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推棺

第七百零零零章 窮途末路真英世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4-14  作者:離人望左岸
 
沉魚擋死,腹部中了一刀,血流不止,也不知道傷著內臟沒有,而此時旗幟遍地四起,包圍了李秘等人,也是雪上加霜!

雖說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旗幟,但李秘也能猜出這是何方勢力的旗幟了。

旗幟這東西可不是誰都能造的,民間為何要將造反叫做舉旗,是有其時代背景和深意的。

古時查抄一些謀反,里頭時常有甲仗和旗幟之物,所以旗幟往往也是造反的標志之一。

此時的旗幟有點像后世的青天白日旗,不過紅日外圍卻是黑色的魔焰,如同一個太陽的形象。

李秘早先接觸聞香教的時候,就特意了解過這些五花八門的教派,對于各派的旗幟,也都有了解,畢竟在援朝抗倭戰爭之中,李秘對那些大名的家徽也學習過,對旗幟學還算是比較有興趣的。

旗幟往往是這些教派的教義的濃縮,他們對社會有些什么樣的訴求,或者說他們舉事的目的是甚么,很大程度上都會體現在旗幟之上,旗幟就是他們意志的體現。

所以了解這些旗幟,同樣是了解這些教派的一個渠道,這就是所謂的見微知著了。

而這種白日黑焰的旗幟,正是青陽教的標志!

根據之前的情報,青陽教的幕后主使,可不就是鄭貴妃和朱常洵么!

“他們并沒有逃走!”李秘也是心頭激動,鄭貴妃和朱常洵到底是沒有逃走,在沒有殺掉李秘的情況下,他們又如何舍得逃之夭夭!

可眼下的形勢并不容樂觀,沉魚中了一刀,錦衣衛的弟兄也只剩下七八個,從周圍這些旗幟的情況來看,對方少說也該有上百人,便是他們沒有逃走,最終死的也只能是李秘啊!

“帶著沉魚離開這里,快點!”李秘當機立斷,朝錦衣衛精銳們下令道。

“可是公爺……”

“別廢話!快走,不然來不及了!”

李秘如此呵斥,沉魚卻是抓住李秘的衣服道:“爺,咱們一起走,來得及的!”

李秘卻搖了搖頭,朝眾人道:“他們要的只是我的命,若我跟著你們一并逃走,連你們都不會放過的,只要我留在這里,他們就不會繼續追擊你們。”

“可是爺……他們不會放過你的……奴婢……奴婢要與你……”沉魚還在說著,只是傷勢發了起來,嘴角又溢出血跡。

李秘朝那些錦衣衛精銳道:“快走,說不得還能回去搬救兵,再不走可就晚了!”

這些錦衣衛可比沉魚要懂得決斷,當即架起沉魚,便往道路旁的密林鉆了進去。

李秘這才緩緩站起身來,暴雨停歇之后,晨光照耀,天地如洗,沁人心脾,整個世界仿佛用酒精擦拭過一遍的鏡子,格外的清晰。

李秘能夠看到那眾多旗幟簇擁之下,緩緩走出來的隊伍,更能夠看到隊伍之中那對母子!

一名穿著白色僧袍的青陽教圣女,就伺候在鄭貴妃的身邊,而傳說中的滿仙人,也跟在了福王朱常洵的身后。

按說朱常洵已經是廢王,可即便出了這么大的事,朱翊鈞仍舊沒有撤銷他的藩封,就好像這樁事從未發生過一般。

李秘靜靜地站在原地,經過一夜的廝殺,即便是傾盆大雨,也未能洗褪他身上的血色。

他將大般若長光扛在肩上,靜靜地看著鄭貴妃母子,領著滿仙人等青陽教高手,將自己圍了起來。

滿仙人果真沒在司吾山中,這也說明鄭貴妃和朱常洵早已計劃好了一切,所有這些,都只是為了等待李秘入彀的最后一刻罷了。

“不少人都說你是不死之身,今日如何?”朱常洵雖說經歷了人生的大劫,但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江湖上的風氣,可能這樣的造反方式,對他而言更適合吧。

李秘呵呵一笑道:“許久不見,福王殿下又長高了不少啊。”

李秘所言也是事實,只是難免有些將福王當成孩兒的感覺,福王頓時感受到了羞辱。

不過鄭貴妃卻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而是走到了李秘的面前來,一個耳光便打向了李秘。

李秘輕輕躲過,卻是抓住了李秘的手腕,周遭卻是齊刷刷豎起了弓弩火槍來!

“你仍舊是這般輕薄啊……可惜萬歲爺沒能看清楚你的狼子野心!”鄭貴妃有些意味深長地譏笑道。

李秘松開了她的手,笑著回嘲道:“是啊,萬歲爺倒是看清楚了你母子二人的野心。”

鄭貴妃柳眉倒豎,也是臉色怨怒,旁邊的朱常洵已經急不可耐,朝滿仙人道:“把他給我拿下,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他長命百歲,卻日夜受人間煉獄的折磨!”

李秘哈哈笑道:“想要殺我容易,抓我卻是不成,福王殿下怎地還不學乖?”

聽聞此言,朱常洵也是下意識后退了幾步,滿仙人當即將他護在身后,鄭貴妃卻沒有后退,而是看著李秘,眼中頗為惋惜。

“你還有甚么話好說?”

顯然,她知道李秘只能被毀滅,而無法被征服,可以被格殺,卻無法被生擒虐待。

李秘嘴唇翕動,但終究是沒有說出話來,從后腰一摸,這些個弓弩和火槍手也一個個警戒起來。

不過李秘摸出來的卻是那小小的煙槍。

那是與項穆初識之時,老爺子送給他的東西,一直以來,李秘除了練功,也就只有這么一個愛好。

可惜,經過一夜的浸泡,煙絲已經潮得不成樣子了。

李秘不緊不慢地將煙絲放入煙鍋之中,而后朝滿仙人身邊的火槍手道:“道友借個火種來用用。”

這些火槍手用的都是火繩槍,也是趁著大雨停了,才敢拿出來用,火種自是有的。

雖然他們穿著僧衣,但一聲道友也是調侃多于敬意,不過那人見得李秘充滿了英雄末路的悲涼,竟是讓李秘給折服了,鬼使神差地遞過來了火種。

這火種倒是不弱,只是煙絲受潮,如何都點不著,口感就更不消提了。

鄭貴妃見得此狀,便取下了自己束帶下的香囊,輕輕拆開來,里頭竟全是芳香的花絨。

她取過李秘的煙槍,將花絨捻起,放入到煙鍋之中,而后點了起來,自己抽了一口,再遞給了李秘。

她好歹是曾經的貴妃娘娘,風頭甚至蓋過了皇后,也算是母儀天下,她的一言一行,都是宮中表率,也就只敢在與朱翊鈞獨處之時,才放肆一些。

但她的心性,從骨子里就是無拘無束的人,所以這滿是江湖氣的青陽教,才更加的適合她,這種造反方式,可比宮斗陰謀,朝堂傾軋要更讓她喜歡。

本性這種東西,越是禁錮,就越是狂野,她終于卸下了所有的偽裝,終于回歸到了本性,因為青陽教本就是離經叛道的邪教,她這樣的做法,非但不會惹來鄙夷,反而讓眾多教徒很是佩服。

她不在意,李秘就更不在意,雖說煙嘴上仍舊留著胭脂印子,但李秘還是接住,美滋滋地抽了起來。

“味道如何?”鄭貴妃笑著問道,便仿佛素手調羹湯的婦人,等待著夫君的夸贊。

李秘仍舊回味在花的芳香之中,這些花絨夠香夠醇,確實比李秘那些金絲熏更有風味。

“好是好,可惜,也不能天天抽,更不是我喜歡的……”

李秘如此一說,鄭貴妃也滿眼失落,這種失落漸漸變成了失望,而后又變成了憤怒!

“橫豎也是最后一口了,不喜歡你就別抽!”

鄭貴妃如此說著,劈手要奪回來,李秘卻輕飄飄閃開了,他看了看朱常洵等人,慢慢走近了一步,輕聲朝鄭貴妃道。

“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否真的發生過,若果真的發生了,我向你道歉,那并不是我的本意……”

鄭貴妃自然明白李秘所言是何事,可她心中卻不是這么想,她倒是寧可是真事啊!

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李秘卻是在最后關頭,也要與她撇清關系!

若不是李秘,王恭妃和朱常洛根本就不可能翻身,她母子二人也不可能淪落至此,所有的一切,都是李秘在壞事。

她本以為自己會對李秘恨之入骨,可如今見得李秘窮途末路,預想中那種復仇的快感,卻遲遲不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股無奈的悲涼。

這世間之事便是如此,有些人拼命討好,卻如何都看不順眼,有些人甚么都不用做,卻滿心歡喜。

有些人傷你毀你,你卻執迷不悟,而有些人千好萬好,卻始終喜歡不起來。

她經歷了一個女人該經歷過的酸甜苦辣,榮辱興衰,她本該看透這世間的一切,包括李秘。

可直到此時,她仍舊被李秘身上這股神秘的氣息所攪擾,內心如何都不得安寧。

朱常洵很清楚母親心中的想法,正如同母親同樣清楚他心中的想法,所以他不能眼睜睜看著母親這種疑似要給他“抹黑”的行為。

他朝滿仙人使了個眼色,而后道:“時候差不多了,送他上路!”

滿仙人抬起手來,周圍的弓弩手和火槍手紛紛舉起手中的武器來!

李秘磕了磕煙鍋,而后將煙桿子遞給了鄭貴妃。

“送給你了。”

鄭貴妃遲疑了片刻,到底是接下了煙桿子。

這一刻,她甚至想為李秘求情,想要阻止自己兒子的命令,可她終究是咬了咬下唇,默默地退了回去,眼角卻濕潤了起來。

李秘深深吸了一口氣,而后按住了刀柄和劍柄,唰一聲便抽出刀劍來,八字撇開,尖刃點地,抬頭望著天空,似乎再向老天爺,要一個答案。

上一章  |  推棺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推棺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