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財源滾滾

第1561章 不眠夜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2-13  作者:老鷹吃小雞
 
午宴算是正宴,晚宴要簡單許多。∈雜ξ志ξ蟲∈

這時候,參加晚宴的都是關系比較親近的人。

中午一百多桌的賓客,到了晚上只剩下三十多桌了。

盡管如此,接連不斷地招待客人,喝酒,聊天,談話,來回奔波……

到最后,又得出去送人離開。

忙完了這些,時間已經八點多了。

這時候的李東,感覺自己渾身骨頭都散架了。

而看著身邊還留下來的幾十號人,李東有氣無力道:“還等著鬧洞房呢?

就我現在這狀態,不鬧也就剩半條命了。”

許圣哲笑呵呵道:“我鬧不鬧的都無所謂,不過我聽說你準備和吳姐單獨聊聊……”

“別跟我談生意,我現在滿腦子漿糊。

6月份不談正事,接下來我還得去度蜜月,你少拿這些事跟我掰扯。”

“真的?”

許圣哲微露驚訝道:“你要去度蜜月?”

“廢話,難道不可以?我李東有的是錢,度個蜜月也犯法?

沒事就滾蛋,別人送字畫我認了。

你什么情況!

你結婚的時候,我送的是什么,正宗的和田玉,那么大一塊,我還等著收回來呢。

你倒好,給我送了一副字,你要臉嗎?”

許圣哲愣了一下,半晌才猛然怒道:“不要還我!

你這混蛋,老子送出去的時候,肉疼了半天!

知道是誰的字嗎?

米芾的行書,五年前拍賣價就超過了500萬,現在上千萬了!”

“是嗎?你沒騙我?”李東下意識地說了一句,等看到許圣哲鼻子都快冒煙了,李東頓時笑呵呵道:“開個玩笑,咱們誰跟誰啊,還在乎錢嗎?

送字就送字吧,挺好的。

錢不錢的無所謂,剛好,我最近想練練字,你剛好送了一幅,挺適合我的。”

許圣哲都懶得說話了,看了看時間,接著就哼道:“我先走了,總而言之,你和龍湖合作是你的自由,我管不著。

可有點你得記著,你是龍華的大股東,占股比例20的大股東!

龍湖要是能給出這個代價,你怎么著我都認了。

可你別因為人家是女人,你就給我區別對待……”

“我說你眼睛沒毛病吧?吳姐都多大了,比我媽也就小幾歲,你以為我還看中別人色相了?”

“誰知道你什么口味……”

許圣哲咕噥了一句,也沒再和他扯這些,招呼了一聲,便提前離去了。

這時候,大廳內還剩下的人,幾乎都是一些兩邊的小輩了。

這些人,那是顯然不準備走的。

李東也沒管他們,伴郎團和伴娘團的人還在呢,大家都忙了一天,怎么也得招呼幾句才行。

李東去招呼今晚最后一批客人的時候,沈茜其實已經在招待了。

等李東到的時候,孫濤也起身道:“今晚就不用特意招待我們了,忙了一天,都早點休息……”

李東笑道:“他們還好說,無論是王俊煜還是劉洪,另一半我都認識,也都接觸過幾次。

孫哥,你瞞的最深,嫂子我可是第一次見。

之前人太多了,也沒好好聊幾句,現在大家都走了,聊幾句再說。

洞房的事不急,反正孩子都有了……”

這話一出,沈茜哪怕性格比較開朗,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這家伙最近說話的確比較討人嫌。

孫濤則是失笑不已,而坐在他旁邊的一位長發女性,看起來大概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這時候也站了起來,臉上始終帶著輕柔的笑容。

聽到李東提到她,這女人說話也比較符合相貌,不算嬌滴滴的那種,而是比較柔氣,一邊帶著笑容,一邊開口道:“李總您好。”

孫濤跟著介紹道:“劉慧,做酒店管理的。”

李東聞言看了劉慧一眼,孫濤口中說酒店管理,那一般情況下不會是什么低層次的崗位,也不會是低星級的酒店。

看著劉慧年紀不大,人也柔弱,不知道是能力不弱還是家庭背景不錯。

李東也沒細問,坐下陪眾人聊了一陣,聊了一會,李東大概理解孫濤為什么會看中劉慧了。

劉慧話不是太多,可每句話都很養人心,可能和她的職業有關,說話也柔和,讓人不自覺的覺得挺有好感的。

其他人說話的時候,劉慧也默默傾聽,讓人覺得她在重視自己說話。

這種女人,降服孫濤這樣的老光棍還是很適合的。

李東沒有多打聽,不過臨走的時候,送孫濤他們出門,李東還是稍微問了一下道:“怎么認識的?”

“之前在青木進修認識的。”

李東懂了,孫濤平時也忙,之前報了個進修班,大概這時候稍微清閑一點。

在那邊認識人,談了一段時間,開始訂婚,速度不算慢。

而對于進修班的這些女人,李東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判,有些人是真的為了提高能力來的,有些女人是為了結交人脈。

而最后一批,則是為了釣個金龜婿了。

孫濤算是鉆石王老五一級的了,在遠方零售占據了3股權的他,身家超過了十位數!

外界不一定清楚這事,可進了進修班,你稍微打聽一下,在遠方有熟人的話,還是很容易就知道的。

李東敢肯定,孫濤去進修的時候,打他主意的女人不會少。

就是不知道劉慧是不是也是其中一員。

當然,孫濤也不是傻子,他要是傻子,就不會在那時候做到家樂福平川副總了,也不會在遠方做到這個地步。

只要人沒問題,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這也不好說就一定是壞事。

孫濤應該是知道李東的心思,見前面的劉慧和其他人低聲輕聊,笑了笑道:“不是一個進修班的,認識也是巧合。

剛好對方是平川人,吃飯的時候碰到了,一起聊了幾句。

后來就有些看對眼了,一來二去的,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

心眼有點,這個我知道,不過真要傻乎乎的,以后我還不得小心敗了家業。

好不容易跟你走到了現在,也算是上天青睞,積累了之前一輩子都不敢想象的財富。

找個精明點的老婆,比傻點的強。”

李東笑道:“這個你自己覺得合適就行,我不發表意見。

結婚的時候,記得提前跟我打招呼。

另外,這次婚禮結束,你又得去滬市了,你要是覺得工作之余,還能有閑余時間,怎么談情說愛都可以,這個我可不會說什么。

不過前提還是有的,做好手頭上的工作。

如今,遠方正在消化勝利的果實,需要時間。

而這個時間,卻也不能閑著,得為下一次消化果實做準備。

多余的我就不說什么了,你也是快奔四的人了,四十歲之前解決終身大事還是有必要的。

不結婚,你永遠都難以理解身后還有個小家要照顧的滋味……”

孫濤滿臉無語,我都快四十的人了,你這么教我合適嗎?

你是結婚了沒錯,可今天才結婚第一天,說的跟你結婚多少年似的。

李東顯擺了一陣,也不可能真的拖到太晚,在莊園門口聊了幾句,就送眾人上了車。

他們一走,剩下的則都是兩邊的家人親屬了。

這時候,不管是李東還是沈茜,包括雙方父母,一個個都累的夠嗆。

杜安民倒是不用招呼太多人,可昨晚他就沒睡,今天又累了一天。

四人當中,就杜安民年紀最大,過了花甲了。

這時候,老杜是真的有些疲憊不堪的感覺。

李東見他眼露疲態,連忙道:“岳父,您早點回去休息吧。”

“岳父”這兩字,杜安民聽的比“爸”還要別扭。

可他也懶得糾正李東了,看了一眼身邊眼露關懷之色的女兒,略有欣慰道:“沒事,今天再累我心中也歡喜。

茜茜,你先陪李老弟他們說說話,我和李東聊幾句。”

沈茜應了一聲,今時不同往日,以前她還會特意叮囑杜安民幾句,別欺負李東。

現在李東是老杜名正言順的女婿,欺負就欺負吧,也沒必要去叮囑了。

沈茜陪著李東父母到了一邊,沈雪華也跟了過去。

等現場就剩下他們兩人,杜安民大概是精神疲憊,摸了一根煙出來,又看了看李東道:“你要嗎?”

“不要。”

“嗯,也沒準備給你,茜茜懷著孩子,你該戒的都戒了。”

這話說的,李東現在才發現,老杜也有孩子氣的時候。

杜安民也沒管他怎么想,點燃煙抽了一口,精神沒剛剛那么疲憊了,這才開口道:“今天這種規模的婚禮,其實是我沒想到的。

我甚至都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參加這樣規模的婚禮,還是我自己女兒的婚禮。”

他說的沒想到,沒想過,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不能做。

老杜的女兒結婚,就算結婚,那也得低調,十桌八桌的就到了極限了。

可這次,上百桌的客人,而且來了數百的國內外商界巨頭。

這樣的規模,的確是杜安民之前不敢想的事。

他有忌諱,李東沒有。

沈茜嫁給別人,外人看的是杜安民。

沈茜嫁給李東,外人看的是李東,而不是杜安民,這就是其中的差別。

有了這個差別,沈茜才有機會,能舉辦這樣的一場婚禮,這對于女人來說,不會留下任何遺憾。

老杜希望自己的女兒能過的好,任何方面都好,李東能給予自己給不到的東西,杜安民自然很滿意。

李東見他高興,自己也笑道:“這是應該的,其實這次還是有些趕了。

要不然,可以辦的更大……”

“不,現在就挺好,規模更大,其實也一樣。

今天這種規格,既不顯得奢侈,又不會失了你的身份,也給茜茜掙足了面子,這就足夠了。”

杜安民說著沒繼續這個話題,接著道:“其實你最讓我滿意的,不是婚禮的問題,而是那番話。

說實話,連我也沒想到,你會在這時候說這些。

我看茜茜心里也很高興,她高興,我這個當父親的,比她更高興。

李東,對于你,我要求其實不高。

不管你怎么想的,也不管你有什么其他心思,你自己的私事,我不會去管什么。

可有一點,你一定要做到!”

杜安民說到這的時候,臉色有些嚴肅。

李東也急忙正色道:“您說。”

“我不管你在外面如何,私底下終究是私底下,不要去嘗試讓一切變的公開化。

這樣,只會讓所有人都難堪!

我可以不在乎顏面,不在乎一切,可茜茜不行!

你既然選擇了和茜茜結婚,那說明你自己做出了抉擇,這時候,你就該有心理準備。

站在父親的角度,沒人希望自己的女兒受到傷害,我也如此。

當然,站在其他人的角度,他們也是父親母親,他們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受到傷害。

可人都是自私的,在外人和家人之間,我只能選擇家人。

而這一切,都是你自己犯下的錯誤,所以需要你自己去承擔這一切。

也許隨著時間推移,隨著你自己有了子女,你就能體會到我現在的心情了。

李東,我說的這些,你應該都懂。

話就說這么多,明天早上我就要離開,以后,茜茜就交給你了。

我這邊,畢竟不能經常離開,而且我和茜茜母親年紀也大了,不可能一輩子都照顧茜茜。

她的下半生,終究還是在你身上。

我不喜歡用一些強制性的語氣去對你吩咐什么,讓你去做什么,這是你們的日子,而不是我們的。

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體會一位父親的心情……”

李東有些無地自容,滿臉尷尬道:“爸,您說的我理解,是我的錯。

我……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說,但是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讓茜茜受到傷害……”

“希望如此。”

杜安民輕嘆一聲,其實你已經在傷害了。

可結婚之前,沈茜就有了這樣的準備,這是女兒的抉擇,他只能引導,卻不能去過度干預。

換一個人,杜安民也許會說一些更強硬的話語。

可李東終究不是一般人,他說的越是強硬,最后可能越糟糕。

如今,杜安民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李東幾句,而不能深度參與進去,以免最后引起更大的麻煩。

翁婿倆的對話到此為止。

而婚禮,也進入了最后的程序,洞房花燭夜。

雙方的長輩和父母都沒參與,一群年輕人,擁著李東和沈茜一起朝東園趕去。

今晚,注定是個不眠夜。

上一章  |  重生之財源滾滾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財源滾滾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