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劍來

第四百一十三章 煉制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10-15  作者:烽火戲諸侯
 
年輕人來到了湖邊,看得出來,戈陽高氏為這座書院花了不少心血和財力,而大驪的山崖書院舊址,即將成為大驪京城新文廟所在地。

年輕人轉過頭,看到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陌生是因為那人的相貌、身高和裝束,都有了很大變化,之所以還有熟悉感覺,是那人的一雙眼睛,一晃這么多年過去,從當年的兩個隔壁鄰居,一個沸沸揚揚的窯務督造官私生子,一個孤苦無依的泥腿子,各自變成了如今的一個大驪皇子宋睦,一個遠游兩洲千萬里山河的讀書人?游俠?劍客?

陳平安開門見山道:“聽茅山主說你們到了書院,我就來看看你。”

宋集薪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陳平安,據說背著把半仙兵的劍仙,是老龍城苻家的賠罪禮,至于腰間酒壺,是當初購買幾座大山的彩頭,北岳正神魏檗幫陳平安精心揀選的一枚養劍葫,宋集薪笑呵呵道:“我們當鄰居那會兒,總覺得福祿街和桃葉巷的家伙,有錢有勢,沒有想到現在看來,還是咱們泥瓶巷和杏花巷的人,更有出息一些。杏花巷就靠一個真武山的馬苦玄撐著,反觀我們泥瓶巷,你,我,稚圭,還有小鼻涕蟲,不知道幾十年后,外人看待我們那條當初連條狗都不愛撒尿的泥瓶巷,會不會視為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地方?”

陳平安正要說話。

宋集薪擺擺手,“好歹聽我講完,不然就你陳平安那種不會講話的脾氣,我怕咱們這場難得的異鄉重逢,會不歡而散。”

陳平安點點頭,“那就邊走邊說。”

兩人沿著湖邊楊柳依依的幽靜小徑,并肩散步。

宋集薪笑道:“你這趟出遠門,走得真遠,也久,你大概不知道這會兒的小鎮是怎么個光景吧?自從老百姓知道驪珠洞天的大致淵源后,又對外打開了大門,無論是福祿街桃葉巷這些有錢人家,還是騎龍巷杏花巷這些雞糞狗屎滿地的窮地兒,家家戶戶在翻箱倒柜,把祖傳之物,還有所有上了年頭的物件,一樣有小心翼翼搜出來,吃飯的瓷碗,喂豬的石槽,腌菜的大缸子,墻壁上扣下來的銅鏡,都特別當回事,這些都不算什么,還有很多人開始上山下水,特別是那條龍須河,差不多有半年時間,人滿為患,都在撿石頭,神仙墳和瓷山也沒放過,全是搜寶的人,然后去牛角山那座包袱齋請人掌眼,還真有不少人一夜暴富。以前無比稀罕的銀子金子算什么,如今比拼家底,都開始按照兜里有多少顆神仙錢來算。”

陳平安問道:“莊稼地都荒廢了吧?龍窯那些燒瓷的窯口也停了不少?”

宋集薪點頭道:“可不是,誰還在乎這點收成。”

陳平安嘆了口氣,這是人之常情,換成他陳平安如果沒有那些經歷,留在了驪珠洞天泥瓶巷,當了個普普通通的窯工,上山下水只會更加殷勤,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不會忘記手頭的本分事,如果有莊稼地,舍不得丟下不管,如果當了正兒八經的窯工,手藝舍不得廢。

當年被陸沉提醒了一句,陳平安一聽說有可能換錢,當晚就去了龍須河,背著大籮筐,尋覓那些尚未靈氣消散的蛇膽石,那叫一個撒腿飛奔和廢寢忘食。

只不過那次陳平安翻翻撿撿,恨不得將整條龍須河搜刮殆盡,當然收獲頗豐,可事實上馬苦玄只是一次下水,就找到了那顆最值錢的蛇膽石,拿著出水之時,那塊石頭便如明月升空。

宋集薪停下腳步,“你恨不恨我?”

陳平安搖頭道:“談不上恨,就想著跟你敬而遠之。”

宋集薪疑惑道:“那位娘娘都派人殺你了,你還不恨我?”

陳平安問道:“是你說服她來殺我的?”

宋集薪自嘲道:“我可沒這份本事。所謂的母子之情,我在宗人府檔案將名字改為宋睦后,有當然有,不過親疏有別,不過沒什么大驚小怪的,我如今才知道,帝王家事,雖然都比較大,可本質上跟咱們早年那些街坊鄰居,沒什么兩樣,一戶人家只要有多個子女,爹娘都會有這樣那樣的偏袒。”

陳平安說道:“這不就得了。以后有機會,我找她就行了,沒必要恨你宋集薪。”

宋集薪在折柳,打算編織柳環,陳平安輕聲道:“她跟國師崔瀺一樣,是大驪最有權勢的幾個人之一,可我不覺得這就是大驪的全部。大驪有最早的山崖書院,有紅燭鎮的繁華熱鬧,有風雪中主動要我去烽燧遮擋風寒的大驪邊軍斥候,有我在青鸞國憑借關牒戶籍就能讓掌柜笑臉相迎,甚至有她親手創建綠波亭的局外人諜子,愿意為了大驪親身涉險來給我捎信,我覺得這些也是大驪王朝。”

陳平安轉頭對宋集薪繼續說道:“這些我都知道了,以后如果還是決定要面對面一拳打死她,我可以做到清清爽爽,兩個人的恩怨,在兩個人之間了結,盡量不波及其他大驪百姓。”

宋集薪笑道:“她可不會這么想。”

陳平安笑著反問道:“道理我已經有了,甚至儒家規矩都挑不出毛病,我還管她怎么想?”

宋集薪再次打量起陳平安,“你是不是看了某些法家書籍?”

陳平安仍是反問,“齊先生留給你的那些書,有些你留在了小鎮屋子里,有些帶走了,帶走的書,你看沒看?”

宋集薪編制了一個小柳環,套在手臂上,輕輕晃動,“你管我啊?”

陳平安也不愿多聊這些,問了個與恩怨、公私無關的問題,“你怎么跑到大隋來了?”

宋集薪雙手抱住后腦勺,“當年高煊跑去咱們那兒尋找機緣,有人說我不如他,我就來這邊逛逛。”

陳平安笑道:“能一樣嗎?你這是來大隋耀武揚威來了,當時高煊才算名副其實的深入敵國腹地。再說了,現在高煊又去了披云山林鹿書院當質子,你也學學?”

宋集薪啞然失笑,“陳平安,現在你可比以前強太多,都知道說些怪話了。難道是跟我學的?”

陳平安道:“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宋集薪蹲下身,撿起石子丟入湖中,“求你一件事,怎么樣?”

陳平安毫不猶豫道:“不答應。”

宋集薪抬起頭,滿臉委屈道:“為啥?陳平安,你捫心自問一下,除了騙你去當龍窯學徒那次,我其它事情,有任何對不住你的地方?”

陳平安說道:“你看我不爽,我看你就爽了?何必假裝是朋友?”

宋集薪怎么都沒想到是這么個答案,捧腹大笑,“陳平安啊陳平安,現在的你,比以前那個性格死板的木頭人,可要順眼多了,早是這么個脾氣,當年我肯定誠心誠意跟你做朋友。”

陳平安搖頭道:“宋集薪,其實你清楚,我們兩個是做不成朋友的,只要別成為仇人,你我就都知足吧。”

宋集薪摘下柳環,丟入湖中,然后撿起石子,試圖往柳環中央丟擲,“落魄山的山神廟,如今處境不太好,魏檗對在你家山頭上的這位山神很……有芥蒂,我先前就是想要你幫著在魏檗那邊說幾句話,不奢望魏檗能夠提攜那座山神廟,只求盡量不要哪天突然更換了山神廟里邊的神像。”

陳平安欲言又止。

如今的落魄山山神,正是曾經的窯務督造官宋煜章。

宋集薪看著那只漸漸飄蕩遠去的柳環,輕聲道:“你想說什么,我其實一清二楚,他之所以會被過河拆橋,被盧氏降將王毅甫割掉頭顱,除了遮掩那座廊橋的皇室丑聞內幕之外,其實也有皇帝陛下的私心,畢竟誰樂意自己的親生兒子,心中會有個‘便宜老爹’?王毅甫私底下告訴我,他死之前,祈求過王毅甫,捎一句話給我,說他那么多年,一直想要我給他寫一副春聯來著。你說這樣大逆不道的臣子,不死,誰死?”

陳平安想了想,“我本來就要返回龍泉郡,這件事,我會與魏檗說說看,但是我不會要求魏檗做什么,也沒這本事去對一位北岳正神指手畫腳,這點,我現在就可以跟你說清楚。甚至我現在還可以告訴你,宋煜章將來多半會站在你娘親那邊,身為落魄山山神,卻要來對付我,到時候我只要做得到,就一定會將宋煜章的金身打成粉碎,再無拼湊成一尊神像的可能性,絕不含糊。”

宋集薪笑道:“這一來一去的兩筆賬,怎么覺得我都不用謝你了?”

陳平安冷笑道:“就沒想過你宋集薪這輩子會感謝我。”

宋集薪哎呦一聲,發出一連串嘖嘖嘖的聲響,站起身拍拍手,“陳平安,你這會兒的言行舉止,真像一位山上的修道之人,極有神仙心性了。”

陳平安無動于衷。

宋集薪笑問道:“見過了你,求過了事情,我就要心滿意足地打道回府了,對了,稚圭就在山腳那邊的書院門口等著我,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她?”

陳平安搖頭道:“不用了。”

宋集薪又道:“如今的真武山馬苦玄,閉關之后破關,破境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就像凡夫俗子吃壞了東西拉肚子一樣,所以如今已經被譽為第二個風雪廟魏晉,你說杏花巷就靠他一個,在名聲上,就跟能我們整條泥瓶巷掰手腕,氣不氣?”

陳平安默不作聲。

宋集薪伸出兩根手指,彎曲其中一根手指后,“本來想要告訴你兩件事情,作為報答你關于落魄山山神廟一事,現

在我發現還是看你不爽,就只說一件事好了,如今龍泉郡西邊大山,隨著形勢變幻,好像咱們大驪宋氏有翻船的跡象,不少買下山頭、打造府邸的別國勢力,不太看好我們,尤其是一些靠近寶瓶洲中部的山門,都有了賤賣山頭的打算,以免將來被誰拿捏把柄。已經有一兩筆買賣秘密交易成功,其中阮邛就一口氣收了三座山頭,其中就有包袱齋出手的牛角山,你如果早點趕回去,說不定還能搶到一兩座,如今只需要谷雨錢就行。”

陳平安問道:“什么時候的事情?”

宋集薪白眼道:“來的路上,我剛聽許弱說的,約莫就是一旬前的事情。在那之前,誰舍得將山頭轉手?一個個恨不得將整座山門都搬遷到龍泉郡的架勢,據說魏檗所在的披云山,這幾年熱鬧得一塌糊涂,全是溜須拍馬之輩。虧得魏檗來者不拒,愿意一個個笑臉應付過去,換成我,早給惡心得反胃了。”

陳平安點點頭,“我會試試看。”

宋集薪笑道:“不用送我。”

陳平安道:“那就不送。”

宋集薪哈哈大笑,“這點沒變,還是沒勁。”

宋集薪離開湖邊,向山腳走去。

陳平安站在原地,目送此人緩緩離去。

宋集薪到了書院門口,對稚圭笑道:“走了。”

稚圭問道:“公子心情不錯?”

宋集薪笑嘻嘻道:“見到了陳平安,混得風生水起,公子特別開心。”

稚圭哦了一聲。

宋集薪回頭看了眼山崖書院,好奇問道:“真不逛逛?想的話,公子可以陪你再走一趟。”

稚圭搖搖頭,“沒興趣。”

宋集薪哀嘆一聲,“你說兩位國師會不會都站在我那弟弟那邊?”

稚圭掩嘴而笑,“公子,你都問了我很多遍了啊。”

宋集薪無奈道:“公子這不是心里沒底嘛。叔叔又不肯跟我交個底,兩位國師大人又是那么高深莫測,公子在京城那邊毫無根基,比起陳平安當年在泥瓶巷還要一清二白,他好歹還有個祖宅,公子可是什么都沒有,文臣武將,山上山下,除了一些個信奉賭大贏大的家伙,誰愿意真正看好你公子?”

稚圭安慰道:“還有奴婢陪在公子身邊呀。”

宋集薪笑了起來,高高舉起手臂,攤開手掌,手背朝向天空,手心朝向自己,“公子反正就是個傀儡,他們愛怎么擺弄都隨他們去。陳平安都能有今天,我為什么不能有明天?”

稚圭還是丫鬟婢女的裝束打扮,只是相比泥瓶巷那會兒,衣飾多了些富貴氣而已,身材愈發出挑,她笑道:“公子拿自己跟他比,好像有些……丟人?”

宋集薪收起手,以拳擊掌,轉頭稱贊道:“這句安慰話,中聽!”

大隋京城,在千叟宴即將舉辦之際,這段時日氛圍有些云波詭譎。

蔡豐已經向欽天監告假,只是蔡家府邸也沒有了蔡豐的身影。

新科狀元郎章埭不知為何,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最為清貴、培養儲相之才的翰林院。

據說步軍衙門副統領宋善還去串門了一趟刑部衙門。

小道消息在京城官場和市井滿天飛。

那位名義上的山崖書院山主,大隋禮部尚書在一天深夜蒞臨書院,單獨拜訪了副山長茅小冬,見面地點,不在書齋,而是在祭祀尊奉有三位儒家圣人的夫子堂。

當晚后半夜,茅小冬沒有跟陳平安細說此事,只是喊上陳平安離開書院,去了趟大隋京城文廟,比起第一次的獅子大開口,茅小冬從文廟帶走了更多承載文運的禮器、祭器。

返回東華山后,茅小冬帶著陳平安來到山巔,拿出那枚玉牌,以圣人姿態坐鎮書院。

陳平安取出三十余件茅小冬幫忙準備的天材地寶,姍姍來遲的最后兩件,一件是千年水牛角,一件是寶瓶洲中部某國京城武廟、一位武圣人生前佩刀,蘊含著濃郁的金戈肅殺之氣。茅小冬關于收集煉化材料一事,沒有故作清高,而是從一開始,就跟陳平安講述過這些天材地寶的來歷、價格與獨到之處。

由于第一次在老龍城煉化水字印,籌備一事,是范峻茂幫忙,所以陳平安這才真正了解為何練氣士煉化本命物一事,為何耗錢以及耗費光陰,尋常練氣士,想要成功,除了依靠錢袋子,還要拼運氣,運氣不好,欠缺了關鍵之物,就會直接導致煉制一直停滯不前,而修行路上,一步慢步步慢,這里邊的無形損失,讓練氣士都要心焦抓狂。

運氣稍好一些,也要傷筋動骨,打個比方,得到一件適合的煉化之物,之后對于輔助材料的價格,大致心里有數,原先計劃花費一顆谷雨錢,這是所需天材地寶的真實價格,可即便所有材料都能夠遇到,但是如何變成自己手中物?山澤野修多半靠搶,喜歡推崇殺人越貨金腰帶,美其名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譜牒仙師多半靠買,靠香火情,以神仙錢跟人購買,或是以物易物,若是沒有交情,就能在倒懸山靈芝齋、龍泉郡牛角山包袱齋、青蚨坊這類各大神仙店鋪,砸下神仙錢,這還不算什么,最費錢的一種狀況,是那些供不應求的天材地寶,神仙店鋪會有專門的袖里乾坤樓,喊上一些個有購買意向的金主,各自出價,自有一套讓人割肉、心頭滴血的商家手法,一旦走到這一步,最終成交價格,比起一位練氣士的最早估價,翻上一番都很正常,甚至還專門有人喜歡拆臺抬杠,一旦看準了某人勢在必得,便故意壞事惡心人,一顆小暑錢的物件,硬生生哄抬到三顆四顆小暑錢的價格,苦主買還是不買?不買,許多好東西就會過了這村兒沒這店兒,耽擱了本命物的煉制,如何是好?

何況一座座仙家山頭之間,一般來說越是鄰近,越是勾心斗角,誰樂意眼睜睜看著別家山頭多出一位中五境,尤其是一位呼風喚雨的地仙修士?打生打死未必有,可暗中相互下絆子肯定層出不窮。

所以當茅小冬收集完所有天材地寶后,陳平安在如釋重負的同時,也有些揪心。

第三件本命物如何煉制?

按照既定計劃,那會兒自己應該已經身在北俱蘆洲。

難道改變主意,將老龍城一役剩余的大驪賠償收攏,砸鍋賣鐵,在落魄山煉制完第三件后,再去游歷那座劍修如云的北俱蘆洲?

陳平安微微嘆息,只能告訴自己明日愁來明日愁。

這還沒有煉制成功金色文膽,就開始想那第三件本命物,不妥。今日事今日畢,先將今日事做得盡善盡美,才是正途大道。

陳平安收斂思緒,凝神屏氣,最后取出了那只來自桐葉洲青虎宮的煉物之器,五彩金匱灶。

然后開始在心中默念一遍埋河水神娘娘相贈的那套煉物道訣。

茅小冬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

多說無益。

修行是自己事。

即便是傳道人,解惑幾句,指點幾句,就已經差不多了。

哪怕是護道人,對此更是不會插手,最多就是那人不幸煉制失敗,盡量保住那人的大道根本,竭力追求一個被護道之人的“留得青山在”而已。

陳平安身前已經擺滿了各異天材地寶,突然抬起頭,望向坐在對面的茅小冬,問道:“茅山主,我其實有個疑惑,一直想不明白。”

茅小冬點頭道:“問。”

陳平安問道:“我們浩然天下,既然有七十二書院坐鎮九洲,為什么不是七百二十座?是中土文廟做不到,還是至圣先師不愿意這么做?”

茅小冬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緩緩道:“我只說我個人見解,你拿去參考,未必正確,但是可以作為你理解這個世道的一種可能性,如何?”

陳平安點頭,“好!”

茅小冬這才說道:“關于此事,我曾經與人探討過。如今可能已經不太有俗世人記得,很早之前,嗯,要在三四之爭之前,北方皚皚洲,在昔年四大顯學之一的某位老祖宗提議下,劉氏的鼎力支持下,以及亞圣的點頭答應之下,曾經出現過一座被當時譽為‘無憂之國’的地方,人口大概是千萬余人左右,沒有練氣士,沒有諸子百家,甚至沒有三教。人人衣食無憂,人人讀書,夫子先生們所傳學問所教道理,皆是四大顯學與諸子百家的精粹內容,但是盡量不涉各自學問根本宗旨,不過主要是以儒家典籍為主,其余百家為輔。”

說到這里,茅小冬緩了一緩。

說得極慢,極其認真。

以至于茅小冬此刻身為書院圣人,都顯得有些吃力。

陳平安開口問道:“學塾先生,是那精心挑選的書院賢人君子?”

茅小冬搖頭道:“當然不是,不然就毫無意義了,因為即便成功,一國風俗最多演變成一洲,可卻會餓死其余八洲,以八洲文運支撐一洲安樂,意義何在?所以皚皚洲劉氏在各方監督下,為此前期秘密籌備了將近四十年,方方面面,都必須得到到場的許多諸子百家代言人的認可,只要一人否定,就無法落地實施,這是禮圣唯一一次露面,提出的唯一要求。”

陳平安好奇問道:“最終結果,不盡如人意?”

茅小冬點點頭,“不然就不會有后來的三四之爭了。”

陳平安陷入沉思,思考為何會

失敗。

一團亂麻。

茅小冬輕聲道:“從至圣先師到禮圣,一位闡述仁義道德,一位具體制定規矩框架,為什么?”

茅小冬自問自答:“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也曾請教那人,為何至圣先師和禮圣,在奠定浩然天下的獨尊和正統地位后,依舊容得下諸子百家?為何不干脆只留下儒家學問,教化蒼生?那個人的回答,讓我這榆木疙瘩,豁然開朗,才知道原來天地如此之大,那人說,道祖在看那個一,所以當初那場作亂余孽,才得以遷徙去往劍氣長城。而我們浩然天下,也沒有對妖族斬盡殺絕。佛祖也只是留下了一句,預言那末法時代終會到來,‘從是以后,于我法中,雖復剃除須發,身著袈裟,毀破禁戒,行不如法’。”

茅小冬反問道:“你覺得這三位,在求什么?”

陳平安搖頭不知。

茅小冬說道:“那人告訴我,他也不知道答案,但也許是希望給世間所有有靈眾生,一種趨近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一種你不需要付出額外代價就能夠達到的自由。”

茅小冬問道:“可曾明白?”

陳平安老老實實回答:“不懂。”

茅小冬笑了,“陳平安,你沒有必要現在就去追問這種問題的答案。”

茅小冬站起身,抬起一只腳,離地寸余,懸停空中,然后往上抬高兩次,“當下種種所學,知其根本與真意,循序漸進,步步登高,那么一個人無論站在怎么樣的高位,心都穩。不管那些亂七八糟的旁門左道,最少我們讀書人,都應該是這樣的。”

陳平安想起自己在大泉王朝山巔與姚近之所說之事,關于一個個從里到外、從小到大的圈子,會心笑道:“這個我懂。”

茅小冬坐回原位,笑問道:“真懂?”

陳平安點頭道:“真懂!”

茅小冬伸出一只手掌,微笑道:“天時地利人和三者兼具,那就可以煉物了。”

陳平安先閉上眼睛,輕輕呼吸一口氣。

一顆金色文膽,安安靜靜懸停在他身前。

陳平安依舊沒有急于以一口純粹武夫真氣,去“開灶生火”,反而沒來由想起自己年少時在泥瓶巷祖宅的那件事。

二月二,龍抬頭,燭照梁,桃打墻,人間蛇蟲無處藏……

那大概才是陳平安行走江湖的最開始。

那會兒,很多人都還沒有遇到。

但是就那么一步步走,一個一個遇到了。

練拳不辛苦。讀書很值得。

堅持與人講道理,原來是一件未必次次痛快、卻不會后悔的事情。

原來我陳平安也能有今天。

原來寧姑娘的眼光這么好啊?

茅小冬怒喝道:“心境過于快意了,停一停!”

茅小冬差點一戒尺打過去,氣呼呼教訓道:“就算有了喜歡的姑娘,也在煉制成功了本命物再去想!到時候誰管你想幾個時辰,是不是樂開了花?!沒輕沒重!”

陳平安悻悻然,趕緊抹了把臉,將臉上笑意斂起,重新凝心靜意。

茅小冬看似惱火萬分,實則自己心中樂呵著,默默念叨,先生,這件事,弟子做得可還行?跟先生討要一句嘉獎不過分吧?

在東華山之巔,茅小冬與陳平安對坐之時。

書院內還有兩人相對而坐,精通雷法的大儒董靜,與半個弟子林守一。

當天地寂靜停滯,光陰流水出現顯化跡象,董靜皺了皺眉頭,看到林守一的一點秉性靈光即將隨之停歇,一揮衣袖,隔絕出一方小天地,只是這位大儒略顯吃力。

董靜沉聲道:“不要分心,與讀書一事一樣,見著了妙不可言的圣賢文章,心神能夠沉浸其中,是本事,拔得出來,更見功力。不然一輩子就是書呆子,談什么與圣賢共鳴?!”

林守一點點頭。

董靜繼續先前的話題,“不要急。爭取再多開辟出兩座本命氣府。破境不遲。我們儒家門生煉氣修行,自身體魄的修道資質,算不得最重要,儒家已是浩然天下正統,儒生修行,歸根結底就是修學問二字,我問你,林守一,為何有許多世人明明曉得那么多書上道理,卻依舊渾渾噩噩,甚至會立身不正?”

林守一沉聲道:“不知某個道理、某種學問的根腳所在,自然不知如何去以道理為人處世,故而字字千鈞重的金玉良言,到手之后,已是破敗棉絮,風吹即飄蕩,無法御寒,到頭來埋怨道理非道理,大謬矣。”

“你只說對了一半,錯的那一半,在于許多圣賢道理,本就不是讓世人雙手抓住諸多實在之物,而是心有一處所安歇之地罷了。”

董靜欣慰點頭,“那么我今日就只與你說一句圣賢言語,我們只在這一句話上做文章。”

林守一正襟危坐,“愿聽先生教誨。”

董靜問道:“圣人有云,君子不器。何解?禮記學宮作何解?醇儒陳氏做何解?鵝湖書院作何解?青鸞國昔年桐城派又是作何解?你自己更是作何解?”

林守一胸有成竹,正要回答這一連串問題。

突然發現董先生轉過頭,望向窗外,比他林守一要分心多了。

林守一猶豫了一下,見董先生沒有收回視線的意思,就跟著轉頭望去。

結果看到一顆腦袋掛在窗外。

董靜怒道:“崔東山,你在做什么?!”

崔東山一臉無辜道:“我這不是怕林守一問到了你董靜回答不上的道理,太過尷尬,我好幫你解圍嘛。”

董靜伸出手指,怒目相視,“你趕緊走!”

傳道一事,何等莊重肅穆,結果給這顆臭名遠揚的書院老鼠屎在這里瞎搗亂。

崔東山始終用雙手扒住窗臺,雙腳離地,眨了眨眼睛,“我如果不走,你會不會動我?”

董靜平穩了一下心神,正打算對這個家伙曉之以理,然后搬出書院茅山主威脅此人幾句,不曾想崔東山已經松開雙手,那顆礙眼的腦袋終于消失不見。

董靜冷哼一聲。

結果崔東山又一個蹦跳,胳膊擱在窗臺上,哈哈笑道:“我又來了。”

董靜怒斥道:“崔東山,你一個元嬰修士,做這種勾當,無聊不無聊?!”

崔東山理直氣壯道:“我就是快無聊死了,才來你這兒找有聊啊,不然我來干嘛。”

董靜站起身,“打一架?!”

崔東山搖搖頭,“君子動口不動手。”

董靜氣得大踏步走去。

修行雷法之人,尤其是地仙,有幾個是脾氣好的。

崔東山腳尖在墻壁上一點,向后飄蕩而去,揮手作別。

林守一滿臉苦笑。

董靜站在窗口那邊,確定崔東山遠去后,依舊等了許久,才返回原位。

崔東山倒是沒有繼續糾纏,大搖大擺去了幾座學堂和幾間學舍,見到了正在課堂上打瞌睡的李槐,崔東山打賞了這小崽子好幾顆板栗,將一位在光陰長河中靜止不動的大隋豪閥年輕女子,坐在她身前的那張學堂幾案上,為她更換了一個他覺得更符合她氣質的發髻樣式,去見了一位正在學舍,偷偷翻看一本才子佳人的漂亮少女,取了筆墨,將那本書上最精彩的幾處羞人描寫,全部以墨塊涂抹掉……

由此可見,崔東山確實是無聊得很。

逛蕩來游蕩去,最后崔東山瞥了眼東華山之巔的景象,便返回自己小院,在廊道中呼呼大睡。

石柔“穿著”一副仙人遺蛻,能夠行走自如。

沒了最后一顆困龍釘禁錮修為的謝謝,想要行走比較艱難,但是坐在臺階上感受光陰長河的玄妙,還算可以。

崔東山一個毫無征兆的鯉魚打挺,猛然站起身,嚇了謝謝和石柔一大跳。

崔東山突然想起前些年那個名叫李柳的少女,在書院門口那邊,對自己所做的那個恐嚇手勢。

少女看似不諳世事,不知天高地厚。

崔東山后仰倒地,撲通一聲,嘴上哼哼哈哈,一次次出拳,嘖嘖道:“江湖共主啊,難怪心比天高。”

崔東山閉眼睡去。

謝謝和石柔幾乎同時轉頭望向東華山之巔。

那邊的光陰流水,不知為何仿佛染上了一層浩浩蕩蕩的金黃色彩。

只是石柔一瞬間,就轉頭飛快瞥了眼崔東山。

那天當陳平安說出“再想一想”之后,她分明看到背對著陳平安的崔東山,滿臉淚水。

崔東山明明已經酣睡,卻打了個響指。

石柔頓時腹部如雷鳴,已經數百年不曾有過的感覺。

崔東山轉過頭,笑瞇瞇提醒道:“可別在我院子里啊,趕緊去找個茅廁,不然要么你熏死我,要么我打死你!”

石柔悲憤欲絕,飛奔離去。

崔東山在廊道不斷翻滾,嘴上說道:“謝謝,你上哪去找一個會幫你擦拭廊道的公子,對不對啊?”

謝謝只得附和道:“謝謝謝過公子。”

崔東山趴在廊道上,以鳧水姿勢,從一頭游到了另一端,然后掉轉身形,再來一遍,重復哼唱著“蛤蟆不吃水,太平年呦太平年……”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

上一章  |  劍來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劍來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