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大明春色

第三百二十三章 彈弓擊兔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2-11  作者:西風緊
 
次日一早天還沒亮,朱高熾先去了春和宮南邊的文華殿,不到中午就回來了。郭嫣陪著朱高熾在春和宮附近的一個小園子里散步。

這時,朱高熾便看見了八歲多的朱瞻基正站在池塘邊上,正小心翼翼地拉開一把彈弓;他身邊的兩個宦官也聚精會神地看著前方,一時間沒發現朱高熾等人在后面。

那彈弓的形狀就像一張射箭的弓,不同的是弓弦中間有一塊皮子,包著石子,這種弓威力不小。就在這時,“砰”地一聲彈弓發射了。

隨即傳來了一聲動物的尖叫聲。朱高熾這才發現不遠處的一只白兔已被石子打翻,仰在地上不停地掙扎。

“好!好!”兩個宦官見朱瞻基打中了兔子,馬上就叫好起來。

朱瞻基也是手舞足蹈,高興地直嚷嚷。

朱高熾見狀,想起昨夜郭嫣說的,拿了幾只兔子進宮,瞻基先選了兔子……眼前這只在垂死掙扎的兔子,恐怕正是瞻基先收養的那只!

朱高熾頓時大怒,罵道:“小小年紀,怎地如此殘忍?”

那兩個宦官這才發現了太子,嚇得急忙跪伏在地。瞻基轉過身來,垂著頭道:“兒臣今日已經背過書了。”

“俺說你養的那只兔子!”朱高熾十分生氣,艱難地走過去,一把抓住瞻基,把他小身子翻了過來。

他剛揚起巴掌,便聽到太子妃張氏的聲音道:“太子爺消消氣,這年紀的孩兒哪個不貪頑劣,您何必動那么大氣?”

“啪!”朱高熾不由分說一巴掌打在了瞻基的屁股上,瞻基頓時“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朱高熾抬頭對張氏道:“他兄弟瞻塏挑了一只跛腿的兔子,說是怕別人不收養它了。瞻基倒好,徑直打死了作樂!俺要他長點記性!”

張氏聽罷,立刻把目光投向了朱高熾身邊的郭嫣,投來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娘!父王打我……”瞻基一把鼻涕一把淚地保住了張氏。張氏嚴厲地說道:“你父王在教你明事理,別哭了!快去給父王認錯。”

瞻基被張氏甩開,他只得可憐巴巴地向朱高熾走過來,一副磨磨蹭蹭的樣子。

朱高熾見狀,怒氣稍歇。

張氏屈膝行了一禮,好言道:“瞻基已知錯,太子爺別氣了。”

這時郭嫣才款款行禮道:“妾身拜見太子妃。”

張氏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微笑道:“妹妹把塏兒教得真好,兩歲多連話也說不太清楚,就會說那么高深的大道理了,不容易哩。”

郭嫣神色一變,冷道:“太子妃話中有話?”

“我話中有甚么話?”張氏一臉茫然道,“妹妹就是太聰明,都把我搞糊涂了。不過在這宮里,守本分比聰明更重要啊。妹妹這一點也做得很好,今日正好就帶著太子爺散步,到了此地,遇見了我,還規規矩矩行了禮節呢。太子爺您瞧,郭次妃多會做人。”

朱高熾一言不發,只是眉頭皺了起來。

郭嫣的臉色更是青一陣、白一陣,她的胸口起伏不停,似乎要被氣炸了。偏偏這太子妃每句話表面上都在夸她,卻是從無發作!

郭嫣欲言又止了一番,終于深吸了一口氣,開口正色道:“拿兔子來的宦官不止一個,又不是咱們東宮的人。您要不去問問,那些話是不是塏兒自己說的!”

“妹妹怎么又多心了?”張氏道,“我有說過、那些話不是瞻塏說的么?”

“你們各自少說兩句!”朱高熾一臉無奈地搖頭道,他接著抬頭看天,說道,“中午了,到午膳的時辰了嗎?”

張氏道:“午膳準備好了,請太子爺到飯廳來。”

朱高熾聽罷轉頭對郭嫣道:“你先回房,俺要去用膳了。”

郭嫣忙彎腰道:“恭送太子爺。”

一行人很快就離開了池塘岸邊,過了一會兒,張氏輕輕轉頭過來,看著郭嫣冷笑了一下。郭嫣佯作沒有看見。

等人都離開,郭嫣走到池塘邊,看見那里用泥捏的一個武士,正是瞻基喜歡玩的東西。她生氣地一腳就把泥人踢進了池塘。

……宦官宮女都跟著太子走了,郭嫣獨自默默地回到寢宮。寢宮里居然沒看見一個人,已快到午膳時間,奴婢們或許都去等著吃飯了。最近東宮的伙食緊張,前后已餓死了幾個宮女,這些奴婢整天只惦記著吃!服侍人也不用心。

郭嫣剛走到隔扇旁邊,忽見一個宮女正在擦著梳妝臺的銅鏡,宮女的臉沒面向銅鏡,卻朝著桌面。郭嫣瞧了一眼桌面,發現那里放著一枝金簪。早上她梳妝打扮時有點猶豫,最后沒戴那枚簪子,忘記收了。

郭嫣沒多想,立刻躲到了隔扇后面。

等了一會兒,她輕輕探頭一看,桌面上的金簪已經不在了。那宮女依然擦著梳妝臺上的東西。

郭嫣在隔扇外輕輕踱了兩步,埋頭想著甚么。這個宮女她當然認得,名叫素兒,她是去年才來郭嫣這邊服侍人的,以前只是浣衣房做粗活的宮女。

“咳咳……”郭嫣輕輕咳嗽了兩聲,便繞過隔扇走了進去。

素兒屈膝道:“娘娘回來了啊。”

郭嫣點點頭,徑直坐到梳妝臺面前,轉頭一看,“咦”了一聲道:“我早上放在這里的金簪呢?”

素兒忙搖頭道:“奴婢不知,奴……婢剛進來沒一會兒。”

“真的沒看到?”郭嫣瞧著她似笑非笑地問道。

素兒的臉馬上紅了,眼睛一凜,抬頭道:“奴婢真的沒看到!”

郭嫣道:“那我現在叫人進來搜?”

素兒渾身僵直地站在那里。郭嫣站起來,作勢要喊人。忽然之間,素兒“撲通”一聲跪伏在了地磚上,“娘娘饒命,娘娘……”

郭嫣馬上好言道:“我知道最近大伙兒都不容易,你先別慌。”

“娘娘真是菩薩心腸,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自己……自己打自個嘴巴!”素兒嚇得渾身直抖。

“噓!噓!”郭嫣抓住她的手腕道,“小聲點,宮里最忌諱手腳不干凈的人。萬一被人聽見了,我想保你也保不住。”

“娘娘……”素兒一臉茫然地看著她。

郭嫣低聲道:“我問你一件事,若是你如實回答,我定然幫你遮掩此事,絕無第三人知曉。”

素兒道:“奴婢定然知無不言!”

郭嫣回頭看了一眼,聲音更低:“永樂元年春,那時你好像在東宮浣衣房做活?”

“啊?”素兒剛剛鎮定的表情,頓時又一驚。郭嫣見狀,心里已是有了五六分數了,她立刻問道,“看樣子,你肯定知道點東宮浣衣房的事兒。說罷!”

素兒怔在那里,良久沒有吭聲。

郭嫣好言道:“我只是不想被蒙在鼓里。你把事兒說出來,我也不會告訴別人、是誰說的。可你要是幫著別人騙我,你懷里那金簪……活活打死都是輕的!”

“奴婢說!”素兒急忙點頭道,她接著低聲道,“確是有一件事……不過肯定是那奴婢蘿兒使壞,和太子妃沒甚么干系。”

“你先說,看見了甚么?”郭嫣的心情七上八下,但強忍住了情緒。

素兒小聲道:“有一次,那蘿兒在次妃娘娘的衣裳上……抹了東西。”

郭嫣聽到這里,眼睛發脹,雙手緊緊捏緊了。她就知道當年第一個孩兒小產有陰謀!不然那么多人,為何蜜蜂偏偏盯自己?

郭嫣一時間渾身發顫,說不出一句話來。

素兒道:“一定不是太子妃指使的,太子妃若知此事,浣衣房的人怎能被調到您這邊來呀?蘿兒平素就欺上瞞下,喜在奴婢們面前抖威風,膽子又大;或許蘿兒只想看娘娘出丑,沒想到事情鬧那么大,所以才有膽子干……”

郭嫣冷冷道:“你看見了蘿兒使壞,她一定不知道,不然你早就沒在東宮里了。東宮那么多宮女,太子妃如何都理會得過來?蘿兒雖是太子妃的親信,可她沒人指使,敢擅自對付我?!”

“奴婢不知,奴婢……”素兒渾身依舊抖著。

郭嫣的心在滴血,憤慨和仇怨在全身涌動,難以自持!

就在這時,素兒雙手捧著那枚金簪呈了上來。郭嫣看著她手里的金簪,忽然之間冷靜了不少,心道:今日若放過了素兒,將來無憑無據她會承認偷了金簪?那時她還愿意作證指認蘿兒嗎?

郭嫣心里一時間有點亂,心里仍有點懼怕張氏,但又實在不甘心自己那可憐的孩兒,就此不明不白遭人陷害!

她忽然又心道:看得出來,太子爺其實不怎么喜歡瞻基……

太子爺嘴上從不說出來,但郭嫣在太子身邊親近那么久,哪能不知道:其實太子爺很怨恨圣上!

偏偏那朱瞻基非常得圣上寵愛,圣上不止一次說過瞻基像他。太子卻根本不喜歡那種人,他更覺得仁厚安靜的塏兒更像他的性子。

郭嫣的臉越來越冷峻!

“娘娘……”素兒小心翼翼地喚了一聲。

郭嫣看了她一眼,冷言道:“若不聽話,你知道甚么下場!”

她說罷立刻喊道:“來人!來人……”

素兒渾身一軟,人已癱倒在地磚上。郭嫣道:“還不快把金簪揣起來,一會兒人進來看見了!”

上一章  |  大明春色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大明春色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