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圣武星辰

0802、那一刀再現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8-11  作者:亂世狂刀
 
李牧又驚訝了。

怎么又來一個傻逼?

本來田馥的腦殘,就已經讓他對嵩山世界中的修士們的智商產生了懷疑,但是在見到田馥的母親這一副做派和嘴臉最后,他就覺得,自己之前的懷疑可能太輕了。

遺傳學角度上來講,腦殘或許真的會遺傳。

有這樣腦殘的母親,才會有這樣腦殘的女兒?

他們到底是憑什么覺得,在田馥小命握在別人手中的情況下,

明心劍派的高層們,真的天真的以為,只需要站出來擺擺架子說幾句大話,別人就真的要釋放人質?

不過,對于李牧來說,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很順利地來到了明心劍宗山門前。

一切都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了。

李牧心念一動,繚繞在田馥脖頸上的刀光,宛如一條銀色的靈蛇一樣來回游動,最終回到了李牧的手中。

他一推手。

這位空劍峰的大小姐,就被推向了她的母親鄭秀晶。

這樣的舉動,讓周圍所有人都愣住了。

鄭秀晶下意識地伸手接住自己的女兒,腦子里回路轉了好幾圈,才真正確認,李牧竟然是真的就憑她剛才幾句狠話,就把自己的女兒放了?

這……

說實話,剛才撂狠話的時候,其實她自己都沒有這樣的奢望好嗎。

周圍的劍仙們,看到這一幕,也都有些震驚。

這個凡俗界的年輕人,怕不是個傻子吧?

連條件都沒有講,就真的放人了?

那他死定了。

重獲自由的田馥,回過身來,看著李牧,那張驕傲而又跋扈的俏臉上,沒有絲毫的感恩,反而是充滿了猙獰。

“呵呵,賤種,怕了吧,可惜,現在放了我,晚了,等一會兒你落在我的手里,我會好好報答炮制你……都愣著干什么啊,給我上,拿下他。”

她站在母親的身后,發號施令地揮手。

空劍峰大長老卓云帶領的劍仙們,抱著將功贖罪的心態,第一時間立刻就蜂擁而上。

“滾。”

李牧身體周圍,刀意澎湃。

包括大長老卓云在內,第一時間沖上去的數百名劍仙,猶如風中稻皮,一個個口噴鮮血,都被震的倒飛了出去。

劍仙之陣,亂成一團。

“你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

李牧看著田馥,道:“一口一個賤種,就憑這兩個字,你就該死。”

“就憑你?”田馥大笑:“如今我在重重高手護衛之下,你有本事,再拿我一次,哈哈……”

話音未落。

所有劍仙,都覺得眼前一花。

李牧的身形,在原地消失又出現。

再度出現時,他的手掌,扼著一個人影的脖子,單手將她提起,不是田馥又是誰?

什么?

一張張懵逼的臉中,鄭秀晶第一個反應過來。

她是空劍峰之主田拾億的妻子,也是明心劍宗中最強的十柄劍之一,尊號,但以她實力之強,竟也是眼睜睜地看著女兒再度被擒走。

剛才那一瞬間,發生了什么?

“你……咳咳,你……”

田馥脖頸被扼住,呼吸困難,掙扎不得,盯著李牧。

這一次,她有些怕了。

自己躲在母親的身邊,竟然都被瞬間抓住,沒有一點點的安全感,如果李牧要殺自己的話,那豈不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年紀輕輕,蛇蝎心腸,滿嘴臟話,該打。”

李牧抬手啪啪啪就是幾個耳光。

田馥的臉,一下子就腫的變形,一口牙齒,掉的一個都不剩,滿嘴都是血。

“啊,我殺了你。”

鄭秀晶見到自己女兒被打成這樣,怒火沖天,再也忍不住,功體催動,化作一道赤紅流光,沖殺過來,手中不知道何時,已經握住一柄紅色長劍,焰光流轉,威力強橫。

霹靂神火劍。

盛怒之下的她,出手卻是很有理智,思路清晰。

神火劍斬向李牧舉著田馥的右手,招式精妙,虛實變換,劍意法則流轉,劍法之高明,遠比她的腦子要強出百倍。

這是圍魏救趙的意思。

“王境初階,實力還不錯。”

李牧原地不動,左手拇指,一指按出。

這一指,不帶任何的刀氣刀意,只是純粹的肉身之力,不偏不倚,正好按在了神火劍的劍尖之上。

“啊……”

鄭秀晶不由自主地痛苦大叫。

霹靂神火劍直接就寸寸斷裂,宛如銀蝶,而一股沛然莫御的恐怖偉力,順著劍身,涌過來,瞬間幾乎將她握劍的手掌震碎,掌心手背,五指內外,皆綻開一道道血痕,鮮血崩飛。

鄭秀晶身不由己地撞飛出去。

一招即敗。

李牧卻沒有趁勝追擊。

他屈指一彈,彈向了左后方。

“出來吧,鬼鬼祟祟,藏到什么時候?”

一縷明媚刀氣,斬破虛空。

空氣漣漪蕩漾,一個背負奇劍的高大身影,從虛空深處顯出了身形,緩緩地走出來,盯著李牧,眉頭緊皺,道:“你是怎么發現我的?”

李牧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看你的修為實力,應該是明心劍宗的峰主級修士了吧?”

這高大身影,長發披散,馬臉,絡腮胡,頗有氣勢,背后背著的一柄劍,像是用鐵絲折出來了一個劍的輪廓一樣,只有劍鋒,沒有劍身,微微一拱手。

“明心劍宗空劍峰首座田拾億。”

他道。

哦,原來是田馥的父親。

李牧了然。

他也是剛才動手的一瞬間,才察覺到了此人隱藏在虛空的深處,顯然是要伺機出手。

這應該是之前就布置好的計劃。

由田馥母親鄭秀晶正面現身,以各種言語激怒李牧,甚至是表現的像一個愚蠢的潑婦一樣出手,來吸引李牧的注意力,然后再由隱藏在虛空暗處的田拾億,趁著李牧分心不備,出手偷襲,擊殺李牧,救下女兒。

這倒也是合情合理。

否則,明心劍宗好歹也是嵩山第一大宗門,空劍峰是明心劍宗三大主峰之一,身為首座的田拾億,和身為明心劍宗最強十柄劍之一的鄭秀晶,都是強者中的強者,這兩個人,如果真的腦殘到以為說幾句話,就可以嚇唬的李牧放開自己的女兒的話,那在宗門內外的爭奪傾軋中,他們只怕是早就被競爭對手殺了一萬遍了。

只不過,剛才李牧放了田馥又輕而易舉地將擒住的過程,應該是讓這位空劍峰首座極為意外。

所以他都沒有在女兒脫離李牧的掌控之后第一時間出手。

李牧在田拾億的身上,看到了濃郁的宛如血水一樣繚繞著的業力,甚至可以聽到無數的冤魂,繚繞在這個人的身體內外發出凄厲的悲呼和詛咒,一股股腐臭的味道,令李牧作嘔。

這是一個魔頭。

而且是一個喜歡用各種手段,虐殺別人的變態魔頭。

李牧心里覺得很奇怪。

怎么明心劍宗的高層們,都有點兒變態魔障啊。

明心這兩個字,都被他們修煉到狗身上去了嗎?

“哈哈哈,李牧是嗎?多謝你主動送上門,你的身體不錯,可以成為我的研究材料,不如你自己束手就擒,我可以考慮,不讓你死的沒有那么痛苦,否則的話……”田拾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以一種充滿了回味的語氣,道:“我記得,我最長記錄是把一個王境,一劍一劍割了足足一百零三天,才讓他死去,他的慘叫,猶如仙樂,令我很興奮。”

“是嗎?”

李牧一手拎著田馥,另一手在虛空之中一探。

銀色的輪回刀,被他握在了手中。

“友情提示,下一輩子,請你搞清楚了狀況再來裝逼,好嗎?”

很簡單的起手式,輪回刀一刀斬出。

歷史性的一刻。

因為這是地球上,名山之中,這個世界,第一次見識到李一刀的銷魂一刀。

刀光如夢似幻,明媚的光劃破長空,仿佛是帶來了一場用不愿醒的美夢。

一瞬間,讓周圍三四千劍仙,齊齊面露沉醉之色,陷入了一場夢醉神迷的美夢之中。

這一刀,曾經斬殺過高級王者。

這一刀,曾經震撼了紫薇星域。

這一刀,在星河之間,已經是一個人盡皆知的恐怖傳說。

星河之間的修士,不管實力有多高,背景有多強,都不愿意面對李一刀的這一刀。

而聽說過這個傳說的人,都會知道,這一刀出現之后,會有什么樣的事情發生

死亡降臨。

是鮮血如期而至噴出的聲音。

田拾億呆呆在站在原地。

他保持著一個剛剛要抽劍出鞘的姿勢,像是被定身了一樣,最后一直到他的身體突然裂開化作左右均勻的兩片,鮮血噴射出來,猶如血雨,散落蒼穹,染紅白云。

一刀。

秒殺。

勝負,以最赤裸最直接的方式揭曉。

周圍的空間好像是凝固,將一張張臉上難以置信的錯愕表情,定格在了這一瞬間。

而最震駭驚恐的人,莫過于田馥。

她所有的囂張和跋扈,她所有的狂妄和底氣,都源于她的體內,流淌著田拾億的血脈。

這個雙手沾滿了血腥的男人,是她最大的依靠和依仗。

但是現在,他死了。

死在一個被她不斷地嘲諷、譏誚、挑釁和侮辱的人的刀下。

巨大的恐懼猶如潮水將她淹沒。

她突然后悔的想哭。

然后她就真的哭了。

“我錯了……”

田馥嚎啕大哭。

“好的。”李牧很贊同地點點頭,道:“做錯能改,善莫大焉,我送你去向那些被你折磨而死的無辜者去道歉吧。”

然后李牧扭斷了她的脖子。

鄭秀晶隔著老遠,尖叫一聲,口中又噴出一口鮮血,無比怨毒地看了李牧一樣,突然轉身就跑。“杰眾文學”

上一章  |  圣武星辰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圣武星辰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