蕭無衣笑道:“還有一件更奇妙的事,你恐怕做夢也想不到。”

“什么?”

“是關于小野的。”

“小野?”

“嗯。”

蕭無衣道:“其實我干爺爺夫婦的一身武藝,都是來自于他們的一位結拜大哥,我曾聽我干爺爺說過,他那位結拜大哥的刀法,是極其霸道的,就算我干爺爺和我干奶奶聯手,也是近不了身,我一看到小野那種刀法,既無比霸道,又與我們的劍法有些像似,我就知道小野的師父肯定就是我干爺爺的結拜大哥。”

韓藝聽得都笑了,半天都反應不過來,道:“這不可能吧!哦,等于小野還算是你們的師叔啊?”

蕭無衣眨了眨眼,道:“是可以這么說的。”

韓藝哦了一聲,道:“難怪從一開始,你敢對小胖吆五喝六的,但始終對小野存在著幾分敬意,原來是這么回事。”

蕭無衣激動道:“什么吆五喝六,我那是關心小胖好么?”

韓藝連連點頭,道:“當然,當然,這我當然知道。不過你也沒有必要瞞我這么久啊!”

蕭無衣哼道:“你瞞我的事還少么?”

“你說得對,是我不對,相比起我瞞你的事,這都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韓藝尷尬的直撓頭。

蕭無衣又是認真道:“所以你看,能不能讓天后為我師姐平反。”

韓藝愣了下,道:“什么意思?”

蕭無衣道:“我認為這是有可能的,這天后畢竟是一個女人,且又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女人,而我師姐可是第一個稱帝的女人,如果她能夠為我師姐平反,將來她若要稱帝的話,也是有理可循的,退一萬步說,我師姐當初造反,那也算是官逼民反,錯的是官府,不是我師姐。”

韓藝沉吟半響,道:“這其實是可以操作的,但是我認為沒有這個必要,如今天后才剛剛掌權,還不是非常穩定,她不會想節外生枝的,再者說,這么多年過去了,大家都認為她已經死了,除我老丈人和楊展飛之外,也沒有幾個人見過她,隨著新制度的出現,她將會越來越安全,另外,我覺得當時那個陳碩真的死,比活著更加有意義一些。”

蕭無衣問道:“那你打算怎么辦?”

韓藝道:“這種事外人是管不著的,因為這并不會傷害誰,誰要敢多嘴,傷害的只會是他們自己,這不是我擔心的,我更多是考慮怎么讓她融入我的家庭,這也是我最為看重和擔心的...等會,既然她是你師姐,你方才.....。”

蕭無衣美眸亂飄,道:“我只不過是想起我們在揚州的時候,我們經常吵架,雖然當時我真的很生氣,但是如今回想起來,卻又覺得挺有趣的,我們之間已經很久沒有吵過,我就想跟你吵一架,也讓你見識一下,我這些年的進步,可惜你這么不爭氣。”

韓藝聽得哈哈笑了起來,道:“別的都好說,這我真沒有辦法,如今我對你只有愛,不管你做什么,在我眼中都是非常溫柔動人的。”

蕭無衣含羞的看了他一眼,又道:“如果我真的將陳碩真給趕走了,你也不會怪我?”

韓藝道:“當然不會,我憑什么怪你,這可是我的錯,我只會努力的解決問題。永遠,我永遠都不會責怪你的。”

蕭無衣只是笑吟吟的看著他,道:“那你打算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

韓藝愣了下,旋即一臉諂媚道:“這當然得夫人你來做主,在這家里,我地位可是最低的,哪有什么資格做主啊!”

蕭無衣噗嗤一笑,道:“算你識趣,我打算約牡丹姐、飛雪和陳碩真一塊去溫泉莊園。”

“我呢?”

韓藝急急問道。

蕭無衣道:“你在家帶孩子。”

“不行!”

韓藝非常激動道:“夫人,你講點道理好不好,我可以不做主,我甚至可以不出聲,但是去溫泉莊園,你不能不帶上我啊,就讓我去幫你們端茶遞水吧。”

他太喜歡在溫泉莊園與她們共處的時候了!

“不行!”

蕭無衣非常堅決道:“你要在的話,牡丹姐和飛雪都是顧忌著你,你若不在,我才能知道她們真實的想法,若是不能坦誠相對,對誰都不好。”

韓藝淚眼汪汪的看著蕭無衣,半響之后,見她兀自是面不改色,只能委屈的點頭道:“好吧!一切都是夫人說了算。”

“這還差不多。”

蕭無衣滿意的點點頭。

其實她已經過了爭風吃醋的年紀,在她知道陳碩真與韓藝的事后,也明白這是天意,再加上她跟陳碩真還挺聊得來,又是師姐妹的關系,因此她心里也并不反對,但是她必須得給予韓藝一些壓力,這種事最終的決定得在她手里。

上一章  |  唐朝小閑人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唐朝小閑人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