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東晉北府一丘八

第九百六十四章 坐擁天下愛亦空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10-14  作者:指云笑天道1
 
劉裕的眉頭一皺,搖了搖頭:“我跟你不一樣,你是主動投了秦國,但我可沒有這個意愿。”話剛出口,他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想要收回這話,卻是無法做到,哪好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下去。

慕容垂慘然一笑,那一瞬間,他的眼中泛出幾點淚光,夜幕低垂,上弦月的潔白月光,映著他那灰白的須發,配合著波光閃閃的漳水,顯出一陣難言的蒼涼,只聽到他那蒼勁的聲音緩緩而發:“劉裕,不是只有你才有忠義報國之心,我慕容垂乃是大燕宗室,一生為大燕征戰,若不是被奸人所陷害,又怎么會落得一個有家難回,有國難投的結果?我原以為你被桓玄所陷害,我的心境你多少會理解一些,可是沒有想到,你現在還會這樣說我。也許,是因為你還沒有真正被桓玄害到吧。”

劉裕的臉上閃過一絲愧疚之色,他知道,這是慕容垂平生最大的憾事,盡管是敵人,但這個老者卻是個光明磊落的敵人,值得尊敬,自己身為后輩,上來就揭人短處,確實不好,他勾了勾嘴角,說道:“吳王,晚輩出言無狀,請您原諒。您說的對,也許是因為我沒有真正體會到那種家破人亡的慘狀,不知道這有多讓人傷心。”

慕容垂嘆了口氣:“如果只是我自己一個人,那我寧死也不會逃離祖國的,可是我有和阿段所生的孩子,我若是死了,他們能如何?可足渾這個賤人百般折磨我的阿段,她卻咬緊牙關不吐一語,就是為了保護我和我的孩子,最后她也因此被活活打死在獄中,有妻如此,我又怎么能讓她的犧牲變得沒有意義?所以,我必須活下來,只有活下來,才能讓那些害我的人,害我愛妻的人,付出他們應有的代價!”

他說到這里時,雙眼圓睜,拳頭緊緊地握著,一股可怕的復仇怨意,從他的每個毛孔里發出,即使是劉裕感受到,也不免為之色變。

慕容垂看向了劉裕,突然轉而笑了起來:“劉裕,你其實比我幸運,起碼你現在的家人,你喜歡的女人還在,還活著,如果象我這樣,不管做什么事,都不可能讓我喜歡的女人活過來,那才是最悲慘的事。”

劉裕看著慕容垂,這一刻,在他的眼中,盈滿了激動的淚水,即使是這個縱橫天下的梟雄,此刻也因為悼念亡妻,而變得如此地傷感,在戰場上那個冷靜睿智,不動如山的絕代軍神,這會兒卻是如一個少年一樣,在這里痛哭無聲,這大概才是他今天想要單獨和劉裕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吧。

劉裕幽幽地嘆了口氣:“你很愛你的第一個妻子嗎?吳王,我原本以為你不缺女人的。”

慕容垂抹了抹自己的眼淚,把頭轉向了一邊,他也不想讓劉裕看到自己悲傷的模樣,盡量地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才緩緩說道:“我和阿段,是青梅竹馬的自幼相交,當年我們部落攻滅段氏部落之后,段氏一族男子,幾乎被斬盡殺絕,女子為奴,阿段生來就倔強,即使身為階下囚,也有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威嚴,我對她愛恨相交,卻一直沒有得到她的心,也許是越得不到的,越是想要爭取,就這樣跟我同床異夢了十幾年,當她為我生下兩個孩子,慢慢地跟我真正地成了親人之后,卻是被可足渾氏所害,慘死在獄中,當我看到她尸體的時候,我的天塌了,我那時候才突然意識到,這個女人,才是我生命中唯一不能失去的,她活著的時候我沒有好好珍惜,死了之后,無論我再做什么,也無法挽回他了。”

劉裕的眼中透過一絲憐憫,看著慕容垂,耳邊卻傳來他那不間斷的話語之聲:“這么多年過去了,我甚至快要連她長什么樣都要忘記了,我讓人不停地畫她的畫,甚至又娶了她的幼妹,不是因為我有多愛她,而是因為我怕自己有一天,會記不得她。我知道這樣對小段不公平,但是人的感情,是無法控制的,現在我坐擁半個天下,我的仇家一個個倒在我的王者之路上,但是我內心的空虛和孤獨,卻是一天一天,無以復加,劉裕,現在你知道我為什么明知阿寶不是治國之才,卻仍然要立他了嗎?”

劉裕嘆了口氣:“可憐天下父母心,慕容寶的幸運就在于他是你前夫人大段氏唯一還活著的孩子了,你為了對得起她,不惜把江山交給一個草包手里。”

慕容垂抹了抹眼淚:“我曾經對阿段的尸體發過誓,會把大燕,作為最后的禮物,交給我們的孩子,我這輩子欠了阿段太多,她最后用生命保護了我,這個承諾,我必須要兌現,劉裕,阿寶不是治國之才,你將來如果從他手中取得江山,我并沒有意見,只希望你能留他一條生路,讓他能帶著族人回到遼東老家,留我慕容氏一支血脈,就當看在慕容蘭的面子上,答應我的這個請求,行嗎?”

劉裕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忍:“那你為何不現在就退出中原,非要你兒子做這樣的事?”

慕容垂長嘆一聲:“燕國是我父祖輩打下來的江山,我必須恢復,我已經近六旬了,又能多活幾天?阿寶都是將近四十,他也不會坐太久的天下,這江山我可以讓給大晉,但絕不能讓草原惡狼所占,現在晉國謝家將倒,新一輪的內斗一觸即發,你現在回去也沒法北伐,甚至桓玄不會讓你活,所以你到草原上阻止劉顯,監視拓跋珪,這不止是為了我們大燕,也是為了你們晉國,你自己想想,以后是從拓跋珪手上奪取河北之地容易,還是從我兒慕容寶的手上奪容易?”

劉裕咬了咬牙:“可是你不可能叫慕容寶讓出江山給我,再說你別的兒子一個個能力出眾,野心勃勃,我又怎么會信了你的話?”

慕容垂嘆了口氣:“若我真的不想讓這河北給你,那傳位于阿農,阿隆,甚至阿麟他們都可以,只要不給阿寶,你又有何本事從他們手中奪取河北之地?劉裕,你應該聽出,這是一個父親,一個老人,一個丈夫對你的懇求,若不是以心相對,我又何至于此?!”

請:m.

上一章  |  東晉北府一丘八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東晉北府一丘八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